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气逼人 > 第七百九十五章 体面

第七百九十五章 体面

    十天后,在灵山市第三公墓,举行了一场小规模的葬礼。

    第三公墓和烈士陵园遥遥相对,却处在灵山的背阴面,规模原本就不大。

    今天又不是冬至、清明,还没到上坟的时候,公墓里一片寂静,只有沙沙的细雨之声。

    说是葬礼,其实也就随便放了几支炮仗,楚歌简简单单说了几句,随后便直接下葬。

    平平无奇的葬礼,唯一稀奇的,或许就是观礼的来宾。

    都不是人,而是鼠族。

    数百名鼠族的左前肢上都绑着一条细细的黑纱,撑着小小的,玩具般的黑雨伞,做出庄严肃穆的表情,一声不吭地看着那盒分不出是人是狗的骨灰,被工人们放置到墓穴里去。

    尘归尘,土归土。

    一同放进去的,还有逝者生前最喜爱的东西。

    一枚被咬得坑坑洼洼的狗咬胶。

    一顶用人造玻璃的“水晶灯”改造而成,唯有庆典和祭祀时才拿出来戴的华冠。

    还有一本边角卷起,快被翻烂的故事书。

    故事是简单易懂,妇孺皆知的童话,叫做《匹诺曹历险记》。

    讲述一个爱说谎的木偶,想要变成人类的故事。

    楚歌的目光在童话书的封面上停留了很久。

    破破烂烂的封面上,爱说谎的匹诺曹,惊慌失措地捂着自己越来越长,遮掩不住的鼻子。

    即便接收了大量国师的记忆碎片,楚歌仍旧想不出,当这条老狗在地底深处背负着沉重的秘密、使命和野心,独自翻阅着这本童话书时,究竟是什么心境。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

    墓穴已经合拢,用水泥浇筑起来,插上了墓碑,上面简简单单写着四个字:郭师之墓。

    除此之外,一个字都没有。

    也没有相片。

    其实,原本可以贴一张相片上去的,毕竟国师的“尸体”并没有毁去,捯饬一番,仍旧能看出几分生前的威严。

    但楚歌猜想,他一定不喜欢在自己的墓碑上,留下一条宠物狗的模样。

    算了,长相并不重要,这个世界上,长得比禽兽更加丑陋的人类,从来都不会少。

    楚歌这样想着,叹息一声,将红莲之主拜托他敬上的那束鲜花,摆在国师——郭师的墓碑之下。

    鼠族们看着这一切,心情很复杂。

    郭师是长牙王国的精神领袖,原本应该按照鼠族的规矩,在地底世界来一场风光大葬。

    不过,楚歌说这种安葬方式是郭师的遗愿,他们也是相信的,毕竟楚歌这些日子,不经意间显露的一些东西,已经令全体鼠族深信不疑,楚歌便是郭师的精神继承者。

    只有食猫者等极少数深知内情的人,不太明白楚歌的用意。

    真有必要为郭师安葬、竖碑、把名字流传下去吗?

    毕竟郭师是敌非友,从一开始他点化鼠族文明,创建长牙王国,就是不怀好意,把鼠族当成工具,甚至注定要去死的炮灰。

    即便到了最后一刻,他都不曾幡然悔悟,哪怕客观上减轻了天人组织对灵山市造成的破坏,这也不是他的本意。

    甚至,他巧计连环,还想着玩“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把戏,试图在楚歌和病毒博士拼得两败俱伤之后,吞噬楚歌的灵魂,夺取楚歌的身体。

    这些事,绝大部分鼠族强者都不知道,但身为亲历者的楚歌,当然最清楚凶险的程度。

    为什么,还要帮敌人竖碑呢?

    葬礼结束之后,从半山腰远眺繁华的城市,食猫者终于忍不住问出这个问题。

    “不管是人是狗,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无论我帮他体体面面地安葬也好,还是大卸八块,剁碎了喂狗也罢,对郭师来说,都没任何区别。”

    楚歌道,“葬礼这玩意儿,不是给死人和死狗看的,而是给活人和活着的所有智慧生命看的。

    “是,郭师当然是敌人,而且还是相当卑鄙无耻、死性不改的敌人,虽然最后时刻,他说的话很感人,费尽心机做了这么多事,目的也很叫人唏嘘,但这只是因为他打不过我的缘故,要是真能撼动我的灵魂,你看他会多嚣张!

    “话虽如此,但我和国师的斗争,地球联盟和天人组织的斗争,甚至有朝一日,人类文明和鼠族文明之间有可能发生的斗争,终究都属于智慧生命之间的斗争。

    “倘若是莽原上两条饥肠辘辘的鬣狗之间,为了活命而不得不厮杀,杀死对方之后,自然怎么处理都可以——无论是啃噬对方的尸体,骨头渣子都不剩下一星半点,还是将对方暴尸荒野,任凭秃鹫啄击,都很正常。

    “但我们智慧生命之间的斗争,总该和鬣狗的厮杀,稍稍有些区别吧?

    “我书读得少,想不到太高层次的区别,只能想到这点儿体面了。

    “人类文明在灵气复苏的滚滚浪潮面前,是如此脆弱和渺小,虽然我们是有着无穷的热血和勇气没错,但热血和勇气这玩意儿,也当不了饭吃,说不定哪天一个浪头打过来,地球人类文明就毁灭了呢?

    “鼠族文明、怪兽、修仙界、幻魔界,或许还有别的什么乱七八糟,更高层次的存在,谁知道我们究竟会死在谁的手上?

    “万一,我是说万一,如此悲惨的结局真的上演,我希望毁灭我们的家伙,好歹看在同是智慧生命的体面上,也帮我们挖个坟,竖块碑,告诉这个宇宙,我们地球人曾经存在过。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虽然也不是说,我帮郭师这条老狗挖坟竖碑,未来毁灭地球人的超级文明也一定会这么做,但如果我们首先做不到给敌人留下最后一点体面的话,又有什么脸,对强敌提出这么过分的要求?

    “到时候,大家都不体面,都变成一群饥肠辘辘的鬣狗,无所不用其极地厮杀、毁灭、蹂躏、践踏,这实在不是我希望看到的未来的模样,你明白吧?”

    “我大概明白了。”

    食猫者道,“放心,鼠族不会背叛人类的。”

    “不要说这种和放屁没两样的话,如果一个文明不会背叛的话,就不叫文明了。”

    楚歌挠头道,“只不过,结盟也好,背叛也罢,那都是很久以后的事情了,至少暂时,鼠族和怪兽的问题,算是勉强解决了,对吧?”

    食猫者沉吟片刻,点头道:“对。”

    ……

    接下来几个月,从狂风暴雨中顽强坚持下来的灵山市,终于见到了灿烂的彩虹。

    鼠族文明走出地底,红莲之主亦以灵山港为基地展开活动,为灵山市的经济发展,注入了两支威力无穷的强心剂。

    一时间,大量资本和人力都源源不断涌入进来,希望寻找和鼠族以及怪兽合作的机会,各种新概念、新项目和新技术都被开发出来,灵山市俨然成为十三个特区中最耀眼的一个,连带着整片东海大区都进入欣欣向荣的稳定发展期,不少本地企业跟着尝到了甜头,更是野心勃勃,提出狂飙突进的计划——在最激进的计划中,不少本地议员和商界大佬们都提出,希望灵山市能够抓住千载难逢的历史机遇期,将城区规模扩大三倍以上,朝空中和地底进军,建设“蜂巢城市”,成为足以和江户城、新金山相媲美的全球顶尖大都会了。

    这真是鲜花着锦,烈火烹油,灵山市最红火的年代。

    而放出这把火,至少是往最初的小火星里,稍稍吹过一口气的楚歌,依旧过着他低调、奢华、且枯燥的小日子。

    来自全球的震惊能量,仍旧在源源不断传送过来。

    这很正常,虽然沙老帮他隐瞒,当天几万双眼睛却看得清楚,又怎么可能完全瞒住,原本就是一传十,十传百的事情,哪怕因为时间推移,事件的热度下降,但随着知情者越来越多,每天传输过来的震惊能量,仍旧能把他塞得嗷嗷乱叫。

    

  http://www.biqunai.com/53/53035/1670931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nai.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n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