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渡尸人 > 第八十二章缸中怪猴

第八十二章缸中怪猴

    虽然还不知道这玩意儿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但它的模样看起来着实有点恶心,光秃秃的小脑袋之上布满了鼓包,看上去就好似寺庙中的佛像一般。

    这家伙儿明显是个活物,在将脑袋从陶罐中钻出来之后,它先是用自己那黑白分明的眼睛瞅了我一眼,接着,便缓缓伸出了四肢。

    乍看上去,这家伙儿就好像个被塞进罐子里面的小孩一般,但若是仔细观察的话,就会发现对方除了身上没长毛之外,活脱脱就是一个小猴子。

    或许是沉睡太久的缘故吧,刚被我喊起来的小怪物显得有些迷糊,走起路的时候整个身体都在摇摇晃晃的,令人很是担心它随时都会从桌子之上跌落下来。

    “这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啊?活的还是死的?”

    在仔细看了几眼这家伙儿之后,心中很是诧异的我不由下意识地转目向着那柳先生开口问道。

    有句话柳先生没说谎,那就是这玩意儿他真的宝贝的很,他看这小东西的眼神,就好似一父亲在看自己的亲生儿子一般。

    听到我开口发问,柳先生一边伸手摸了摸那小猴子满是鼓包的脑袋,一边满脸都是自豪之色的缓缓开口回答道。

    “这是鬼猴,你可以称它为缸怪,不过你最好不要这样叫,因为它听了之后会很生气的。”

    虽说这小家伙儿是个猴子,但它的灵智却明显很高,一听这话,它立刻便吱吱的叫了起来,似乎是在表示赞同,并不停的向我挥舞着它那小爪子,做出威胁的姿态。

    如果说有什么动物是我特别讨厌的话,猴子绝对可以算得上是其中一个,以前渡尸的途中,我们可没少吃苦头。

    所以在听到对方这话之后,我下意识地后退了两步,以与对方保持较为安全的距离,同时不停的在心中思索着缸怪这两个字。

    我想了又想,都没有记忆起任何与缸怪有关的传说或是记载,这柳先生该不会是随便编了个名字糊弄我呢吧?

    见我一直望着那鬼猴迟迟没有开口说话,柳先生却是忽然拿出了一个白瓷细碗来,并轻声对着我开口说道。

    “小哥,借你点血用用。”

    因为实在不想跟对方说太多废话的缘故,我闻言之后也没有废话,立刻便用冥牙割破了自己的手指,然后将体内的鲜血向着碗中滴了点。

    从柳先生的表情来判断,他明显有点嫌少,但却并未多说什么,而是直接端起碗中的鲜血便向着那鬼猴满是鼓包的脑袋上滴了下去。

    几乎是在鲜血接触到鬼猴脑袋的刹那,那些大大小小的鼓包便瞬间破裂开来,灰蒙蒙的烟雾混合着乌黑色的浓血便立刻从中涌了出来。

    这对鬼猴来说,似乎是种十分痛苦的折磨,以至于它不停的吱吱乱叫,并下意识地伸手想要去挠自己的脑袋。

    “你看到了么?”

    当黑猴痛苦到满桌子打滚的时候,柳先生却是一脸兴奋的对着我开口问道。

    我没有回话,而是有些疑惑的望着他,心中有些不明白他到底是想要表达些什么。

    见我迟迟不语,柳先生连忙再次开口补充道。

    “你看到没?脓血和秽气都流出来了,你的血果然够神奇!到底是怎么做到的?能不能再多给我点,让我好好研究一下?”

    看着一脸兴奋的柳先生,我却是并没有搭理他,而是转目望向了那只鬼猴,虽然在接触到我的血液之后,鬼猴刚开始的时候显得十分痛苦,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它的小脸之上却写满了惬意之色。

    那种感觉,就好似一个人浑身痒痒,在被挠的是皮开肉绽之后虽说有点疼痛之感,整个人却显得十分轻松和享受。

    见我又不肯开口说话了,一脸兴奋加着急的柳先生连忙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可就在此时,房间内的烛光却是忽然闪烁了起来。

    看着桌子上那闪烁个不停的烛光,柳先生立刻便脸色很是难看的脱口而出道。

    “又有脏东西过来了!”

    “又?你的意思是……”

    话还没有说完,我便不由住了口,因为柳先生在说话的时候,双目一直都在直勾勾的盯着我,其想要表达的意思已经不言而喻了。

    “你是在怀疑我们?”

    我内心十分不爽的开口问道,他大爷的,我们还没有开始怀疑你呢,你倒是先开始怀疑我们了,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刚刚真的有什么脏东西跑过来了么?乌木船上应该没有那些东西才对的啊!

    看我脸色十分难看,柳先生立刻便换了一副神色,并开口笑道。

    “哪能啊,我只是有点好奇,这船上怎么会有那种东西?而且这已经是对方第二次过来找我麻烦了。”

    见对方说的是有鼻子有眼的,我不由有些怀疑的开口反问道。

    “你确定?”

    柳先生闻言,并没有马上答话,而是伸手指了指那闪烁频率越来越快,似随时都会熄灭的烛光缓缓开口说道。

    “它靠的越来越近了!”

    说实话,我有些不敢相信对方,因为我没接触过邪道人的手段,不知道这是不是对方在故弄玄虚。

    见我迟迟不语,那柳先生似乎猜到了我的想法,连忙轻声开口说道。

    “我们先藏起来再说。”

    话刚一说完,柳先生甚至都不给我开口的机会,便随手抱起那鬼猴便躲在了房间的角落处,而我也很是想借机证明一些事情,所以在略微犹豫了一下之后,也快步跟了过去。

    当我们一起躲藏在角落处之后,那鬼猴似乎对我感到很是好奇,一直都在眨巴着眼睛观察我,并时不时做出想伸手摸我一下,却又迟迟不敢的行为来。

    对于未知的东西,我总是保持着警惕,虽然这鬼猴暂时并未对我流露出什么敌意,但是为了保险起见,我还是特意往后挪了挪,以与对方保持一定的距离。

    谁知道,我还没刚往后挪动一下呢,柳先生立刻便将手指放在了嘴巴前面,做出了一个噤声的动作来。

    在被柳先生提醒了一下之后,我只好蹲在原地不敢乱动,并静静的观察着四周的情况,我倒要看看,究竟是船上真的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混了进来,还是这柳先生在搞鬼。

    随着时间的推移,白骨邪灯所散发出来的光芒是愈发的暗淡了起来,其所能产生的光亮已经很是微弱了,似随时都会熄灭掉。

    然而就在白骨邪灯将灭未灭的时候,破旧的木门却是忽然发出了一阵吱呀之声,接着,一道门缝便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看到眼前的这一幕,我不由暗自提高了警惕,并悄悄将冥牙从自己的袖子里逃了出来,可让我觉得有些古怪的是,这冥牙一直都安静的很,没有丝毫的震动之感传来。

    我记得前几次,只要自己快要遇到危险的时候,冥牙的刀柄内便会发出十分剧烈的心跳声,像是在对我发出预警,难不成,这是我想多了,冥牙根本就没有这能力?还是说,门口那家伙儿根本就不会对我造成威胁?

    就在我正暗自感到有些疑惑不解的时候,一只光秃秃,没有任何皮毛的小爪子却是忽然从们分之中缓缓探了进来。

    虽然此时房间内光线较暗,但我的眼力却一向十分不错,仅仅只是瞅了一眼那光秃秃的小爪子,我便不由愣住了。

    随着又是吱呀一声再次响起,破旧的房门便被打开了一条较大的缝隙,接着,一道暗红色的身影便悄无声息的走了进来。

    这家伙儿浑身上下没有一点皮毛,只剩下暗红色的血肉,而且还失去了一条腿,走路的时候一瘸一拐的,给人一种鬼鬼祟祟的感觉。

    竟然是那只该死的戾猫?我不是把它给锁进箱子里面了么?前不久我才刚检查过的,它是怎么逃出来的?来柳先生的房间又到底是为了什么?

    就在我正暗自感到有些震惊的时候,那戾猫却是径直向着房间内的包裹一瘸一拐的跑了过去,很显然,它就是冲着包裹里面的玩意儿去的!

    戾猫还没刚跑两步,柳先生便猛地一拉角落处的绳索,接着,便只听砰的一声,破旧的房门便被死死的反锁住了。

    当关门声响起的刹那,我和那戾猫都不由被吓了一跳,因为直到现在,我才意识到这柳先生在门上做了手脚。

    在意识到这一点之后,我的第一反应是小心戒备,而那只戾猫却显得有些慌乱,并下意识地想要逃走。

    可是,这房间所有的出口都早已被堵上了,它根本就没地方可逃,俨然已成瓮中之鳖了。

    见戾猫一副很是惶恐的样子,柳先生却是在哈哈大笑的同时从角落处主动站了出来,并一脸恨意的开口说道。

    “小东西,终于让我逮到你了!”

    明明我俩藏到并不是特别的隐秘,照理说以戾猫现在所待的位置早就该发现了才对,可它的猫脸之上却挂满了错愕之色。

    “鬼猴,弄它!”

    喜欢渡尸人请大家收藏:()渡尸人更新速度最快。

    

  http://www.biqunai.com/63/63162/1223901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nai.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n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