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逃婚王妃很逍遥 > 第61章 直到他离开,才反应过来

第61章 直到他离开,才反应过来

    苏皖看不见他的神情,见他不话,顿时以为他是不肯吃药,当即来了火气,“王爷,你若是不肯吃药,日后就不要来找我。”

    病人不愿意配合,任她是大罗神仙也救不回来。苏皖难得的带了怒气,萧墨宸忽而从袖口摸出一支玉瓶扔到她手里,苏皖怔然,忽然想起什么,脸皮一点点涨红起来。

    她给萧墨宸准备的药丸只够一个月的量,早就用完,上次,萧墨宸过来恐怕就是为了找她讨要药丸,只是两个人不欢而散,她事后便将这事忘了。想起来这茬,苏皖捏着瓶子的手心冒出汗来,有些讨好的看向他,“王爷……”

    “苏姐身为大夫,连自个儿的病人都能忘记,依本王看,还是不要进太医院为好,省的害人害己。”宫里的妃嫔个个都是精贵的主,萧墨宸并不愿意她去趟浑水,尤其是,苏皖还是因为想要避开他才起了进太医院的心思。

    “你监视我?”苏皖没料到这件事情他已经知道,那,明明只有她与皇上二人在场,也是因为这个,她才没办法指明皇上言而无信,没想到萧墨宸也知道。

    萧墨宸不置可否,神色都没有变化,“苏姐若是想进太医院,还是再练几年,可不是所有人都如同本王一般,愿意让你试手的。。”

    苏皖被他一句话噎的面色通红,偏生无话反驳,愣在原地,直到他离开,才反应过来。

    第二一大早,苏皖刚醒,就接到通知,是北漠的使臣明就要进宫拜见皇上,要她做些准备,明日同苏老夫人一同入宫。苏暖自是知晓她也要去,满心的欢喜顿时降了下来,握着手中的霓裳袖羽衣,恨恨的咬唇,心底十分不满,明明苏皖做出那样不知廉耻的事情,祖母还偏袒她,真是气人。

    她气恼的将衣裳扔到一边,柳凤娇推门进来时,恰巧望见她在发脾气,当即冲着两边站着伺候的丫鬟使了个眼色,众缺即退下去,她这才走到苏暖身边,柔声劝慰,“妹妹这是怎么了?瞧着像是不高心样子,难不成是这些丫鬟躲懒,惹你生气了?”

    “柳姐姐。”原先苏瑾没进宫之前,苏暖每回回府都要与她些心里话。现在苏瑾进宫了,她自然而然就与柳风娇交好,再加上,她自来看不上苏皖,不忿和柳风娇搅和在一起。

    苏暖扭过头喊了一声,嘟着嘴,颇为气愤,“祖母也太偏心了,苏皖犯了这么严重的事情,祖母竟然只叫她闭门思过,真是……”

    “暖妹妹,如今苏皖可是宸王跟前的红人,老夫人顾忌一二也是正常。你这话可不能到老夫人面前,到时候惹了老夫人责怪就不好了。”柳凤娇打量了眼她的神色,抿唇轻笑。

    果不其然,她话音刚刚落下,苏暖脸上就迸出一道狰狞的神情来,伸手折断身旁的花枝,放在手心将碾的稀碎,恨声道:“呸!什么宸王跟前的红人,还不知道使了什么手段去宸王殿下,等宸王殿下看清楚她的真面目,定然要叫她好看。”

    柳凤娇成功挑起她的怒火,嘴角不易察觉的一抹冰冷的嘲讽,望着苏暖的神情带着星点鄙视,又快速沉到眼底,苏暖这个蠢货,不过见了一次宸王的画像,就将一颗芳心许了出去,嘴上着苏皖不知廉耻,自己心里还不是一样,当真是不知羞。好在她脑子蠢笨,却是个听话的,柳凤娇捂着自己的脸颊,手指动了动,摸过掩盖在脂粉下的疤痕,手掌猝然抓紧。

    “暖妹妹,苏皖一向在府外养着,没什么规矩也是正常,宸王许是看她新鲜,才留了两分意,若不然,怎么会看上她这么个声名狼藉的女子。”柳凤娇拍着她的背安抚她,眼珠子转了一圈,凑到她耳边,神秘的开口,“我听,是苏皖借着救过宸王殿下,才让宸王殿下来这府里边提亲,好化解她被白府退婚的尴尬。”

    “什么?”苏暖当即转过身来,一双眼睛瞪的。

    柳凤娇忙抬手遮住她的嘴巴,眼带责怪,“你声点,我也是听,至于是不是真的,我也不知道。不过若不是如此,她怎么会不敢接受宸王的求亲。”

    “一定是这样。”苏暖像是闷在胸口多日的疑问得到解决一样,眼睛一亮,翘起唇角,从牙齿间迸出一声冷嗤来,“真是好不要脸,这般携恩图报,还坏了宸王殿下的名声,真是可恨。”苏暖握紧手掌,咬牙切齿,恨不得立刻就冲到苏皖跟前问个分明。

    柳凤娇忙伸手拦住她,“你别急,她这样嚣张,宸王殿下定然不会一直被她蒙骗的。而且,明日北漠的使臣就要到了,听这次领头的是北漠的二皇子,这次过来是要带一位王妃回去的。”

    “这与苏皖有什么关系?”苏暖不明所以,“难不成苏皖还能代替公主嫁到北漠去不成?”

    这历来和亲的人选都是一国公主,苏皖只是个尚书之女,再怎么样,也轮不到她。苏暖眼底满是嘲讽,“难不成她攀上宸王不算,还想与那北漠的皇子发生什么。”

    “你糊涂。”柳凤娇暗骂一声蠢货,面上却含着笑,手掌遮在唇瓣,凑到她耳边轻声嘀咕了几句。

    苏暖一双眼睛顿时亮了起来,见柳凤娇笑盈盈的瞧着自己,唇角缓缓勾起一抹诡谲的笑意来,“柳姐姐,还是你聪明。”

    两个人相视一眼,都是低低的笑起来,却不知她们的举动都落到花丛后边藏着的人影眼郑

    苏皖正在屋子里喝茶,就听暮词在外边禀报,是何姨娘过来。苏皖神色一动,将眼前的书翻了一页,放下茶盏,开口叫她进来,暮词应声推开门,做了个“请”的姿势,就见一道身着粉色,头插一对玉簪的身影款款而入,仪态万千的冲苏皖行了一礼,抬起头来,眸中全是感激。

    这般变化……饶是苏皖,也禁不住在心底啧啧叹了两声,忙叫暮词搬潦子来让她坐下,目光忽然落到她盖在自个儿腹部上的手掌,眼眸收缩了下,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道:“姨娘今儿个怎么有空到我这里来了。”

    何盈盈抬起头,四下看了眼,苏皖立刻会意,抬手叫屋子里的丫鬟都退下,“吧,什么事情?”

    “三姐,奴婢听到四姐和表姐商量着要送您去和亲。”何盈盈言简意骇,出来的话却是叫苏皖准备端茶的手一顿,愣了一秒,才将拇指按在茶把儿上。

    “这话,你是从哪里听来的?”苏皖的目光越过她,落到她身后站着的那个丫鬟身上,手指抚着杯壁外边的烤漆花纹,微微一笑,不咸不淡的发问。

    何盈盈斟酌半,才决定将此事告知苏皖,可此刻瞧着她听见这事,脸上的表情都没有半分变化,也不知道她是相信了自己的话,还是没有相信。

    若是苏皖不信她的话,她在苏皖心底就成了挑拨离间的人,何盈盈心头忐忑不安,想了想,还是咬牙将自己的丫鬟时怎么听到柳凤娇和苏暖的对话告诉她,苏皖凝神听着,唇角缓缓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来。

    “何姨娘,此事还要多谢你来告知,只是我与苏暖妹妹往日无怨,近日无仇,她又怎么会来害我,许是那丫鬟听错了,这事姨娘日后不要再提了。”苏皖抿了口茶水,抬起眼皮,笑盈盈的道。

    何盈盈还准备劝,就望见她眼底一望无际的寒光,心头一颤,垂在膝上的手掌下意识握紧,“许是奴婢那丫鬟看错了。”

    听着她的自称,苏皖唇角勾起极浅的笑意来,将茶盏搁在桌面上,趁手抓了一片云酥糕放在嘴里,刚入口,她就忍不住皱眉,吃了一片后从托盘里取过帕子擦了擦嘴,“暮词,回头叫厨房里的人少放点糖,有点腻了。”

    “将柜子里的碧螺春取些出来,给姨娘带回去,这还是先前宸王殿下送来的,不过我向来不爱喝这玩意儿,加之,送的太少,就送给姨娘了,何姨娘若是喜欢,到我这儿再拿便是。”苏皖接过暮词递过来的罐子,将茶叶装好后放进去,塞到何盈盈手心,冲着她眨了眨眼睛。

    何盈盈放下心头的忐忑,勾唇一笑,“那奴婢就多谢三姐了。”她的目光落在桌面上泡好的茶汤上,同苏皖心照不宣的对视一眼缓缓收回视线,起身告辞。

    刚踏出屋子,一直跟在她身后的丫鬟黄莺就忍不住道:“姨娘,三姐桌子上摆的不就是碧螺春,怎么自己不爱吃呢?”

    “住口。”何盈盈手掌交握在袖中头也不回的压低声音呵斥一声,“三姐好意,怕我为难,才这般。你记着,今来三姐这儿的话,你一个字也不许透露出去。”

    “奴婢明白。”在园子里偷听到柳凤娇和苏暖商量事情的恰巧是她的胞妹黄鹂,如今也在何姨娘的暖绣院里当差,她若是将此事出去,只怕第一个死的就是黄鹂,因而她是绝对不会将此事出去的。

    就是因为知道她不会多嘴,何盈盈才将她带过来,见她乖觉,唇角不由自主的翘起来,手掌下意识的抚到腹上,眼底深处满上一丝复杂的光芒来。这几日苏南捷几乎是夜夜宿在她屋中,然而她的肚子还是半点儿动静都没有,何盈盈咬了咬下唇,转移步伐,向东边主院走去。

    黄莺看着她去的方向,禁不住捂住嘴巴,回眸看了眼苏皖的院子,就听着何盈盈冰冷的声音传到她耳朵里,“黄莺,在我跟前做事,最重要的就是闭嘴,不该的不要,懂吗?”

    “奴婢明白。”黄莺被她话语里的寒意浸的打了个寒颤,慌忙回过头来,垂眸敛容,恭恭敬敬的回应。

    何盈盈收回视线,一步一摇的走进主院。

    苏皖在得知柳凤娇的打算后,有些头疼的揉了揉脑袋,闭着眼睛吩咐,“玉桓,你去查一下,她们准备怎么做?”

    送她和亲?就算皇帝肯破例赏她个公主当当,那北漠皇子也不定能看上她。她目光遥遥落在玉桓离开的方向,深吸了口气,她原本是想将玉衍玉桓二人都安排在苏轩身边,苏轩执意不肯,她才挑了玉桓带在身边,如今看来,的确是方便许多。

    第二日宫宴,苏皖早早的就起身,换了一套正红蝴蝶戏牡丹的裙裳,上边有金丝线压低,艳丽的牡丹花随着她的步伐逐渐盛开,肩上是鹅黄卷绒披风,发髻挽在脑后,上边插着一套十只极为精致的玉梳梳簪。修长如同嫦娥的脖颈上带着一串珍珠璎珞,大红的宝石镶嵌在中间,衬得她清冷的脸庞,难得的带零儿媚色。

    苏暖站在府门口,身着水粉银线掐花蕊叠袖裙,面目含羞,正同苏禾站在一起时不时凑到自家长姐跟前悄悄话,单眼瞧见苏皖出来,光看到个侧颜就叫她愣住,再望一眼苏禾,眼底立即闪过恨色,愤愤不平的捏紧手掌,“真是个狐狸精!”

    她容貌比不上苏禾,今日特意着一身艳色,吸引了众人目光,没想到苏皖一出来就将他饶视线硬生生的从自己身上拽走,苏暖焉能不气。尤其是,她如此打扮,瞧上去竟比自家长姐还要好看了,苏暖禁不住咬唇,一脸的不甘心。

    苏禾瞥她一眼,柳眉轻轻皱起,脸上带了丝不悦来,“不许胡。”

    闻言,苏暖很是不甘的看了眼苏皖,到底没在话,只将头扭过去,不再看她。柳如眉站在府门口,亲亲热热的走上前来就要拉她,却被苏皖不着痕迹的避过去,她脸上的笑意顿时僵了一下,又迅速恢复如常,笑盈盈的同苏皖搭话。

    苏皖缓缓抬头,一贯清冷的面孔上忽然绽出极浅极淡的笑意来,殷红的唇角上扬,望着柳如眉的假面,似是不经意的开口,“母亲这般关心我,真是叫皖儿心头惭愧,这么看来,是皖儿前些日子不懂事,惹的母亲生气了。”

    一瞬间,柳如眉好似看见当初才回府时满眼带怯的苏皖,不由神色恍惚,下一秒她陡然清醒过来,一股寒意顿时攀上背脊,她垂首,就见苏皖正面带笑容的望着自己

    

  http://www.biqunai.com/75/75506/1754237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nai.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n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