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渡尸人 > 第一百五十六章矛盾与猜忌

第一百五十六章矛盾与猜忌

    在我的印象当中,六叔的脾气一向不是很好,生平最恨的就是有人在自己的面前指手画脚,但是在得到金素秋的通知之后,他竟二话不说直接便让乌木船起航,跟在戏船的后面充当了护卫的角色。

    严格意义上来将,这其实并不算个什么事,毕竟我们已经收了定金,人家怎么说我们就有义务怎么做。

    但六叔的种种行为对我而言,却着实让人有些难以接受,从小六叔就告诉我们,当上了渡尸人,就必须做好孤独终老的准备。

    什么家人、妻子、后代那跟我们连一毛钱关系都没有,连想都不要想,娶妻生子什么的只会害人害己。

    可是现在,他不但对上一任金素秋旧情难了,还爱屋及乌到了这种的地步,那种感觉,就好像从小就有人告诉你,天是蓝的,云是白的,你也一直是这样以为的,结果突然有一天,教导你那人却说我之前都是忽悠你的,这让人一时之间怎么能够接受得了?

    本来这事儿就已经让我心里有些不爽快了,可是偏偏那金素秋也不让人好好安生,平时净是各种麻烦事不说,关键问题在于,有些事我本以为她只是在比喻,谁知道她竟然是真的打算那么干。

    我也算是服了这金素秋,在我看来,即便是二姑娘在某些方面都不如她,因为她说连上厕所都要待在一起这事儿,竟然不是在开玩笑,而是真的这样做了。

    我实在想不明白,金素秋到底在怕些什么,因为经过这段时间的观察,我发现这戏班上的人都对她很是恭敬,几乎可以用言听计从来形容。

    金素秋只用了一个很是蹩脚的理由,之前那有异心的带路老头便被戏班里的其他人给扔进水中喂王八了。

    从这一点来看,我并不认为她在戏船上会遇到多么大的危险,就算真的有人要害她,也肯定会有人站出来保护她的。

    可是金素秋这人却谨慎极了,就连睡觉的时候都要我在她的眼皮子底下打地铺,虽然她嘴上说着十分信任我,自己这条小命就交到我手里了。

    但是我却留意到,这金素秋就连睡觉的时候随身都带着家伙儿呢,而且有好几次,她都故意在试探我。

    很显然,金素秋在这世界上除了自己之外,谁都不会真的相信,她说的那些话,也就骗骗傻小子而已。

    即便明知道金素秋一直在暗地里防着我呢,但我对此却并未在意,因为严格意义上来将,我跟她并不是很熟,她又不是我什么人,我只是接了一个活儿而已。

    本来这些鸡毛蒜皮的事儿就已经够让我烦心的了,我们毕竟男女有别,我俩睡在一个房间里面,搞的戏班里的其他人都在用一种很是奇怪的眼神打量我,其中不少人更是难掩自己心中的敌意,如果不是忌惮金素秋,我估计早就已经有人背地里朝我下黑手了。

    最让我无法忍受的是这戏船的航速简直慢的令人发指,有时候一天也赶不了多少的路,那慢慢悠悠的,到更像是在游玩,而并非如金素秋所说的那样,是把尸体运回去安葬。

    照戏船现在如蜗牛般的速度,我估计到不了目的地,那些尸体早就已经烂的只剩下一些骨头架子了。

    很显然,运送尸体回去安葬,只是金素秋想的一个借口而已,她肯定还有什么其他不可告人的秘密。

    虽说我一直要跟在金素秋的身边,连半点私人活动时间都没有,但是这段时间内,我却留意到一个很奇怪的现象,那就是戏船之上的人数在莫名的减少。

    其实这事儿,我本来是没有察觉到的,直到有一天,一个为数不多我觉得眼熟的喽啰再也没有出现过之后,我这才悄悄留了心。

    光是我注意到的,这三四天的时间内,便有七人消失不见了,特别是今天早上,一下就少了四个人!

    对于同伴的神秘消失,那些戏班里的人明显是清楚的,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的脸色愈发的难看了起来。

    有一次我陪着金素秋视察的时候,还遇到两个胆小的家伙儿正躲在角落里悄悄的哭,嘴里还说着自己不想死想回家之类的话。

    我只听了两句,金素秋就带着我离开了,至于那两个家伙儿,我则再也没有见到过他们,估摸着,应该是死了吧。

    虽然我对戏船上的人并没有什么好感,而且他们还大多都对我有敌意,但是在得知这一消息之后,我却是不由暗自提高了警惕。

    那些人的死活,跟我没有半毛钱关系,他们其中很多人都跟戏班签下了卖身契,就算是被活活打死,都没人会为他们鸣一句不平的。

    可是他们一个接着一个的神秘消失,就让人不得不警惕起来了,金素秋,不,正确的来说应该是他们这个戏班,到底在搞些什么鬼啊?

    这一路之上,他们一直都是走走停停的,有的时候航速会慢到令人发指,有时候又会忽然莫名提高航速,那种感觉,就好像是在寻找又或是追捕什么东西一般。

    我是从小在水面上长大的,水里面会有什么东西我门清得很,令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各种凶猛的大鱼。

    要说水里有没有什么好东西,这还真的有!每次发大水的时候,都会有不少好东西被冲刷出来,但是东西虽然价值不菲,却都邪行的很,我们也见过不少,却从没敢伸手去动。

    有些事是越想越让人感到费解,在加上船上不断有人失踪的缘故,我本能的提高了自己的警惕。

    或许是因为我的演技实在太差了吧,朝夕相处之下,金素秋很快就意识到我的反常之处,并有好几次都想开口问我。

    但她毕竟不是寻常的女子,所以每次,都会拿别的话给岔开,而我又是那种不善于聊天的人,所以每次,我们呆在一起的时候都会显得很是尴尬。

    两人之间的气氛越是尴尬,在一起相处的时候误会便越越多,我是担心下一个神秘消失的会是自己,而那金素秋估计十有八九是以为我起了什么异心呢。

    我们两个毕竟要在一起待很长的时间呢,起码还有一个来月,在这样的氛围之下,俩人谁都觉得有些不舒服。

    最终,还是我比较能忍,在一次误会之后,实在有些忍无可忍的金素秋这才主动开口问道。

    “你什么意思?”

    金素秋这话,让我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才好,只能有些无语的摇了摇头道。

    “没什么意思。”

    说着,我便悄悄将自己的手从她的小衣服上面拿开了,之前看她那鬼鬼祟祟一副做贼心虚故意防着我的架势,我还以为她在藏什么东西呢,真够晦气的!

    本来金素秋就显得十分羞愤,一听我这话,她立刻便显得更加生气了。

    “没什么意思是什么意思?你偷偷翻我那些东西做什么?你说你翻就翻吧,我当没看到就是了,你当时那叫什么表情?”

    矛盾都是慢慢积累起来的,再加上有些话我也不能明说,在听到对方这话之后,我只好故意装傻充愣道。

    “怎么我什么表情你也要管?你未免管的也太多了吧?”

    金素秋气归气,却并没有想要跟我继续纠缠下去的意思,她似乎觉得这样不是处理的方式,便只好开门见山的说道。

    “有什么话,你别藏着掖着,直接说出来,亏我还以为你是个老爷们呢,没想到你却像个女人一样磨磨唧唧。”

    即便明知道她这是故意在那话激我,但只要是个男人,听到这样的话都不会无动于衷的,我自然也不会例外。

    不过同样的,我也没打算跟她继续胡搅蛮缠下去,既然事都已经摊开了,那索性就说个明白,免得俩人一到晚上谁都不敢睡,连对方睡觉的时候翻个身都会本能的紧张起来。

    “您能不能告诉我,船上的人为什么会越来越少?”

    面对我的质问,金素秋似乎并没有感到多么意外,她似乎早就料到我会发现一般,所以还算是镇定。

    见对方沉默,我只好再次开口问道。

    “还有,为什么每次我洗澡的时候,你非要在旁边待着,你洗澡的时候,却一个人躲起来,把我支的远远的。”

    听到我这话,那金素秋立刻便一脸怒意的开口答道。

    “你一男的,被看几眼又不会少块肉,我可是个女的,你把我当什么了?就算是勾栏里的也不会随便给人看的!”

    我知道自己这话有歧义,本来有些秘密我是不想说出来的,但是现在既然索性所要说开了,我也只好沉声开口问道。

    “那为什么,每次你洗澡的时候,我的冥牙就会向我不断的发出预警?你究竟在里面做了什么?为什么我会感到威胁?”

    听到我这么说,金素秋先是一愣,并下意识地想要开口问些什么,可就在此时,房间的门却是忽然被人给撞开了,接着,一个急得满脸都是大汗的家伙儿便急匆匆的闯了进来。

    喜欢渡尸人请大家收藏:()渡尸人更新速度最快。

    

  http://www.biqunai.com/63/63162/1366513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nai.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n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