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既然人生可抉择 > 第三百七十四章 聚酒

第三百七十四章 聚酒

    王馨竹现在还是初中生,刚刚升到初三而已,不过她的成绩却是极好的。因此妈妈对她很是欣慰,这才让她在业余的时间去学习跳舞。

    跳舞是她最热爱的课外兴趣,而且她已经跳的十分专业了,跳舞对她来说,就是增加自信心最好的方式。

    不过既然林苗的话,此刻却深深的刺激了她对未来的认知,为了陆云凡,这个年轻的爸爸,她在这个房间做了一个重要的抉择。

    为了爸爸,我一定会成为一个有用的人!

    就算是放弃我最爱的跳舞,也在所不惜!

    “林姨,你放心好了,我一定不会是那个拖后腿的人,我的成绩和从来没有出过学校前三名。”

    “那就好,那我就等着你去公司面试的那一天了,到时候你可一定要告诉我。”林苗笑答。

    王馨竹点了点头。

    该吃中午饭了,陆国涛再次去敲门,陆云凡这才小心翼翼的探出头来,看到四人已经围着餐桌坐定,就差他一个人了,才打了个哈欠,慵懒的走过去。

    家的味道很多时候是最让人怀念的,即便那个味道不是最好的,却总是能让人吃出最为幸福的感觉。

    饱餐一顿之后,陆国涛便主动请缨把王馨竹送回家去了,陆云凡则是拉着林苗进入了自己的房间,把门锁好之后,直接把她扑倒在床上,热烈的亲吻了好一阵。

    直到林苗羞红着脸把他推开,陆云凡才恬不知耻的笑着滚到一旁。

    “没想到你对付他们两个还真有一套。”

    “嗯,反正他们已经答应了,等回到京城,就要面对我的父母了,你做好心理准备了没?”林苗有些腼腆,又有些幸福。

    她的一应事情,父母一直以来都很少过问,父亲身居要职,母亲更是一个女强人,自创了一家广告公司,运营到现在也有几千万的资产了,可是和他们搞起来的飞凡相比,规模却就要差上一筹了。

    但是涉及到婚姻大事,在父母那里是无论如何都避让不了的,而且父母也唯有这件事情是十分严肃对待的,如果陆云凡达不到他们的要求,很可能两人的关系就会因此告吹。

    所以,她期待着陆云凡能有一个完美的表现,让父母对他的印象不是要带着挑挑拣拣的情绪。

    “这有什么需要准备的,咱们现在房子有了,车也有了,就差个娃了,要不咱们今晚就制造一个,等见了岳父岳母大人,我的筹码也更多一些!”

    “去你的,你以为我父母跟江敏家的那二老一样吗?我的父母才不在乎你有没有房车,这些东西根本就不是婚姻生活中最重要的。”

    陆云凡抿嘴笑了,“我愿意把我所有的精力全都奉献给你,这算不算是最深沉的告白?”

    林苗侧过头去,严肃的看着他,手却摸到了他的腿上,掐过一块肉狠狠的一拧,陆云凡马上痛的龇牙咧嘴。

    “让你胡说八道!”

    “呀,疼疼疼......夫人我错了,还请收下留情!”

    林苗羞愤的停了下来,看到陆云凡的脸都涨红了,她还是十分心疼的。

    “小凡,我可告诉你,我爸妈都是高级知识分子,他们对身外物没有那么多的要求,反而是内在部分,你必须让自己更充实。”

    “内在?”

    “嗯,我的父母有着十分相似的价值观,物质生活可以匮乏,但是精神世界必须充盈,这也是他们对自己未来女婿的唯一要求。”

    “嗯,这么说来,你们家还是个书香门第?”陆云凡歪着脑袋打趣。

    “书香门第倒也算不上,就是你别总觉的自己有了别墅就了不起了,在我爸妈面前还是要低调一些。”

    陆云凡嘿嘿笑了,“那是当然了,姑爷上门去见岳父岳母,难道还能把尾巴翘到天上去啊,我也不是那种人啊?”

    “你知道就好!”林苗坐起身来伸了个懒腰,“现在你是不是应该和我说说王馨竹的事了,这小妮子长大了可不是个省油的灯!”

    陆云凡尴尬的笑了笑,其实他和小馨竹这也不过是第二次见,上一次这小丫头可不是这个样子,哭哭戚戚楚楚可怜。

    可是这才半年多的时间不见,王馨竹竟然就大变了样,而且连心智也跟着成熟起来,陆云凡对此也同样很是无奈,可是他又有什么办法呢?当初这可是他亲口答应了的,而且还有那该死的王局长作证,现在他是想脱身都脱不了了。

    如今也只盼着这小丫头快点长大,遇到一个真正喜欢的男人,也让那偏执的念头彻底消散了去。

    关于王馨竹的事情,陆云凡一直解释了一下午,当然不仅仅是解释给林苗一个人听,还有送王馨竹回来的父亲。

    陆国涛和妻子两面夹击,让陆云凡连个躲闪的地方都没有,只好一五一十的把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再一次解释了一遍,而且说完之后,还给王局长打了个电话,这个证人也总算是起到了一点作用,不至于让他平白背上那么大的冤屈。

    王清秋都多大年纪了,陆云凡可是还没结过婚,怎么可能跟个寡妇有一腿,而且还是十几岁的时候犯下错误,这种事情就算是年少失足也不太可能吧。

    晚上陆云凡翻来覆去的被父母的愚蠢气笑了好几次,可是父亲就睡在旁边,他也不敢太放肆的笑出声来。

    “也不知道母亲会不会拉着苗苗聊上一个通宵,明天可不能再待在家里了,不然我们两个都得疯了。”

    随后想到铁汉,心中一阵艳羡。

    “该死的铁汉,一定在什么地方吃肉喝酒去了,他倒是逍遥自在美的很!”

    其实陆云凡这一次还真的猜中了,铁汉不仅酒肉满足,而且还有美人相伴,梁家姐妹左右开弓,互相不断的敬着铁汉。

    铁汉这一次可帮了她们的大忙,虽然陆云凡才是背后帮他们的人,可是一切手续都是铁汉在帮着她们办完的。

    幼儿园里的那些容易推倒的游乐场设施,铁汉也重新固定了一下,而且还把固定的木栓处理的十分光滑,感觉一点危险都不会再出现了。就像铁汉在幼儿园里的感觉一样,处处都透着无比的安全感。

    “铁汉哥,这次真的太感谢你了,要不是你帮我们这么大忙,我们两个弱,弱女子还不知道折腾到什么时候呢,哈哈!”

    梁小叶举着酒杯豪放的大小,刚刚的那句“弱女子”,连梁小鱼都感觉说的太粗糙了,这么大的瑕疵真是让人无比的尴尬。

    铁汉倒没觉的有什么不妥,在他眼里,这两个姑娘确实都是弱女子,两条大腿都没他一条胳膊的力量大,这不是弱女子是什么?

    梁小叶已经喝多了酒,脸色绯红,还是端着一杯酒,一手搭在铁汉的肩膀嬉皮笑脸。

    “铁汉,其实不瞒你说,第一次见你,我就...就觉的你不是坏人,肯...肯定有难言之隐,所以我才没那么怕你,可没想到你竟然还真把我摔了个屁股墩,你知...知道有多疼吗?”

    铁汉呵呵傻笑,倒了杯酒咕噜噜喝了个干净,“我认罚!”

    “罚你,有个屁用?”梁小叶呼哧着酒气靠近了铁汉的脸庞,“要是认罚,今晚就陪我睡一宿,我就原谅你!”

    她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是铁汉和梁小鱼都听的清清楚楚。

    铁汉一怔,突然向一旁一错,避开了梁小叶。

    梁小鱼也急了,抬手把一杯啤酒全泼到了梁小叶的脸上,冰凉的啤酒马上让她清醒了不少,看着铁汉站在那里,她突然意识到自己刚才说了一句非常了不起的话。

    “这,算表白吧?这铁汉大哥,应该给点正确的反应才是,呵呵!”

    梁小叶抹了一把脸上的酒水,把沾满啤酒的手指放在唇边,慢慢塞进了嘴里,对着铁汉暧昧的笑了。

    铁汉被她的过分表演吓的一个激灵,“对不起,我忘了还要开车回去,就不赔你们喝酒了,先走了!”

    这下轮到梁家姐妹愣了,梁小鱼放下手里的杯子,狠狠的指着梁小叶吐出两个字,“你啊”,便追着铁汉出去了。

    梁小叶还满不在乎的拿过一张面巾纸,把脸上的啤酒擦了擦,翘起一只脚来,拿过铁汉剩下的半瓶啤酒,放在嘴边咕咚咕咚两口。

    “这么大个老爷们,竟然比我一个姑娘还要害羞,真是没意思!”

    铁汉是真的怕了梁小叶,出门去便躲进了停在路边的车里,开始后悔今晚为什么要答应她们两姐妹来吃这顿饭。

    梁小鱼追出门来,见铁汉上了车,追过去便要开门上去,可是铁汉直接把车门给锁了,可也因为他喝了很多酒,根本不敢发动车子。

    晚上查酒驾的交警和不少,万一被抓了,他就不能给陆云凡开车了。

    梁小鱼急的在车窗上使劲拍打,可是铁汉就是不理,干脆放倒了车座位,心想干脆就睡在这里好了,反正他一个单身汉,既没人惦记,也没人关心,睡在哪还不都是一样的?

    于是便闭上眼睛,很快就呼呼睡了过去,可是在窗外拍打的梁小鱼却没有因此而停下来。

  http://www.biqunai.com/61/61822/1689850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nai.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n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