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渡尸人 > 第二百五十七章自大之果

第二百五十七章自大之果

    我原本会是合作关系,谁知道那麻子竟然想要将我们给当骡马一样使唤,就他那要求实在是太过分了,只要是个人都不能答应,这不是糟践人么?

    虽然明知自己的实力远逊于对方,但我身为一个男人,如果连女人都保护不了的话,那还活个什么劲啊?所以在怒骂一声之后,我立刻便挥起自己手中的长刀就向着那麻子冲了过去。

    看着忽然被激怒的我,麻子的眼中先是露出一丝疑惑之色,然后便不慌不忙的挥起自己手中的木杖作势要挡。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年纪过大的缘故,那麻子的动作显得相当迟缓,甚至连寻常的成年汉子都不如。

    然而令我没有想到的是,明明对方的动作看起来显得十分缓慢,但是却能够将我所挥砍下的每一刀都成功抵挡住。

    刚开始的时候,我还以为是自己的问题,但是很快我便发现那麻子好像能够看穿人心一般,每次总能率先将手中的木杖放在我要攻击的位置。

    眨眼之间,我便已经挥出了四五刀,可是无一例外的都被对方给格挡住了,这让我在意识到情况不妙的同时,我一边挥刀横劈,一边抬腿就踹。

    看到我开始变招了,那麻子却是依旧显得十分镇定,他一边挥起手中的木杖挡住了我那致命的一刀,一边迈步往后微微退了一下。

    如此近的距离之下,他往后退的那一步根本就无法拉开多远的距离,所以毫无悬念的,我的右脚便狠狠的踹在了对方的腹部之上。

    一击得手,我还未来的及高兴,便立刻感觉到自己脚上的触感有些不对,下意识的低头一看,我便惊讶的发现那麻子的身体竟好似水蛇般柔软,整个人都快要弯成了弓形。

    在成功避开我攻击的同时,那麻子立刻便伸手向着我的胸口打了一掌,虽然他的动作看上去显得有些轻飘飘的,但是在刹那之间,我却是忽然感觉到一股巨大的撞击力猛然袭来,然后整个人都不由被震出去了好几步。

    要不是我用手里的长刀及时支撑住了自己的身体,不然的话,现在我说不定就已经被对方给放倒在地了,到时候对方只要把手中的木杖往前一戳,我的小命可就没了。

    这麻子的实力,的确很是不凡,别的不说,光是拳脚上的功夫就远远胜过我认识的大部分高手。

    仅仅只是一个照面,便已高下立判,相较于很是狼狈的我,那麻子则显得有些风轻云淡,似这对他来说将我打退就跟探囊取物一样简单。

    即便明知道敌我实力差距太大,但我却没有丝毫认怂的意思,除非是我死了,不然他就绝对别想伤害或是侮辱任何人。

    没有任何的迟疑,在站稳脚跟之后,我立刻便以双手持刀的方式打算再次向着对方冲过去,反正不管怎么样我都要拼一下试试,就算胜不了他,能给他留下一些伤也行啊。

    见我再次迈步向着他冲去,那麻子先是微微皱了皱眉头,似乎对我的这番行为感到有些不满,然后便轻轻的一挥自己的左手,接着,那原本一直围着他身体转圈的纸钱便以闪电般的速度径直向着我飞了过来。

    看到眼前的这一幕,我的大脑甚至都反应过来,只是本能的挥刀横在了自己的面前,接着,便只听随着一道好似金铁交加般的撞击声猛然响起,那片纸钱便精准的撞在了刀刃之上。

    纸钱虽然锋利无比,但它毕竟是纸做的,在撞到刀刃上之后立刻便化作无数纸屑飞溅的到处都是。

    哪怕仅仅只是一些纸屑,可它们挂在身上的时候却依旧杀伤力十足,立刻,我便感觉到自己的脸颊有些温热的液体在缓缓流淌。

    明明占尽了优势,但是让我挂了彩之后,那麻子却是并没有任何要继续趁胜追击的意思,而是用一种极为惋惜甚至是有些嫌弃的语气开口说道。

    “空有一身宝血,却不知如何使用,小门小派就是小门小派,好东西落在你们的身上,真是糟践了。”

    麻子的这番话让人感到十分的不爽,但我却并没有开口反驳,因为这种时候无论说什么都只不过是些废话而已。

    本来我是想要继续向着对方冲去的,但是因为血液已经流淌到眉毛上的缘故,为了防止视线受到影响,我只好停下脚步连忙伸手想要擦拭,然而就在这时,那麻子却是再次开口说话了。

    “你们两个人身上都奇怪的很,我需要好好研究一下,我的本领如何,想必你现在也清楚了,如果要是识相点的话,就最好老实一些,我不想对你们下手太重,因为那样可能会对我的研究带来一些麻烦。”中原书吧

    虽然麻子已经开口解释清楚了,刚刚那事是我误会了,但我却依旧没有任何想要放弃进攻的打算,因为对方再说这些话的时候,那种语气不是在商量,而是在命令,他看我们的眼神,就好像在看家里所饲养的牛羊一般。

    在这一刻,我无比后悔没有时常带一些生石灰在身上,因为除了使用那些下九流的手段之外,我还真不知道该怎样能够在他的面前占到一些便宜。

    要是换做平时,在遇到这种自己根本就无法解决的情况之后,我肯定会立刻撒腿就跑的,然后再利用地势,又或者是其他一些小手段为自己创造优势。

    可是现在,我却连半步都不能退,无论是希儿还是金素秋和黑猴,她们谁都不能受到伤害,起码在我倒下之前,绝对不能。

    在暗自打定主意之后,我先是伸手将自己脸上的血迹给擦拭干净,免得待会儿再流到眼睛里面影响视力,然后这才握紧了自己手里的长刀准备用最无赖也是最不要命的方式跟对方去打。

    然而令我有些没有想到的是,当我沾满血迹的手掌紧紧的握住手中的长刀之后,其修长的刀身之上竟微微散发出一抹淡淡的光亮来。

    这抹光亮呈淡白色,看起来显得极为柔和,一点都不刺眼,但却给人一种清冷的感觉,让人拿在手里总觉得有些怪怪的。

    据我所知,好像只有传说中的夜明珠才能自己发光,这长刀到底是用什么玩意儿制成的啊?怎么在接触到我的血液之后竟然开始发光了?

    我记得上次听一个二毛子侃大山的时候他好像说过,只要是会发光的宝石,只有极少数是无害的,大部分都会让身上患上一种治不好的病,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那二毛子在吹牛。

    不管那事究竟是真的还是假的,我都觉得自己手里的这柄长刀有些邪行,估摸着应该属于什么凶兵邪刃之类的东西,用这玩意儿,肯定会带来不祥的。

    就在我正因为手中的长刀忽然散发出微微的光亮而感到有些忌惮的时候,那麻子却是忽然眼带一丝诧异之色的失声开口赞叹道。

    “好刀!没想到你们这不入流的小门小派手里竟然有这么好的东西,看来我这趟是来值了!这东西,归我了!”

    听到麻子这话,我几乎联想都没有想,立刻便脱口而出道。

    “你要给你。”

    说着,我便举起自己手中的长刀向着对方走了过去,而反观那麻子,虽然此时满脸都是惊诧之色,但在心动之物面前,他却依旧时刻保持着理智,并没有被冲昏头脑。

    看到我依然不打算放弃,那麻子却是面露一丝不耐烦之色的冷声开口哼道。

    “不自量力,你开始让我有些厌烦了。”

    说着,那麻子便将自己的左臂微微一抬,看样子是打算再次放出一些纸钱当做兵器,可就在此时,那麻子的脸色却是忽然猛的一变,并立刻下意识的侧身闪躲。

    虽然不知道麻子为什么会突然做出这种反应,我还是在看到对方露出破绽的一瞬间连忙挥刀砍了上去。

    “雕虫小技!”

    在怒喝一声的同时,那麻子便挥起自己手中的木杖向着我的胸口狠狠的戳了过来,看他那表情似乎是已经起了杀心。

    虽然看到对方挥杖向我刺了过来,但我却没有丝毫想要闪躲的意思,而是迎着木杖便一刀朝着对方的身上狠狠的劈了过去。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我手中的长刀狠狠的砍在了对方挥起来抵挡的左臂之上,而他手中的木杖也深深的刺进了我的左肩之上。

    鲜血,瞬间便从我们两人的身上流淌了下来,虽然我用的是刀子,对方用的只不过是根不起眼的木杖而已,但就以出血量而言,明显是我伤的更重一些。

    这麻子似乎生来就对自己很是自信,似乎从来就没有想过自己竟然会受伤一样,在看到自己的左臂差点被我砍断之后,他在快步后退的同时,袖子里面的纸钱便犹如雪花一般接连向我飞了过来。

  http://www.biqunai.com/63/63162/1484129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nai.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n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