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既然人生可抉择 > 第二百七十五章 镇龙狱

第二百七十五章 镇龙狱

    王教授托腮想着,能够致幻的蓝紫色雾气还真的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他是生物学教授,不是化学教授,所以就算他想破头估计也想不出来。

    陆云凡继续说道:“我的猜测是这样的,这种蓝紫色的雾气在吸入人体之后会产生麻痹神经的毒素,但是并不致命,可要是这种雾气接触到水之后,就会和水产生化学反应,生成一种致命的毒药!当然还有另外一种可能,那就是生成极强的腐蚀性液体,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腐蚀掉了那些水鬼的衣物装备,这才造成了他们的集体丧生!”

    “嗯,有可能,如果产生强酸,在短时间内腐蚀了他们的氧气瓶,那么被吸入身体的酸性液体就算已经被稀释了,也会很快腐蚀他们的内脏,造成内出血死亡!”

    王教授的信誓旦旦说的黄伦打了个冷战。

    “这不是小说里才会胡说八道的吗?瞧你们说的,哼哼,跟真的一样!”

    黄伦苦笑着瞅了瞅王教授,又瞅了瞅陆云凡,见他们均是一脸的凝重,马上就觉的有些不好,便也严肃的追问道:“不会是真的吧?卧槽,那小陆掉水里出来怎么没事?”

    两人均没有回答他的话,似乎各自在想着什么可怕的事情,眼睛也越睁越大。

    王教授:“当时水中就是那样在咕噜咕噜冒泡,是强酸稀释过程的放热!”

    陆云凡:“稀释一万倍还有没有腐蚀力?”

    两人几乎又是同时说出口,黄伦在一旁一头雾水,“你们在说什么?”

    两人还是没有回答他的话,王教授道:“大概就是这样了,不过如果水倒灌进到墓里,那么里面的毒雾也一概全部转化掉了,在经过河水的稀释,想必已经不存在任何腐蚀力了。唉,只是可惜了,那里因为黄总的一次错误决定,已经变成了废墟,那座佛陀的墓怕也是再也进不去了。”

    “嘿嘿,是我的决策,我也没想到扔个**进去,这佛祖宗反应这么大啊,直接给自己的窝平了,我看着佛爷也不是个善茬,就算咱们进去了,也是清一色的出不来,结果还是现在好一点。”

    王教授埋汰道:“那你的意思是活着的这些人都是您黄总救下来的咯?”

    黄伦忙摆着手点了点头,“我可没说。”他的三种表达意思完全让人没看出来他究竟想表达什么,不过至于把山炸崩了这件事,他却是抵死不会承认的。

    “你们都是科学家,一把**能把山炸塌了?当我扔里边的是**啊?别开玩笑了,就跟我放个窜天猴炸摩天大楼一样,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你们可别把这个臭屎盆子往我头上扣!这事找谁说也没人信。”

    王教授知道自己热闹了他,但又不想就此认错,否则黄伦一定会蹬鼻子上脸,于是继续埋汰道:“看看,又急眼了,黄总你好歹也是一方商界大鳄,怎么就不能稳重些?”

    黄伦这回可没由着他,“不稳重就是不稳重了,你个老家伙这么冤枉我,我能不急眼吗?再说了,我就急了,你能怎么样?”

    王教授也没由着他,“老黄,你可别忘了,在山中遇险的时候,可是我拼了命的把你救出来的,你可别不识好人心!”

    黄伦:“哎呀,那么久的事情你还往外搬?那你和王胖子胡锦荣争抢鱼骨的时候,我还奋力的站在你这一边呢,你是不是也应该知恩图报?”

    王教授:“你......”

    黄伦:“你什么你?你这个死老头子无理还要狡辩,冤枉了人还死不承认,我告诉你,你要斗嘴,我能跟你斗到明天早晨!”

    王教授哑口,要说学术上的斗嘴,他也可以斗到天亮,可是要是胡搅蛮缠的斗嘴,他现在就已经接不上了,况且黄伦占理,此刻又不想退缩,怎么斗,到最后都是伤神费力不讨好的事。

    “好了,两位,都是自己人,这么吵来吵去的有什么意思?而且这件事确实不能全怪黄总,虽然现在还想不通究竟是因为什么,才导致的山体崩塌,我想明天或许我们就能找到答案了。”

    两人好像早就在等这个台阶下了,陆云凡说完,王教授迅速的接上了他的话,把黄伦撇在一旁,不再理会。

    “刚才我就一直想问你,你和马向横说,那高二十余米的大佛都是龙树木质打造,究竟是想为了让他留下增加筹码,还是确有其事?”

    黄伦也瞬间把所有的注意力放到了陆云凡的回答上,如果那尊大佛真的全部都是由龙树的木料制作而成,那用料已经超过了那棵龙树的数十倍,价值更是不可估量的。

    “我猜,是吧,不过我也奉劝过几位,还是不要去打这尊佛像的主意,到现在为止国家都还没有发现这个宝物,或许也是有原因的,如果我们贸然动手,可能会给我们带来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那我们去干嘛呢?”黄伦摊了摊手,把手搭在陆云凡的肩膀上,“语重心长”的劝诫道:“陆老弟啊,我觉的你呢,财运真的很棒,就是太胆小了,要是你和我老黄的胆子一样大,说不定现在咱们就已经到了平起平坐的地步, 咱们一老一小哥俩联手,叱咤商界那还不是如鱼得水?”

    陆云凡笑了笑,不置可否,要真的到了那一步,黄伦说不定就要开始对他进行打压了,毕竟亲手扶植起来的人一步步的超过自己,那并不是一件让人很爽的事情。

    “那我就先多谢黄总的抬举了。”

    “嘿嘿,哪里,都自己人,不过我还真是佩服你,你在这里弄了个据点,也是为了有一天再回来吧?还有那准备充足的探险包,真是让人意外。”

    陆云凡耸耸肩没有回答,抬手看看时间,他们已经聊了很久,已近午夜十二点,气温也越加的低了,仿佛地面上覆盖了一层湿冷的水汽,把他们的衣服也都打的冰凉。

    三人就此停住,回去了屋内休息。

    第二天吃过早饭,他们便再次聚集在了门口,车小人多,老孙的三轮车根本就装不下他们这么多人,只好分批运送。

    他们两口子为了这么多人忙活了一整晚,脸上也没有什么不愉的神色,陆云凡悄悄问过老孙才知道,原来昨天黄伦就给他们直接塞了一万块,作为接待他们的费用。

    两口子乐坏了,别说一晚上不睡,就是再来上一晚上他们也乐意,这笔钱对于他们来说,可是一笔不小的收入了,不过也只是暂时的,老孙媳妇到现在为止还不知道山路已经崩溃的事情,如果他知道了,不知道会不会把他们轰出门去。

    今日一行,可以分为四部分,陆云凡体系,铁汉,长毛和阿塔扎,还有唐逸飞四兄弟,当然也要算上支援大队的老孙;黄伦体系,良生和剩余的四个弟兄;王教授和他的两个助手。

    一行人中,属陆云凡系人数多,所以马向横便由他出人负责照顾。

    他们一行今天需要潜水,但是他们却只有四套潜水服,还是唐逸飞四人备在车里的,所以最后下去水中的人也只能有四个人。

    “都准备好了吗?准备好就出发吧!”陆云凡高声喊道。

    准备充分的人纷纷跳上了三轮车,老孙和他摆了摆手先行离开了。

    铁汉走到他的身旁,担忧的问道:“小凡,你身上的伤怎么样了?”

    陆云凡笑道:“不碍事,都是一些皮外伤,上过止血药,休息了一夜,差不多都结疤了。”

    铁汉还是不放心,检查了一下他颈部的那道伤口,发现果然只是一点皮外伤,这才算是放下心来。

    “好了,我们也出发吧。”

    铁汉点了点头,小汽车勉强坐下五个人,铁汉开车,黄伦,王教授,陆云凡和马向横四人也只好在上面挤一挤。

    幸好路途并不远,只消十几分钟便到了目的地。

    站在崖边向下看去,那水潭清澈碧绿,如同这山中的一颗翡翠,众人无不对此赞叹。

    陆云凡也是第一次如此清晰的站在高处观望这座檀溪,竟觉的这里天杰地灵,若是天空再有一具中华巨龙在此腾飞,那便是上古的奇观了。

    “真是一处好地方,连我们这些外行人都能感觉到这里是一处风水宝地了,马先生,不指教一番?”

    王教授呵呵笑着抬手一指。

    “果然是聚灵宝地,若是依照这座山而言,这里或许可以视作龙珠所在地,而这条绵延的山脉便是一条飞龙。”

    马向横个说完,把视线转向下方的水潭,突然皱起了眉头。

    陆云凡问道:“马先生,有什么不妥吗?”

    马向横一抬手,“镇龙狱?”旋即转过身看向他们逃离的山路方向,眼中惊骇之色更为浓郁。

    他的如此举动让陆云凡和黄伦王教授三人都有些茫然,但是看他如此专注,又不敢去打扰,静静等着他的解释。

    可是马向横观察了四周的地形之后却陷入了沉思,直到通往崖下的绳梯都已经搭好,马向横还是没有半点对此解释的意思。

  http://www.biqunai.com/61/61822/1559772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nai.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n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