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渡尸人 > 第一百二十六章夜不收

第一百二十六章夜不收

    这艘戏船是挺大的,但是当我登上去之后,却发现这里竟然出奇的安静,外面都打成那样了,这里竟一点动静都没有。

    根据我之前的粗略观察,这戏班唱戏的、打杂的、再加上一些敲锣打鼓的,人数起码也有几十个,可是现在他们这是怎么了?怎么一个人影都见不到?

    虽然这对我来说是一件好事,但却总给人一种很是古怪的感觉,但此时我也没心思去想那么多了,只想着赶紧找个藏身的地方。

    为了保险起见,我只得扔掉自己的鞋子,免得再留下任何的痕迹让那些敌人顺藤摸瓜再找到我。

    这艘戏船虽大,但是一时半会儿想要找个比较安全的藏身之地,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为不属于此地的情况,我只能到处瞎晃悠。

    往前没走多久,我便看到两个年轻人的身影,看样子,他们应该是这里的守卫,负责观察乌木船上的动向,但是他们却好像并不是那么的尽责,这种时候他们俩竟然还有闲心聊天呢。

    “我就不服气了,那小刘小李明明比咱们来的还晚,为啥他们能参加狐仙会,咱们哥俩却要在这里吹冷风?”

    “谁说不是呢!想想我就来气!这有什么好监视的?凭啥每次倒霉差事都让我们来,我们都来这么长时间了,一次狐仙会都还没参加过呢!”

    原本我是打算绕过去的,但是在听到两人的对话之后,我却是不由停下了自己的脚步,因为听他们说话这语气,似乎一点都不担心那些匪徒会攻击自己。

    而且最为重要的是,他们俩人每人都提到了狐仙会这三个字,难不成那些唱戏的是在拜狐仙?可是这也说不通啊!据我所知唱戏的应该拜灵官马元帅才对啊!

    三百六十行,每行每业拜的神都不一样,这都是有规矩的,如果是木匠的话,那就得拜鲁班,没有说一个木匠去拜关公的!这也不对口啊!

    据我所知,狐仙在北方倒是有不少乡下老太太在拜,此地倒是并没有听说过有这种风俗,难不成有什么猫腻?

    就在我正暗自感到有些疑惑和不解的时候,身后却是忽然传来了一连串的脚步声,听那动静,应该是那两个家伙儿追上来。

    在听到这动静之后,我也不可能说再到处乱跑了,只能连忙随便找了个地方,先暂时猫一会儿再说。

    还没刚等我藏好,甚至都没来得及观察附近的环境呢,那两个家伙儿便气势汹汹的上了船,在发现船边的水迹之后,他们立刻便相互对视了一眼。

    由于他们俩并没有刻意放低脚步声的缘故,那两个负责看守的家伙儿立刻便发现了他们的存在,并一脸恼火的走了过去。

    “你们干啥的?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么?”

    一胖子在仔细打量了一下眼前犹如落汤鸡般的两人之后,便很是不客气的开口质问道。

    听到胖子的问话,那两个气势汹汹的匪徒不但没有任何想要动手的意思,反而还在那用手比划了起来,似乎是想要用这种方式沟通。

    仅凭眼前这一点,我立刻便意识到,首先,这两个匪徒不敢惹戏船上的人,要是换做平头老百姓的话,以这些王八蛋的脾气,直接冲上来打一顿都是轻的,一些脾气爆的家伙儿,甚至会直接动手取人性命。

    其次,这两个很厉害的匪徒,竟然是两个哑巴!如果他们其中一个人是哑巴的话,那倒没什么,关键问题在于,他们两个都不会说话!在联想起之前他们追击我的过程中也是一言不发,我想这恐怕不是用巧合就能说得清的!

    戏子属于下九流的行业,凡是唱戏的人,死后连进入祖坟的资格都没有,他们吃的是四海饭,不管是官面上有权有势的,还是街面上的地痞流氓,他们都招惹不起,人家随便放把火,他们吃饭的家伙儿就都没了。

    在我的印象当中,无论是多有名的戏班,他们说话都十分的客气,唯恐一个不小心再惹到什么人。

    然而让我感到有些意外的是,那两个负责看守的家伙儿,明显是戏班中地位最低的,要不然的话,也不会有啥倒霉差事都落在他们的头上。

    可是面对手持凶器的两位匪徒,他们却横的很,根本就不搭理那些匪徒的比比划划,他们直接就开口赶人了。

    如果仅仅只是嘴巴不干不净也就算了,他们说着说着竟直接动手开始推搡人了,这样的行为,对每一个有脾气的人都是无法忍受的,要是我的话,肯定早就发火了,可是反观那两个匪徒,虽然眼带怒意,却迟迟没有任何敢动手的意思。

    在看到眼前的这一幕之后,我愈发觉得这戏班有些不简单,竟然能让这么厉害的两位匪徒都不敢招惹。

    人在吵吵起来的时候,火气总是很容易就上来的,眼看那两位匪徒怎么都不肯走,那两个早就已经憋了一肚子气的守卫便嚷嚷着要动手。

    眼看他们马上就要打起来了,一道充满怒意的声音却是忽然传了过来。

    “你们瞎嚷嚷什么呢?不知道里面正在干什么事么?惊扰到了狐仙,你们谁吃罪得起?不想活了啊?”

    随着一连串呵斥声接连响起,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便一脸怒意的缓缓走了起来,很显然,他对于自己手下大声嚷嚷的行为感到很是不满。

    一看这老头生气了,刚刚还挺横的俩人立刻就变了脸,并急忙开口解释道。

    “这俩不长眼的强盗,不去找那些臭渡尸的麻烦,竟然跑我们船上来了!还一个劲的要往里面闯,我们也是……”

    还没有等那胖子把话给说完,老头却是忽然一个巴掌就狠狠的扇了过去,其力气之大,以至于那胖子的嘴角好像都流血了。

    “瞎了你的狗眼!看不出这两位是夜不眠么?他们你也敢惹?我看你们两个小混蛋是活腻了!”

    在狠狠的赏了那胖子一巴掌之后,老头立刻便怒声开口呵斥道。

    听到老头说出夜不眠这三个字之后,胖子和另外一人的脸色瞬间就是一变,似听到了什么很可怕的东西一般。

    别看那胖子凡是都冲在前面,一副自己是老大的模样,但是他的脑袋并没有身旁那矮子反应快。

    “我就说不让你动手不让你动手,你非要动手,两位,实在对不住您啦,这事怪我没拦住他,我给您两位赔不是了。”

    说着,那矮子就挥起巴掌开始自己抽自己,显然是真的很怕得罪这两位不会说话的夜不眠。

    一看他们打不起来了,而且还一副很熟悉的模样,我在略微犹豫了一下之后,便趁着现在场面较乱的工夫打算开溜。

    这地方,不是久留之地,只要一把烛火点上,就算是个瞎子也能把我给找到了,幸亏那矮子是个软骨头,要是他噼里啪啦的抽自己耳光,我还真没机会溜走。

    因为没有多少去路可以选择的缘故,我只能往舱室的方向跑,既然他们关系很好,那么到时候就算被他们给发现了,我也能顺手逮个有分量的人当做人质。

    抱着这样的心态,我一头就扎进了舱室之中,然而进去之后往前没走几步,无数十分浓郁的香火味便迎面飘了过来。

    这么浓郁的香火味?得烧多少香烛啊?这些唱戏的究竟是在干什么?难不成真有狐仙给他们拜么?

    心中疑惑之下,我便蹑手蹑脚的悄悄凑了过去,然后伸手捅破了一层窗户纸,并缓缓凑了上去。

    拿眼睛往里面一瞅,我首先看到的便是乌泱泱的人,无论是唱戏的还是打杂的,此时他们都盘膝坐在地上,双目微闭,一副很虔诚的模样,口中还念念有词的嘀咕着什么。

    而在众人的中央,头戴斗笠脸批薄纱的金素秋却是跟个神棍似的端坐在蒲团之上,四周满是烟雾缭绕,给人一种很是古怪的感觉。

    而那位叫红衣的姑娘,则犹如护法金刚一般,手持利器站在她的身旁,神色严肃的扫视着面前的众人。

    那金素秋的嘴里,也在嘀咕着些什么,但是还没嘀咕几句,她的身体便逐渐开始疯狂颤抖了起来。

    看到眼前的这一幕,我却是不由愣住了,因为这样的情景让我觉得很是眼熟,乡下的一些神婆神汉忽悠人的时候,好像就是用这种方式请神的。

    像这样的人,我也不是没有遇到过,但无一例外的是,他们都是为了混口饭吃的骗子,专业一点的,还会学点口技,模仿一些人说话的声音语气,不专业的,则直接跟抽疯一样乱蹦乱跳。

    照理说,这些唱戏的天天走南闯北的,什么没有见过?如此低劣的骗术,真的能把他们忽悠的如此虔诚么?

    就在我正暗自感到有些疑惑的时候,那原本身体不停抽搐的金素秋却是忽然抬起了自己的脑袋,接着我便看到她那薄纱遮掩下的面容竟微微泛出一丝诡异的绿芒来。

    喜欢渡尸人请大家收藏:()渡尸人更新速度最快。

    

  http://www.biqunai.com/63/63162/1294364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nai.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n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