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图符志 > 第一卷  黑泽瘗域 第八十章 星空倒悬

第一卷  黑泽瘗域 第八十章 星空倒悬

    白云飞动了动那传来疼痛的脚,心中忽然升起了感动。

    白云飞要感谢那块石头,是它,在自己昏迷时,它沉了下来,砸在了自己脚上,并因为给自己造成了严重的疼痛感,才把昏迷的自己刺激醒。

    不然,这里将是自己永睡不起的温柔乡,也就此踏上了不归路。

    有一句俗语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这是只有蠢人才干的傻事,但今天,在这古西域的新疆大漠里,在这前路未知的地下墓陵中,自己办了一次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蠢事。

    但是自己不懊悔,不犹疑,再次弯下腰,把这块石头搬了起来。

    抱着这块石头,白云飞向前一点一点的挪动,在这粘粥一样的石油里,人的行动如蚯蚓蠕动般可笑。

    过了好久,白云飞终于摸到了石壁,便慢慢地摸着它继续前行。

    终于,手感上传来了一个拐弯的感觉,白云飞顺着这个拐弯的棱角摸索着,在心中感觉出它是一个方形的洞口。

    于是再次将身姿放低,抱着石头类似游泳或爬行一样的姿态,向前蠕动着。

    是的,无论是体态还是速度,只有蠕动更适合形容此时的白云飞了。

    这个方形的洞,在感觉中应该是用条石或石板等规则的石料砌成的,所以一只手抱着石头,另一只手伸手摸索着洞壁前行,居然还有了向前的方向感。

    蠕动了好久好久,当感到自己已经连蠕动的力气都没有时,想就此放弃,忽然摸到面前的石壁,也就是说,已经行到了侧面石壁的终点。

    白云飞抛开石头,伸出双手摸索了半天,发现两侧就是刚才行过来的石质通道侧壁。

    而前面,也是如两侧一样的平整石壁。

    看来,这条通道,这条死里求活的路,已经走到了尽头。

    白云飞向上伸着手臂,却没摸到任何东西,便不再放下来,就这样向上伸展着,心里酝酿着。

    深呼吸,深呼吸,积蓄了好半天力量,然后狂吼出来:“去你*妈的!”

    同时双腿用力蹬向地面,向上冲去。

    白云飞不知道自己冲到了哪里,这用尽全力的一冲,已经耗尽了自己残存的所有力量。

    就觉得困意袭来,无尽的黑暗向自己压来,无休无止、无穷无尽。

    真好,再也不想那么多的事了,自己要好好的睡去...

    当白云飞醒来时,有凉风习习,身边还有别人的呼吸声。

    费力睁开干涩的眼睛,不停地眨了半天,才逐渐能睁得开。

    当自己渐渐适应了眼前光线,白云飞看到了灿烂银河,看到了无尽星空。

    它是那样的瑰丽,那样的浩渺,璀璨夺目的星河,如银练飘带,似万千珠帘,或许,只有仙境里才能看到这么清晰和绚烂的星空。

    白云飞挣扎着昂起头,这时感到有一双手轻轻将自己的头托住,并轻柔地用力,帮自己向上托起。

    虽然这双手隔着后脑勺的头发,但白云飞依然感到了它的温暖,感到了它的温柔。

    白云飞的双肘和上体也开始用力,终于在这双手的托扶下,坐了起来。

    原来,托着自己头的手,属于李玉兰。

    白云飞脱口问道:“大家都还好吗?”

    只见李玉兰晶莹的眼里,瞬间就盈满了泪,有些哽咽地道:“你就知道想着别人,自己死活就不在乎吗?...谢谢你,刚才救了我一次。”

    白云飞正不知道该说什么,就听耳边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云飞,感觉可还好?”

    白云飞猛抬头,果然是曹龙轩,只见他已经换下了潜水服,穿着众人统一的仿特警训练服,仍是一副标志的笑容,看着自己。

    “啊,还好还好,大家都还好吧?”白云飞边问边转头四顾,发现身边的人都在看着自己。

    一、二、三、四...白云飞在心里默数着队友的人数,开始紧张起来,别少一个,千万别少一个...五、六、七...

    “怎么会是七个人?怎么回事?那一个呢?”白云飞情绪瞬间激动起来,一种无名怒火从心底升起。

    “妈的,那一个人哪去了,啊?”

    白云飞挣扎着就要从地上站起来,他是真的怒了,妈的,这次行动怎么这么失败?还没到地头就有队友折了?

    大家赶紧七手八脚地把他按下来,白云飞挣扎着,沙哑地怒吼:

    “放开我,妈的,放开我,你们这些混蛋!那个人哪去了,你们是干什么吃的,连一个人都保护不住吗?”

    牛钢的脸浮现过来,眼中满是泪花,有些哽咽地骂道:

    “操,你个犊子玩意儿,这他妈一共就八个人,你会数数不你?不会拉倒,扯什么犊子...”说着,他已经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白云飞愣了愣,八个?怎么会?自己刚才查数还是七个的。

    赶紧又重新开始数人头,一、二、三、四、五、六、七...

    对了!

    白云飞一顿,开始哈哈大笑,笑得肚子都疼,然后开始剧烈咳嗽,咳得喘不过气来。

    然后,白云飞笑着慢慢往起爬,在他们的搀扶下,笑容灿烂地说道:“啊呀,犯傻了,犯傻了,查了半天没算自己,还是八个人,太好了,一个不缺。”

    但是,白云飞发现这些人都没有笑,而是静静地看着自己。

    李玉兰则已经是泪流满面。

    她手里拿着酒精绵签,一只手轻轻地拉着白云飞的衣袖,一只手轻轻地为他擦脸上伤口。

    当时场面太混乱,生死一线间,在当时的情况下,水肺撞破了脸根本就没有一点感觉。

    白云飞有些不好意思,连忙要抢过来自己擦,可是她不为所动,仍坚持着给自己擦,而且声音很小很小地说:“再有紧急情况,我一定相信你,不会再犹豫了。”

    其实,在大家跳石油池时,要不是李玉兰的犹豫,白云飞当时也不会那么危险。

    但听她这样说,白云飞却觉得无话可说,只好尴尬地应着:“额,以后...那个...皮外伤而已,不用擦的...”

    大家谁也没说话,都过来拍了拍白云飞,便转身离开,到各自的背囊那取出食水,坐在地上补充饮食。

    曹龙轩最后一个走过来,用力拍了拍白云飞,说:

    “云飞,好样的!这次,大家多亏了你。”

    白云飞想说什么,可是嘴张了张,却感到无话可说。

    身边没有人,李玉兰用力拉了一下白云飞的衣袖,把他拉得和她面对面。

    她眼中盈着泪水,那双乌黑美丽的大眼睛凝视着白云飞:“为什么?”

    白云飞就有点蒙:“什、什么为什么?”

    “你为什么那么傻?每次生死之间,你总把别人先推出去,留下自己面对死亡?”她的声音又轻又柔,听上去很好听。

    “这、这...嘿嘿”白云飞干笑了几声,最终啥也没说出来。

    白云飞这时才有心情打量四周,我的天!这里居然有银河,有星空!

    但这里还是地下洞穴,白云飞还以为大家回到了地上,能看到星星了呢。

    这灿烂如星河的,原来就是那些喜欢吃石油里小黑虫的萤火虫!

    这也太壮观了,简直是漫山遍野,灿若银河。

    可一想到白云飞昏迷前,那能眼放电火花的“死亡之虫”,便再无心情欣赏这奇景。

    赶紧问王子铭,为什么那条诡异的“死亡之虫”眼睛能放电火花?

    这也太离谱了吧。

    王子铭说也只是在传说里听说过,太过离奇和诡异了。

    再问苏老鬼,苏老鬼也是嘬着牙花子,连连摇头说别说眼睛能放电火花,就是这种眼睛能发出绿幽幽的如鬼火般的光就从没见过,实在是离奇得很。

    白云飞一听只好作罢,连这二位都没听说过的事,让白云飞想破脑袋也不会想出个所以然了。

    白云飞再看大家的状态,在跳入石油中逃生时肯定是没受伤,细一想心中随即了然。

    众人的潜水服的用料俗称“潜水料”,中文名称是“氯丁橡胶”,耐候性好,耐臭氧老化,耐油性良好,而且还有自熄性。

    所以当时只是高温灼烤严重,一瞬间没入油里,有自熄性的脱离了火源,便自动熄灭,所以大家才没被烧伤。

    换好衣服,清洁完满是油污的潜水服,又待众人补充饮食完毕后,白云飞张罗着起程。

    但是却被鲁武阳拦住了,他说不能急着走,前方的路很危险,他们已经探查过了,稍有不慎就会有生命危险。

    原来自己昏迷的时间比较长,一直是李玉兰在原地照顾自己,而他们则已经在这萤火虫洞窟里进行了探索。

    但结果却非常不理想,这里看似人间仙境,如银河坠落,璀璨夺目,但却有着极大的凶险。

    别的不说,单说在前方不远的“烂泥塘”,就是一个吃人的地方。

    直到现在白云飞才明白,原来大家是被困在这里了。

    白云飞回头看了一眼那边石壁下的石窝窝,众人从石油池底下的通道逃出来,便是从那石窝窝里的油洞口钻出来的,现在是出了石油池后,便没再前进多少啊。

    白云飞说起码你说的“烂泥塘”之前这段不是安全的吗,那众人先到现场看看,大家研究研究。

    顺着众人休息的石坡下行,走进满是萤火虫的溶洞内部。

    放眼满世界都是晶莹、璀璨、光华夺目的荧光,看得人目眩神迷。

    直怀疑是众人修仙得道,羽化升空飞入了太虚仙境,或是仙人醉酒把仙壶倒提,引得星空倒悬,苍茫大地一派银装素裹般的洁白,万千天界珍珠纷落玉盘般的绚烂。

    王子铭小声告诫白云飞,为防止引来那恐怖的“死亡之虫”,一定要远离这些萤火虫,连声音都不要有。

    这些萤火虫非常特殊,既怕光又怕声音。

    经他仔细研究发现,这种萤火虫根本不是我国境内那些常见的萤火虫,而是只有新西兰和澳大利亚才有的那种“新西兰怀托摩”萤火虫。

    而为什么能在这千年前修成地下墓葬的溶洞里看到它们,那只有问那总是不按常理出牌,诡计百出的无名氏。

  http://www.biqunai.com/69/69616/1545828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nai.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n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