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既然人生可抉择 > 第三百零八章 隐藏的机关

第三百零八章 隐藏的机关

    一个他始终想不明白的问题慢慢的清晰起来。

    这里的元兵为什么会消失的无影无踪,很可能就是这些蛊虫作乱。

    蛊虫可以让他们产生幻觉,可以让他们无法动弹,这些都已经是发生在他们身上的,不过现在他们有镇魂珠护身,倒是不必太过担心。

    现在又有了一个新的问题出现,让陆云凡混混沌沌的怎么也无法想明白。

    这里出现元兵,他的第一个念头便是这里曾经是中原宋兵抵抗元兵的地方。宋兵无法与元兵相抗衡,故此求助巫王协助,这是最合理的解释。

    可是见到这里的情形之后,他之前的猜测就出现了偏差,元兵占据绝对的高地,更像是在埋伏,而且如此埋伏也不符合马背上的蒙古人的作风。

    除非他们这是背水一战,被逼入绝境的元兵前后无路,才选择在山顶开出这样一块平地来埋伏进攻的一方。而且可以肯定,进攻的一方中就已经有了巫王的参与。

    而这位高僧究竟是站在哪一边的,他又有些糊涂了,如果说是站在宋人一方的,可是他又利用了龙树在抑制蛊虫;可如果说他站在蒙古人一方,又总感觉他的这些机关处处都是在防御外族入侵。

    铁汉见陆云凡不动,这才反应过来他的身上也是有着一颗镇魂珠的,完全没必要如此大惊小怪,倒是唐逸飞和黑子两人之前中过一次这等招术,心中畏惧。

    陆云凡对几人说道:“你们不用担心,我想我已经明白了,在缺水的情况下,这些蛊虫对我们来说几乎没有威胁,所以你们大可以放心,这些龙树的木料我们没办法取走,还是在找找其他有价值的东西吧。”

    唐逸飞和黑子畏畏缩缩的绕过那块龙木,想必是之前被蛊虫入体,产生的那些让他们痛苦的幻觉还在影响着他们。

    陆云凡笑了笑,对铁汉道:“你和黑子一组,我和飞哥一组,我们身上各有一颗珠子,这样就不用担心被蛊虫进入体内了。”

    说罢,他对着唐逸飞招了招手,唐逸飞乐颠颠的跑了过去。

    铁汉从怀中口袋取出那颗珠子,若有所思的看了看,这时黑子已经主动靠了过来,也在望着那颗珠子煞是羡慕。

    “铁汉,这珠子怎么会这么神奇?”黑子套着近乎问。

    铁汉摇了摇头,突然把珠子贴在了黑子的嘴唇上,黑子不知他要干什么,但他知道接近这颗珠子是没有坏处的,于是嘟着嘴唇看着铁汉,等待他想要的最终结果。

    等了片刻,铁汉将珠子收回,在身上蹭了蹭道:“小凡说的果然没错,这块龙木里的蛊虫根本就不会钻出来害人,奇怪奇怪,难不成这些巫王还能呼风唤雨?不对,我明白了,是这条河里的水!”

    铁汉走到边缘向下望去,那条本应湍急的河流虽然已经消失,但却依然清晰可见,如果蒙古人在这里扎营,他们就必须解决食物和饮水,食物可以携带,可是水的话,恐怕就要依赖下面的那条河了。

    两军对垒,他们又怎么可能随时下去取水呢?

    莫非是......

    “小凡,我好像想到了为什么这些蒙古人会消失的干干净净!”

    陆云凡刚刚已经瞥见了他向下望,也猜到了他在想什么,于是问道:“你是不是在想,这里的元兵自己用水激活了龙木中的蛊虫?”

    “你也是这么想的?”

    陆云凡笑着点了点头,“不过我认为,激活龙木中蛊虫的水并不是下面河中的水。”

    “哦?那是哪里的水?”

    陆云凡抬手指了指头顶,铁汉三人纷纷抬头去看,这才发现头顶上方乌云密布,竟然好像随时都会下雨一样。

    “你们可能没有注意到,这里的气候很奇特,我们上次经过这里,就遭遇了这里的强大气流,这些强大气流不仅让这里的上空每天都会下雨,而且强大的山风会让经过这里的人寸步难行,所以这条路上经过的人和车才这么少。”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铁汉一拍脑门,如果这里人车过往很多,这里哪还有秘密可言,早就已经被曝光很多年了。

    “可是为什么还要修建这条公路,难道当时修建公路的部门就没有发现这里的秘密吗?”

    陆云凡继续说道:“这个问题,老孙之前就已经和我说过了,这条路并不是政府修建的,而且佛像也根本不是什么秘密,山下镇上很多人都知道这里有尊巨大的佛像,老孙就说在他小的时候经常来这里玩水,只不过后来潭水干涸,他们就很少来了,加上这里的特殊天气,基本没人愿意到这里来。”

    “我们第一次接触佛像的时候,在佛像最下端的背后还发现了一行汉字,我怀疑,修建这条公路的人当时也和我们是一样的目的,不过他们好像并没有成功,不然也不会到现在为止,龙木这种稀有的木料也不会还是默默无闻。”

    “那你说当时那些蒙古人有没有发现这种木料的价值呢?”

    “蒙古人?”陆云凡呵呵笑了,“战争年代,只有金属对他们来说才是最有价值的,他们的所有战利品中恐怕都不会有木制品存在!不过他们这一次用龙木作为军帐的地基,却有些奇怪!”

    说来说去,又回到这里,陆云凡往远去瞧了瞧,只有他们脚下的这块乌黑的龙木最为显眼,于是又趴了下来,在四周寻找可疑的存在。

    黑子撞了撞铁汉的肩膀,“铁汉,陆老板这是找什么呢?一开始我就有点糊涂,咱们爬到这么高的地方,就是为了看看上面是什么样的吗?”

    “不懂别瞎说,赶紧找,要是让小凡满意了,没准回去还能给你涨涨工资。”

    黑子只好跟在铁汉身后,拿着那把已经断了的枪头在龙木的边缘位置继续磕磕碰碰,不过嘴里却在嘟囔着,“这里根本什么都没有嘛,这木头这么硬,都快赶上咱们手里的武器了,我估计着最后还是两手空空,还不如回去找个酒店好好休息休息,找个小妞踩踩背,那多舒坦!”

    铁汉懒的和他谈论低俗的话题,埋头在石头和龙木的连接处往下深挖,挖来挖去,倒是把石头一点点的挖开了,而龙木却半点没有损伤。

    “这是怎么搞的,为什么龙木和石头契合的这么完整,难道蒙古人里还有手法这么高超的建筑大师不成?”

    铁汉摇了摇头,这不该是他所想的问题,他只是个跟班而已,陆云凡让他干什么他就干什么是了,浪费这么多脑细胞,他都感觉自己这辈子所有的脑损伤都是因此而造成的。

    把断掉的弯刀插进挖出的缝隙,他还是想尝试一下是否能撬动一丝,不了这一次好像被他撬到了什么机关,刀身还没断裂,龙木内部就发出了一阵咔咔声。

    陆云凡突然听到声音,拉着唐逸飞赶紧起身向后退开,龙木开始震颤,下面似乎有什么巨大齿轮的机关在运行一样。

    “铁汉,你杵了什么东西?”黑子质问道。

    “我特么的哪知道?”说着,铁汉苍郎一声把那半把破刀拔了出来,可是那咔咔声却没有因为他的抽刀而停止。

    “你到底动了什么?”咔咔声不断,他们脚下不断的颤抖,就好像地震一样,黑子以为又要再次发生山崩,急的对铁汉连声责骂。

    “你能不能给我闭嘴?”

    “我哪特么还有心情闭嘴,老子要是死了也得拉你垫背!”

    铁汉被气的不行,干脆不再理他,跨过颤抖的龙木,直奔陆云凡而去,不管什么时候,他都没有忘记自己保镖的职责,保护陆云凡始终都是他最为重要的责任。

    黑子见铁汉跑了,想想那些虫子就感觉全身发麻发痒,也跟着跑了过去。

    四人凑到一起,退开数米,静静等着,想看看这阵机括声之后到底会发生什么事情。

    几人提心吊胆,这个时候谁也安心不下,毕竟就在前不久前,这里就发生了一次山崩事件,虽然现在已经搞清楚了原因,可是他们还是会害怕二次发生,害怕把他们有幸逃过的劫难再补回来。

    咔咔声渐渐变小,但是一切都没有发生变化,石台还是不变的石台,龙木还是不变的龙木。

    几人从心惊胆战变为目瞪口呆。

    “铁汉,刚才你动了什么地方,再去动一动!”静等片刻之后,陆云凡见不再有动静,于是推了推身边的铁汉。

    “我也不知道刚才动了那里,只是把一把破刀插进了石头缝里而已。”

    “那就再去插一回,快去!”陆云凡催促着,铁汉只好再回到原来的位置,把刚刚扔掉的弯刀又捡了起来,按着刚才插入的地方,再次插了进去,不过这一次却没有任何的反应。

    陆云凡远远问道:“插进去了吗?”

    铁汉点了点头。

    陆云凡纳闷了,“怎么会没有反应了?难道这机关就只能触发一次吗?”

    无知是很可怕的,陆云凡现在就感觉到了自己对这种机关毫无头绪的无力感,没有逻辑就很难分析该如何下手,不知该如何下手,光凭碰运气,那得是多好的运气才能接二连三的找到机关?

    就像他们在石坑中进入山洞之后,如果不是小石头在石洞的尽头把他们接应出去,他们恐怕也只有原路返回的份了。

  http://www.biqunai.com/61/61822/1610302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nai.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n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