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带着火影重生日本东京 > 第417章 阁楼上的天使

第417章 阁楼上的天使

    滋贺县,米原儿童福利院。

    阁楼上有一只天使。

    “第六天。”

    高桥可怜闭眼感受着身体的状况。

    身上的伤势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体内的神力也满了个七七八八,超自然存在只要还有一口气在,就能苟延残喘的吊着生命。

    这几天也许是时候给两个小家伙说一声再见了。

    等回到仙台的时候,就发动能量给这两个小家伙找一户好人家吧。

    全岛国虽然少子化严重,生育率低迷,但还是有那种想要孩子却怎么也没办法的家庭,要不要给三千子彩子找到同一户家庭呢?

    福利院的门口开始有孩子的嬉笑打闹声响起。

    太阳开始从当空偏斜,两个小家伙应该下课了。

    高桥透过玻璃窗看向福利院的门口,但这次等了许久,一直到所有孩子都差不多到齐的时候,两个小家伙才一同回来。

    三千子搀扶着彩子,小彩子踉踉跄跄的走路,掂着一只右脚,一瘸一拐。

    两个人就像是依偎在一起的小小流浪狗。

    “怎么了?”

    高桥可怜眼中闪过一丝精光,小小阁楼的空气似乎都凝固起来。

    她忍不住想要从阁楼上跳下去,着急的询问发生了什么。

    不行,现在福利院中的人还太多,还不能下楼。

    两个孩子上楼的时间也晚了许多,但好歹两人还没有忘记投食的任务——她们似乎是把喂养小动物的情感挪移了天使姐的身上。

    “天使姐……”

    彩子三千子坐在阁楼整理出的毯子上。

    高桥可怜放下两个孩子送上来的食物,问道:“彩子,你的脚是怎么回事。”

    “是我不小心走的快了和教室里的桌椅撞到了一起,很痛的。”

    彩子今年才一年级,但说话之间已经很有条理,远超同龄人。

    三千子也在一旁应和道:“是啊,我以前也这样撞到过,非常痛。”

    高桥微微垂下眼睛,刘海遮住了她的眉毛:“是嘛。”

    “那以后注意点不要再磕绊到了。”

    彩子缩了缩身子,轻轻点头应喏,脸上乖巧的表情让人一看就觉心安。

    没有揭穿彩子的谎言,交谈了一阵后,高桥可怜目送着两个孩子走下了阁楼。

    半夜摸着黑,三千子的小脑袋从楼梯口露了出来。

    “天使姐……”

    高桥可怜倚靠着墙面,月光倾泻而下,真的有几分超然物外的神话中人之感:“还没有睡觉?”

    “睡,睡不着。”三千子嘿咻一声爬了上来。

    诚如彩子所说,三千子在外形上实在么有什么优势,再加之年龄偏大,以后想要被领养的难度可不低。

    “不好好睡觉,明天上课就会没有精神。”

    高桥假寐着,超自然存在也不是只要有汽油就能驱动的机器,同样需要一定的睡眠来补充精神。

    “嗯嗯。”三千子竖起了大拇指,“反正我学习不好,上课没有精神也不怕。”

    不,这件事一点都不值得竖起大拇指。

    “找我有什么事情?”

    三千子向前蠕了下身子,两只小手按在膝盖上:“天使姐,彩子她今天被人欺负了。”

    说出这话的时候,三千子咬着上下两排牙齿,恨不能将欺负彩子的人咬成两半。

    “嗯。”高桥可怜启开了一半的眼睛,两个小孩子以为自己隐藏的很好,但彩子袖口下手臂内侧的淤青早被高桥收入眼中。

    就是三千子没有前来‘告密’,这件事她也准备要弄清楚。

    “早上的时候我看到她还是好好的,是在学校里受到欺负了吧?”高桥可怜冷静的叙述道,“你跟她一个学校吧,把知道的事情说出来吧。”

    天使姐没有使用太强硬的命令式话语,但三千子还是精神一凛。

    如一只被踩到了尾巴的猫,三千子握紧小拳头,整理了下语言后说道:“我是小学四年级,彩子和我在同一所学校,不过她是小学一年级,我们两个人在同一栋教学楼的不同楼层。”

    “然后今天……”

    三千子将今天发生的事情认真的讲述出来。

    高桥可怜右手手指敲着左手掌心,彩子身上发生的故事很简单,简单到可以拿到去教科书上做示范。

    作为儿童福利院的孩子,彩子等人天然便与普通的孩子不同,至少在外人看来,她们在情感上缺少了亲情这重要的一块。

    学校的老师当然不会弱智到去宣传班级里的XX同学是孤儿,但架不住孩子们从其他地方知情,一人知道基本就等于全班知道。

    在不知道谁先宣传了彩子是孤儿时,彩子的伤疤就这样被赤果果的在所有人面前扒。

    人饥而欲食,寒而欲暖,劳而欲息,好利恶害,人性本恶,小小年纪的孩子无论是出于恶意,还是出于天性的好奇,一群人仿佛追捧明星似的围在彩子的座位旁。

    追问着彩子为什么被父母抛弃,有没有见到过父母的模样,孤儿院中的环境如何,以后是不是还要对其他人喊爸爸妈妈。

    你们没有了爹和妈,你们每个都没有家。

    尤其是在彩子在众人围观下点头后,孤儿的消息如炸弹一样在全班炸开,兴许是一个人带头哄笑,或者是两个人,懵懂无知的孩子们仿佛被孤儿这种生物戳中了笑点。

    天真无邪的小孩子正因为对社会良俗的懵懂无知,所以总是会毫无自知的犯下错误。

    比如将猫狗扔进洗衣机、青蛙剥皮、塞进水龙头,班里的孤儿就成为他们释放天性的泄洪口。

    彩子面上娇弱,但毕竟是儿童福利院中的孩子,每天都和集体生活在一起,有集体就有竞争,竞争就会成长。

    即使有院长压着,表面上也一团和和乐乐,但这群孩子其实是在进行着一场零和游戏,好的收养家庭往往只有一个,可孤儿院中的孩子却有十几名,大家不是坑里的萝卜,对号入座,谁能竞争到好家庭那么就归谁的。

    而他们不光要和同龄人竞争,还要学会在大人面前游刃有余。

    面对班里人的嘲笑,竞争中的彩子自然奋起反击,抓着笑的最猖狂的男孩子就摁在地上揍了起来。

    不过好巧不巧,正如彩子自己辩解的那样,她一脚撞在了桌子腿上,把自己的旧伤一下撞的复发出来。

    “彩子的右脚,是坏的。”

    “坏的?”

    

  http://www.biqunai.com/64/64392/1551827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nai.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n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