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真的不怕鬼 > 第六百九十五章 呸,渣男!

第六百九十五章 呸,渣男!

    我叫时天,我现在慌得一批!

    今天本来高高兴兴,准备去参加一个小弟为我组织的据说有很多美女的PARTY。

    我还特意在出门前洗了澡做了发型,开车我的那辆刚提的超跑赴约。

    但是没想到……一进门就看到了满地的凄凉画面,我的小弟们被打得凄惨无比,一个个躺在地上哀嚎不已。

    身为燕京二代圈子的老大,身为一名猎灵者,这我能忍吗?

    绝壁不能啊!

    所以我打算让那个打人的凶手尝一尝绝望的滋味!

    但是……

    可是……

    可但是……

    我看到的竟然是那个不仅抢我女神,还揍了我逼着我道歉,更是在新人大赛上出尽了风头的混蛋!

    这尼玛是什么情况啊?!

    而且他旁边站着的……竟然是那个令燕京猎灵者圈子里闻风丧胆的小魔女!

    啊啊啊,我今天出门是没看黄历吗?!

    这两个人怎么凑到一起去了?!

    不行,我一定要尽快逃离这个地方!

    时天忍不住加快了脚步,只想赶紧上车,离那两个人越远越好!

    但是,墨菲定律就是这么的让人蛋疼。

    简直就是怕什么来什么。

    就在时天刚刚踏出别墅客厅大门的时候,一个略带着惊讶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

    “时天?你是时天吧?!”

    时天顿时如遭雷击,身子僵在了原地。

    接着便听到余述抬脚朝他走来的声音。

    时天连头也不敢回,连连摆手,惊慌道:“不是不是,不是我!”

    “哈哈,我还以为我看错了,真是你啊。”

    余述已经走到了时天身后,硬生生将他掰了过来,眼睛明亮,惊喜的拍着时天的肩膀,道:“这还真是巧啊,原来他们口中说的时少竟然就是你!”

    “不不不,真不是我。”

    时天抬手捂着自己的脸,颤颤巍巍的说道:“大哥你认错人了。”

    “装啥犊子呢。”

    他乡遇故人,余述十分惊喜,一巴掌就拍在了时天脑袋上,笑呵呵的说道:“不认识我了?我余述啊!当时在新人大赛的酒会上,你纠缠李云溪,我还……”

    “认识认识认识,别说了哥!”

    时天吓得立马捂住了余述的嘴,生怕余述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把当时的情况说出来。

    咱时少也是要脸的好不好?!

    成功阻挡了余述的话,时天又立马放开手,苦着脸看向他,忍不住轻咳两声,小声道:“咳咳,那个……你咋在这呢?”

    “别提了,还不是那问题儿童闹得。”

    余述摆了摆手,旋即兴冲冲的问道:“对了,你表哥秦逸轩最近咋样,也很长时间没跟他联系了。”

    “还好,还好。”

    时天讪笑着,视线却不由自主的投向了徐挽歌。

    只见徐挽歌正双手抱胸,站在客厅沙发旁看着他,脸上挂着一抹似笑非笑的神情。

    时天顿时打了个哆嗦,犹豫了一下之后抬脚朝徐挽歌走去。

    徐挽歌玩味的视线停留在时天身上,直到他走到了自己面前。

    “挽……挽歌姐。”

    时天低垂着脑袋,哭丧得脸跟快哭了似的,小心翼翼的开口:“小的给您请安了。”

    “嗯。”

    徐挽歌这才满意的点点头,小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乖。”

    “卧槽,你喊她姐?”

    旁边传来余述惊讶的声音。

    只见余述瞪着眼,惊讶叫嚷道:“她比你小,今天才十五知道不?!”

    “我知道,我知道!”

    时天差点直接给跪了,欲哭无泪道:“你别喊行不行?!”

    “呵呵。”

    只见徐挽歌冷笑一声,朝惊讶中的余述瞥了一眼,好心的解释道:“以前这孙贼胆大包天招惹过我,被我揍过一顿,从那之后,我就让他每次见面必须喊声挽歌姐来给我请安。”

    “那……那次我不是没认出你来吗?”

    时天站在旁边小声嘀咕着:“要是认出来了,我怎么可能不要命去招惹你!”

    “怎么,你还挺委屈呗?”

    徐挽歌瞥了时天一眼。

    时天脸色唰一下变得惨白无比,连连摆手,“不敢不敢不敢……”

    “合着,你们早就认识啊。”

    余述恍然大悟的看着徐挽歌和时天两人,不过随即恍然。

    也对,俩人都是燕京人,而且又都是猎灵者,这圈子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时天怎么可能不认识东方鬼帝徐青松的女儿。

    三人这边聊了起来,但旁边客厅中的其他人,却已经全都陷入了震惊呆滞的状态。

    包括墙边的那一排女孩,甚至地上躺着哀嚎的兄弟们也全都暂时忘了疼痛,目瞪口呆的看着像孙子似的站在余述和徐挽歌面前的时天。

    啥……啥情况啊?

    我是眼花了吧?

    对,一定是眼花了!

    那可是时少哎!

    燕京时家的大少!家世恐怖惊人,本人更是传说中那个神秘圈子里的一份子!

    不知道多少人哭着喊着都想抱大腿的时少哎!

    怎么可能会在这两个不知从那冒出来的家伙面前如此低调。

    不不不,这已经不是低调了好吗?

    这完全就是跟孙子似的啊!

    这一副连头都不敢抬起来的样子是怎么回事啊喂!

    耳钉男只觉得自己的世界好像都在崩塌,呆呆看着时天满脸赔笑的跟余述两人说话的模样,整个人如坠冰窖,手脚冰凉,心脏如同落入深渊,缓缓下沉,一直下沉……

    不,我不信!

    这不是真的……

    一定是我在做梦,不,是我嗑药嗑大了,产生的幻觉!

    对,一定是这样!

    让我先睡一觉,等醒过来就好了!

    耳钉男长长喘了两口气,也顾不上像是快要散架似的身体,缓缓闭上了双眼,似乎想要逃离这冰冷无情的现实。

    此时,只见时天抬头看了余述和徐挽歌一眼,还是忍不住心中好奇,开口问道:“您二位……怎么出现在这了?”

    “还不是她闹得。”

    余述抬手一指徐挽歌,抱怨说道:“她爸让我照顾这个问题儿童,麻烦死了。”

    “滚蛋!谁要你照顾?你不是说无论我怎么作都不管我的吗?!照顾好你自己得了!”

    徐挽歌气冲冲的瞪了余述一眼。

    而这一幕,却是把时天给看得胆战心惊。

    什……什么情况?!

    这俩人……是在打情骂俏吗?!

    他俩啥时候认识的?怎么看起来关系这么不一般呢?

    该不会这两个我最害怕的家伙在一起了吧?!

    时天偷偷朝余述瞥了一眼,然后迅速收回视线,在心中愤怒吼叫着。

    混蛋,徐挽歌才十五岁,你也下得去手?

    她还是个孩子啊!

    还有,你不是已经有我女神李云溪了吗?!

    竟然脚踩两只船!

    呸,渣男!

  http://www.biqunai.com/61/61589/1818177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nai.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n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