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空间嫡女:纨绔王爷碗里来 > 第277章 意料之外

第277章 意料之外

    此时,阿布什朝着轩辕昊举杯示意,随后伸手环住身边纤细的美人,左拥右抱好不快意。

    “昊王殿下,阿布什敬你。”

    这昊王殿下果然如传闻中一般纨绔不堪,应该是没有什么大的威胁。

    思及此,阿布什便放开了来,与轩辕昊推杯换盏,畅意开怀,美酒不断,歌舞不歇。

    直到最后,阿布什醉得不醒人事,轩辕昊才撑起额头,猛的甩了甩脖子。

    这厮酒量不浅啊!竟然几乎快喝完了他昊王府酒窖里的酒!

    轩辕昊眯着眼睛,眸光交织复杂,随后抬眸看了看屋外的星空,任凉风轻抚着他的面颊。

    他朦胧的双眼投向如墨般的夜空,一抹既熟悉又陌生的脸庞映入了他的脑海。

    沈若萧——

    “昊王殿下……”

    忽然,耳边响起一抹阴柔尖细的声音,轩辕昊眯着眼角转眸看去。

    “公公?这么晚了你怎么还在?”

    “昊王殿下,皇上有请!”

    闻言,轩辕昊立刻清晰,朦胧的双眼清明了不少,脑子里那一抹倩影也随之消失不见了。

    “好,本王立即随你入宫面圣。”

    来到皇宫之中,轩辕昊醉意已经消退的没了踪影,他步履轻快的朝着御书房而去。

    才刚一进殿,一本奏章便迎面砸来,轩辕昊不躲不闪,硬生生挨了下来。

    “你这个逆子,竟然在朝堂之上公然讨好孺国使臣,令朕难看,令整个大楚皇室蒙羞。”

    轩辕昊不紧不慢的弯腰捡起跌落在地的奏章,打开一看,全是弹劾他的话语。

    “父皇息怒,儿臣有话要说!”

    皇帝怒火难平的坐在龙椅上,一脸的恒铁不成钢的模样,他抚摸着胸口,喘着粗气。

    “你还有话说了?好好好,你倒是说说看,今日这般荒唐是何用意!”

    说着,皇帝大掌拍在御桌之上,怒目而视,额间的青筋不停的跳动着。

    轩辕昊慢斯条理的行了一个君臣礼,上前将奏章还到御桌之上,后退几步。

    “父皇,此次孺国来势汹汹,出使我朝十分突然,且朝拜之时傲慢无礼,肆意污蔑,此举意在挑起两国之间的矛盾,不容小觑。”

    “如此说来,似乎有些道理,”皇帝摩擦着下颚,一脸凝重的靠在龙椅上。

    轩辕昊一脸冷峻,幽暗的眸底晦暗不明,神色不复往日的悠闲。

    “儿臣斗胆猜测,孺国此举定是有势力傍身,不然就凭他一个边境小国竟敢如此猖狂?”

    闻言,皇帝不禁皱着眉头,意味深长的打量起轩辕昊来。

    昊儿整日花天酒地竟然会有这番思虑,倒令他有些诧异。

    片刻后,皇帝不解的询问道:“既然昊儿你知道此事不简单,为何对待那孺国使臣如此殷切?”“父皇,儿臣此举意在让那孺国使臣放松警惕,伺机从中打探消息。”

    见轩辕昊一本正经,皇帝将信将疑的打量着他,随后朝着御前当值的侍卫勾了勾手。

    “昊王所说你也听见了,赶紧去查查看这宵小孺国究竟在搞什么鬼。”

    侍卫领命,即刻下去了,约莫过了一个时辰,侍卫才满身伤痕的匆忙回到御书房中。

    “启禀皇上,属下去了各个联络的站点,得到最新消息。”

    说着,侍卫将一个纤细的竹筒高举过头顶,由内侍太监转呈到皇帝面前。

    皇帝急切的打开竹筒,从里面倾倒出一张白色小纸条,纸条上染了些许殷红的血迹。

    他连忙将纸条打开,一股浓郁的血腥气息扑面而来,皇帝皱着眉头看完,神色越发凝重起来。

    “岂有此理,竟敢撺掇闹事,真当朕的大楚没人了?”

    皇帝愤怒起身,一掌拍在御桌之上,眸色又暗转赤,手掌间的骨节发出嘎吱声响。

    轩辕昊见状,不由得有些好奇,他斜插入鬓的剑眉微微挑起。

    “父皇,可是得到什么确切消息了?”

    皇帝抬眸,捏着纸条的手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好一会才平复下心情,他闭着眼睛清了清眸色。

    “你自己看吧!”

    说着,皇帝大手一挥,将染血的纸条高高抛弃,直奔轩辕昊而去。

    轩辕昊接过纸条,看着上面染红的字迹,不由得皱了皱眉。

    “看来这孺国是有意滋事挑衅了,”轩辕昊目光深邃,嘴角却满是不屑。

    “我大楚泱泱大国,坐拥无数疆土,他宵小孺国觉得我大楚是他的威胁,竟然联合其他三国生事,真是行小人之径。”

    闻言,皇帝略有思索的握了握手心,随后一脸凝重的伸手朝着轩辕昊挥了挥。

    “昊儿,你上前来,”待轩辕昊走近御前,皇帝眸光瞥了瞥轩辕昊手里的纸条,“上面说若我大楚态度不敬,就联合举兵来犯,趁我大楚毫无防备,一举击败,对此你有什么看法吗?”

    说着,皇帝不禁愤怒之余,心有余悸,他手心里冒着冷汗。000文学

    若是一介孺国,他岂有胆寒之理?

    但是三国联合讨伐他大楚,那就另当别论了。

    皇帝看向轩辕昊的眸光中多了一些前所未有的希冀,不禁有些另眼相看了。

    轩辕昊微微有些惊讶,随即神情严肃的摊开一张列国地图。

    “父皇且看,如今三国联合将我大楚重重包围,若想正面对抗,容易陷入腹背受敌的境地。”

    “那昊儿有何高见?”

    “儿臣以为,得先离散三国联盟,再逐个击破。”轩辕昊挥手果断斩下,气势如虹。

    皇帝见状不禁开怀大笑,连连称好,随后大笔一挥,圣旨拟好。

    “传旨下去,招待孺国使者一事就由昊王殿下全权负责。”

    说完,他把圣旨交给了轩辕昊,轩辕昊单膝下跪接过圣旨,心中百感交集。

    这么多年来,这还是父皇第一次正儿八经的交给他任务。

    他眸底闪过一抹异样,有些激动又有些嘲讽,拿了圣旨后,他躬身颔首道:“父皇,日前这阿布什还在儿臣的王府,以免生疑,儿臣就先回去了。”

    “好,昊儿先行回府,这孺国使臣有任何动向及时向朕汇报。”

    辞了皇帝,轩辕昊一路深思,手里的圣旨不禁被他捏的猎猎作响。

    现在的他已经不再是以前的他了,他必须让父皇重新认识一下他了。

    轩辕昊紧了紧眼眸,回到王府,见阿布什依旧酣睡在前厅,他不禁勾起嘴角,露出一抹冷笑。

    就凭一个孺国想动摇他大楚的国本,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轩辕昊让人安顿好阿布什后,兀自去了书房的暗室。

    而此时,东宫太子府上,轩辕齐一夜无眠,一大清早便整装上朝,朝堂上他几次三番谏言。

    “父皇,六弟的昊王府昨日整夜升歌,就是为了招待一个不止廉耻的蛮夷之人,实在可笑!”

    闻言,皇帝龙颜大怒,他一拍御桌,“够了,招待外使之臣的事情,朕已经全权交给了昊王,太子无需多言!”

    轩辕齐一脸错愕,一脸不可置信的愣在当场。

    这怎么可能?

    父皇不但不怪罪轩辕昊,竟然还让他招待那个孺国使臣?还把这件事全权交由他负责?

    见轩辕齐愣住,沈丞相在他的背后拉了拉他的衣角,“太子殿下切莫急躁,此事另有玄机,得从长计议。”

    声音很小,只有二人可闻,轩辕齐一下子回过神来,不情不愿的拱手隐退到众朝臣之列。

    看来是他小看了他这个闷声不吭的六弟了。

    轩辕齐眸光不由的窄了窄,瞳孔骤缩,浑身透着凌厉的杀意。

    “多谢丞相提点。”

    早朝结束,轩辕齐义愤难平,回到太子府,把自己关在书房,一副生人勿进的模样。

    他就不懂了,父皇是不是老糊涂了,此等要事怎么能随随便便交给一个纨绔王爷处理?

    轩辕齐绞尽脑汁,百思不得其解,越想越发的愤怒,书房中桌上的茶杯被他狠狠的摔了出去。

    噼里啪啦一阵碎裂声传出,书房外的仆从个个心惊胆战,面面相觑。

    “太子殿下这是怎么了,这么大火气?”

    “不知道,太子殿下自早朝回来脸色就不太好,还把自己关在书房,半句话都没有说。”

    刚说完,端着一盅补汤的沈若涵缓缓走了过了,她不由得拧起了柳眉。

    “你们这些下人少在背后嚼舌根了,太子殿下的事何时轮到你们来置喙了?”

    沈若涵疾言厉色的呵斥几句,才扭摆着腰肢走到书房门口。

    “太子殿下,涵儿给你炖了参汤来了。”

    说着,沈若涵毫不顾忌的推开房门,笑意盈盈的走了进去。

    刚没走两步,一只上好的青花瓷花瓶便应声砸在了沈若涵的脚边,轩辕齐阴冷着脸看向沈若涵。

    “谁让你进来的!”

    刺耳的呵斥声吓得沈若涵浑身瑟瑟发抖,她手里的汤盅也跟着发出咯吱咯吱的颤抖声。

    “太……太子……殿下,涵儿就是过来问问,我们的婚期马上就要到了,是不是……”

    沈若涵话没说完,轩辕齐便一脸不耐烦的扬起衣袖,背过身去。

    “成天就缠着本宫问婚期,本宫又说不娶你吗?这么着急干什么?”

    轩辕齐的声音透着刺骨的冷漠,沈若涵不由得轻咬着下唇,眼眶微微泛红。

    她一脸委屈,手里的汤盅微微乏力倾倒下去,跌落在地,摔得粉碎。

    “涵儿……涵儿只是……”

    “哭哭哭……你就知道哭!”

  http://www.biqunai.com/80/80819/1993408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nai.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n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