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真没想出名啊 > 第四百一十章 我都成你陆远助手了,你还想干嘛?(第二更)

第四百一十章 我都成你陆远助手了,你还想干嘛?(第二更)

    尽管陆远这一番操作让胡伟实在是有些无法形容的迷之尴尬,但《小刀会序曲》却让胡伟心中掀起了一波惊涛骇浪!

    是的!

    在他看完完整曲谱以后,他突然深深地盯着陆远。

    陆远依旧戴着眼镜,保持着憨笑,同样一副非常认真的模样。

    胡伟眼神震惊之意却难以言语。

    难以置信,这首曲子竟然是陆远编出来的……

    这人的才华,已经足以让任何大师都感觉到汗颜了。

    这首曲子是顶级的!

    对!

    如果真的将这些乐器组合起来的话,那么这首曲子就算在顶级的传统民谣音乐里面也是其中的佼佼者。

    随着网络时代的到来,真正静下来创作传统音乐的人已经很少很少,在这样的情况下更别说创作出这么一首让胡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的曲子了……

    “这首曲子……很好,真的很好!”他点点头,连连说出了这句话。

    “胡老……其实,这首曲子不完整,还有许多地方瑕疵,我也只是在脑海中模拟这首曲子的旋律……暂时还没有真正现实中听过这首曲子的组合完整版……”

    “我试试。”

    “嗯!”

    没有多余的对话。

    胡伟拿着琵琶坐了下来,按照曲子里的谱子弹了起来。

    至于陆远则拿着稿子等待着琵琶曲响起,推了推眼睛,似乎正在创作着什么旋律。

    不远处的牛霜就这么坐着。

    堂堂一个《梁祝》的大导演竟然没有人鸟他。

    但是他并不觉得自己受到什么怠慢了,他的助手小周也不敢说什么只敢陪着……

    甚至连喝茶时候都小心翼翼的。

    他们自然知道这是一个特殊的时刻,看到胡伟老师脸上的表情以后,他们就知道这肯定是一首不凡的曲子……

    创作时候最忌讳是什么?

    最忌讳的是被打扰。

    是的!

    如果被打扰,如果被断了思路的话,那么他们就是罪人了。

    琵琶声响了起来。

    陆远仔仔细细认真地听着琵琶的旋律。

    每一个细节都认认真真的。

    大概几分钟以后。

    “怎么样?”

    “胡老,我觉得这个细节要改一下,这个旋律……”

    “这里吗?”

    “嗯,对,我觉得这里不合适,你觉得呢?”

    “嗯……我觉得改完以后,确实好了不少,那我再试试,你再听听?”

    “好……”

    ……………………………………

    傍晚的夕阳照在这片世界上。

    牛霜喝了好多口茶。

    喝得都已经麻木了,甚至都不知道这茶是什么味道了。

    但是他还是在喝着,还是在看着前方。

    眼前的一幕让他觉得怪怪的。

    一老一少两人一个弹,一个修改,似乎就很扯淡。

    谁能想到像胡伟这样的大师竟然会听陆远这么一个年轻人,然后配合着他一遍一遍地弹着琵琶?

    如果传出去的话简直在开玩笑。

    胡伟的助手一直站在胡伟旁边看着满头大汗的胡伟,助手有好几次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但是看着这种气氛却又不敢说。

    他虽然担心胡伟的身体,可是又不敢打扰他们。

    他看着陆远。

    明明陆远这么年轻,看起来就是一个毛头小伙,但和胡伟老师站在一起的时候,陆远却给他一种大师的感觉!

    事实上……

    陆远确实能称得上大师吧?

    毕竟那一晚的钢琴交流会他实在是毕生难忘!

    是的!

    站在那个舞台上,这个年轻人弹奏出了许许多多让人抓狂却又无可奈何的曲子。

    而且是跟这么多的钢琴大师一起。

    这难道不能说陆远是大师吗?

    只是……

    这么年轻的大师……

    实在是……

    太颠覆了。

    时间一点点过去。

    当胡伟弹了不知道多少遍以后,陆远终于笑了起来!

    他满意了。

    脑海中琵琶的声音已经完全定格了!

    他将琵琶曲和也恢复了过来。

    “辛苦了……胡老……”

    “不辛苦,我觉得挺开心,好久没有弹这么长时间的琵琶了。”

    “嗯……谢谢胡老,接下来还有一段鼓声。”

    “鼓?”

    “嗯,胡老,咱们先去吃饭吧……胡老,要不,您先在这里住下来,我还有许多问题想请教你呢……”

    “……”胡伟看了看鼓,然后又看了看热情的陆远。

    他不知道该说啥。

    请教我?

    你从头到尾都在利用我找旋律,如果我再信你的话,我脑子就真的坏了。

    他本来只想过来听听陆远的《梁祝》的,听完《梁祝》以后,他傍晚就回燕京。

    毕竟他明天还有一场讲座。

    但是,现在似乎行程完全偏了,在这里呆了半天,这《梁祝》没听到,反而被陆远拉过来当助手……

    是的!

    他这模样,不是助手是什么?

    “抱歉呀,胡老……我其实心中也有些过意不去的……可是,我觉得有些东西就是缘分不是嘛……譬如,如果没有您过来的话,我这首《小刀会序曲》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出来……灵感这东西,就是稍纵即逝的,而且其他人弹琵琶也没你这么好听不是,毕竟您是传统民谣音乐界的大师……您的存在让我非常安心……”陆远表情就整得有些扭捏,有些不好意思。

    “小陆,少拍马屁了,我算是看出来了,你给我戴高帽子就没好事……”胡伟发现自己拿陆远没办法。

    “不不,这哪能是高帽子啊,这是句句发自肺腑啊!”

    “……”胡伟摇摇头不再说什么而是看向旁边的助手“你跟学校说一下吧,就说明天的讲座取消……”

    “啊?这……”

    “去说吧,就说……嗯,直说吧,就说我在银川协助陆远创作曲子……”

    “不不不……协助这话说得太那啥了,胡老啊,我觉得我就是一个学生呢……我们是在一同创作……不是协助……”陆远听到这话以后,连忙插了一句。

    “我这还不算协助?这半天都当你助手了……一同创作?这虚名的便宜我可不敢占,指不定会怎么使唤我呢!你别当我年纪大我就老眼昏花,我知道你小心就没按好心……”胡伟一阵没好气地看着陆远。

    刚开始进来的时候这小子一副热情洋溢的学生样。

    特么的……

    全都是在挖坑让自己跳呢。

    自己一把年纪了,一时间还真被陆远带坑里傻乎乎地配合了一波……

    这陆远刚开始的演技简直可以算影帝的。

    等等!

    这小子……

    好像确实有一个金鸡百花奖影帝的头衔?

    这……

    胡伟表情顷刻间就僵硬得不行。

    “咳,咳……”被撕掉虚伪的伪装以后陆远就表示挺尴尬。

    “陆远……”

    “胡老,您说……”这个时候的陆远在装孙子,一副不关我事的模样。

    “我可以在这里当你的助手,不过,我有一个要求。”

    “什么要求?”

    “我在燕京大学有一场讲座,我希望你能跟我一起完成那场讲座……”

    “啊……这……这哪使得啊,不行不行,我不太懂这个,我说不来啊……”陆远连连拒绝。

    开什么鸡儿玩笑。

    讲座什么的都是老教授们的事情,自己一门外汉上台干啥……

    就算自己最近恶补了一些传统民谣音乐的知识,但自己也是啥不懂啊!

    “收起你这套谦虚……刚才我还被你忽悠过去,现在……你别当我不知道你有几斤几两……”胡伟看到陆远一脸拒绝模样就更没好气了。

    都到这个时候了还在整一些谦虚之类的东西呢……

    这小子……

    够无耻的!

    “咳,咳……”

    几斤几两?

    我特么就是没有几斤几两才拒绝的啊。

    如果我有几斤几两的话,我牛逼还不吹上天?

    陆远就挺尴尬。

    “就这么决定了,想要我留下当你助手,你就老老实实地跟我一起,就算讲座上你啥都不说都没事,但人必须到……”

    “啥不说都没事?”

    “嗯!”

    “那好,那我答应了!”陆远嘿嘿笑了起来一口答应。

    “嗯……”胡伟也在笑。

    不过是眯着眼睛在笑。

    “啊,牛导,你是什么时候来的?”

    “来好久了……”

    “哦哦哦,胡老,牛导,现在距离开饭时间还挺早,我们喝茶……”

    “小陆。”说到茶以后,胡伟看着陆远。

    “什么?”

    “你的茶确定是西湖龙井?”

    “是啊,是西湖龙井没错啊。”

    “你牌子能给我看看吗?”

    “哦哦……”

    几分钟以后,当吴婷婷将西湖龙井的包装盒拿了出来以后,胡伟顷刻间就要晕了。

    牛霜更是盯着牌子盯了好长时间,然后宛如做梦见鬼一样看着陆远。

    他喝了半天茶,喝得都有些涨肚,还以为什么绝世好茶……

    到头来竟然……

    竟然……

    竟然是“西胡龙井”……

    这……

    他凌乱了。

    ………………………………

    “西胡龙井”……

    这牌子虽然山寨得让人想哭,但实际上……

    效果还是挺生猛的。

    至少牛霜整晚都处于精神亢奋的失眠状态。

    没办法……

    谁让他足足喝了一大壶,还是浓浓的呢?

    谁能想到陆远这么一个堂堂的人物,竟然会喝这种茶?

    这……

    牛霜满脑子都是颠覆。

    是的!

    这……

    这茶是真的不好喝啊!

    第二天凌晨。

    当牛霜终于感觉有了那么一点点睡意的时候,陆远的剧组开工了。

    各种乱七八糟的声音折腾得他不行。

    他突然就后悔了。

    我今天干嘛要过来?

    ………………………………

    “什么?胡伟教授竟然推迟了讲座?”

    “这……”

    “这是怎么了?”

    “推迟讲座的原因是协助陆远创作曲子?真的假的?告诉我,这是应该不是真的吧?”

    “我可能没睡醒……”

    “你更没睡醒的还在后面,我听到消息,这一次的讲座陆远也会来……”

    “啥?陆远也会来?”

    “嗯……”

    “……”

    早上。

    燕京大学的学生们听到这个古怪的消息后,所有人都张大了嘴巴。

    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发现自己无法形容自己的心情。

    胡伟教授,协助陆远?

    协助?

    这……

    陆远在创作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东西呢?

    

  http://www.biqunai.com/65/65845/1617802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nai.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n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