笔趣阁 > 九洲仙武录 > 第二百二十二章 一月之期

第二百二十二章 一月之期

    当数十根阵基齐整地摆放于花失容周围一丈方圆范围内时,形成了聚灵阵的阵型骨架。

    然后,花失容的手臂不时挥动,无数的阵旗飞出,全部没入阵型骨架前的土地中消失不见。

    而那些摆放于地的阵基,随着阵旗的打入,也跟随阵旗一般,隐藏了起来,不是阵法师,根本寻找不出。

    最后,只剩下一个拳头大小、安放阵眼的阵核在花失容脚旁。

    这时,花失容掏出那枚阵纹球,搁于阵核中央位置,然后,缓缓往上面输入内力。

    众人看到,一道滢白色的光芒瞬间在花失容身边泛起,将他包裹住,如风动云荡、似梦如烟般缓缓向外扩展开来,渐渐扩大到十丈大小,方才止住。

    一个弧形、圆穹似地、高达十丈的聚灵阵就这样突兀地出现在众人面前,它色泽滢白,散发出诱人的、柔和的光芒。

    接下来,就是固定阵法,使之坚固耐用,能使阵法做到如此效果的,就是阵旗。

    花失容这边的动静自然引起谷口方面的注意。

    特别是秦否机,一见花失容已在布阵,便跑了过来。

    远远地,他看到花失容出手迅捷,快如闪电,几乎是不假思索地随手甩出手中的阵旗。

    给力文学网址

    随着阵旗越甩越多,泛起在花失容周围的滢白芒光愈发的炽亮,而那虚幻起来的阵法也变得清晰起来。

    三十丈距离,眨眼就到,当秦否机跑到近前时,花失容已将最后一枚阵旗掷了出去,没入土中。

    大阵终于建成。

    花失容诡异地望着一脸失望的秦否机,轻笑一声,“秦前辈,下面是晚辈最为机密、不可为外人知道的秘法,所以,我要布置一个隐形阵,你不在意吧?”

    你都说了是最为机密、不能让外人知道的秘法了,我还能在意吗?秦否机也是郁闷之极。

    其实,花失容布置隐形阵,就是为了隐藏自己在阵法内修炼的事实,不被外人知晓而已。

    聚拢过来的天地元气怎么‘消失’的?

    还不是被花失容吸入体内统统炼化掉!

    而这才是花失容最为隐秘、不能让外人知晓的最大秘密。

    随着花失容又甩出十数枚阵旗,一个隐形阵布置了出来。

    众人看着明明尚在阵中的花失容,忽然就消失不见了,而那高大的聚灵阵,清晰地呈现在眼前。

    秦娇轻叹一声,心道:他成长得如此之快,是福还是祸?心中不由地为花失容的安全隐隐担忧。

    这时,阵法中传出花失容的声音,“秦前辈,我马上就要启动牵引大阵了,一旦启动,就不会停止,您老估计破开基点需要多长时间?”

    秦否机想了想,说道:“要看你牵引雾气的速度。快的话,七八天,慢的话,十天半月也是可能的。”

    花失容的声音传出,“我就以半月为期。破阵后,进入阵中需要几日?”

    秦否机摇头说道:“这个可长可短,却是说不清的。”

    花失容想了想,说道:“我有一种预感,这个上古大阵,有自动修复的功能,否则,不会存世如此之久。阵破之后,你们还须快进快出为好,我还是以半月之期为约,您看如何?”

    秦否机想了想,点头道:“应当足够了。”

    “如此,一个月之内不要打扰我。否则,我若被阵法反噬,后果会很严重。”花失容很干脆。

    就在这时,郑宏图亦朗声保证,“花兄弟尽管放心,这一个月之内,郑某绝不允许任何人踏入阵法十丈之内。”

    “如此,多谢郑大人了。”花失容向郑宏图表示了感谢。

    郑宏图回首对秦娇等人说道:“各位,马上就要破阵了,这里将被我右军接管,还请离开。”

    随着郑宏图的话音落下,一队队右军军士自远处走来,有数百人之多,分散开来,将整个土坡围住,水泄不通。

    这些军士们个个手持陌刀,均是体型彪悍、境界达武士境以上的武者,往那儿一站,周身就爆发出血腥气息,一看就是在与魔兽的对抗中存活下来的勇士。

    申忌昕为了救出被困易水营的军士,直接出动了数千名自己的亲卫军。

    他们外围守护,中段驱赶魔兽,内层守卫,层层布防,就是为了破阵的顺利进行,也是为了防止天宝府的闲杂人等进入核心区域造成混乱。

    宝藏惑人心!

    这世间亡命之徒大有人在,不得不防。

    花失容在阵中看到如此情形,心中也是感动,思绪波动,许久才平复下来,朗声道:“如此,我就启动牵引阵了,祝各位旗开得胜!”

    有了隐形阵,大阵外面的人,自然不知道花失容是如何启动聚灵阵的,只是看到,在花失容说出这句话之后,这“牵引大阵”忽地发出一阵耀眼的芒光,随即趋于柔和。

    然后,众人就发现了神奇的事情:那本就浓密的“雾气”真的就如同被此“牵引大阵”吸引了一般,如注般向“牵引大阵”这方汹涌而。

    只片刻功夫,整个“聚灵阵”被强行吸收来的“雾气”团团笼罩,而后,迅速被吸入大阵之内。

    秦否机惊奇地看着这一幕,毫不掩饰自己惊为天人般吃惊的表情。

    看着那浓密的“雾气”被吸收过来,然后又被更强大的吸力迅速吸入“牵引大阵”内部,消失不见。

    果然有神奇的效果啊!

    这小子终于成功了!申忌昕心中也是无限感慨。

    为了救出易水营数百军士,这段时间来,他受尽了秦家的无尽嘲笑、讥讽及要挟,甚至,迫不得已地拿出好不容易得到、尚未捂热的灵器古铜棍,秦家这才同意出手破阵。

    可以说,这段时间,是申忌昕这一生过得最为憋屈、窝襄的一段时间,平时隐忍得较好的爆燥脾气也终于爆发,时不时地莫名动怒。

    这会儿,他看着神色变幻不定的秦否机,乐呵呵地,“武王的弟子一出手,果然不同凡响啊。”

    “申将军想多了!”

    秦否机岂能看不出他的小心思,冷笑出声,“即便武王三天之内倾襄相授,他又能学到什么?武王的弟子?呵呵,是不是有点往脸上贴金了?”

    申忌昕“哼”地一声,“至少这‘牵引大阵’,某些专以阵法立世的家族就摆弄不来来。”

    两人反唇相讥,互不相让。

    长风门的那位长老走过来,“秦兄,峰回岭雾气浓重,一个牵引大阵,消除所有雾气,所费时间肯定不短吧?”

    秦否机心中一动,忽然后悔为什么不让花失容多布置几个“牵引大阵”,这样,自己也可以趁机偷学其中的隐秘了。

    随即想到,花失容肯定不会同意。

    没见他最后都布置了隐形阵了吗?就是不想阵法隐密被人偷学了去。

    秦否机将自己跟花失容的一月约定说将出来,众人思考了后,均点头,“一月之期足矣。”

    花失容还是低估了自己吸收天地元气的速度。

    自打进入武生境一重后,花失容平日修炼,一直小心翼翼,哪有如此浓厚的天地元气?

    总感觉自己如同一个干渴的旅人,好不容易寻到了一汪清泉,欣喜之下,自然很想尽情地畅饮一番,却只能一滴一滴地浅尝。

    那份看到得不到、心痒难耐、如饥似渴的感觉,是个人都会暴跳如雷,心火如炽,却也只能干瞪眼、干着急。

    现在,花失容终于可以畅饮一番了,那份狂饮鲸吞的架势,若不是被隐形阵隐藏了起来,还不惊掉这些大佬们的下巴?

    很难想象,若是让这些大佬们知道花失容能吸收这些“雾气”,他们心里会做何感想?

    特别是上古门派的云梦门、长风门,门派内都是有隐秘记录的,肯定会联想到上古秘辛什么的。

    花失容的低估,直接造成大阵上空盘踞的天地元气消散的时间,大大缩短。

    四天时间,这些“雾气”就消散了一大半。

    没有了这“雾气”的遮挡,众人终于能看清那虚幻的阵壁的轮廓,真似烟蔼、云气一般,若有若无,触手无感,虚无缥缈。

    秦否机一番感叹,“上古大能的神奇,果然不是我辈所能企望的!”

    申忌昕冷笑道:“秦兄,还是快拿出你秦家的法宝,找出基点吧?我可忍不住要动手砸这鸟阵了!”

    秦否机直接摇头,“这雾气消散后,我秦家的法宝也用不上了,凭肉眼也可以找出基点的所在。”

    申忌昕一听,脸色顿时大变,爆喝道:“当日你说,没有你家族的这件法宝,破不了这鸟阵,却是诳我的?”

    “当时情景跟今日怎能相比?”

    秦否机沉下脸来,亦是大声喝道:“你也看到了,若非‘牵引大阵’的存在,这无尽‘雾气’会消散吗?你能肉眼看清这似有还无的阵壁吗?”

    申忌昕神色一滞,吱声不得,半天,还是不满地道:“如此,你秦家的法宝无用武之力,是否将这灵器退还给我?”

    “稚子之话,不可理喻。”

    秦否机冷笑一声,直接无视,压根不带商量,直接拒绝。

    秦否机不再搭理申忌昕,径直走到阵壁前,寻到早前发现的那个基点,冷着脸,对申忌昕不客气地道:“试试你的棍法吧。”

    

  http://www.biqunai.com/93/93824/2421206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nai.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n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