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渡尸人 > 第六十五章老妪来敲门

第六十五章老妪来敲门

    心中疑惑之下,我便打算起身去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因为那动静听起来着实并不像风雨拍打在门窗上面的声音。

    我想要出去看看,可昏迷的黑猴却怎么也不肯松手,由于他太过用力的缘故,我手腕都被他给抓红了。

    就在我正想使劲把黑猴的手给掰开的时候,远处却是再次传来了那砰砰作响的敲门声,从敲门的频率来判断,那人应该是有什么急事。

    按照此地的风俗,一般情况下敲门要不急不缓的,如果你要是碰碰乱敲一通的话,遇到个脾气大的人家,说不定就直接跑出来揍你了,因为只有家里死人了才会这样敲门。

    虽然还搞不清楚是怎么一个状况,我还是连忙顺着声音的来源处走了过去,心里寻思着到底是谁在搞事啊。

    顺着声音没走多远,我便看到一披着斗篷的妇人正站在风雨之中不停的敲击着乌木船的门窗,而在她的怀里,则死死的抱着一个明显只有几个月大的婴儿。

    因为妇人身上的斗篷过去破旧的缘故,并无法遮挡住这倾盆大雨,俩人身上都沾满了雨水,特别是那婴儿,简直就跟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

    其实刚开始的时候,我心里还有些犹豫,因为这妇人的穿着打扮显得有些奇怪,特别是她身上披的那件斗篷,看上去很像是死人家属所传的孝服。

    可是当我看到那小婴儿因为寒冷而一直哇哇大哭之后,我不由动了恻隐之心,毕竟那婴儿才几个月大,要是被雨给淋坏了可就麻烦了。

    所以在略微犹豫了一下之后,我便随手抄起一把纸伞快步走了过去,并急声开口问道。

    “请问您有什么事?”

    很明显,我问了一句废话,因为人家在这种时候敲门,明显是想要找个地方避避雨,可是婴儿和妇人照规矩是绝对不能上船的。

    还未等我话音落地,那妇人怀中的婴儿便再次哇哇痛哭了起来,如此近的距离之内,我可以很清楚的看到这孩子因为寒冷连嘴唇都已经开始发青发紫了。

    大爷的,船上又不是没有女人,我要是拿这理由拒绝人的话,我自己都不好意思说出口,这荒郊野外的,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妇人和婴儿在外面淋雨吧!

    就在我正有些犹豫的时候,那妇人却是忽然开口说话了。

    “请问,能给口吃的么?我不要紧,孩子快要撑不住了。”

    这人说话的声音听起来显得有些奇怪,给人一种十分别扭的感觉,再仔细一看她的体型,这人八成是个上了年纪的老妪,而并非是什么妇人,这也就是说,她肯定不会是这婴儿的母亲了!

    因为斗篷遮的很严实的缘故,我并无法看清对方究竟长得是什么模样,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一妇道人家出门在外,不遮严实点才说不过去呢,不是谁都像二姑娘还有苏茹那样的。

    “有小米粥,可以么?”

    说着,我便侧开了身子,作势请对方进来,这外面的风雨实在是太大了,我一棒小伙淋雨淋久了都觉得有些受不了,更不要说她们了。

    这位老妪,明显不是出身于普通人家,因为这人很知礼,在听到我的这番话后,她的第一反应不是赶紧进来,而是连连开口道谢。

    在表示完感谢之后,她这才抱着怀中的婴儿缓缓走了进来,且一路至上,她都低着自己的脑袋,不乱看不乱碰,明显是大户人家出来的。

    为了让她们俩暖和一点,我只好将她们都给请到了黑猴的房间,然后在招呼了一声之后,便跑去厨房给她们熬粥了。

    这兵荒马乱的世道,出门在外谁都不容易,能帮衬一把就帮衬一把,因为你永远说不准什么时候就轮到自己倒霉了。

    与白天相比,希儿一到了晚上就显得精神多了,一见我走进厨房,她就缠着我不放,并一直拿鼻子在我的身上闻来闻去。

    虽然心里很清楚,她很正常人不一样,但我还是有些不习惯她这样,所以在熬完粥之后,为了防止她又到处乱跑,再跟那二姑娘干架去,我便只好强行将她给锁到了厨房之中。

    在我离开的时候,希儿显得很是不高兴,并差点要直接踹门,幸亏她还算听我的话,这才老老实实地留在了厨房里。

    谁知道还没等我刚赶回去呢,就看到那小婴儿竟被扔在了椅子之上,而反观那老妪,则站在黑猴的身旁不知道在干些什么呢。

    眼看小婴儿随时都有可能从椅子上掉下来,而那老妪则一直在黑猴的身上摸来摸去,心中有些疑惑和不满的我立刻便急声开口质问道。

    “您这是在干什么呢?你家孩子快掉地上了。”

    面对我的提醒,老妪似乎并不怎么关心那小婴儿,而是头也不回的开口答道。

    “他生病了。”

    听到对方这番话,我不禁感到有些无语,废话,只要是个人就能看出黑猴生病了,亏我刚刚还觉得你这个人很知礼呢,怎么一会儿不见就连自己的孩子都不管了呢?

    原本我还想再提醒她一下的,可是话到了嘴边,我却是不由一愣,并有些期待的改口问道。

    “您懂医术?”

    不知道是不是就连她自己也觉得自己说话的声音十分的难听,在听到我的问话之后,老妪只是十分简短的开口答道。

    “稍微懂一点。”

    一听对方这话,我却是不由心头一喜,六叔还出门到处去找大夫呢,没想到大夫竟然主动送上门了,也幸亏我刚刚一时心善,请她们上船来了,要不然的话,又怎么会碰到这种好事呢?看来好人有好报这句话还是蛮对的!

    在心中暗自嘀咕一声的同时,我便连忙再次开口问道。

    “我这师弟的病严重么?还有没有救?他一直高烧不退。”

    其实我心里还是蛮担心的,毕竟黑猴的情况挺糟糕的,谁知道在听到我这番话后,老妪竟想也不想的就开口答道。

    “有些麻烦,不过倒不是完全没得救,他还年轻,体内血气足,要是换个上了年纪的,还真不好办了。”

    “这么说是有救咯?”

    在听到老妪的这番话后,我不禁有些兴奋的开口问道,如果黑猴能没事的话,那自然是再好不过了,要不然的话,渡尸人一脉就剩下我和六叔俩人了,以后连活都没得接,而再培养个新人,每十年八年的也不行,我们都等着吃饭呢,可等不了那么长时间。

    老妪闻言,想也不想的就开口答道。

    “有救。”

    说这些话的时候,老妪显得十分有信心,这倒让我不禁产生了一丝疑惑,毕竟黑猴身体情况是啥样我心里是清楚的,她怎么敢答应的如此果断,难不成是在说大话?

    就在我正暗自觉得有些疑惑,并隐隐有些怀疑对方究竟有没有这个本事的时候,那老妪却是再次开口说话了。

    “我可以帮你治好他,但是事后你要答应我一件事。”

    听到老妪这话,我却是不由就此沉默了下来,因为我忽然觉得这老妇人似乎在挖坑等着我往里面跳呢。

    但是仔细想想,她又能骗我些什么呢?就她这老胳膊老腿的,应该没那个胆子,而且她也说了,是事后,如果黑猴要是治不好的,自然我就什么要求都不用答应。

    想到这里,我便只好轻轻点了点头,毕竟黑猴都已经成现在这个样子了,而我又啥忙都帮不上,先答应了这老妪的要求,就当是死马当活马医吧,能把黑猴的病治好,那自然是件好事,如果治不好的话,我也没啥损失。

    看到我点头答应,老妪也没有废话,而是一边伸手要去脱黑猴身上的衣物,一边头也不回的开口说道。

    “我现在给他推宫过血,让体内的瘀气散开,要耽误会工夫,你先帮我把孩子给喂了吧。”

    一听对方要给黑猴推宫过血,我立刻便将身体给转了过去,唯恐看到什么不该看的东西再长针眼。

    在转过身去之后,我便将那小婴儿给轻轻地抱在了怀着,打算先给她喂点吃的再说,谁知道当我将这孩子抱起来之后,却惊讶的发现这孩子的体重不但很轻,身体上竟没有多少温度,特别是她的小手都哇凉哇凉的。

    这不知道这老太太跟这小婴儿是什么关系,孩子都冻成这样了,她竟然还有闲心做别的事情,看来,她俩之间应该没有什么血缘关系,亲的谁能干出这种事啊?

    出于同情,我只好将这小婴儿紧紧的抱在了怀里,想要以体温给她暖暖,顺便再喂点小米汤给她吃。

    来当渡尸人的,不是孤儿就是家里人实在养不起这么一张嘴了,扔给我们也好过扔到荒郊野外给野狗吃了。

    所以小的时候,我没少照顾婴儿,这活儿也知道应该怎么干,谁知道面对我递过去的米汤,小婴儿不但不肯张嘴,反而还拿小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

    喜欢渡尸人请大家收藏:()渡尸人更新速度最快。

    

  http://www.biqunai.com/63/63162/1200671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nai.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n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