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渡尸人 > 第一百一十二章戏响船停

第一百一十二章戏响船停

    因为鬼孩不会说话的缘故,他想要表达的意思只能让鬼猴帮着翻译,经过一通折腾,在加上我的一些猜测,这才算是勉强知道了一些事情的真相。

    原来那柳先生要护送的女尸,就是这鬼孩的母亲,那晚将女尸身上衣物扒掉的人也是他,但却不像是我想的那样。

    这小鬼孩本质上就是个孩子,什么都不懂,我估计他十有八九是饿了,想要找母亲要东西吃,当然,至于尸体有没有那种东西我就不知道了。

    这么多年来,柳先生一直用女尸来控制鬼孩,让他帮助自己偷窃钱财,以解决路上的一切花销,可以说是到一个地方,就偷一个地。

    因为沾染了女尸身上的气息,所以鬼孩觉得我十分亲切,这才一直迟迟没有出手攻击我,那天咬我的,也的确是他。

    这鬼孩不但咬过我,前几天还折磨过,那差点把我折磨死的哭声就是从他口中所传来的,至于为什么只有我能听到,可能是跟这长命锁有关。

    说起来这鬼孩也真是够可怜的,还未出生母亲就死掉了,出生之后也没有享受过一天做人应有的尊严,反而还饱受虐待,虽说现在那柳先生已经无法再像之前那样控制他了,可他也没有几天好活的了。

    了解的越多,我便越觉得那柳先生,不,鬼火柳很是可恶,怪不得有那么多人天天啥事都不干,专门跟这些邪道之人死磕呢,像他们这种人,没有一个例外的,都该死!

    眼看鬼孩难受的要死,鬼猴似乎也被勾起了自己的伤心事,连比带划的对我们诉说了它的身世。

    与自己的同伴相比,鬼猴既是不幸的,也是幸运的,虽说同样也饱受虐待,且永远都要栖身于小小的瓦罐之中,但它好歹还能活很长的时间,不会马上就死掉。

    根据鬼猴的说法,鬼火柳是用那豆子大小的铃铛控制它的,只要它稍微犯点错,就会受到惩罚,所以它对那鬼猴柳是又恨又惧,之前它之所以愿意帮助我们,也完全是来自于对那柳先生的憎恨。

    在了解到这些事之后,我虽然心中很是愤怒和恼火,但勉强还可以暂时克制住,反倒是性子跳脱的黑猴忍不住了,一直嚷嚷着要跟那鬼火柳玩命。

    对此,我根本就没有搭理他,要是他真想跟人玩命的话,也不会一直在这里嚷嚷,早就该抄家伙儿了。

    虽说鬼猴和鬼孩已经脱离了鬼火柳的控制,但我却必须再等上一些时间,除非六叔的眼睛完全康复,或是那鬼火柳到达目的地,不然的话,在这之前我是绝对不会贸然出手的。

    其实我心里也有些犹豫,不知道究竟该拿那鬼火柳怎么办才好,一方面他对我们有恩,另一方面,又干了那么多丧尽天良的坏事。

    别看我之前说的头头是道,但是真正当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时候,再想要做出什么决定可就不是简单的事情了。

    无奈之下,我只好将这事先放一放,一切都六叔醒来再说,反正无论如何,我是不会就这么轻易地放那鬼火柳离开。

    在这段时间内,我到没有急着赶路,而是想方设法的拖延,虽说进来并没有发生什么麻烦事,但我却连一会儿清闲的时间都没有。

    别的不说,光是那三个女的就已经够我麻烦的,二姑娘和那小女婴就不说了,真正让我担心的是希儿,自从见过那只讙之后,她的状态很是不好,大部分时间都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并且经常会做什么噩梦,好几次我都见她睡着睡着就忽然惊醒了。

    对此,我本来是想摆脱那二姑娘的,谁知道她这几天也不知道是发什么疯,怎么看我都觉得不顺眼,别说帮忙了,不给我找麻烦就谢天谢地了。

    她们三个女的天天什么都不干,一个个吃的却比我们这些干活的人都要好,各种珍贵的药材六叔还没轮的上吃呢,她们就已经干掉了大半,最可气的是,那么大点女婴,有米汤不喝,非要喝参汤,真是请来了个祖宗,要是把她的嘴养刁了,以后我就算是当裤子都养不起她。

    唯一还算是让我省心的,就是那俩小鬼了,他们两个与我那倒霉师弟相处的很好,连睡觉都时候都不愿意分开。

    然而让我感到有些难过的是,或许是因为母亲的尸体没了吧,鬼孩的身体是一天不如一天,刚开始的时候还行,现在就靠我那参汤吊着一口气呢,估计随时都会去世。

    对此,我和黑猴虽然心中很是难过,心里却跟明镜似的,对于这鬼孩来说,死亡或许是种解脱。

    我跟黑猴已经商量好了,等他走的那天,一定要给他把葬礼办的风光一点,希望他能走的安稳一下,来世能够找个好人家,不要再出现在这人命如草芥的乱世了。

    这段时间,我特意给那鬼火柳送了几次饭,想要趁机打探下消息,然而让我感到有些奇怪的是,那鬼火柳这段时间别说吃饭了,甚至连水都没见他喝过一口,天天不知道藏在房间里捣鼓些什么。

    直到第七天的时候,六叔这才缓缓从鬼火柳的房间里走了出来,按照那鬼火柳的说法,六叔恢复的很是不错,远远超乎他的意料之外。

    可是六叔现在,却只有一只眼睛能用,而且如果离东西太远的话,就会觉得眼前很是模糊,非得凑近之后才能看。

    六叔年轻的时候,也算是一表人才,现在却成了一个独眼龙,虽然他嘴上不说,但我知道他心里肯定会很难受的。

    本来按照我的想法,是等六叔心情好点之后再说那些破事的,可是黑猴那不长眼的臭小子一看六叔没事,立刻把什么都给说了出来。

    对于鬼孩的遭遇,六叔的反应倒不是很大,或许,他早就已经猜到了这种可能性也说不定,要不然的话,他之前也不会吞吞吐吐的让我们去鬼猴柳的房间救人,却一直不肯告诉我们到底要解救的是个什么东西。

    以死尸为食,这是一件让人既愤怒且无法忍受的事情,甚至可以称得上是人神共愤,在与我们简单商议了一番之后,最终大家决定等快到地方的时候,再让那柳先生给给交代。

    这事,其实并不是我们想拖延的,我们也想在鬼孩咽气之前为他讨个公道,关键是最近这几天我遇到事了,只要是一闭上眼,那些死掉的家伙儿便会出现在我的面前。

    虽然我根本就不怂他们,他们也无法对我造成什么伤害,但这事对我的影响却是很大,因为我已经很久没有好好休息过了,有时候正跟人说这话呢,就能睡着了。

    本着人死为大的心态,虽说那些水匪们生前都不是啥好东西,但我们还是给他们做了场法事,希望他们能够放下心中的执念早日安息。

    这场法事怎么说呢,说它没用吧,其实还是有点用的,说它有用吧,其实也就那么丁点用,效果并不是很好。

    在那群家伙儿之中,唯独管家的执念最深,然而在经过一番不怎么友好的沟通之后,让我有些傻眼的是,别看这家伙儿生前不是个东西,死后倒还算有点人性,知道为苏茹着想,并希望我们能够救出他的老母亲。

    做了场法事,那叫礼,既然他们给脸不要,那么我们就只能先礼后兵了,毕竟我们渡尸人既然敢吃这一碗饭,也不是吃素的!

    在经过数天的折腾之后,我们终于‘打’成了共识,他们答应暂时先不骚扰我,但也仅仅只是暂时而已。

    之所以这么着急解决这件事,那是我们这些在水上讨生活的人,每年都要过一次鬼门关,有这些家伙儿在,我们的麻烦肯定也少不了。

    正是因为这一点,所以我们才不许死尸、女人、老者、病患上船的,因为这会让我们很难过得去那道鬼门关。

    俗话说得好,虱子多了不咬人,因为麻烦事实在是太多的缘故,我们倒不怎么着急了,反正是事儿就总有解决的时候。

    磨磨蹭蹭在水上航行了近半个月的时间,我们终于到达了鬼火柳所说的目的地,然而让我们感到有些无语的是,那鬼火柳却是迟迟不肯出门。

    中间我们也不是没有去请过,有一次黑猴差点都要直接踹门了,可那鬼火柳似乎现在正处于什么关键的时候,对我们是一点客气都不讲,到了最后,甚至干脆将竹笛挂在了门口。

    为了防止被鬼火烧到,我们只能继续在附近漂泊着,然而就在我们正因为等得不耐烦而有些无所事事的时候,远处却是忽然传来了一连串的唱戏声。

    我虽然不懂戏,却也能听出来那声音极为悦耳,然而当身为戏迷的六叔听到这接连传来的戏声之后,其脸色却是猛然大变。

    见到六叔忽然变了神色,我们还没有来得及开口发问呢,原本正在水面上航行的乌木船却是忽然毫无预兆的停了下来。

    喜欢渡尸人请大家收藏:()渡尸人更新速度最快。

    

  http://www.biqunai.com/63/63162/1269858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nai.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n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