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带着火影重生日本东京 > 第185章 横山、西冈、佐川

第185章 横山、西冈、佐川

    “歌原志保。”审讯室中的警员已经换了一拨,身上穿着的也是公安专用的制服,也不再温声细语的和歌原志保交谈,直接直呼其名,“这个东西,认识吗?”

    歌原志保面前放着冷掉的猪扒饭,警员点开的外卖他一口都没有动过,志保的精神依然恍惚,两只眼睛无神的看着前方,他到现在也无法接受近村京子死亡的事实,明明前几天还笑语盈盈的,怎么忽然人就死了,而且还是那么凄惨的死去。

    她生前,一定遭受了巨大的痛苦。

    是谁,是谁杀了京子?!

    “歌原志保!”警员用拳头锤了锤桌子,将袋子中雕刻好的木头在歌原志保面前晃了晃。

    “说,你是从哪里得到的这个东西?”

    灵化木上的血红色脉络让人看了后毛骨悚然。

    “我……”看着这块木头,歌原志保的声音哽咽起来,“是我从网上买到的,说是大阪巨佛的神奇木头,上面的魔法阵据说能给人带来……好运,我本来……是要送给京子的,但没想到,没想到京子她……”

    果然是大阪的灵化木。

    除此以外,歌原志保的话几位第五课的人员没有一点相信。

    大阪灵化木的事情还真是让人头疼,散落的灵化木被大阪人收集到后,他们出色的发挥了自己本地的商人特色,买进卖出,海关还逮捕了不少走私者,在岛国海内外形成了巨大的灵化木贩卖市场,这些大阪巨佛灵化木说价比黄金就过分了,但比肩银还是差不多的。

    除了市面上流通的之外,还有许多灵化木被当地居民自己藏匿着,准备作为传家宝一代代传下去。

    岛国佛教信仰氛围非常浓厚——高僧的舍利子不也就是结石吗,我们大阪的灵化木不必劳什子结石强一百倍。

    歌原志保一副死都不承认的模样让案情陷入了僵局中。

    现在就差歌原志保直接杀死京子的证据了,但在近村京子死亡的现场没有发现歌原志保的指纹,虽说已经有了目击证人,而且家中还搜出了黑魔法相关的元素,案件貌似已经找到了真凶,可要真的这样结案就有些儿戏了,随便一个路人的话就能定夺一个案件的走向,那岂不是在开玩笑。

    况且,那流浪汉的说法,谁敢断定真假,要是有大人物站出来背书,那妥妥的有公信力,但区区一个流浪汉的说法,不比街边一条老狗的狂吠要强。

    …………

    不知是谁走漏了风声,或者说这起恶劣的杀人案根本无法隐藏,确定了没有涉及到超自然存在后,官方也不再强压着。

    【女子大学生】【东京杀人案】【藏尸冰箱】哪一个词汇都带着天然的爆点,除了在新闻中隐去了黑魔法阵外,媒体恨不得把受害女子大学生的所有信息都扒出来,各家电视台密集播报着这起带着巨大舆论价值的新闻,讨论大阪巨佛的公众视线到了这起发生在墨田区的新闻上。

    葛饰区的一片老旧团地楼,这几天来住在团地内的老头老头发现自己周边多出了几个新邻居,在一二十年没有新人入住的团地内,这几个新邻居很是惹眼。

    团地住宅区是岛国上个世纪战后的产物,战后大量农村人口流入城市,城市人口快速增长,房屋短缺,因此官府便仿照战前的住宅营团在全国各地兴建了无数团地。“团地”从字面意义上就能理解——划出一片土地居住。

    官府兴建几十上百所公共住宅,然后以适当的价格交付给中产阶级使用,因为都是官府在统一规划修建的住宅区域,团地楼在新建之初就已经仿照西方的生活在团地楼里进行了现代化改造,有电气、自来水等等,生活习惯上团地一族是当时岛国最西化的一群人。团地一族们在引起别人羡慕的同时外人也对他们戴上了有色眼镜,比如从七十年代开始就陆陆续续有许多团地妻题材的影视创作——温文儒雅高学历的丈夫外出上班工作,年轻的妻子在家遇到了生活上的困难,水龙头坏掉、管道堵塞、货物搬不上楼,然后就碰到了魁梧有力但学历低的管道工、搬运工……

    但到了现代社会城市快速发展之下,原本兴建在城市郊区的团地也已经被划进了扩张后的城市中心中,可住进团地中的那年代人早已老去或老死,大部分团地现在就跟鬼城一样,东京还好一点,要是其他小城市的团地大晚上走进去才是真正的吓人。岛国官府也早就不兴建新的公共团地,转而开始建造公寓,或者缓慢的将老旧团地进行现代化改造,只是改造的速度并不快,聊胜于无罢了。

    一间逼仄的团地房间中,几个男人聚在一起,屋内的电视上播放着最新的东京新闻,是电视台录制的外景节目。

    【我们现在所在的地方就是遇害女生所处的公寓楼,不过现在公寓住宅的管理人员并不允许我们进入,没办法我们只能在公寓外进行拍摄,不过我们找到了一个目击者。】

    画面一转,一个打了全身马赛克的人站在镜头前,模糊的马赛克下只能依稀的看出来这是一名男性,而且穿着的并不好。

    【这就开始录制了吗,啊,那好。】

    【事情是这样的,在几天前我正在公园里睡觉,然后迷迷糊糊的就看到一个胖子慌张……】

    马赛克男子的声音苍老,他绘声绘色的描述着那天早上发生的事情,说的和真事的一样。

    但听着这个男子的话,这间团地房屋中的人面色都古怪了起来。

    这家伙是谁?人不是他们屋里这群人杀得吗?

    “西岗,横山,那个女子大学生是你们两人杀的吧,电视里那个满口胡言的家伙是谁?”开口的是一个七十岁左右的老男人,他坐在轮椅上,身形消瘦,头发基本已经掉光,身子如中风后一样弯曲着,两只手不停的颤抖,“什么乱七八糟的胖子。”

    老男人的嘴唇很薄,脸上带着种神经病人的偏执感。

    横山裕史是一个留着寸头长相凶恶的中年人,五十多岁。旁边的西冈真恰好相反,三十多岁的年龄,但长得还跟二十多岁差不多,称不上帅,但带着股温和的气息。

    恶汉横山激动的拍了拍大腿:“绝对是电视上那个家伙在瞎编,估计是想引起周围人的注意,这个社会还真是什么人都有。”

    西冈真丝毫没有杀了自己“女友”的愧疚感:“这件事现在已经闹得这么大,接下来还是不要再出手的好,是吧,佐川先生?”

    房间中有两个佐川先生,一个是坐在轮椅上中风的男子,另一个则是在后面推着轮椅的弟弟。

    “不用害怕,我感觉到,自己好像摸索到和恶魔对话的关键了。”

    “而且公寓中还有那么多的尸体,警方一经发现后会迅速摸查的,我们躲不了太久。”

    “但只要能在这之前召唤出魔神,就足够了!”

    “死掉的人,都是在为了我们的大计划而光荣献身。”

    

  http://www.biqunai.com/64/64392/1399506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nai.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n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