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气逼人 > 第六百三十五章 全面崩溃

第六百三十五章 全面崩溃

    不能再这样消耗下去了。”

    食猫者找来了它的副手,另一个家族的族长,指着战场后方,被巨型蚯蚓钻出来的隧道,“召集所有精锐,是时候发起总攻了,无论如何都要将虫潮驱赶到隧道里,然后炸塌隧道,封死这些虫子——虽然不可能永远堵死他们,至少能给夜光城加强防御,带来宝贵的喘息。”

    食猫者以为自己能令行禁止。

    岂料,这名族长却用非常古怪的眼神看着它,缓缓摇头道:“我们恐怕没有力量发动总攻。”

    “什么?”

    食猫者一听就急了,见到其余几名很有分量的族长都在默默看着他们,眼里闪烁着同样古怪的光芒,不由怒道,“你们又要干什么,敌人兵临城下,就算你们真有不同意见,也不应该在这时候捣乱吧!”

    “不是捣乱。”

    它的副手道,“我们的精锐在过去一百多场‘胜利’中几乎消耗殆尽,现在只剩下最后一批种子,他们是我们迁徙到别处之后,复兴的希望——有这些种子在,他们就能教会新兵战斗的技巧,语言和文字的能力,还有最基本的规矩。

    “倘若这些精锐都折损在这里,我们能带走的只剩下出生没几个月,语言能力都不熟练的新兵,那么,真像是你说的,我们一瞬间就要从‘文明’堕落到‘野蛮’了。

    “是时候了,食猫者,撤退吧,不要再将宝贵的精锐,浪费在这样毫无意义的消耗上面了,虫族是杀不完的,他们简直是……简直是恶魔对我们的惩罚!”

    “开什么玩笑!”

    食猫者咬牙切齿,低吼道,“你们都是身经百战的老兵,谁能不知道维持战线的重要性,现在双方杀得难解难分,形势如此焦灼,你们怎么撤退?稍微一个站不稳阵脚,随时都会兵败如山倒!”

    “我们可以让那些附庸部落,和四大家族的残兵顶在最前面。”

    这名族长胸有成竹地说,或许它早就和别的族长沟通过,取得了一致,“反正在我们的迁徙之路上,这些尾大不掉的家伙只会成为麻烦,不如先将他们消耗掉——或许,他们能实现你的意图,将隧道暂时炸塌,岂不是一举两得?”

    四大家族虽然被几十个中小家族联合起来镇压,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食猫者等新兴势力不可能一下子将四大家族所有的强兵统统杀死,只能分割开来监管。

    而在战争压力一天大过一天的现在,他们也不可能放着宝贵的战斗力不用,却让自己麾下的儿郎们去拼杀。

    四大家族的残兵,和附庸部落的蛮族们,是战场上不可或缺的中坚力量,随着一场场“胜利”,对他们的监管渐渐放松,他们逐渐恢复了自由。

    倘若鼠族文明真的准备放弃夜光城,迁徙到别处去,四大家族残兵和附庸部落的蛮族,是最大的不确定因素,与其让他们在迁徙之路上闹出什么幺蛾子,倒不如统统消耗在这里。

    “这,这不可能!”

    食猫者气得浑身发抖,尽管它见多了鼠族内部的尔虞我诈和互相倾轧,对咎由自取的四大家族没有任何好感,但在它心底里仍有一个梦想,希望将所有鼠族紧密团结在一起,消除家族之间的隔阂,重塑一个伟大的文明。

    倘若今天,他们真的将四大家族残兵和附庸部落的蛮族顶在最前面,自己却落荒而逃的话,这个梦想就破灭了,鼠族的精神就崩溃了,伟大的长牙王国就四分五裂,永远都不可能重建了。

    更何况,四大家族之中,能幸存到今天的残兵,无不是心思灵动,机敏至极之辈;附庸部落的蛮族们,也是面目忠厚,内心狡猾的家伙,他们真能像提线木偶一样,任由食猫者操纵,乖乖顶上去,在主力撤退的情况下,战斗到一兵一卒?

    但食猫者绝无法拒绝副手的建议。

    因为它发现,其余几十名族长,已经隐隐站到了副手的背后,它的对立面去。

    即便打了上百场惨烈的“胜仗”,食猫者也没有积累到国师三分之一的威望。

    甚至连不死将军那种一登场就会造成窒息般的强大气势,都没有积累出来。

    它还没有,或许永远都无法达到专权独断,生杀予夺的程度。

    鼠族军队也是一支标准的贵族联军,绝大部分鼠族并不直接服从它的指挥,而是对自己的族长惟命是从。

    食猫者陷入进退维谷的尴尬。

    这份尴尬并没有持续太久,就被战场上蹊跷的异变打破。

    只见鼠族大军尚未和虫潮接触的左翼,就像是被看不见的皮鞭狠狠抽了一鞭,开始混乱,溃散和后退。

    片刻之后,同样的溃散也出现在右翼——那里的情况更加糟糕,因为右翼的鼠族已经和虫潮接触,像是两条八爪鱼盘根错节地纠缠在一起,进入短兵相接的肉搏。

    但就是有大量鼠族,仿佛心有灵犀,不顾同袍仍在殊死血战,同时掉头逃跑。

    原本压倒性的优势,在左右两翼蹊跷的崩溃下,瞬间暴露出了软肋,变得岌岌可危。

    食猫者气得暴跳如雷,充血的眼球死死盯着副手的咽喉,简直想要一口咬断副手的喉咙,用冰冷的鲜血,来平复自己的怒意。

    它还以为是副手先斩后奏,不顾大局地私自撤退。

    岂料,副手,包括副手身后的几十名族长,见到此情此景,亦是目瞪口呆,如遭雷击。

    食猫者这才想起来,部署在战阵左右两翼的部队,好像大部分都是四大家族的残兵,以及附庸部落的蛮族。

    “这些忘恩负义的混蛋,他们竟然比我们先一步逃跑了?”副手一半愤怒,一半绝望地喊叫。

    食猫者默然。

    的确,虽然取得了一百多场胜利,令长牙王国的“疆域”变得空前辽阔,但这样的吹嘘,只能骗骗刚出生几个月的小老鼠们。

    对四大家族的残兵而言,他们原本就负责掌管战略物资和所有的“神器”,自然也清楚这些不可再生资源的消耗速度,有多么令人绝望。

    至于附庸部落的蛮族,原本就因力量而臣服,他们对长牙王国的力量衰弱,自然有着更加敏锐的感知。

    树倒猢狲散,秋来蝉先觉,他们恐怕早就发现了长牙王国正在一步步走向崩溃,说不定早就在暗中商议了很久,就是在等一个机会,等一个食猫者无暇顾及他们的机会。

    那就是现在。

    随着两翼的崩溃,鼠族战阵的正面压力顿时陡增,食猫者等中小贵族的精锐都陷入虫潮激荡的汪洋大海,只觉得四面八方都是变异虫豸,虽然还不到兵败如山倒的程度,却是被敌人持续放血,能勉强维持战线不崩溃就是极限,哪还有余力去围捕如此大规模的溃兵?

    “先下手为强,我们太犹豫,太仁慈了!我们早就应该撤出夜光城,不应该再和这些该死的虫子纠缠!”

    食猫者的副手顿足捶胸,一副悔不当初的模样。

    它狠狠瞪了溃兵一眼,又用无比复杂的眼神剜了食猫者一眼,扭头对其余的族长们道,“事不宜迟,我们也快撤退吧,这仗没法打了!”

    “等等——”

    食猫者一阵头晕目眩,急道,“倘若连你们的精锐都撤出战场,战线真要全面崩溃,兵败如山倒了!”

    “不然呢,难道要我们将宝贵的精锐白白投入到这种毫无意义的消耗战中,为那些忘恩负义的四大家族残兵和附庸部落蛮族拖延时间,让他们毫发无损,大摇大摆地逃走?”

    副手的眼珠也红了,“趁现在,我们的精锐还没有完全投入战场,必须保住最后的有生力量,至于别的,顾不了那么许多了,好在战场上残留的尸体还足够多,应该能拖着虫潮片刻的!”

    

  http://www.biqunai.com/53/53035/1537077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nai.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n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