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太上仙魔录 > 第一卷 云起元门 第一百九十八章 绝望

第一卷 云起元门 第一百九十八章 绝望

    至于“黄泉秘境”之外,八名金丹老祖仍旧各施能为,极力维持传送法阵。

    只是,此时的八名金丹老祖,面色都十分难看,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各自的面色愈发阴沉起来。

    那天机宗的千机老人面色阴沉的可怕,眼见几位同阶老祖不出声,终于按耐不住,怒声开口。

    “到底怎么回事!为何传送出秘境的弟子之中,除五毒宗外,皆不见我各自宗门的大弟子!”

    那元气宗的荀卿老祖听闻此言,也是眉头紧皱,不禁望向那鬼谷子,开口责问道。

    “鬼谷子,你可知个中缘由?要知道,我等宗门大弟子,个个天赋惊人,乃是各个宗门后辈之中的领袖,将来极有可能继承宗门掌门之位,就算他日进阶金丹期,也不无可能的。现如今,这些宗门大弟子竟然尽数被困秘境之中,这,你作何交代?”

    那鬼谷子听闻两位宗门老祖的话语,右手掐诀,推算不停,却怎奈,因为“黄泉鬼气”的遮掩,根本无法测算出秘境之下,到底出了什么事。

    至于碧落宗的月枫师太,本就脾气暴躁,现在,眼见自己宗门的圣女与大弟子均未传送出秘境,早就面色铁青,怒火中烧了。

    只是,其怒极之下,反而不发一言,只是全力催动体内法力,努力维持传送阵法。

    看其现如今的模样,只怕到时候,若是宗门圣女与大弟子尽皆被困秘境之中,绝不会与自己轻易善了的。

    想到这里,这位一向行事沉稳,精通鬼卦奇术的鬼王宗老祖,心下也不禁焦躁不安起来。

    而北苍国的三位金丹老祖,也都面色阴沉的可怕。

    只是,那血鸠老怪与白骨夫人,慑于血神机的修为实力,一时间,并未出声。

    那鬼谷子沉吟了片刻,忽然开口说道。

    “众道友且稍安勿躁,先合力稳固传送通道,若是想要兴师问罪,等到‘天狗食日’完全结束、秘境彻底关闭的时刻也不迟啊。”

    一众金丹期老祖听了这话,皆是沉默着没有出声。

    为今之计,也只有如此了。

    ……

    整个“黄泉秘境”之中,“黄泉之水”从九天之上倾泻而下,如天河之水,奔涌咆哮,像是要毁灭地面之上的一切生灵。

    地面之上,山岳崩碎,江河倒流,大地龟裂,岩浆火柱冲天而起。

    这一切,恍如末世场景!

    而在无尽昏暗的秘境天空之上,一道白色遁光快若闪电,曲曲折折,穿梭在无数“天河”之间,向着北斗七星的方向急速赶去。

    而在白色遁光之中,隐约可见一个体型修长优雅的白色妖狐的身影,在其背上,还盘坐着一名身着灰色衣衫的少年。

    这白色妖狐与灰衣少年,正是白雪以及沈云。

    此时,那白色妖狐双目微眯,脸上满是惊疑神情,双目中却并无丝毫慌乱之色,只是凝聚心神,疯狂催动体内法力,全力赶路。

    而其背上的沈云,抬起头看向空中遥远的“北斗七星”,双眉微皱,脸上满是凝重之色。

    眼下,虽然白雪遁速奇快无比,但是,照这般速度,绝对难以赶上传送时间的。

    只怕,秘境之外的八名金丹老祖早就发现了秘境之中的天地巨变,已经将其余的试炼弟子送出秘境了。

    想到这里,沈云目光下移,望向无数接天连地的惊人水柱,感受到从中散发出的浓重的死亡气息,目光不禁一凝,沉吟了片刻,轻声开口。

    “白雪,此处秘境已经彻底被‘黄泉之水’淹没,只怕不出一时三刻,就要彻底毁灭。依照眼下这般速度,还要时时刻刻分神躲避‘天河之水’与岩浆火柱,曲折行进,实难按时赶到传送地点的。”

    那白色妖狐听了这话,恍若未闻,遁速丝毫不减,继续全速飞驰。

    正在这时,其背上的沈云缓缓站起身来,双手横于胸前,时分时合,结出一连串复杂繁复的手印。

    而后,只听闻沈云口中轻喝一声。

    “‘风语咒’,凝!”

    只见在白色妖狐与沈云的周身,缓缓凝聚一层薄薄的青色屏障,将二人的身形笼罩在内。

    那白色妖狐只觉身体一轻,如被清风包裹,而且,前行的阻力大减,遁速又快三分。

    又见沈云望向前方的“天河”水柱,以及从地面之下喷出的无数岩浆火柱,轻吐出一口浊气,口中接着说道。

    “白雪,接下来,你只需全力赶路,笔直前行,不必顾忌什么!一切交给我!”

    那白色妖狐听闻沈云的这番话语,面色一变,双目中闪过一丝犹疑之色,却一闪而逝。

    只见那白色妖狐本是曲折前行,下一刻,却身形一顿,直直向着“北斗七星”的方向飞驰而去。

    而在其正前方,一道百丈宽大的圆形水柱,从天空之上,倾泻而下,水浪奔腾之势骇人之极,并传出宛若雷龙咆哮一般的滚滚声响,响彻九霄!

    而那白色妖狐却似乎对这拦住其去路的“天河水幕”视若无睹,面上全无惧色,遁速丝毫不减,并在瞬息之间,横跃数里距离,直直撞了上去。

    下一刻,那白色妖狐以及沈云的身影便被滚滚倾泻的“天河”之水所吞没!

    而再过了几息时间,那百丈宽大的“天河”水柱中传出一阵“轰隆隆——”的闷雷之声,一朵血色莲花一冲而出。

    在那血色莲花之内,赫然是一个青色光罩,将沈云与白色妖狐护在其中。

    二人就这般穿越“天河”水柱而过,竟然毫发无伤,真真让人震惊!

    若是再仔细看,可以发现,那血色莲花赫然是由无数小山虚影以及江河缩影凝聚而成!

    沈云竟然凭借三层“血山经”以及“血河经”,配合“水浪刀法”,施展出“海上莲花”,将自己与白色妖狐护在其中,安然度过“黄泉之水”,而没有伤及自身分毫!

    其实,这“黄泉之水”乃是无数“黄泉鬼气”凝结而成,威力岂可小视,就算是金丹期老祖,也绝不愿沾染分毫的。

    而沈云全力催动刀法来抵挡“黄泉之水”的侵蚀,也只能坚持几息时间,便已是极限了。

    如若不然,以“黄泉之水”无孔不入,无物不腐的特性,又怎可能安然无事?

    不过,这短短时间,已经足够沈云二人穿过“天河”水柱了。

    那白色妖狐穿过“天河”水柱而出之后,心下一松,面上不禁露出一丝喜色。

    “看来,自己还是赌对了……”

    想到这里,那白色妖狐又轻轻扫了一眼背上的少年,暗自讶异。

    只是,眼下可不是分心想这些的时候,还是全力赶路最为要紧。

    就这样,二人速度大增,向着传送地点不断接近。

    ……

    而在这时,随着时间的推移,秘境之中天塌地陷的情况愈加危急。

    身处“七星台”上空的六名试炼弟子,除却那殷破之外,皆是面露凝重之色,心下越发焦急起来。

    那下方的陆小天终于按耐不住,身形一闪,钻入寒冰洞窟之中,想要传送离开。

    空中的其余弟子见到那陆小天进入寒冰通道之中,面色不禁各异起来。

    那北苍国的血屠更是面色一变,上前一步,急急开口问道。

    “大师兄,我们是不是也要进入下方的‘七星台’?只怕再迟上一些,这处秘境就要彻底毁灭,我等就要……”

    那血屠说道这里,便没有接着往下说。

    只是,那殷破听了这番话语,似乎丝毫不为所动,完全没有要飞身而下的打算,只是静静等候。

    而那元气宗的寒陌与碧落宗的余天姿,显然不想再这般浪费时间。

    只听闻那寒陌一扭头,望向那泷影,轻声开口询问道。

    “大师兄,此刻情况危急,不知我们这样干等下去,意义何在?为何不立刻动身离开?”

    那泷影听闻寒陌的话语,双目微微一眯,望向下方,开口说道。

    “师弟且不要着急,我隐隐感觉到,在这寒冰之下,有一股强大的气息,若有若无,似乎是某位前辈正在修炼的关键时刻……,至于更具体的,我也难以感知到了。我们且等上一等,静观其变,再做打算不迟。”

    那寒陌听闻泷影这番话语,心下一惊,不由惊讶的开口道。

    “哦,竟有此事?不过,既然是师兄之言,自然不会错了。既如此,师弟便陪师兄再等上一等。”

    而那碧落宗的余天姿,在寒陌二人说话之时,早已来到那寒冰通道的入口,想要钻入其中。

    只是,来到此洞口附近,那余天姿心下的那丝奇异感觉愈发强烈,连背后的“古玥”飞剑都隐隐颤鸣,似是受到某种共鸣一般。

    就在那余天姿迟疑之时,陆小天却从寒冰洞窟中飞出,落至冰面之上。

    此时的他面色十分难看,真不知其在洞窟之中到底看到了什么。

    ……

    而在秘境上空,大楚国与北苍国的八名老祖均是沉默不语,极力维持传送法阵。

    只是,此时的八人面色阴沉之极,各怀心思。

    纵然全力施为,但是,这般长时间的施法,体内法力消耗甚大,每个人都面露疲惫之色。

    再加上久久不见再有弟子传送而出,心下担忧之余,却也不抱什么希望了,渐渐有些心不在焉起来。

    悬浮空中的十余丈大小的“北斗七星盘”与古旧铜镜,在法力灌注不济的情况下,光芒有些暗淡起来。

    就在这般沉闷的氛围中,忽然响起“咔”的一声轻响,虽然细微,却清晰的传入场中的八名金丹老祖耳中。

    八人听闻这声轻响,不约而同的望向空中的“北斗七星盘”,面色登时大变。

    只见那十余丈方圆的传送台之上,一道细小的裂痕,自中心处缓缓裂开。

    再到下一刻,似是起了什么连锁反应,无数细密的裂痕自“七星阵盘”上出现。

    八名金丹老祖见此一幕,心下均是一沉。

    尤其是那鬼谷子,面上神情复杂之极,却说不出任何话语,良久之后,才长叹了一口气。

    ……

  http://www.biqunai.com/67/67132/1349334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nai.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n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