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纵横五千年 > 第六百二十五章 她是我的婢女

第六百二十五章 她是我的婢女

    “完了!”

    众人身子颤抖,绝望的看着如同太阳般立在虚空的江鱼。

    这可是十一位天仙啊!

    无数人心中咆哮,什么时候,天仙如此弱小了?

    足足陨落了八九人,居然连江鱼的一片衣角,都没有触碰到。

    江鱼肉身晶莹剔透,如同琉璃翡翠,泛起一层淡淡青光,通体闪耀着充满不凡。透过血肉,几乎可以看见汪洋大海般涌动的宝血。

    他们从未见过生命气息如此澎湃的肉身。

    林薇儿抬起头,心中五味陈杂,一时间,心跳都快僵住。看着江鱼横压天宗,一人镇下仙域,她应该高兴才是。

    但此刻她的内心,说不出来的复杂,隐隐有些失望,有夹杂着几分激动。她哪怕再卑微,也是在仙域生长,本该和仙域同仇敌忾。

    她们的想法,江鱼并不知道。

    在道道恐惧的目光中,江鱼化作百丈血虹,铺展长空,一脚当头踩下。那名身负重伤的天仙长老,如被虚空挤压,嘴中洒出大片血迹,染红身白裙,不甘的看了眼身后神宫,轰砸在冰原上。

    这片冰原,不知矗立了多长时间,寒冰坚不可摧,用上品灵器砸去,都难开一个口子。却在此刻,天仙尸体落下,半边冰原都被压塌。

    第九位天仙陨落。

    江鱼如浮光掠影,再次出现在另一人身旁,白皙似玉的拳头砸去。这个长老眼瞳暴缩,嘴中发出一声凄厉惨叫,身上再无半分天仙威严,求饶道:

    “上师,饶命!”

    江鱼视若无睹,拳芒涌动,如天尊祭起须弥山砸去。长老肉身就像瓷器般,裂痕遍布,在无数人目睹下,化作飞灰。

    “第十个…”

    江鱼目光淡漠,连杀十名天仙,不起丝毫波澜。

    那对漠视苍生的眸子,看的不少人心底发寒,像江九荒这种睚眦必报,杀伐果断的人。除非以雷霆之势镇杀,否则等待他们的,是一位恐怖强者,无休止的报复。

    当江鱼目光看来。

    月寒脸上忍不住的绝望,后悔为何要招惹这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甚至填进去了十名天仙。对于一个天宗大教,都是无法承受的,甚至是未来几百上千年,都再难现鼎盛。

    整个寒玉神宫也才不过十七八个天仙,而在今天,生生损失了一半,这让月寒如何不怕。

    到现在,她才明白,江鱼哪儿是什么地球来的小白兔,完全是洪荒猛兽。一念间,心中闪过百个念头,千言万语,尽化作一声哀叹。

    天仙四百载,今日是尽头。

    对于一个天仙而言,四百多岁,正是气血鼎盛之年。最巅峰的时候,都不是江鱼对手,这让月寒如何不悔,如何不怕?

    寒玉神宫,恐怕只有寒曲老祖,才可与江鱼一争高下,至于其他人,来再多都是送死。

    看着江鱼一脚踩下,月寒眼底尽是遗憾,嘴角苦笑一声,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却在这时。

    一道包含沧桑,不大不小的声音,响彻这方天地:

    “江道友,请住手吧。”

    听其声音,宛如经历了无穷岁月,透露出一丝古老的味道。

    月寒身上,陡然神光绽放,身子里刹那灌入了澎湃力量,瞬间往着寒玉神宫飞射去。而江鱼落下的大脚,猛地弹开,身子晃了晃,这才稳下。

    “装神弄鬼。”

    江鱼举目看去,并指成刀,对着虚空一划。五色气斩劈星斩月,好似一挂彩虹,浩浩荡荡的斩去。上面神光耀眼,虚空为之一裂,显现出一道白痕。

    元气大海,更被斩成两半,仿佛江流隔断般,竟是再难融合到一起。

    五色神匹斩向寒玉神宫时,一只冰晶巨手从冰宫中伸出,将五色神忙抓在手中,直接当空握碎。

    就在这时,一股无以伦比的恐怖气息,冲天而起,千丈冰原被笼罩进去。所有人只感觉喉咙被无形大手扼住,难以呼吸,体内流动的气血,也比往日缓慢了几分。

    修为越高,受到的压迫越明显。

    许多驻留在千米高空的地仙,都在此刻跌落下去,仿佛所有人都被天地抛弃般,明明能感受到周围的元气洪流,竟是吸收不了一星半点。

    “寒曲老祖苏醒了?”

    这些人瞠目结舌,当场呆若雕像。

    整片寒玉神宫,只凭一丝威压,就能造成这等异象的,除开寒曲老祖那种无上巨头外,再没有第二人。

    江鱼双手后背,毫不受影响,那股股威压,刚到江鱼周身十丈内,就被撕裂。化作一缕清风,迎面拂来。

    “唉~”

    一道悲叹声,相隔千万米,砸在每一个人心头。

    站在地上的林薇儿,紧张的握住纤长玉指,咬着牙齿,拼命抵抗着充斥在这片天地的天仙威势。仅仅流溢半点,就让林薇儿大汗淋漓,用尽修为。

    太强大了。

    就好像万古青天高悬,在面前,林薇儿觉得自己就是一粒微不足道的尘埃。

    江鱼一袖拂卷,虚空生出飓风龙卷,百里云雾震散。无边无际的风暴,自江鱼身前,往着寒玉神宫倒卷而去,有种黑云压城的味道。

    整个天空,都好像掀起了十八级风暴,虚空寒风呼啸,云雾舒卷。那种感觉,好似矗立在冰原上几千年的寒玉神宫,都被刮走。

    一袖之威,鬼哭狼嚎。

    包括寒曲老祖威震日月的无上威势,都被冲散。

    浩渺无穷的风暴,刚到寒玉神宫上空,就被一股神秘的力量阻拦住。如天河决堤,轰隆冲撞,大片神宫摇动,许多容貌绝美的弟子冲出,脸色煞白的看着这一幕。

    “江道友,你为何斩我神宫长老?”

    如同九天仙音,从四面八方汇聚来,飘渺难寻。

    江鱼长衣飞舞,眼痛漆黑如墨,齐腰青发震震,高居千米天空,低头看向神宫:“我为什么来,你心里不清楚么?”

    寒曲老祖继续问道:“月寒,究竟何事?”

    过了许久。

    寒曲老祖哀叹道:“原是这般,江道友术法通天,本为一方巨头,你等出言冒犯,令江道友入宫请罪,实属大不敬,该杀!”

    众人面面相觑。

    这是对江鱼服软吗?

    要是今天寒玉神宫退步,就等于对仙域表明态度,默认了江鱼的身份。这让那些心胸高傲的仙域强者,无法接受,蛮夷世界的人,怎有资格踩在他们头上?

    “江道友,我门中广寒仙子,是否被你斩了?”

    广寒为寒玉神宫天之娇女,是未来最有可能,执掌寒玉神宫的神女。寒曲老祖亲自过问,更显示出广寒仙子的地位。

    白若仙也抬起头,等待着江鱼的回答。

    虽说广寒命牌没炸,但只代表她还活着,至于是以什么方式或者,就不知道了。

    修者有许多方式,能让一个人生不如死。最有可能的是,江鱼看重广寒的姿色,才把她留下。毕竟广寒仙子不光修为无双,容貌更是美轮美奂,宛若月宫仙子。

    “这可是未来有可能被钧天神域挑选,进入武神塔修炼的种子,要是死在世俗,只怕寒玉神宫要和江九荒不死不休。”

    不少强者脸色凝重。

    正因为不确定广寒是否活着,寒曲老祖才和颜悦色的与江鱼说话。

    “这江九荒,不得了。以地球蛮夷的身份,高踏天宗,无论结局如何,都足以记入仙域史册。”

    这些人感慨的同时,目光紧紧看着江鱼。

    谁都想知道寒玉神宫的天之娇女,此刻是死是活?

    在无数人好奇的目光中,江鱼淡然开口道:

    “广寒,你是再说我身边那个婢女吗?”

    一言才出。

    四方安静下来,所有人瞪大眼睛,下巴差点惊掉在地。

    堂堂寒玉神宫的天才弟子,成了江鱼的婢女?

    寒玉神宫,数万人,一片死寂!

    

  http://www.biqunai.com/76/76602/1818173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nai.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n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