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魔妃曲之来世了尘缘 > 第三百四十九章 如慧的心事(下)

第三百四十九章 如慧的心事(下)

    对于一个道宗的修者,如慧自然是没有任何好感的。毕竟在妖宗成立之前,佛宗和道宗一直都是彼此竞争的关系,而在妖宗成立之后,关系就更加复杂,佛宗和道宗之间,甚至一度到了决裂的边缘。

    不过如慧自然也不会怕,因为毕竟先在是在佛宗的地盘上,他又怎么会怕一个修为不高的道宗修者。

    至于这个“道修”为何会跑到佛宗的地盘上来,竟然是因为对于道宗的不满。

    对于道宗卸任的宗主言寂不满,也对于现任的宗主奔雷剑客不满。

    于是也就勾起了如慧的心事,因为如慧虽然对于道空这个佛宗宗主没有什么意见,然而对于背弃了整个佛宗的真佛子历劫,心中的不满,却是堪比泛滥之后的忘川河,都直接成了海!

    白玉沉心中一动,表面上却是一副郁郁不得志,与如慧同病相怜的申请,最后又故意做出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那个天魔女真是害人不浅!就好像言寂,若非他身上拥有神界的本源之力,又怎么会轮得到他来担任宗主一职?贵宗的真佛子也是一样,都是可惜了身上的力量。若是可以,我倒是真相和他们的真魂换一换躯壳,那样岂非两全其美!”

    状似无意的一句感叹,却勾起了如慧的满腔心事,于是也就缓和了对于这个“道修”的敌意,跟着感慨了两句:“谁说不是呢,真佛子被天魔女勾了魂,背弃了整个佛宗,那一身精纯的佛修真气也当真是浪费了,倘若真能换个真魂,也算不枉费佛宗在他身上所投入的心血了!”

    然后白玉沉又眨了眨眼睛,做出一副犹犹豫豫的神情,道:“听说,当真有可以互换修者真魂的法子……”

    如慧道:“你说是,我何尝不知道?只要稍微有些修为的鬼修,应该都能够做到。不过那也只是针对一些没有任何真气修为的普通人,就是心志坚定的人界武者,恐怕都会费一番心思才行!”

    白玉沉听他如此言语,心中就已经是有了数。

    ——倘若不是动过这个心思,如慧又怎么会对交换真魂或者躯壳的事情,知道这么许多,肯定是暗中多方打听过!

    于是又顺着如慧的话说了几句,估摸着火候已经差不多了,白玉沉也就收回了那一丝天道之力,恢复了原本的面目!

    一个好端端的“道修”突然成了个鬼修,而且还是同自己交过手的鬼修,如慧自然是如临大敌,顿时变了脸色,同时将真气凝聚到了双掌间:“竟然是你?!”

    白玉沉“嘿嘿”一笑,对于如慧的敌意却是视而不见,甚至还朝着如慧飘近了一些,答非所问:“倘若换做其他的鬼修,或许对于修者的真魂当真是无可奈何。可换做是我就不一样了。”

    “如慧大师,当真就不动心么?”他挑了挑眉,给了如慧一个心领神会的微笑,同时伸出一根手指:“一炷香的时间。”

    说完这话,白玉沉竟然当真转身飘走,同时隐藏在暗处的云夕柔也现了身,然后一同飘着离开,与如慧保持了五六十步的距离。

    如慧最终也没有能够抵得过与历劫真魂互换,接受历劫的力量,成为真佛子的诱惑。

    连一炷香的时间都没到,他就上前几步,追上了白玉沉和云夕柔,问:“说不吧,你们的目的又是什么?”

    “我们的要求不高。”自始至终,云夕柔都是跟在白玉沉的身边,完全由白玉沉开口同如慧交流,听到如慧的问题,他就知道,鱼儿已经咬了钩,当下叹了口气,“我们本来应该属于鬼界,只是误入神界,现在只想赶紧离开,最好……不要惊动其他人。”

    如慧撇了撇嘴,显然并不认同白玉沉的说法,他先是一指云夕柔:“这个女鬼修从未来过神界,可是你——”

    他顿了顿,沉下脸来;“现在说应该属于鬼界,到神界来是误入,岂不是自相矛盾?!”

    白玉沉耸了耸肩,面不改色,脸不红心不跳:“当初那是为了天道之力,现在我已得到全部道宗修者大能的天道之力,自然不会继续留在此界。”

    (和夜天纵一样,如慧自始至终也是不愿意接受神魔二界合并的事实,所以仍旧称呼此刻的域界为神界。而白玉沉,并不知道言寂将合并之后的域界明明为神界之事,再加上为了顺着如慧的意思,不做无谓的争论,自然也就沿用了神界的称呼。)

    ——他一个活人鬼修,脸色总是呈现隐隐的青黑,就算是变了脸色,又有谁能够一眼看得出来?

    见如慧还是心存疑惑,白玉沉又继续道:“当时你也在场,亲眼所见我们是被人从鬼界破开的裂缝推出来的,并非自愿前来。”

    如慧依旧沉吟不语。

    倒不是他不动心,而是对于白玉沉实在是无法完全放心,毕竟,当初神界鬼雾肆虐,最终导致天地灵气枯竭,全都是眼前这个鬼修一手造成的!

    当时不论对于道宗还是道宗的危害,都是极大,若非先有沈衣雪冰封神界,后有神魔二界合并,天界生成,只怕佛宗和道宗到现也无法恢复元气!

    就是现在,十成元气最多也只能说是恢复了四成,甚至更少!

    所以,和白玉沉这样一个鬼修合作,无异于是与虎谋皮!

    白玉沉自然也不会催促,反而是给了云夕柔一个眼神。于是,一直都没有开口的云夕柔终于开口了:“右使大人,咱们是鬼修,和一个真气天生能够克制我们的佛修合作,当真可以么?万一对方到时候翻脸不认账,咱们该怎么办?”

    “这个……”白玉沉瞬间也犹豫了起来,沉吟道,“你说的,也有几分道理。万一咱们帮他与真佛子的真魂互换了,他身上的力量更加强大了。到时候万一不肯帮我们离开此界,还真是个问题。”

    云夕柔连忙附和道:“是啊,何况之前还结过梁子,万一对方到时候再翻旧账,咱们根本就是死路一条!”

    “有道理,要不然……”白玉沉点点头,看着云夕柔,“依你的意思呢?”

    云夕柔道:“右使大人,虽然神界似乎发生了某种变化,咱们来时的通道也被天魔女修补,无法返回,但是那个地方的空间似乎仍旧不是十分稳定,想来仍旧有开辟通道的可能。”

    “你说的也不无道理,”白玉沉刻意压低的声音中充满焦虑,“可是还有一点你忘了,丰都那个老贼,既然将我们推出鬼界,肯定就会防备着我们回去……”

    云夕柔瞬间慌乱起来:“那我们回不去鬼界了?”

    “那倒也不一定,”白玉沉说话的时候,朝着如慧的方向瞟了一眼,然后将声音压得更低,“别忘了还有常纪南,那个人虽然不堪大用,却也有一点好处,就是过目不忘,最起码应该知道返回总部的方法,咱们找到他,到时候双方合作,回到总部再做计较也是一样的。”

    云夕柔的神色这才缓和了许多,然而随即就再一次皱起了眉头来;“可是……那个常……左使,现在人在何处?”

    白玉沉道:“他和我们一样,都是通过轩辕昰砍出来的裂缝来到此界,想必应该还在这个域界当中的某个角落,不过是花些时间罢了。更何况,没有真气,他常纪南就算满脑子都是办法,也无法实施!”

    云夕柔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那我们还找这佛修做什么,直接去找左使大人不是更好么?”

    白玉沉道:“这个域界好像和原来的神界不太一样了,你我都不熟悉是一方面,常左使具体的方位就更是不知,还不知何时能够找到是一方面,另一方面,现在这个域界当中的修者,都在针对我们,倘若没有人掩护,我们能够躲避多久都是问题,就根本不要说去找人了。”

    云夕柔撅着嘴;“可那也比要与这个佛修合作安全许多啊。”

    如慧听着两个人小声交谈,心思却是更加活泛,虽然他也明白白玉沉和云夕柔一唱一和,都是在说给他听,可对方的所分心的这些情况,却是都在情理之中,自己与对方“合作”一把,暂时掩护这两个人,让这两个人帮着自己与真佛子交换真魂,等他拥有了真佛子的力量之后,对着两个人,还不是想如何处置就如何处置!

    这样一想,如慧更加意动,于是急匆匆冲对方面前,打断了白玉沉和云夕柔的对话:“神魔二界合并,天界初成,到处都是修者在搜寻你们,没有我帮忙,你们根本就无法隐藏踪迹!”

    白玉沉和云夕柔偷偷地交换了个眼神,就知道这个如慧肯定会答应下来。

    如慧也的胆大,竟然将白玉沉和云夕柔隐藏了气息,带到了离佛宗不远处的一个小山谷暂时安顿下来,然后才告诉他们,他要去寻找历劫。

    事情就是这么巧,沈衣雪竟然在道空带着佛宗的主要修者前往葬神山的时候,带着历劫找到了佛宗,想要以佛修真气救醒历劫。

    如慧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如此巧合,当即就决定不惜一切代价留下昏迷的历劫,最后甚至不惜暴露了佛宗遗落在现在的妖宗境内的阵法。

    这个阵法应该是只有道空和历劫知道,如慧也在在之前历劫返回佛宗的那一次,偷偷跟踪得知,现在启动了,肯定要惊动妖宗修者,同时也被道空知道并责问。

    所以,在从轩辕昰手中劫走历劫之后,如慧连佛宗也没有回,直接与白玉沉和云夕柔就再次动身,去了幻如魔帝埋骨的紫色山谷。

  http://www.biqunai.com/59/59541/1545827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nai.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n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