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主宰之僵尸城管 > 第二章 一念杀生

第二章 一念杀生

    青衣见着他来了,不但没有放松,反而更是兴奋了,立马鞠了一躬道:“老祖宗,您终于出世了!您来了,我就放心了。”

    反观张之维,更是满脸的兴奋加贪婪,“玉尸!青莲居内果然有玉尸!我必须得到他!”

    看来这尊大汉也是被炼化的僵尸,而且等级不低,张之维三番五次的来找茬,怕是就是想得到这尊玉尸。

    当然知道他是尸体之后,我对他的好感度顿时下降了,甚至一阵恶寒。这位英雄是个活人该有多好啊,难道这世界就只有尸体么?

    话音未落,却见这尊玉尸动了,看他站定,朝前甩着铁链,竟轻而易举的将两具毛尸的天灵盖卸了下来,露出了里面的脑白。

    我终于是忍不住了,趴在了床边,无耻的干吐了,这太血腥太恶心了吧!苍天保佑,快让我穿越回去吧!我宁愿抓一辈子小贩,被竹竿戳一辈子额头。

    我脑袋飞快的转动着,堂前的进展也没停下来。

    玉尸放倒了两具毛尸之后,似乎还不过瘾,竟两拳砸在了毛尸的脑袋上,彻彻底底的来了个爆头。

    张之维终于是回个神来了,“哼!天生的玉尸倒是个难得的宝物,可遇不可求,有了你,家主之位就是我的囊中之物了。不过你这个无主玉尸倒是凶的很,看我今天不炼化你!”

    说罢他从腰间变魔术般取下了一条紫鞭,严阵以待。

    “你别不自量力了,”青衣这会看着他,竟打趣道,“炼尸前四层:走尸、毛尸、肉尸、玉尸,每一层都是天壤之别,更不用说是瓶颈层的玉尸了。绝大多数修炼者终其一生就只能修炼到肉尸过,你别不知好歹葬送了性命。”

    看来这小丫头懂的挺多的呀,至少修炼的常识已经入门了,我暗暗的记下了炼尸的前四层,指不定日后用的上。

    另外听着小丫头的语气,她还是担心张之维的命折在了这里,毕竟是正牌的公子哥,好端端的死在青莲居了,铁定得有人背锅。

    “我先拿你祭鞭。”张之维不再废话,抬手便来。

    这可打不得呀,打了他,青莲居得买单。不打他吧,青莲居又得白白被挨打。

    可一具尸体哪管得了那么多,只见玉尸动了,尚未看清楚身形,却见张之维倒身飞了出去,而后栽在了地上,口吐鲜血不止。

    “你!”张之维抬着手,指着玉尸,再无力说出一个字。

    这也太快了吧!简直像虐蚂蚁。一个毛尸水平的修行者又怎么能跨两级与一只玉尸格斗呢。

    “祖宗手下留情!”青衣终于是急了,竟回头看了我,“小公子,你还能站起来么,你快走,回青州张府。”她似乎是左右为难,竟一顿改口道,“不!不能回。”

    张之维似乎终于知道恐惧了,在地上蹬着腿,想退出门去,这回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蛮横的警告道:“你们,你们竟敢打伤我,我爹是张栋,张家家主,你们都得死!”

    玉尸哪管那么多,一耍头,却又是一链子甩了下去,笔直甩向了张之维的胸口,他的胸口立马凹陷了下去。

    只听见一声肉噗声,张之维瞪大了眼睛,满脸的不可思议,却再无声响。

    人野心果然不能太大,他就这么活生生的被玉尸的两击给敲死了,只怕心脏都得被砸裂。

    在我的记忆里,张之维可追了我有三四年了,从他会炼尸起,就一直往青莲居跑,就是为了逼出这尊玉尸。

    现在可倒好,他如愿把玉尸给逼出来了,可是把命给搭进去了。

    唉,死了个公子哥,这下可麻烦了呐。

    我才不是因为他是我堂哥,我才头疼的,初来贵宝地,我对他可没有什么感情。我是在想后续的事情该如何处理。

    “玄冥老祖呀,这可如何是好?”青衣终于是回过神来了,捂着胸口,踱步走到了张之维尸体的身前,探了口鼻息,“死了死了,死透了。”

    与此同时,玉尸好似完成了自己的任务,收起了浑身的杀气,迅速的跳出了窗外,不知所踪。

    我在想,这玉尸肯定与我有关联,日后我们铁定会在见面的。

    堂下除了躺着五具尸体,再没有活人了,我一阵恶寒,正在头疼这个世界的设定的时候,竟听见青衣哭了。

    “完了完了,这千刀剐的张之维居然死在了青莲居,搞不好我爹我弟弟都得给他陪葬。”

    青衣再没有了先前的上进心了,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她也有她自己的顾虑。

    “要不然我一把火把尸体烧了吧,来个毁尸灭迹。到时候就一口咬定张公子没来过府上。”

    话音刚落,她就要起身拖动尸体了。

    “那个,青姐姐。”

    “忙着呐。”青衣打断了我的说话,却又突然不可思议的望着我,“小公子,你是在叫我么?”

    “不然呢,现在房间里就只有我们两个活人了。”

    青衣满脸更加不可思议了,甚至比见到玉尸还惊恐,“玄冥老祖啊,今天是怎么了,世界末日了么!祖宗现世了,大公子死了,小公子居然不傻了。”

    “你怎么知道我不傻了?”我好奇的问道。

    “傻不傻,我伺候的你,我还感受不出来么?”青衣终于是冷静下来了,“我从一早上就感觉你哪里不对,原来是你的眼神变了。公子,你摔下了悬崖遭遇了什么?”

    青衣转头便来到了我的床前。

    我知道,这个女人,是我现在唯一可以信任的人,也是我接触这个世界的起点。

    “青姐,这件事我日后同你讲,你现在能先和我说说我在哪么?”我缓缓发声,一字一句的问道。

    青衣可算是理解这句话的含义了,不再搭理那五具尸体了。

    “你是谁?”她冷声问我,那眼神好似提防着什么。

    “我是你的主人,张之笑。”我也不惧她了,来就来了,眼前最重要的事是了解这个世界。

    却见青衣再也没有寒冷的气息了,但又一次噙着泪,“玄冥老祖真是开眼了,小公子的失心疯居然好了。”

    “公子,稍后。厨房的鳗鱼粥该是好了,该用早点了。”

    说罢青衣告退,随手将五具尸体拎出门外。我咧嘴就是一个冷颤,这个世界的女人力气真大。

  http://www.biqunai.com/72/72289/1593535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nai.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n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