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真没想出名啊 > 第一百五十四章 只要我有的,我都可以给你(第一更)

第一百五十四章 只要我有的,我都可以给你(第一更)

    新公司搬迁造成热度轰动以后,网友们都以为陆远会做一系列博人眼球的操作趁势再霸占一段时间头条,然后顺便“不经意”间曝光公司里的一些安排,接一些代言的吸金业务,毕竟这是哪个公司都会干的事情。

    可是,不管是网友们和陆远的粉丝们都失望了。

    陆远并没有这么干。

    不但没有这么干,甚至连半点热度都没有继续蹭下去,而是直接选择消失匿迹一般突然就低调了。

    搬迁热点头条的轰动持续了两天以后再次被“吸毒”明星周熊熊与他的吸毒伙伴所代替。

    几乎每天都有曝光某某明星在别墅内吸毒,被朝阳群众举报,某某某编剧为寻求灵感吸毒,被朝阳群众举报,某某某导演已沾毒N多年,被朝阳群众曝光……

    似乎在十二月份的下半月里,那神秘的朝阳群众已经代替了陆远成为整个圈内最有名的热度小王子了,每天只要你上新闻,只要你关注着头条,你几乎天天都能看到朝阳群众辛勤忙碌的身影。

    这一连串明星吸毒曝光事件非常庞大,十多天时间,许许多多圈内有名的明星,编剧,导演,乃至于一些小鲜肉瞬间就跌落低谷,甚至有关部门还为此特地发出了一项沾毒明星一律不得录用的明文规定,一夜间所有圈内公司都开始人心惶惶起来。

    小公司还好点,但是大公司诸如华金和天娱这两家公司开始脑壳痛了。

    为什么?

    这十多天里,他们公司里被怀疑的明星最多啊!

    他们不脑壳痛谁脑壳痛?

    ……………………………………

    “圈内要整顿一下了,没想到一个周熊熊竟然牵扯出了这么多人,可以预见,这负面影响也肯定大。”

    “是啊,之前一直没有关注,但是现在连我都被吓到了,我本来以为这些流量明星最多浮夸点,本质上还是遵纪守法的,可是没想到……”

    “也不能一竿子将全部人打死吧,只是老鼠屎坏了一锅汤而已。”

    “嗯,这么说也对。”

    “老刘啊,规定已经下去了,不过是不是还要继续宣传一下禁毒?”

    “嗯,宣传是要宣传的,不过这宣传方式却要好好考量考量了。”

    “对,以往的宣传都太过于老套,虽然范围很广,但终归觉得缺点什么东西,现在是网络时代,已经不是到处贴横幅的年代了。”

    “是啊,创新是应该的,最好能有什么作品出现……”

    “或者说禁毒类电影?”

    “嗯,对,如果有的话还是挺好的。”

    “老李啊……”

    “什么?”

    “我记得之前有电影拍摄备案,好像确实有一部禁毒类电影。”

    “有吗?”

    “是啊。”

    “翻开看看。”

    “好。”

    有关部门办公室里,两个年过半百的老人想对而坐着。

    他们为最近圈子里查出一系列吸毒事件而觉得无奈,虽然他们知道圈内本来就有些乱,但一些无关紧要不重要的东西,他们基本上都是交给下面人处理,该封的封,该警告的警告,可是这次不一样!

    这次曝光出来的事件实在是影响力太大了。

    明星作为公众人物,不管在现实中还是在网络上多多少少有一批粉丝的,如果这些明星本身作风就出问题的话,那么这种影响力绝对不小,甚至会造成不可估量的负面影响,特别是毒品这种东西,更是必须要杜绝的存在!

    这次,两位老人一致决定这件事必须要严肃处理,严肃处理的同时,也的要加强对禁毒这一方面的宣传……

    “喂,小陈啊,你把之前九月份的电影拍摄备案拿出来。”

    “对。”

    当助手拿着一大叠资料过来以后,一位叫刘政浩的老人非常自信地翻阅着这些备案,另一个老人则在默默等待着。

    “找到了。”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以后,刘政浩抽出一叠资料,将资料交给一个名叫李明齐的老人。

    “流浪者?”李明齐皱了皱眉头。

    “嗯,对,就是这个名字。”

    “导演魏无忌……新导演吗?”

    “是魏长军的儿子。”

    “第三代导演魏长军?”

    “是。”

    “陆远?这个名字好像哪里听过……”

    “《致爱丽丝》《摇篮曲》钢琴曲的作者,是之前《活埋》的导演,还有圈内名气不小的创作人,哦,对了,之前他的照片还上过威尼斯艺术展,还有燕影聘请的讲师,以及歌手……”刘政浩翻开了陆远的资料,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一种神话故事的感觉。

    李明齐听完后一愣:“资料是不是有问题?”

    “资料不会有问题的……”

    “所以未来资料上还要加一项演员这个职业是不是?”李明齐默默地闭上眼睛。

    “应该是……”

    “这人是怪物吗?”

    “我突然也有这种感觉。”

    “……”

    这一刻,两个老人互相望了一眼,随后看着窗外的落叶。

    办公室突然变得寂静。

    只有墙上的钟里指针滴答滴答走过的,极有规律的声音。

    落叶枯黄,随风飘荡……

    ……………………………………

    陆远最近发现最近有些缓不过劲来了。

    每天清晨的第一束阳光照在陆远脸上的时候,陆远看到的并不是希望,而是一片空洞,整个人都好不了。

    似乎他宛如一个机器人一样每天做的只有四件事。

    拍戏,学习,处理各种各样的审批文件,睡觉,第二天起来继续忙着这四样东西,继续下一个轮回。

    其实,拍戏和学习这些对陆远来说问题确实不大,但是处理起这些乱七八糟的文件以后陆远就发现自己头都大了。

    他真没有这样的天赋,甚至强行坚持了几天以后陆远发现自己的新办公室就是一个牢笼。

    困着自己自由的牢笼。

    他想摆脱这个牢笼,可是,他没办法……

    他毕竟是这传销组织,不对,毕竟公司的龙头老大啊!

    新公司经过一系列开会讨论后所有人都斗志昂扬,特别是吴婷婷更是每天傍晚准时来陆远办公室汇报着第二天的安排与行程,还有一系列魏胖子等人的工作拍摄安排……

    陆远很难受。

    更难受的是关键每天瞎鸡儿忙,口袋里的钱却没见怎么增加,不但没增加反而随着电影拍到后期越来越少了。

    王龙的专辑第一版样版已经印好了,发行公司也找好了,现在就差送厂印刷了……

    王龙估计的四十万投资里面陆远算了算,又他娘的超支了一些,毕竟还有第三方要打点,宣传也要稍微再整一些……

    再这样算下去的话,陆远的财政状况已经开始亮红灯了。

    “我特么的当初就不该开什么破公司,握草……”

    终于,在十二月二十五号的夜晚,陆远忍不住面对着窗户一阵长叹。

    他仿佛听到了“咔擦”的心碎声。

    “啪啪。”

    “进来!”

    “陆总,刚才是什么声音?”吴婷婷推开门,疑惑地看了一眼陆远。

    “没事。”陆远坐在椅子上开始一本正经,仿佛刚才站在窗户面前非常郁闷的人不是他一般。

    不管怎么样,其实形象问题还是不能丢的。

    “哦,陆总,明天你的行程安排是……”

    “婷婷,让我稍微静一静好吗?”

    “额?陆总,你没事吧?”

    “没事,我能有什么事啊,就是刚才来了一丝创作灵感,希望能在安静的世界里找到这一丝灵感……”陆远摇了摇头,假装很深沉。

    “啊,陆总,那实在是太抱歉了,对不起!那我先出去了,我就在外面如果您有什么事情,您随时找我……”吴婷婷听到这以后顿时大惊,连忙合上笔记本。

    “哦,好的,其实也没事的,你别太放在心上。”陆远看到吴婷婷这幅诚惶诚恐的表情以后,顿时觉得自己演技过猛,连忙露出一个自以为和善的笑容,然而当看到这堆积如山的资料以后,他的笑容又开始有些变了。

    尽管还是努力在表演着,但已经开始变成了苦涩。

    吴婷婷转身的时候感觉陆远的笑容古怪。

    可是,她又说不上来是哪里古怪。

    不过,她并没有多想,只当是陆远创作时候遇到了什么问题,自己实在不能多过于打扰于是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等吴婷婷离开办公室以后,陆远闭上了眼睛。

    笑容瞬间不见。

    沉默了半晌,又犹豫了半晌以后,他终归是睁开眼睛长长叹了口气。

    最终,他拿出手机。

    “嘟嘟嘟。”

    “哟,陆总,难道今天月亮打东边出来了还是我没睡醒?”

    “那个……那啥……在干嘛呢?”

    “刚洗完澡坐在床上看书。”

    “哦在看什么书啊?”

    “你打电话过来就是问我看什么书的吗?”

    “那不是……”

    “直接进入正题吧,不会聊天就不要强行聊天,这样很尴尬的。”

    “哦,我想问问,那个你说有兴趣帮我管理公司,现在还有兴趣吗?”陆远憋了好久,终于勉强憋出了这么一句话。

    这一句话陆远自己怎么听怎么觉得恶心。

    “你不是不要我来吗?不是觉得付不起我工资吗?”那头的王矜雪突然笑了起来。

    “这……但现在不是不一样了吗……”陆远继续憋着。

    “有什么不一样?突然不想当守财奴了,你突然开窍了?”

    “我不是守财奴……”陆远觉得这话就有问题了。

    “那你是啥,陆远,我认真告诉你吧,其实我也挺忙的,并不是什么时候都有空的,而且请我去管理的人能从燕影排到江南的,而且,我也不是人人都能请得动的。”王矜雪笑意更深了。

    她在等。

    在等陆远说软话。

    “哦,我知道了……”陆远犹豫了下点点头。

    “等等你要干嘛?”王矜雪一听陆远的口气似乎要挂电话的意思后笑容突然就不见了。

    “我找其他人啊。”陆远认真回答。

    “……”王矜雪顿时就无语了。

    这人为什么按常理出牌?

    难道这货算准了?

    “怎么了?”陆远再次问道。

    “你找其他人的话,那你打我电话做什么……”王矜雪一阵无奈。

    “我就是想问问你……有没有兴趣来我公司帮我……”

    “然后呢……”王矜雪恨不得一巴掌把陆远的脑子撬开,开里面到底装了什么狗屎东西。

    你就不能稍微开窍一点?

    “你能不能过来帮我。”陆远挠了挠头,终于再吐出一口气“我,嗯,我需要你。”

    我需要你……

    听到这几个字以后,王矜雪的芳心微微一颤。

    突然暖暖的。

    这一刻,莫名的有些暖心。

    不过,她依旧保持着那股淡淡的高冷模样。

    “如果你想聘请我的话,你得拿出点态度来,我说过,我不是什么人都请得动的。”

    “那个……我没什么钱,也不像其他人那样会花言巧语,我其实也没什么自信能请得动你,不过,我觉得我现在比任何人都要真诚……现在只要我有的,我可以给你的,我都能给你。”

    “……”王矜雪听完后沉默了。

    陆远的话并没有什么修辞,看起来也很普通。

    不过,她听得出来这人是真心的。

    “喂?”

    “今天太晚了,我先睡觉了。”

    “啊?”

    “明天帮我在公司准备好房间,对了,我不喜欢有烟味的房间。”

    “啊?”

    

  http://www.biqunai.com/65/65845/1451315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nai.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n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