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渡尸人 > 第七十五章兽嫁之术

第七十五章兽嫁之术

    在用自身鲜血将手中绣春刀给染红之后,我便将其往绿油油的鬼火之中轻轻一刺,接着,一道妖异的火光便瞬间升腾而起。

    当火焰升腾起来的瞬间,唯恐玩火自焚的我便连忙将其给硬生生的塞进了那大怪虫的身体之中。

    寻常的火焰,遇到水便会便熄灭,可这鬼火却与之并不相同,鬼火遇血而炽,以活物体内精气为燃料,活人一旦沾上的话,除非等自己被烧成灰了,不然无论用什么样的方式都无法将其给熄灭掉。

    原先这大怪虫还有一层坚硬的盔甲保护,鬼火烧了半天都为对其造成多大的伤害,可是当我将鬼火引到它的体内之后,其硕大的身体立刻便被烈焰给吞噬在了其中。

    也幸亏在场的各位都不是普通人,一眼就认出了这玩意儿是鬼火,所以当我做出这番举动的时候,六叔和柳先生立刻便选择了撒丫子就跑。

    虽说过程十分的狼狈和危险,但总算是收拾掉这只大怪虫了,逃过一劫的我们此时都累的够呛,一个个蹲在地上大口大口喘着粗气,谁也没主动开口说话。

    有些话其实根本就不用说,心里明白就行,反正我对这柳先生是越来越看不上了,连休息的时候都小心防备着他呢。

    其实鬼火这种东西,到并不算是罕见,在一些乱葬岗之中时常能够看到,但那些东西,顶多也就只能被称为磷火,而算不得上是真正的鬼火。

    用磷火并不是什么大事,我们渡尸人手里的磷灯就是以死人骨殖为原材料制作而成的,可使用鬼火却是一件大事了,因为非心肠歹毒之人,是绝对不会有这些玩意儿的。

    我本来还以为他是半个同行,现在看来,是自己看错了,这柳先生十有八九是旁门左道之人,也不知道用这鬼火害过多少人的性命。

    我们渡尸人虽然算不上什么名门大牌,但是遇到旁门左道之人,也绝对不会有什么好脸色看的,如果对方要是行了许多不义之举的话,我们说不定还得除魔卫道。

    可关键问题在于,这柳先生之所以把鬼火拿出来用,完全是为了帮助我们对付这只大怪虫,也算是对我们有恩,现在要是跟他翻脸的话,的确有点说不过去。

    就在我正有些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着柳先生的时候,已经将气喘运的他却是忽然竖起大拇指对着我赞赏道。

    “小哥好胆气,我这个年纪的时候,不如你!”

    俗话说得好,伸手不打笑脸人,人家好声好气的夸奖你,你总不能给人家坏脸色看吧?但是面对他的夸奖我一时又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只能有些尴尬的笑了笑,而并没有出声。

    一时之间,气氛再次显得有些尴尬起来,那柳先生也不是个傻子,一看我和六叔现在这态度,他便意识到我们之间的身份之别。

    就在我们正有些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时候,那人脸怪鸮却是再次拍打着翅膀飞了回来,只不过这一次,它不但再没有任何想要对我们发动攻击的意思,嘴里还衔着一颗草药。

    在我们头顶上空盘旋了一圈之后,那人眼怪鸮似乎一点都不担心我们会攻击它,直接便飞落在了那柳先生的肩膀之上。

    没有理会我们诧异的目光,柳先生直接从人眼怪鸮的口中将草药给接了过来,在伸手捻了捻草药的叶子之后,他这才转目对着我开口说道。

    “小哥,我看你伤的不轻,先敷点药吧。”

    因为刚刚过于着急的缘故,我下手的时候稍微重了一点,现在伤口还一个劲的往外渗血呢,但是面对柳先生递过来的草药,我却是想也不想的就摇了摇头开口拒绝道。

    “你伤的比我重,这药还是你用吧,我还年轻,受点小伤不碍事的。”

    对方伤的比我重,这是真事,却并不是我拒绝他的主要原因,说白了,我还是不信任他,这柳先生先是使用了鬼火,现在又跟这人眼怪鸮如此的亲密,就算是个傻子也能看出来他是个邪道之人了。

    见我拒绝,那柳先生也并未多说,而是直接将草药放在口中嚼了嚼,随即便轻轻涂抹在了自己的伤口之上,似特意在给我证明此物无毒。

    就在柳先生正给自己敷药的时候,实在有些忍不住的六叔终于在轻咳一声之后,这才主动开口问道。

    “这只老鸮的眼睛?”

    面对六叔的询问,柳先生倒是并没有任何想要隐瞒的意思,立刻便用一种很是平淡的语气缓缓开口答道。

    “是小孩的阴眼。”

    作为一个渡尸人,我自然阴眼指的是什么,这玩意儿也属于邪道之术的一种,想要得到阴眼,首先得找到一个命格特殊的孩童。

    不管是这孩童本来就有病将不久于人世也好,还是施展邪术去害人,反正在那孩童咽气的前七天,要一直举行神秘的仪式。

    仪式完成之时,必须要孩童正好咽气,然后取孩童生命中的最后一口气,再挖下双眼,以某种秘术炼祭成阴。

    关于阴眼,我知道的就这么多了,至于其它血腥黑暗的东西,都被以前的渡尸人刻意从书本上撕掉了,以免有心术不正之人再跟着偷学。

    见柳先生回答的如此坦荡,六叔明显有些意外,但随即,他还是再次开口问道。

    “这似乎是兽嫁之术吧?”

    说这些话的时候,六叔一直在拿眼睛观察着那人眼怪鸮的眼睛,神色显得十分复杂,能看得出来,他现在真的很为难。

    而那柳先生在闻言之后,也没有过多的犹豫,而是立刻便轻轻点了点头开口答道。

    “不错,正是以兽嫁之术将阴眼移植到它身上的,这只老鸮是我从小养到大的,我留在这里是为了看护妻子的尸体,本来是不想让你们知道的,谁知人算不如天算。”

    说这些话的时候,柳先生显得有些惋惜,但语气之中却并无多少恐惧和担忧,似乎根本就不怕我们打着除魔卫道的旗号恩将仇报。

    其实这个时候,我和六叔心里也为难的很,出手动他吧,有恩将仇报的嫌疑,不动他吧,以后这事要是传出去的话,那我们渡尸人一脉的名声可就彻底的臭了。

    就在我正有些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时候,六叔却是忽然再次开口问了一句话。

    “这阴眼你是……”

    六叔的话还未说完,柳先生便脸色十分难看的挥手打断道。

    “我虽习得一身邪术,却从未害过无辜之人,有些是你们不要问,不然会卷入大麻烦之中的,我言尽于此,你们信也好,不信也罢,总之不要再问就是了。”

    听到柳先生的这番回答,我不由下意识地和六叔对视了一眼,俩人都想要看看对方是什么想法。

    然而就在我们师徒俩正互相使着眼色沟通之时,那柳先生却是再次开口说话了。

    “柳某既然敢去练习那邪术,便已经清楚自己绝无善终的那一天,不过在下还是想说,如果可以的话,还请先帮在下把妻子护送到地方,到时候我们再跟凭本事,如果柳某要是输了,自然不会有什么怨言。”

    话说到这里,柳先生先是略微停顿了一下,然后这才再次开口补充道。

    “如果柳某心愿未了的话,就算是死了也会闭不上眼睛的。”

    柳先生这话乍听起来倒是没什么,但我和六叔却是从中听到了一丝威胁的含义,这邪门歪道之人的手段,都神秘的很,如果他死的时候真心有怨气,执念不散的话,那么就算把他给宰了,日后那也是个麻烦。

    在经历过那么多事情之后,我已经不想再去趟浑水了,为了防止六叔那固执的老毛病再犯了,我连忙急声开口说道。

    “既然我们已经接了活,那么不管你是什么身份,都跟我们无关,我们只负责把尸体安全护送到地方,而你只负责出钱就行了,除了这一点之外,我们再没有什么瓜葛。”

    听到我这么说,那柳先生的脸色这才稍微好看了一点,但他却并没有马上表态,而是将目光转向了六叔。

    毕竟,我只不过是个当徒弟的,有些话我说出来根本就没多大的价值,真正拍板的还是要看六叔。

    原本我还有些担心六叔会犯了老毛病,谁知道仅仅只是在略微思考了一会儿之后,他便站起身来开口问道。

    “不知道尊夫人的尸体现在在什么地方?时候不早了,这里又不是久留之地,我们还是赶紧请尸吧。”

    听到六叔这么说,柳先生这才明显松了一口气,接着,他便站起身来,二话不说便领着我们往前走。

    在柳先生的带领之下,没过多长的时间,我们便来到一颗足有两人合抱之粗的大柳树面前,接着,一具倒吊在柳树上面的尸体便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

    虽然这具尸体身上抱着一层厚厚的油纸,根本就看不清模样,但我在看到之后,却还是有些难以置信的下意识开口问道。

    “你别告诉我这就是你妻子啊!”

    喜欢渡尸人请大家收藏:()渡尸人更新速度最快。

    

  http://www.biqunai.com/63/63162/1215261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nai.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n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