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既然人生可抉择 > 第三百六十章 一切都是新的开始

第三百六十章 一切都是新的开始

    时光流转,仿佛一切回到从前,还是在那个荒凉而落后的村子里。

    年轻的马向横把三弟家的桌椅板凳都搬上了他从城里雇来的驴车上。

    “二哥,这是爹娘分给我家的东西,你不能拉走!”

    马向文几乎是带着哭腔在哀求,他们一家穷困潦倒,家里也只有这几件木家具了,可是他的无赖二哥竟然硬是要据为己有。

    “费什么话?两个老东西留下来的东西,凭什么都给了你?”

    “二哥,我求求你了,看在三个孩子的份上,你就把这几件家具留给我们吧,这可是爹娘留下的东西,不能卖啊!”

    马向文的妻子搂着怀里的两个孩子,“快,给你二伯跪下!”

    瘦小的老三噗通一下跪下了,哇哇的哭了起来,马向文的妻子也跟着抽噎起来,唯有那稍微高一些的孩子倔强的站着,死死的盯着已经坐上驴车的马向横,眼中满是怨毒的恨意。

    “小佐......快!”

    那男孩不动,年轻的马向横嘿嘿一笑,“老三,别说我没照顾你,这是旧社会的东西,也就是要除掉的四旧,我要是不替你解决掉,明天就得有人来把你们抓起来,你可知道那后果有多惨?啧啧啧......”

    “二哥,这可是咱爹娘留下来的东西。”

    “别跟我提那两个老东西,要不是他们把我赶出家门,说我是小流氓,我至于连个工作都找不到吗?”马向横无情的反驳着自己的三弟,转头对赶车的车夫催促:“走走走,不想跟他们黏黏糊糊的。”

    “得嘞!”

    “啪!”随着一声清脆的鞭子响,驴车缓缓启动。

    马向文妻子的哀嚎也一瞬间拔高了好几个音阶,甩脱怀里瘦小的孩子,抬腿就追了过去。

    “二哥,你不能走!不能啊,这是祖辈上流下来的东西,不能拉走!”

    马向文见妻子冲了上去,也一个大步跟了过去,两人一左一右,拉着驴车的两个边,一起哀求马向横。

    可是马向横铁了心,他刚刚从别人那里学得了一身鉴别黄花梨木的本领,才发觉自己家里的一应家具竟然就是这昂贵的木料,这不就是天生自带的好运气吗?

    于是他二话不说,直接雇了辆驴车就回了老家,可是没想到爹娘已经去世一年多了,把房子和财产全都过给了自己的这个三弟。

    他们的大哥早夭,也只有他们哥俩,而马向横天生一副痞子样,自打六年级就开始打架偷盗,带着一帮小伙伴到处去干些偷鸡摸狗的事情。

    十四岁那年就和自己的小弟冲进了女厕所,把一个十六岁的女孩硬生生塞进了茅坑里,要不是储粪池还是露天的,说不定那姑娘已经死了。

    打那以后,马向横就天天被他爹追着打,回家吃个饭都得被赶出来,于是走投无路之下,他带着自己的兄弟们来到了城里讨生活。

    一别数年过去,天翻地覆,爹娘逝去,老三成了家里的继承人,可是老实巴交的老三哪是自己这个二哥的对手,面对马向横的强势,马向文经常是能缩就缩,可是这一次,真的过分了。

    拉走了这些桌椅和衣柜,他们就真的家徒四壁了。

    “二哥,你不能,我求求你,你要钱,我可以挣,等我挣到钱,我给你钱行不行,这是爹娘唯一留下的东西了。”

    “放屁,那几间房子不是都归了你了,我得到什么了?你们留着房子,我拉走家具,这才叫公平!你给我撒手!”

    驴车虽然劲很大,但是他们两个成年人的力气也不小,更何况车上还有一车的家具,驴车走的已经有些吃力了。

    马向横心中急躁,抓着马向文的手就是一掰,马向文本身力气就不如他,被他掰开扒着驴车的手,一个趔趄跌倒在地,在地上滚了两圈,见斗不过自己的二哥,心中一急,竟然爬到驴车底下,抓住了驴尾巴。

    毛驴一下子惊了,嗷嗷一阵叫,突然暴走起来,一蹄子踢在马向文的脖子上,驴蹄子的力量是非常大的,农村里经常有说毛驴能一蹄子踢死老虎的传言,可见毛驴尥蹶子是多么的可怕。

    可怜了马向文,脖子立时断了,人也一下子就没了。

    他的妻子还愣了一秒,直到毛驴突然拉着车跑了,他才发现自己家的男人已经没有了知觉。

    一个大活人,说没就没了,他们才刚刚三十岁啊,还有三个孩子,没有了老爷们的家,让他一个老娘们怎么办?更何况他们家的老大还在炕上病着。

    他们老马家就好像天生不流老大,每一代的长子长孙都早早的便死掉了。

    马向横的大哥是这样,马向佑也是这样。

    马向横离开的第三天,马向佑就因为无药医治而死掉了,而那一天,也刚巧是马向文出殡的日子。

    这一家人可真成了村里流言蜚语的起始地,老马家的人也彻底在这村子里待不下去了。

    五年后,大马小马的母亲也因为积劳成疾去世了。一家五口,在短短的五年之后,便只剩了马向佐和马向琪这哥俩。

    哥两个无依无靠,在村子里经常被人欺负,幸好大马这时候已经长成了十四岁的大个子,虽然很瘦,但是打起架来就是拼命,也让村里的那些小霸王不怎么敢招惹他们哥俩。

    两人便又在村子里生活了两年,直到大马十六岁那年,才又一次因为被人欺负和人打了一架。

    这一次比较残忍,长期无法吃饱的大马瘦弱的可怜,但还是拼了命的咬烂了找他麻烦的幺哥的小臂,撕掉了很大一块肉,鲜血淋淋。

    没有见过这等场面的大马也吓坏了,拉着小马,连夜就逃出了村子。

    从那以后,他不敢再让小马叫他的名字,两人便化名马二,马三,想在城里找个能够活命的营生,可是在那个年代,找个能够谋生的营生太难了。

    两人又没有生存技能,兜兜转转半年多过去了,偶然间他遇到了一个个招兵的人,他们哥俩以为可以入伍,这样就能够解决温饱问题了,可是没想到只是一种没听过的兵种——义务兵。

    当兵也不是为了去打仗的,不过倒是管吃管住的,大马动了心,可却放心不下比自己小两岁的弟弟,他还小,入不了伍,如果把他一个留下,那个让他去死根本就没有区别。

    他只好放弃,可是很快他就被招兵的人喊住了,不仅给了他们三百块钱,还把马三介绍到了一家军区医院去打扫卫生,大马这才放心的道别小马,随着征兵的人进了部队。

    到此为止,兄弟两人可谓是过够了苦日子,可也正是这些苦日子,让两人从内到外的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这可以说是他们的一次破茧成蝶,忘记了仇恨,不再计较过去,坦然的活着,才是他们兄弟最好的结果。

    “马二哥,我们走吧。”

    陆云凡拉着陷入沉思的大马,不,或许应该叫他一声马天佐,这是他们的母亲给取的名字,即便已经过去了,这个名字也是他们身份的象征。

    过去的错不是他们犯下的,即便有些责任,也早已经在这流逝的岁月中不再那么重要。

    匆匆赶来的徐志北没有见到任何冲突发生,黯然神伤的黄伦也没有再去任何地方。

    徐志北见到马向横和那倒了满地的人,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叹了口气,便匆忙的又离开了。

    而黄伦也直接订了张机票回了他的家乡。这里不属于他,出去一趟,他也只是认清了自己的贪念取得的成果而已。

    只是这成果,太沉了,也太苦了,他需要好好想一想,在未来,这样的贪念还是否应该控制他的情绪,左右他的思想。

    渴望所得,却一无所获,这不是他们该有的结局,反倒是一直以来表现的无欲无求的陆云凡,成了他们这次出门的所有人中获益最大的。

    这不是偶然,就连他的成长和发迹史也一样不是偶然。

    黄伦在思考,马向横也一样在思考。

    不过他在思考的,确实陆云凡临走时的那句话,一切或许都还有机会。

    “马先生,我不想这是和你的最后一次合作!”

    “对,小陆,就是这个意思,哈哈,可怜我这把老骨头,竟然在一个后生面前表现的如此失败!陆云凡啊陆云凡,跨过这道坎,破开这层铠甲,这天下之大,或许就真的再没有什么困难能困住你了。”

    从一个无名小卒,延展到现如今的身家数亿,种种的际遇、财运和大难不死的运气,现在更是有了铁汉良生和马天佐三人随护左右。

    马向横摇头苦笑,他这一生,也仅仅是有着吴岩吴中两兄弟的时候感觉很踏实,可是生死之间,一切都变了味道。

    可是追随陆云凡的人,却完全不一样,他们即便是身受重伤也忘不了自己的身上的责任。

    良生,为了黄伦几次险些丧命,这样的一个人,竟然就这样被他搞丢了。

    马向横笑着笑着,便流出了眼泪,他感觉自己太失败了,连结交的人都是那么的失败。

    一个后生,生动的给他们上了一课,如当头一闷棍的一课,除了苦笑,他已经不能用任何情绪来表达此刻的心情。

    陆云凡是条龙,被困在浅水滩的一条龙,自踏出这道门槛的时候,他就不再是浅水滩的那条龙。

    合作,呵呵。

  http://www.biqunai.com/61/61822/1663618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nai.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n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