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既然人生可抉择 > 第一百五十九章 乌龙

第一百五十九章 乌龙

    “你要吃点什么吗?这里的菜做的还不错,既然来了,就别浪费这么好的机会。”事情处理完了,徐志北的心情也似乎好了许多,眉眼间的舒展还是比较明显的。

    陆云凡连忙摆了摆手,“不必了,我们在路上路过一个镇子,随便吃了些。”

    “哦?我可告诉你,本地人想来禧禄吃顿饭的可是大有人在,就是难以接受价格才让这里看起来冷清,咱们下次相见可就要看缘分了,到时候你可别在背地里说我小气。”

    陆云凡摇了摇头,笑而不语。

    “好吧,既然这样,那你们现在就可以上路了。”徐志北站起身来,若有所思的又把头转了回来,“不过我还是劝你一句,离黄伦远一点。”

    门外的老吴似乎是看到了徐志北起身,打开房门恭敬的站在一旁,等他走开之后才从衣兜里掏出了一张银灰色的卡片,走到陆云凡身旁递了过去。

    “徐氏集团,徐志北,董事会主席。”

    陆云凡冷笑一声,本想丢在桌上,但是想到或许以后真的会派上用场,犹豫了一下,放进了衣服内侧的口袋里。

    “陆先生,我送你出去。”

    老吴对陆云凡的态度也发生了转变,由之前的面无表情变的略带恭敬,这让陆云凡感觉十分奇怪,但又不便多问。

    总是,事情完美解决,这就是最好的结果了,虽然林苗签下了一份糊里糊涂的文件,但是如果麻烦惹到林苗头上,他是绝对不会坐视不管的。

    微微点了点头,起身正想向外走,突然瞥见了那散落在地上的现钞,看了一眼老吴,转身把那些钱都收进了箱子,拎着走了出去。

    这对他来说也是很大一笔钱了,他要再这么轻易的放弃,那就怎的是个大傻子了。

    林苗五人早已经在徐婉茹的陪同下等在了门外,见到陆云凡出现,徐婉茹像是躲避瘟神一样窜进了车里,但是又摇下了车窗怪异的对着他笑了笑,快速的离开了。

    再次出现这样的表情,陆云凡突然浅浅的感觉到了一点什么,头皮一麻,双目圆睁,有些不可置信的哆嗦了一下。

    “喂,你这什么表情,徐志北都跟你说什么了?看把你给美的,不会是要把他女儿许给你吧?”

    陆云凡刚刚冒出一点的念头,竟然被小七一下子就说了出来,心中立时慌乱成一团乱麻,看向林苗的眼神就有点飘忽了,结结巴巴的想要解释,结果一个字也没说出来脸却先红了。

    小七似乎一下子抓住了他的小尾巴,指着他开始了她的质问:“哦……,看样子是被我说中了,你可以啊,手里拿的什么?是不是徐志北让你给苗苗的分手费?”

    陆云凡又是一呆,暗想这倒霉丫头怎么这个时候就跟长了个透视眼一样呢,趁他发呆,小七一把夺过了那只箱子,打开锁扣往里一瞧,立时脸色大变。

    “小七,你别胡说八道行不行,小凡和苗苗的感情咱们都是看在眼里的,那徐婉茹哪里比得上她?”壮壮想替陆云凡辩解,结果小七的脸色一变,让他也瞬间感觉到了不对。

    林苗的脸色倒还算是正常,但见小七脸色剧变,也开始对箱子里的东西感兴趣了,“小七,你怎么了?箱子里是什么?”

    “没,没什么,咱们要不还是先走吧。”

    陆云凡哑然失笑,对小七喊道:“瞧你这鬼鬼祟祟的样子,走什么走啊,你带着一箱子钱想去哪啊,半路上不怕再遇到个抢劫的啊?当然是先把钱存起来了。”

    “钱?”

    “钱!”

    “整箱的钱吗?”

    “真的假的?”

    一众人都大吃一惊,一箱子钱,那得多少啊?

    几人很快围成了一圈,把箱子再次扒开了一条缝,果然见到红红的一箱子大团结。

    “陆云凡,这是怎么回事?”林秋度跳过来一把抓住了陆云凡的衣领,大声质问道。

    “什么怎么回事?这就是徐志北给的酬金,感谢我们帮了他们的。”

    “你他妈少在这糊弄人,那也叫帮忙吗?帮忙吃饭是吗?你给我说清楚,小七说的是不是真的?”

    林秋度压根就不信他的话,但凡是有伤害到林苗的事情发生,他总是第一个站出来的,谎话和欺骗这样的事情,陆云凡要是真的用到林苗的身上,他敢说一定会把陆云凡打个半死。

    陆云凡知道他的心结所在,长叹一声,解释道:“小七她知道什么?她看见了还是听见了?我对苗苗的感情你们都没看见是吗?都瞎了啊?”

    但是他发现,自己的解释和愤怒竟然没有让任何一个人相信自己,就算林苗,眼中也是噙着泪水,眼中闪耀的还有失望,不甘和不舍。

    “编,接着编,你要是想当徐志北的乘龙快婿,留在这就好了,亏我们那么相信你,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林秋度愤怒的推开了他,从壮壮手中夺过了箱子,重重的摔在陆云凡跟前的马路牙子上,一转身对着几人挥了挥手。

    “咱们走!”

    陆云凡彻底蒙了,这是发生了什么,为什么突然之间没有人相信他了,这么粗浅的道理,孩子都能懂的,为什么他们没有人相信我的话?

    看着林秋度带着几人翻身上车,就连林苗也拭去了眼角的泪水,决然的转身上车,五道身影竟真的就这样抛下了他,头也不回的走了。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徐志北这老狐狸,到末了还是摆了我一道,这样额太乌龙了。陆云凡感觉不到一点真实的,仿佛刚刚发生的只是他自己臆想的一般,可是抬头去看,那五个背影明明已经走了。

    不对,是徐婉茹,这臭*一定是跟他们说了什么?

    陆云凡现在恨不得马上见到徐氏父女,向他们问个清楚,可是他们早就已经离开了,他又去往哪里去追,眼下最重要的还是要和林苗和队友解释清楚。

    这件事搞的他脑中一团乱麻,明明清清楚楚的话,为什么就是被人误会是假的?焦躁不堪的他一脚蹬翻了小黑,蹲在地上不知所措。

    这种情况下,他的脑力智商直接归零,一点办法都想不到,抬头看看远去的五人,他甚至有那么一瞬间想就这样离开这里,回京城去罢了。

    一些不分青红皂白,轻易就将他放弃的人,为什么还要想着挽回?这些人哪里配拥有他的友情?自私,愚蠢!

    恨意就像凉凉的秋风钻进了他的身体,侵染了他的心脏。

    他猛的站起身来,拎着那只装满现钞的箱子,扶起小黑,向相反的方向而去。

    ……

    远去的五人在林秋度的带领下,向着前方麻木的前行。

    小七望着木讷的林苗,心中十分复杂,可是林苗的眼中看不到一丝眼泪,这让她更加不安。

    “苗苗,我觉的徐婉茹说的未必是真的,要不我们还是把陆云凡叫回来吧?”她的试探没有得到回应。

    “叫什么叫?要是没这事,他手里的钱是怎么回事?你还真相信随便做个保就能拿到那么多钱?徐志北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肯定是别有用心!”林秋度对陆云凡恨之入骨,听到小七竟然在替他辩解,恨的牙齿痒痒。

    “那我们是不是也太武断了点,况且小凡也解释了,要是没有徐婉茹的那些话,小凡的解释也是说得通的,林大,我看……”

    “也可能这根本就是徐志北和徐婉茹的离间计,但是陆云凡哪里出彩了?徐志北竟然会看上他?”一鸣和壮壮之前便落在坐后面商量着什么,壮壮的话没说完,一鸣就紧跟着开始添油加醋。

    毕竟是同一个队伍,他们之前早已经发过誓,说过一个都不能掉队的话,要是在最后关头放弃了队友,那这个队伍的团结精神也就不复存在了。

    况且还是因为一个尚不明朗的原因。

    “徐志北找女婿,肯定是徐婉茹看上了,刚才你没见她看小凡的眼神?那骚劲,我都哆嗦了……”

    小七说完就后悔了,要是对别人,她完全可以不在乎,可是对林苗,她实在是不能不在乎。

    看到林苗脸上滑下的两行清泪,她的心中像着了火一样暴躁。

    “不过……关键还在陆云凡,现在我们只是看到他拿了钱,却不知道他到底答没答应,所以我们这么放过他绝对是太便宜他了,你们先走,我去把他抓回来问个明白!”

    “吱”,小七猛的按下刹车,对壮壮使了个颜色。

    一鸣道:“你们快去快回,我和林大看着苗苗。”

    壮壮望了一眼林秋度,发现他并没有拒绝的意思,果断的调转车头,和小七往来路疾驰而去。

    一鸣与林苗并肩而行,看着她憔悴的脸庞,有些不忍,喊停了前面的林秋度,拉着两人在路边坐了下来。

    “秋度,咱们认识的时间最长了,你的性子我很了解,但是这件事确实还没问清楚,这么早的做出决断伤害的不仅仅是陆云凡,还有苗苗。”

    见他不应,一鸣叹了口气,“我知道,最不想看到苗苗伤心的人是你,现在只有咱们三个在这里,我就说句心里话。关于陆云凡,从这一路上发生的事情来看,他是一个不错的朋友,有担当,有脑子,而且可以看的出来,是尽可能的不让我们受到伤害,同时还在尽可能的融入我们。我已经把他当成了朋友,兄弟,所以我压根就不信他会在最后关头做出这样的决定。”

    “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上次我和老孙去镇上找他,亲耳听到了他对未来的憧憬,而且他还和张力谋划了一个大项目,呵呵,他的野心让我很佩服,甚至我都想跟他一起做一些惊险刺激的事情了,他根本不是甘心对别人俯首的人。”

    “承包西玉湖,结交村民保护湖水;小七被撞那次,他还获得了那么大一笔奖金;遇到打劫的,收容了长毛和六子;X县虽然遭遇了那个胖子的再三刁难,可是最终却结识了一个当地的大人物;遇到狼群,还接纳了阿塔扎;掉进山坳那次收获了几件宝贝,这一次又结识了徐志北……”

    “我实在想不出,一个普通人怎么做到每一步都能化险为夷,还有所收获!这样看来,徐志北对小凡的赞赏也不是没有道理的,可能只是我们眼拙,一直没有发现他的好……”

    一鸣说着,竟有些失神了,他不知道是否说动了林秋度,但是他成功让自己着了魔。

  http://www.biqunai.com/61/61822/1293625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nai.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n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