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真没想出名啊 > 第四百三十七章 我是一个有原则的人!

第四百三十七章 我是一个有原则的人!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陆远茫然地看了看王矜雪。

    王矜雪很美。

    是的。

    特别是长发被风一吹的感觉,让陆远心中不可控制地一荡……

    这一刻,陆远发现王矜雪既让自己熟悉又陌生。

    是的。

    熟悉的是王矜雪还是那个王矜雪,还是这么一个人,但陌生的是陆远看到王矜雪的眼神很温柔。

    宛如一波春水一般泛起了丝丝的涟漪,同时脸又微微变得红红的,表情更不像平常一样淡淡。

    她反而看起来非常害羞,似乎要低下头,但随后看起来似乎又鼓起勇气直面着这种害羞。

    淡淡的芬芳在陆远鼻息之中环绕,有一种让人迷醉的气息。

    曾经的单身狗陆远发现自己竟然也有向人撒狗粮的一天。

    当然,这并不是重要的。

    重要的是陆远发现自己又没有做好任何准备,又被王矜雪袭击了一波。

    这让他……

    怪怪的。

    “怎么了?”

    “这不对!”微微一丝夏日的燥热中,陆远摇摇头。

    “怎么不对了?”抱着陆远的王矜雪一呆,她看不明白陆远脸上的茫然到底是什么意思。

    “松开……”

    “嗯?”王矜雪一愣。

    她发现陆远的表情越来越怪怪的。

    他看着她。

    目光仿佛能够直视她的内心。

    “我说松开手……这天气,太热了……抱着不舒服,你看我都出汗了!”陆远怪怪的表情突然又有些皱了眉头。

    “啊?”王矜雪呆住了。

    她下意识地松开了抱着陆远的手。

    陆远的表情似乎很不舒服。

    是的!

    至少王矜雪从陆远的眼神和表情里面只看到不舒服。

    为什么?

    他……

    怎么了?

    难道他……

    这一刻,似乎有万千的念头从她内心深处闪过。

    她本来是一个非常冷静的人,但是这个时候她突然发现自己心中已经完全冷静不下来了。

    她的心乱了!

    “松开了就好……”陆远整理了下衣服,脸上露出了一个笑容。

    似乎是一股释然的感觉。

    “你……我……”王矜雪本来温柔的表情逐渐恢复了淡淡,美眸之中的那一股不安感却是难以掩饰,她微微低下头。

    她的心中逐渐沉了下去,一股无法形容的感觉让她鼻子顿时酸酸的,似乎挺委屈。

    但是,她努力隐藏着自己的那股委屈。

    “吧嗒!”

    “吧嗒!”

    就在这个时候……

    她发现自己身体突然一阵失去平衡,随后瞬间感觉到陆远抱住了她,甚至在她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陆远毫不要脸地盖了两个章!

    她看着陆远。

    “我是一个男人,男人不能被推倒,这有损我作为一个大男人的尊严。”陆远很深刻地看着王矜雪,表情万分严肃,似乎在宣誓着什么东西一样。

    “……”王矜雪大脑一片空白。

    本来已经低沉的情绪在这一刻完全消失得一干二净了!

    “我可不想玩什么被霸道总裁被逆推的情节,你懂的,我是一个很有原则的男人,我想你应该明白吧……”陆远看着王矜雪,努力让自己表现得很成熟,同时认真地仿佛在申明着什么东西一样。

    “嗯……”王矜雪点点头。

    脸已经红得不像话了。

    “明白就好!这样咱算扯平了……嗯,不对……这感觉还是没得赚……”陆远一反思,觉得还是不对立马再一次在王矜雪呆呆的目光之中吧嗒了一下王矜雪。

    “嘿嘿,这才是赚的,不然大家扯平了有什么意思?嘿嘿嘿……”

    “……”

    王矜雪看着陆远的笑容,突然就有些无可奈何,但心中却感觉有那么一点点的甜蜜。

    而陆远则是臭屁得不行,亲完以后似乎又认真体会了一把这其中的韵味,瞬间又突然感觉心情大好。

    舒服了!

    “现在不感觉热了?”看着陆远臭屁的嘿嘿笑容以后,王矜雪虽然眼神之中露着温柔,但脸上还是露出如同之前一样的淡淡的表情。

    “热什么热?没看到我空调都打到十八度了吗?我凉的很!”

    “……”王矜雪被陆远的厚颜无耻模样给弄得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好了,帮我拿东西吧……车里放了好几箱东西。”

    “哦……啥东西?又拿了什么护肤霜什么的了?”

    “你很嫌弃?”

    “不是嫌弃……我是觉得这样很娘,你知道的,我作为一个男人,不能太娘。”

    “我记得你之前好像自诩自己是小鲜肉吧?”

    “是啊!我颜值和小鲜肉一样,但不代表着小鲜肉就一定要娘吧?”

    “放心吧,不会影响你的气质的。”

    “哦,那就好。”

    …………………………………………

    幸福是什么?

    陆远从前觉得幸福这高档玩意实在是太抽象了,距离自己也实在太远了。

    但这个时候,陆远却觉得自己挺幸福的。

    他觉得自己有些膨胀了。

    房子?

    有了!

    事业?

    有了。

    女朋友?

    有了。

    不但这些东西他全部有了,而且陆远发现这些东西还全部超额不知道多少倍完成了。

    这种滋味难道让他不膨胀吗?

    王矜雪给陆远带了许许多多大包小包的东西。

    特别是一个大箱子。

    箱子看起来有陆远人这么大,但似乎里面装了棉花一样并不重,陆远一个人就能抬进了屋子。

    太阳逐渐升到了半空中。

    “这箱子里面装的是啥?”

    “暂时是秘密。”

    “秘密?这么神秘的吗?”

    “嗯。”

    “我打开看看?”

    “现在不能打开,相信我,现在不是打开的时候……要到今天晚上半夜打开才好!”

    “半夜?”

    “是啊,半夜!”

    “还有这讲究吗?这整得让我好奇啊……心痒痒的……”

    “好奇什么,没什么好好奇的。”

    “行吧,你说了算。”

    陆远看着箱子盯了好久以后终于摇摇头。

    他实在猜不出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

    到半夜才能拆开?

    半夜是什么日子?

    陆远看了看时间。

    十月十五日……

    也不是什么特殊的日子啊,对了!

    陆远想起来了!

    十月十五日是《鬼影实录》上映的日子。

    难道这些东西都和《鬼影实录》有关?嗯,会不会是什么请碟仙什么的道具?

    陆远脑袋里想了一些其他的东西。

    而王矜雪只是静静地看着陆远的若有所思,淡淡的脸上又浮出了些许红霞。

    但是……

    这种状态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以后,吴婷婷敲了敲陆远的门。

    “进来……”

    “陆总……”吴婷婷看了王矜雪一眼,然后眼神不免露出一丝为难的表情。

    似乎有什么话想说,但一时间又不太好说。

    “怎么了?”

    “徐……徐总来了……”

    “徐总?哪个徐总?”

    “就是……华金的那个执行徐总……”

    “啊?”陆远听到那个徐总以后就微微眯起了眼睛,嘴角露出一丝弧度。

    她来做什么?

    难道是特地过来感谢我?

    “陆总……要不,我说您很忙……让她先……”吴婷婷又看了看王矜雪,然后终于看着陆远,眼神之中似乎有一丝隐晦的暗示。

    “不忙,不忙……”陆远完全没有明白吴婷婷眼神之中的暗示,反而突然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

    “那……这……”吴婷婷深深呼了一口气,她莫名就觉得很尴尬。

    她感觉到王矜雪虽然表情和眼神没什么变化,但吴婷婷却感觉到了一丝无法形容的淡淡凉意。

    她知道有些东西如果处理不好的话就有那么一丝火星撞地球的感觉。

    王矜雪和徐灿灿之前是认识的,不但认识,而且是仅次于闺蜜的好朋友。

    “犹豫什么?去会议室吧,徐总过来了咱们不能怠慢,得好好招待招待,我去泡点菊花茶……”陆远感受到了这股异样的诡异,不过对陆远来说他完全不在乎。

    华金的徐总过来对自己肯定只有好处而没有任何坏处。

    一切都挺好。

    “是,陆总。”吴婷婷点点头,随后转身走出屋里。

    离开屋子以后,她突然回头看了看屋子。

    她摇摇头。

    …………………………………………

    “徐总,你好你好……”

    “陆总,你好……”

    “徐总,我觉得你今天真漂亮,有一股让人觉得很美的气质感……额,徐总,你今天应该打扮过吧……”

    “没怎么打扮,其实是素颜。”

    “哇……素颜都这么漂亮?打扮一下岂不是……要上天?”

    “是嘛?”

    “是的。”

    徐灿灿看着陆远,她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声。

    陆远看着徐灿灿,脸上笑容却很兴奋。

    事实上,他看徐灿灿的时候眼神之中流露出一丝之前看陈聪时候的情景。

    不知道是不是太阳光的关系,陆远觉得徐灿灿身上所散发的金光竟然比陈聪更加的闪耀。

    更加地……

    让人窒息。

    “陆远,你真会说话……”

    “不不不,我说的句句都是肺腑之言……”

    陆远觉得自己很不要脸。

    事实上,陆远感觉王矜雪,安晓之类的人见多了……

    说心理话,陆远并不觉得徐灿灿真如同自己说得那么美。

    但是陆远觉得这挺合适不是吗?

    赞美嘛。

    永远都不会过时的。

    “陆远,你的茶泡好了。”

    “额,矜雪,你怎么亲自泡茶,我说了我来泡啊。”

    “不用,你泡不出那种味道。”

    “好的吧……”

    陆远正吹嘘吹得火的时候,王矜雪提着一壶茶推门而入。

    徐灿灿本来很灿烂的笑容微微一阵呆滞。

    随后她又恢复了正常。

    “矜雪……”

    “灿灿。”

    “好久不见了……”

    “不是之前刚见过几次吗?”

    “呵呵,为什么我觉得很久了?”

    “你现在是大忙人,肯定觉得久了。”

    “哦……好的吧……”

    王矜雪坐下来,亲自替徐灿灿倒了一杯茶。

    徐灿灿点点头看着王矜雪。

    两人都在笑。

    陆远也在笑。

    只是只有陆远的笑容是乐呵呵的。

    虽然觉得这气氛怪怪的,但他仍旧是乐呵呵的。

    其他两人……

    似乎笑容就有一点点奇怪了。

    

  http://www.biqunai.com/65/65845/1633961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nai.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n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