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生我只爱你 > 第一百七十一章 生活的模样(21)

第一百七十一章 生活的模样(21)

    “哟,抱着个美女这是去哪儿呢?”

    随着一阵阴阳怪气的笑声,从拐角处闪出十五个人来,手持铁棍或匕首,朝这边走了过来。

    “你们想干什么?”陈宏子心中一惊,不自觉的往后退,可手里却丝毫没有将方梅放下来的意思。

    “放松点,我们只是想找方队长——聊聊。”为首一个歹徒一边轻轻的敲着铁棍,一边“哼哼”着。

    “咚咚咚”!铁棍敲击在地上,溅起了朵朵“水花”,随着他的敲击声,陈宏子心里“突突突”直跳。

    “聊聊?有带着铁棍匕首聊的吗?”陈宏子步步后退,对方步步紧逼。

    ——他们是来找我的,在最前面的这个人名叫王彪,五年前,他杀了人之后畏罪潜逃从此销声匿迹,是公安局通缉的重犯。他的哥哥因为包庇罪被逮捕入狱,这次,想必是来报复的。

    “他们这么多人,我们怎么办?”陈宏子心里早已经开始发怵。

    “等一会儿我缠住他们,你瞅准时机赶紧去报警。”

    他愣住了,开什么玩笑,他们十五个男人,你就一个女人,怎么打得过啊!让我一个男的跑去报警,自己的女人却在这里,特么的,大小劳资也是个爷们!

    “这不是逞能的时候。”方梅灵机一动,突然小声说道,“这里离二子家最近,你等下去找他们。”

    “找他们有什么用啊?那我还不如直接报警。”

    “听我的,没错。”

    方梅从他的怀里挣脱出来,捋了下额前的头发,冷哼一声,道:“你们要找的是我,跟他没有关系,放他走。”

    王彪恶狠狠的说道:“人是我杀的,跟我哥没关系,你也把他放出来!”

    方梅护在陈宏子的面前,冷冷的说道:“哼,要不是他协助你,你怎么可能跑的了!告诉你,协助罪犯逃跑者,同样有罪!我劝你乖乖的去自首,争取宽大处理,否则,你只有死路一条!”

    “哼,杀一个人也是死,多杀两个人还是死!”王彪大吼一声,“方梅,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走!”方梅大喝一声,猛然推了他一把,然后大步流星的冲上前,飞起一脚将一个小喽啰踹翻。

    另一个见陈宏子转身要跑,追赶上去就是一脚将他踢倒在地上,抡起铁棒就朝着他的头上打下来。陈宏子绝望的闭上了眼,就在这个时候,方梅一个飞扑,将这个小喽啰扑倒。

    “快走!”方梅的一声大喝让他清醒了过来,自己原来还活着。他爬起来想跑,却突然发现在方梅的身后,王彪已经举起了长刀朝着方梅的脖子上砍了过去。

    “老婆小心!”陈宏子着急的大叫一声。

    方梅一个打滚,躲了过去,长刀在地上的这个小喽啰身上划出了一道深深的血痕。

    “你怎么还不走!”方梅大叫起来,“都在这里,全都得死。”

    陈宏子的眼眶瞬间红了:“我们好不容易能在一起,你不走,我也不走!”

    “今天,谁也别想跑!”

    方梅迅速的靠了过来,道:“他们都是一帮亡命之徒,你不要命了?!”

    “我承认刚才是害怕。但是,我能让自己的女人面对穷凶极恶的歹徒吗?”看着冲过来的歹徒,陈宏子捡起地上的铁棍,大叫一声,“特么的,好歹我也是个爷们!”

    “告诉你们,劳资打架的时候,你们都还在穿开裆裤呢!”面对着叫嚣的歹徒,陈宏子也跟着大叫起来,仿佛这样能减轻一下他内心的恐惧。

    只见方梅高接低挡着,时而踢腿,时而出拳,但无奈还要照顾陈宏子,两头不能兼顾,渐渐地,她体力不支,落了下风,处境越发的危急起来。

    王彪毕恭毕敬的站在边上像是在欣赏一场小把戏一般,在他的身后,是一个年约六七十的老者,脸上爬满了岁月的痕迹,整个人看起来萎靡不振,似乎生了一场大病一般。

    “只要您吩咐一声就是,何必亲自大驾光临。”

    “哼,我要的人,不是他们两个。”

    “那要不要杀了他们?”

    “你自己看着办。”

    王彪的嘴唇向上一扬,长刀拖在地上发出一条耀眼的火花,冲着方梅的方向,怒吼着杀了过来。老者皱着眉头,轻轻的叹了口气,此人心浮气躁,成不了大事。

    此时的方梅体力已经严重透支,撂倒了六个小喽啰之后,被赶上来的王彪一脚踹倒,然后踩在脚下。而旁边的陈宏子仍然在做着无谓的抵抗,在没有方梅的保护后,他很快的被歹徒们踹倒,并且背部还中了一刀,血流不止。

    “你们要找的人是我,要杀的也是我,跟他没有关系!你们放他走,我任凭你们处置!”

    “你求我啊?”王彪仰天大笑,朝她吐了一口浓痰,恶狠狠的说道,“你也有求我的时候啊?方队长,劳资要你尝尝失去亲人的滋味!”

    “老婆,不要去求他!”陈宏子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也许知道自己今晚将难逃一死,有些话再不说,恐怕今生都没有机会了。

    “老婆,你听着,跟你结婚,我从来没有后悔过!”他吐了一口血,面对着歹徒举起的铁棍,竭斯底里的大喊一声,“老婆,我爱你!”

    说完,他闭上了眼睛,准备接受这致命的一击。瞬间,方梅泪流满面,自己的新生活即将开始,却要在此刻划上了句号。本能的反应让她拼尽全力,做出了最后的一击。

    手中的铁棍掷出,不偏不倚,正好砸中了其中一个正想行凶的歹徒。“咣当”一声,接着,那个歹徒惨叫着,陈宏子适时的一个打滚,暂时躲过了危险。

    “去死吧!”王彪怒喝一声,明晃晃的长刀迅速的在空中落下。老者忽然长长的叹了口气,这个王彪,下盘大开,败像已露。果然,他裆部猛然剧烈一痛,惨叫一声,就在他松手的瞬间,方梅一个“盘龙绞”将他放倒,翻身挑起,顺手脖子一拧,王彪立时一命呜呼。

    老大眨眼间被杀,小喽啰们面面相觑。就在这个时候,陈宏子的脖子上多了一把刀。

    “你最好别动,否则,我一刀杀了他。”说这话的,正是那名老者。

    方梅冷哼一声,道:“你又是谁?你知不知道,你这是在犯罪!”

    “你和王彪的事与我我关,只是,我要找的人,却不是你们。”老者平静的说道。他说话的口吻异常的平静,仿佛眼前的一幕跟他没有丝毫的关系。

    方梅道:“那你还不放人?”

    老者冷笑道:“你们的老大被杀了,难道你们不想给他报仇?”

    剩下的九个歹徒如同恶魔一般,张牙舞爪着再次朝方梅冲了过来。面对着再一次的冲击,方梅仍然护在陈宏子的面前,急促的催促着:“走!快走!”

    “我从来没有为你做过什么,今天,我就是拼死,也要保护我的女人。”说完,陈宏子突然抢过方梅手里的铁棍,大叫一声,“若有来生,我还娶你!”

    方梅大吃一惊,想拉却没拉住。见到他毫不犹豫的冲进了人堆当中,她的眼眶瞬间湿润了。

    看来,语嫣说的没错,当你给了自己心爱的男人无限的自信和勇气,那么,这个男人将用尊严和生命守护着你。

    只是,她明白这个道理所花的代价未免也太大了些。就在这个时候,雨夜中一道白影闪过,紧接着,方梅眼前一花,九个歹徒惨叫着,相继倒在地上痛苦不堪的翻滚着。

    等到方梅看清楚时,她惊喜的叫了起来:“小妹?你怎么来了?”真是奇怪,她是怎么知道的?

    “这个等下再说。”语嫣示意她站在自己的身后。

    最为惊讶的要数陈宏子了。虽然他看到过语嫣在学校的那个视频,但是他总认为那是经过了特殊处理之后的效果,是虚假的,也是不真实的。直到此刻,他才明白,原来,世界上真的有一种武功,叫做轻功。

    “前辈想必要找的人是我吧。”

    “不错!”

    “前辈功力深厚,晚辈自叹不如。但是,如今的江湖不同往日,杀人是犯法的,前辈若是想要切磋,何不正大光明?”

    “如果你能交出雪月神功秘籍,我便饶他一命。”说着,他的手指略微一紧,陈宏子的眼珠凸出,呼吸也变得困难了。

    而老者的话让语嫣大吃一惊。这个老头居然知道雪月神功!他怎么会知道这门轻功?他跟雪月派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

    “你究竟是谁?”这个问题对于语嫣来说,诱惑力实在太大了。

    “少废话,把秘籍交出来!”

    “秘籍早已丢失,但是我可以教你。你把他先放了。”

    老者怒喝一声,显然不想在浪费时间了:“再若啰嗦,我立刻弄死他!”

    话音未落,他忽闻背后有异常响动,听这声音,来势凶猛,快如闪电。他没有回头,直接一个闪身,虽然躲了过去,可也因此失去了一个人质。

    “找死!”老者暴喝一声,还从来没有一个人能够在他手里面抢到人的。

    “嘭”!方羽和老者掌对掌,结结实实的过了一招。老者身形一晃,向后退了一步,而方羽却“蹭蹭蹭”连退三、四步,这老者的内力,非同凡响。老者也是一惊,他没有想到这个年轻人竟然有如此深喉的内力。

    方羽抱拳道:“前辈,果然是世外高人!”

    老者微微颔首道:“英雄出少年,果然不错。”

    “前辈如何识得雪月神功?”

    老者道:“那原本是我雪月派之物!”

    语嫣一愣,只听方羽哈哈大笑起来:“既然是你家的,怎么反而找我们要呢?再说了,雪月神功明明是我家的,怎么突然之间变成是你的了?”

    “小子,休要口出狂言!”

    “你有什么证据证明那是你的呢?”方羽拍拍手,道,“前辈,你口口声声说是你家的,那么,请告知雪月神功的掌门人是谁?”

    “哼!雪月神功乃掌门人叶轩所创。只可惜,叶掌门还未收徒便被奸人所害,英年早逝……”

    “叫你一声前辈算客气了。你方才说叶轩还没有收徒便英年早逝,如今何来的雪月派一说?”方羽哈哈一笑,道,“你也是雪月派,他也是雪月派,特么的,天底下人人都是雪月派,那我这个秘籍岂不是要印上千万份了?”

    语嫣作了一揖,道:“前辈,你方才说自己是雪月派的,那么请问,前辈能否说出血月神功的招式?”

    老者道:“一共三招。第一招,螺旋九影。第二招飞檐走壁,第三招一飞冲天。”

    语嫣道:“何止三招,不过,前辈能准确说出其中三招,看来和雪月神功颇有渊源。我倒是有些信了,但是,秘籍真的不在我这里。”

    老者道:“你这个女娃娃又是谁?”

    语嫣道:“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在下飞雪派掌门。”

    老者“哼”了一声,道:“那就让我这个雪月派来领教领教飞雪派掌门的功夫!”

    语嫣道:“前辈适才与狼为伍,想必公安局很欢迎你去那里坐坐。”

    “休要逞口舌之能,接招!”

  http://www.biqunai.com/63/63869/1192018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nai.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n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