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之至尊战神 > 第421章 我就是我,姓宁名轩辕!(五)

第421章 我就是我,姓宁名轩辕!(五)

    你看,要不……”

    张致恒冲宁轩辕笑笑,再次提及了让宁轩辕搬离酒店的要求,临了,又补充道,实在不行他来安排接下来的住宿。

    说话间,余光打量那对已经走进来的兄妹,满脸都是谄媚的笑容。

    年轻女子打扮豪奢,扎双马尾,两手负后,有股习武女子的英姿,类比那位长相平平的兄长,更为引人注意。

    宁轩辕拉起秦秋的手,准备返回房间。

    张致恒故作着急道,“牙子,别让我难做人。”

    语气提高八度,生怕旁边的人,听不见似的。

    宁轩辕眸光冷彻,静静得打量着张致恒,嘴角泛起一丝意味难明的笑容。

    祸水东流?

    英姿飒飒的年轻女子,果不其然,开始漫步悠悠靠近过来,然后眼神锋利的质问张致恒,“怎么回事?”

    “这,这……”张致恒搓动双手,似在组织语言。

    “莫不是有不开眼的狗东西,试图强行留在酒店,准备与我们这批周氏出面招待的勋贵,同处一片屋舍?”

    年轻女子似笑非笑的审视着宁轩辕,不点名道,“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德行,下三流的货色,哪来的资格,与我等住在一起?”

    “再不滚蛋,休怪我木子欣无情!”

    这句话,中气十足,带着不容置疑的命令口吻。

    张致恒一下子着急了,连忙跑到叶子欣跟前,满是热情的打招呼道,“原来是天武门木家的木小姐,久仰久仰。”

    天武门木家?

    宁轩辕未曾听闻。

    不过,既然是周氏宾客之一,应该是赶来清河,巴结那位北皇族的皇室成员宁飞。

    周庆都的影响力,再加上宁飞的恐怖背景,惊动附近省市的大小势力,以最快速度集结清河,也在情理之中。

    但……

    这位叶姓女子,脾气似乎很冲?

    等眸光不屑的撇过宁轩辕,木子欣摆摆手,果断催促张致恒,“既然你是酒店的经理,那就按照我的吩咐,尽快驱除无关人等。”

    “好的。”

    张致恒点头,然后忙不迭回到宁轩辕跟前,苦口婆心劝解道,“牙子,天武门木家,那是周庆都老爷子都青眼相看的存在,你惹不起。”

    “还是乖乖听我的话,搬走吧,牵扯出什么大祸端,我可保不住你。”

    当年,郝大勇喜欢称呼宁轩辕为牙子,张致恒也一起这么称呼了,至于真名,前者同样心知肚明。

    “我有点困了。”秦秋吱声道。

    宁轩辕笑,“那就回去休息。”

    张致恒重重吼了一句,竟是痛心道,“牙子,你别打肿脸充胖子,木家你真的惹不起,还是搬走吧。”

    “嗯?”

    这下子,非但张致恒看起来情绪失控,本就已经不耐烦的木子欣,彻底暴躁起来,“你个狗东西怎么回事?叫搬到其他酒店去,婆婆妈妈,还赖在这里做什么?”

    “以为我木子欣好说话?”

    “木,木大小姐您消消火,消消火。”

    张致恒急了,连忙跑到木子欣跟前,解释道,“实不相瞒,这位是我朋友,只是很多年没见面了。”

    “他以前就是谁也不服的鲁莽性格,不成想,这么多年过去,性格还是那样,一点长劲都没,实在对不起,今天确实是牙子有点目中无人了,还请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他。”

    言罢,又奔到宁轩辕跟前,急声催促道,“快快跟我过去向木大小姐道个歉,你说你,十来年没见了,咋还这么目中无人?”

    “我说句不客气的话,木大小姐真动怒了,你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这种分量的人,你惹不起!”

    张致恒两边忙活,将和事佬这份角色,演绎的可谓淋漓尽致,外人看起来,这位为了避免朋友遭牵连,已经做得很有人情味了。

    不过……

    木子欣自幼养尊处优,岂是什么货色,都可以和自己近距离接触?

    “籍籍无名的庸碌之辈,我还嫌站在跟前碍眼了。”木子欣双手负后,语气倨傲道,“道歉就免了,让他赶紧滚蛋。”

    “我这就办,我这就办。”

    张致恒视线回转到宁轩辕身上,佯装劫后余生喜悦道,“你看看人家木大小姐这气量?没事多学学。”

    “别一副东不怕西不怕的样子,真惹怒了大人物,下次就没这么好的运气,有我给你求情。”

    “呵呵。”木子欣冷笑,既然是朋友,怎么做人的觉悟,一个天上,一个地上?

    然而……

    宁轩辕仅是淡淡问了张致恒四个字,“戏演完了?”

    张致恒,“……”

    “牙子,你这话什么意思?我听不懂。”张致恒垂落眼皮,语气茫然。

    “你明知道,我就是我,还装着一副浑然不自知的模样,试图通过这么位所谓大户千金,来满足你,对我呼来喝去的虚荣感?顺带尝尝教我怎么做人的快|感?”

    “怎么着,是不是还准备,让我对你感恩戴德?”

    张致恒,“……”

    这句话,对木子欣来说,可谓一头雾水。

    于张致恒而言,则是另外一种滋味了,不过,他还是露出讪讪笑容,佯装茫然道,“牙子,你怎么越说越玄乎,我一句话都听不懂。”

    宁轩辕仰起头,毫不客气道,“既然你当年选择离开,那就别在今年今日,嫉妒剩下的那个人,十年征战无人问,一朝扬名天下知。”

    “呵,呵呵……”

    张致恒像是猛然间,被一柄尖刀刺中心尖,他扯了扯嘴角,嘀咕道,“如果,如果我没离开……”

    “我不觉得能干出卖师求荣这种事的人,担得起总兵统帅的职位。”宁轩辕一针见血讽刺道。

    张致恒,“……”

    刹那间。

    张致恒猛烈抬头,一双空洞无光的眸子,逐步黯淡。

    不甘。

    悔不当初。

    以及羡慕嫉妒恨,余下那位,经过十年沙场洗礼,一举成为总兵统帅,明明当年最被寄予厚望的人,是他张致恒。

    北野集团军。

    时年二十九,姓宁名轩辕。

    曾经与宁轩辕共事过一段时间的他,又岂会不清楚,此宁轩辕,正是他军伍生涯中认识的宁轩辕!

    今天这番揣着明白装糊涂的举措,更像无能者,最后的挣扎!

    “你活得像个笑话。”

    这七个字,堪称雷霆一击,刺激地张致恒神不守舍,犹如丧家之犬。

    “狗东西神神叨叨,没玩没了,再不滚,我亲自结果了你。”木子欣并未用心听张致恒和宁轩辕的对话,她仅是觉得宁轩辕很不识趣。

    倒是她那没怎么吭声的哥哥木子雄,捕捉到了一个关键词,总兵统帅。

    “子欣,别说了,赶紧走。”木子雄胆战心惊的催促道。

    木子欣转过头,向木子雄不满的嚷嚷道,“这狗东西赖着酒店硬是不走,难道就这么算了?”

    “他很可能是宁轩辕!”

    木子雄贴身过来一句耳语,惊得木子欣瞠目结舌,等反应过来,连忙挪动步伐,小心翼翼躲在自家哥哥身后。

    心惊肉跳,头皮发麻!

    

  http://www.biqunai.com/57/57918/1469532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nai.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n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