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慢慢微笑 > 第六章 甘洛的平淡夜生活

第六章 甘洛的平淡夜生活

    甘洛回到家里已近天黑,达达眼巴巴的围着她转圈,“啊呀,我忘了,你还没吃饭。”

    白天去上学,达达只早饭垫补了点,中午没有吃食,该是饿了一天。

    打开冰箱,拿出两个鸡蛋,在瓷白的碗沿一磕,蛋黄率先溜出蛋壳,清白的蛋清扯成透亮的长线。

    剥开一根火腿肠,一半切成丁儿,余下一半甘洛咬下一口,见达达发亮的眼睛,手里掰下一半丢给达达,“接住喽。”

    对方一跃跳起咬住。

    “你以后遛弯儿别去隔壁家,那周家小子就是一个瓜娃子(憨货)。”

    “以后瞧着别给他好脸色,尽管吓唬!”

    “汪汪汪!”达达昂头蹦跳,摇着尾巴看着甘洛切菜的案板,朝着她裤腿蹭了蹭。

    剁了半截青椒,外加一勺泡菜,甘洛瞧着锅里油还没热,开门去院边揪了两片花椒叶洗干净对叠撕成两半,待油熟后,青椒碎末、蒜泥、泡菜丁儿、花椒叶一齐放进油锅。

    她喜欢煎蛋的淡黄和蛋清的混合度低些,筷子将蛋黄薄薄的膜戳破,筷子一头拉着蛋黄混入蛋清,来回几下,保持二者混合又独立的状态,顺着锅沿滑入滚热的油层,再入肠丁儿,盐巴,鸡精,撒上一点点带绿的葱头细末,最后入驻松软的米饭。

    翻炒,五分钟,待粒粒分明,最后入盘。

    夏日的夜晚很闹腾,特别是在甘洛家四周,各种昆虫夜鸣,一半是被院子周围花丛吸引而来。

    客厅里电视打开,调高音调,甘洛端着一盘蛋炒饭出门,坐在檐廊下,厨房门打开,屋内鹅黄的光束从门口倾泻而出罩在甘洛身上。

    达达的小食盆放在甘洛身旁,摇着尾巴,吃一口抬头看一眼甘洛,见她瓷盘里的蛋炒饭还很多,埋头以极快的速度解决,吃完蹲在地上仰头看着甘洛,不叫,直愣愣的盯着她。

    “又来这招?”甘洛眯眼笑着,将自己瓷盘里的饭划拉一半到达达食盆。

    “……前些天张乾欺负薛前,被我撞见,我帮了他。张乾拳头挥过来时,我心里很怕,但我没动,忍着没把手里的棍子朝他闷头打过去。”

    甘洛划拉着瓷盘里的饭,歪头看着吃的正香的达达,“我那时忍住了,心里想的是爸妈,真一棍子抽下去,肯定要记过担责任,若再严重些,也许和那次一样……所以闭着眼睛赌了一把。”

    “我是不是有些冲动了?但是我看见了。”她的声音渐渐成了呢喃。

    “在那之前,我在校门口碰见了薛前的爷爷,他来载他回家,我从他们旁边经过,他说爷爷年纪大了,他以后走路回去……”

    将瓷盘放在了地上,甘洛单手撑着下颌看向竹林深处,“我连爷爷长什么模样都快记不住了。长这么大,只小时候见过几次面,就记得其中一次他给过一捧糖,还是薄荷味的……下次买回来给你尝尝。”

    “汪汪汪”达达见甘洛的声音渐渐变低,朝着她靠近,绕着裤腿一蹭溜到旁边。

    “和你说你也听不懂。”

    甘洛抬头看向竹林最末端的坟区,一手扯起台阶砖缝里生着的马齿苋,屋子倾泻出的鹅黄灯光将一人一犬包围在夜色中。

    “连个说话的活人都没有。要是有鬼就好了。”

    甘洛正自顾自说着,突然发现脚边达达身影不见,“去哪儿了?”,扭头一看,地上瓷盘里的蛋炒饭被吃的一干二净。

    “胖成什么样了,还憨吃闷胀”甘洛声音拔高,瞪眼看向达达,“小憨货,我进去后立马关门哦!”

    “三、二……”甘洛捡起瓷盘起身,嘴里倒数,达达呲溜一蹿朝着屋内跑去。

    她一个人在家,屋子又偏,有些时候村上会有酒鬼四处溜达,她家没有院墙,达达朝着竹林吠叫时,甘洛察觉不对还得自导自演,“妈,衣裳我收了放你床边的。”

    捏着鼻子压着嗓子:“哦,就放那儿嘛。”

    “哥,把遥控器给我!”

    一般狗狗叫的很厉害,邻居李奶奶听着了就会过去陪甘洛一阵,等过了声儿才回去。

    那样的情况是很少的,毕竟酒鬼有家,甘洛怕的是夜间入林狩猎捕鸟的人,人是好是坏不知。

    一次半夜外面有响动,就在庭院里,三四个人的声音,多半就是夜间捕鸟的人。

    房门反锁不够还加了椅子抵着,达达的吠叫将她从睡梦中吵醒,甘洛趴在窗户边,揭开窗帘一角向外看,见人走了才睡着。

    次日一早,院子里的两盆长势极好的栀子花没了,应该是半夜被人连带着顺走了。

    风平浪静的夜晚是占多数的。

    甘洛进屋将灯全部打开,从屋子一头走到另一头查看一遍,反锁好各个房门和窗户,这是她每日例行的事情。

    家里发生的事情不是很严重的她一般不会向爸妈讲,例行检查慢慢也养成了习惯。

    今天她还有一件事情没做,槐花的干花标本没弄。

    从兜里掏出来,早揉坏了。

    做标本是没希望了,拿过玻璃杯掺了半杯水,一把全部放进去养着,放在床头柜旁侧,有股淡淡的清香。

    睡前读诗是她的习惯,不多,两篇。

    最开始喜欢的诗人是徐志摩,其次是海子。

    最后颠倒了过来,海子成了第一位。

    徐志摩、林徽因、张幼仪、陆小曼……那些纯粹爱情后的纸醉金迷让她有些别扭,即使诗是真的好,投影在波心的微妙。

    甘洛承认,对于诗歌,她不是及格的读者。

    读了些许,喜欢的现代诗里面,也就他俩。她还喜欢胡适,一半是他的才气,一半是他独特的帅气,她向往沈从文。

    若论最崇拜的,还是苏东坡,她举手声明:不是因为东坡肘子。

    达达陪在她的脚边,下巴耷拉放在甘洛脚背上,等着甘洛给他读诗,人言听不懂,但他会捧场,等甘洛停了,就“汪汪汪”几声应和,或者摇摇尾巴。

    今天翻开的是海子的诗集。

    拿出上次放入的雏菊书签,正是下一篇:

    《我请求:雨》

    我请求熄灭

    生铁的光、爱人的光和阳光

    我请求下雨

    我请求

    在夜里死去

    ·

    我请求在早上

    你碰见

    埋我的人

    ·

    岁月的尘埃无边

    秋天

    我请求:

    下一场雨

    清洗我的骨头

    ·

    我的眼睛合上

    我请求:

    雨

    雨是一生的过错

    雨是悲欢离合

    体会着读完,却不得深意。达达没有叫,但是配合着摇了摇尾巴。

    “叮铃铃!”闹钟响了。甘洛放下手里的书,按停闹钟朝着客厅去。

    她的闹钟和手表不准,设定永远快三分钟。

    晚间有一个频道,忘了是哪个台,在晚间9:20会播放卓别林的默剧,不管作业写没写完,到点闹钟一响,甘洛准时坐到电视前。

    她最喜的是《城市之光》。

    那个滑稽深情的夏尔洛。

    让她笑的不停歇的卓别林。

    今天回放的恰是《城市之光》,达达乐呵的趴在她的脚边。

    ……

    Chapter 7只写了一个章标题“等你,放学”甘洛便合上了笔记本,起身伸了伸懒腰。

    窗外天色已黑,一看时间已是晚间十点,泡了一杯速溶咖啡倚靠着阳台护栏,抬头是零零散散的星光。

    微信班级群里很热闹,一条接着一条信息,讨论毕业聚餐的事情。

    手机振动,是李依然的电话,甘洛开了扩音。“甘洛,后天班级聚餐你去吗?”

    “不去。”

    “这是高中最后一次的聚餐,你真的不去?蔡老师她们也会去的。”

    一时的静默,甘洛开了口:“……有事儿,去不了。”

    “这放假才没几天,你能有什么事?”李依然不放她。

    “搬家。车票已经订了。”甘洛侧身回视屋内,行礼已整理的整整齐齐,她的东西极少,屋子不大,她这次是搬去和父母住,想到爸爸妈妈,甘洛心里很暖。

    “那好吧,路上照顾好自己。有空的时候回来看看。”

    “好。”

    微信群里:李依然统计完要去的人数,将那些人拉进了另外的群。班级群一下子安静了许多。

    微信,妈妈发来语音:“幺女,明天几点钟的车?我喊你哥去接你。”

    甘洛握着杯子蜷缩进了沙发:“上午9点嘞,大概下午4点到,从车站赶公交直接到屋门口,不用喊哥哥来接。他要忙的嘛。”

    “那好嘛,你想吃啥子,我喊你爸去买,等你回来给你弄好吃嘞。”

    “我想吃酸菜鱼,还有干煸鸭。”甘洛一想到妈妈的手艺,肚子就有些咕噜噜的闹腾,侧身一翻抱过一个靠枕有些撒娇的语气:“还有豌豆芽儿,不放盐不放油的那种。”

  http://www.biqunai.com/84/84357/1955177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nai.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n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