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带着火影重生日本东京 > 第八章 剑术获得!

第八章 剑术获得!

    在学校里跟着水野空走进教室,海部纱切实体验到了什么叫做被众人行注目礼的感觉,班里的目光一半集中在水野空的身上,另一半则在打量着她。

    对于这些打量的玩味目光,海部纱瞬间就明白是什么意思了,昨天水野君拉着她的手,今天又一起上学……海部纱羞红的低下了头,默默的掏出了书本。

    她从来不相信一见钟情的美好爱情故事会发生在自己身上,但昨天种种下来,海部纱只想靠近水野的身边,就像昨天下午那样半依偎着。从水野的身上,她感觉到了从来没有过的安全感,那抚摸着肩膀的大手,外套上阳光的味道。

    喜欢上一个人很简单,只需要一天而已。她此时甚至有一个明知不对的想法,过往的校园霸凌,似乎是一种苦难的磨砺,让她有机会靠近同样受过伤的水野君。

    但他对我是什么样的感觉呢?海部纱看了水野空一眼,又立马收回了目光。

    海部啊海部,你还是不要瞎想了,水野同学只是为人侠气罢了,他对任何不公正的事情都会出手,不是对你有什么想法,还是放弃这种天真的想法吧。

    不光海部纱在观察着水野空,班级里还有其他有心人也在看着水野空,但这道道目光中大都含着恶意。

    水野空不在乎小人的目光,那些被收拾了一顿的人,依然有歹意,但正如他对海部纱说过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从不是怕事的人。

    海部纱实在是不擅长掩饰自己的情绪和小动作,水野空敏锐的观察到小丫头已经不止一次的在上课时看着自己。

    他又不是日轻小说里迟钝ED的男主角,对于海部纱的情愫他也有若有若无的感应。

    但该怎么去回应这段情愫,他还没有做好准备。

    公立高中的教育水平和私立学校是天壤之别,有钱有权人都会把孩子送进私立学校,而不是放进实行快乐教育的公立国立学校,在快乐教育的喂食下,不是有非人天赋的普通家庭的子女,根本无法竞争过私立学校的二代们。

    在应付完一天的教学后,两人结伴而行,无论是小学国中还是高中,日本学校有个麻烦的地方就是进入离开教学楼需要换鞋。

    在鞋柜处边换着鞋,水野空边对海部纱说道:“海部,我替你提书包吧……你的书包为什么这么沉?”

    水野空的书包分量很轻,里面只装着课本和家庭作业。可海部纱的书包却不是一般的重,水野空发现海部纱一直弯着腰,是不是也和一直背着这么重的书包有关。

    “里面……有体育服,鞋子……”

    海部纱支支吾吾的没有明说,但水野空的眉毛已经挑了起来。看样子她被校园霸凌的不轻,这些衣服要是留在学校里的话,指不定会被那些霸凌者怎么样,被剪碎涂鸦都是家常便饭。

    岛国的霸凌现象很普遍,大部分都是精神霸凌,但也有一些是实质上的霸凌,比如去年很轰动的鹤岛市小学六年级女生自杀案,在参加同学生日会时,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但到场后同学把脸按进蛋糕里,所有人哄堂大笑拍照转发LINE,其他的孩子看到她哭起来便说道“这都是为了让大家开心,连一个蛋糕小玩笑,你都接受不了,你太奇怪了,真是白费了大家准备的一番心意。”

    而这名小学六年级女生还被班里同学勒索,被迫支付其他人唱歌玩耍的钱,在自杀的前一天她曾对同学说想要自杀,于是班里的同学在LINE上发了逼迫她自杀的留言。

    后续内容是一部分霸凌者的家长表示道歉,还有一部分坚持这不过是孩子间的玩耍而已,不能算是霸凌,你女儿跳楼自杀和我家孩子没有关系。

    在种种最常见的霸凌手段里最为外国人难以理解的是“练习自杀”,顾名思义,就是让被霸凌者练习如何自杀。

    水野空的前身由于经常遭受霸凌,所以对这些霸凌新闻也十分关注,也算是另类的久病成良医了,霸凌者中除了跳楼外,最多的是上吊,有在家中,学校里,还有在亲人坟墓前,其次就是跳轨割腕。

    水野空打开了书包,把里面的制服和鞋子拿了出来,放进海部纱的柜子里。

    “水野……不要……”

    “海部,现在已经没人敢欺负你了。”在海部纱的复杂眼神中,水野空把没用的东西都塞进了柜子中,“这些,还有这些,都不需要带了。”

    班级里其他人也在鞋柜旁换鞋子,那些曾经欺负过海部纱的女生听到水野的话,身子都是一颤,想到水野那一副杀神的模样,是不是找个机会给海部道歉的好。

    在这么多同学面前被水野君这样的说着,海部纱的头都快要埋到胸口里了,她两只脚并在一起,呼吸声加重急促。

    “走吧,今天还要请师傅你多多教授。”

    “嗯……”

    两人结伴走回店里。

    海部料理屋今天很安静,在没有那个混蛋来闹事的时候,海部料理屋一直风平浪静。

    “回来了?小纱,水野君。”

    惠理奈擦着桌椅,正在为晚上做准备。

    海部料理屋白天晚上都营业,不同的是到了晚上,料理屋的经营性质变得更接近居酒屋,提供清酒和一些下酒菜,价格不贵,但能填饱上班族满腹牢骚的肚子,让他们有空间和同事吐槽着上司的毛病和公司的问题。

    “我回来了。”

    “打扰了。”

    惠理奈笑着回应:“小纱,带着水野君熟悉一下工作吧。楼上我准备好了男性用的制服。”

    在二楼换好了写着海部料理屋logo的制服,水野空跟着海部纱走到了后台。

    从房间的整洁程度就能看出一个人对生活的态度,海部料理屋的前台和后台其实是相通的,食客能放心的看到厨师是怎样的料理食物,但在后台看起来更为直观。

    灶具、厨具都很干净,没有寻常小居酒屋一样沾染了油污,水野空还观察到即使在难清理的角落处也没有污垢,母女二人每天的清理洗刷都进行的非常细致。

    “水野君,你会洗摘菜吗?”海部纱抽出了一个盆,盆中放着今天刚买的新鲜菜品,“洗干净菜叶,然后把里面坏掉不能食用的抽取出来。”

    海部纱一说到自己擅长的东西时就不结巴了。

    “这点小事没问题的。”水野空用洗洁精洗了下手,接过了海部纱的盆。

    “料理屋晚上提供的都是些简单的小菜品,酒都是现成的,有一些需要温。小菜和冷盘我来制作就行了,那些比较难的菜,都是妈妈去制作。”海部纱说完小心翼翼的看着水野君,自己好像一不小心说的太多了,不会让水野君产生颐指气使的误会吧。

    水野空洗摘着菜,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温酒冷盘小菜热菜都让母女两人去做了,自己就负责洗菜淘米打下手这样的简单活,这钱受之有愧啊。

    “嗯嗯,我大概知道了。”水野空对着海部纱笑着说道,“我会从洗菜开始做起的,大师傅,请尽快教我怎么做菜好帮助你们。”

    一声大师傅说的海部纱不好意思起来。

    日本的社畜下班时间集中在五点六点两个峰值上,如果要加班的话另算,到了六点开始,料理屋的客人渐渐多了起来,而且大都是西装革履的上班族,成群结队而来。

    大概洗完了今晚上要用的菜后,水野空擦了擦手。惠理奈正掌勺做饭,海部纱则端着盘子送到客人桌上后,又立马在案板上切肉切菜。

    看到两人逐渐忙碌的样子,水野空观察了一会海部纱的动作后,也抽出了刀具。

    “海部同学,我过来帮你切菜吧。”

    “啊,还是不……”

    “放心,我观察很久了,不会切的太丑的。”

    在餐饮店中,切菜其实也是一门技术活,要是切出来的菜肉太丑,盛出装盘的时候面相上就差了许多。

    “我不是那个意思……”

    水野空在案板上切了几个蔬菜后,突然停了下来,他诡异的看着案板,看着在眼帘中出现的一行字。

    【剑术:LV1】

  http://www.biqunai.com/64/64392/1212283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nai.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n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