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萌狐悍妻 > 第四十八章 故地重游

第四十八章 故地重游

    对云河来说,没有人比他更熟悉这个地方了!这里正是他从小长大的赤炎国皇宫,他自己居住的宫殿东云所啊!

    只是,东云所已经荒废多时,成了一座冷宫。由于无人居住,又日久失修,长满杂草,是什么时候重新修葺过的?

    宫女们看到云河都纷纷热情地围过来行礼:“叶王殿下,您回来啦!王妃在里面等了你好久。”

    叶王,那是云河在赤炎国的身份。他是武帝的长子,次子云烈登基,即为烈帝,后来他被烈帝封为叶王。

    云河听懵了,他什么时候纳妃了?怎么自己一点印象都没有。

    “殿下,您忘啦?王妃就是唐姑娘。您跟陛下联手将犯上作乱的梵祭司打败后就立唐姑娘为妃。您跟王妃游历四方,过着神仙美眷般的生活,偶然会回来皇宫小住几天,陛下便令我们把东云所打扫干净,欢迎您们随时回来渡假。”那个为首的丫鬟给云河解释。

    这时,一个长发白袍的儒雅男子从长廊徐徐向云河走过来,语重心长地对云河道:

    “殿下还是一如既往的恃才傲物,落拓不羁啊!梵祭司之乱后天下百废待兴,陛下圣德,为了重振国土,孜孜不倦地寻求安邦之道,日理万机,劳神费力,不敢有丝毫的松怠。殿下倒是快活,空有一身才华,却放浪形骸,与王妃游玩于山水之间,不问国事和民间疾苦。要是先帝有灵,也会怪责殿下不务正业,虚度年华。臣劝殿下,为了陛下的鸿图伟业,为了天下的繁荣稳定,应当尽早回宫辅助陛下,兢兢业业,尽忠职守,鞠躬尽瘁,方可完成大业!要是你们兄弟能同心同德,天下能不长治久安吗?”

    明明是责怪的一番话,云河却听得如痴如醉,仿佛这是世间最美的声音,怎么听都不厌倦。

    明明是严肃的表情,云河却觉得无比亲切,仿佛这是世间最慈祥的笑容,怎么看都不够。

    不要说责备,那怕这个人举起木棍,把他打得皮开肉裂,他也是心甘情愿地挨打呀!

    这个人,正是云河一生的心结,他敬爱的弈文太傅。

    可是,在二十多年之前弈文太傅不就已经去世了吗?

    后来太傅的遗体被梵祭司炼制成傀儡,最后被紫莲力量的净化,在紫火之中化为灰垢,彻底消失于天地之间,连灵魂也灰飞烟尽了。

    直到后来,梵祭司伏诛了,云河仍然不能释怀。

    他一直在心底缅怀着弈文太傅,这种失去的痛,就像一道永远扎在他心里的刺,怎么都不会好了。

    悲伤的泪水瞬间夺眶而出。

    泪水模糊了他的视野,他看不清弈文太傅那慈祥而儒雅的脸庞。

    此刻看到的太傅一定是幻觉吧?是自己太思念太傅的缘故,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云河眼泪汪汪地哭了:“太傅,为什么只有在梦中才能看到你?”

    他说着说着,眼泪大滴大滴地延着脸颊滚落,又哭又笑,样子看着怪可怜,就像一只被主人遗弃又被捡回来的小动物,傻傻地等着主人的安抚。

    哭,是因为过去的事痛心;笑,则因为哪怕是一场梦,两人终于能相见!

    但如果这是梦,愿这个梦不要这么快就醒,他还想跟弈文太傅多相处一会,他还有千言万语未来得及细诉。

    弈文太傅走到云河身边,伸出手轻轻地拭掉他眼角的泪水,心痛地道:“殿下,臣只是稍微责备几句,真不是故意把殿下骂哭的。殿下已经是一个无所不能的神仙了,怎么还像小孩子一般的爱哭?跟你说了多少次呢?自从你成神后,你就用神通将我复活了,现在的我是活生生地存在着。不过这神通的施展太耗用你的神力,你因此落下后遗症,经常失忆或者陷入各种可怕的梦境之中。”

    不是梦?

    泪水还是止不住地凝结而出,云河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手颤颤地往前伸,轻轻地抱住弈文太傅,整个人埋在人家怀中。

    能碰得到!能听到他的心跳,隔着两层薄薄的衣服,能感觉到他的肌肤传递过来的温度。

    他是活着的,真的存在!

    尽管云河长大了,身材也比一般的女孩子高很多,但高大的弈文太傅还是比他高半尺有余。云河跟弈文太傅靠在一起,成了最萌的身高差,他就像女孩子那般纤小。

    弈文太傅轻轻伸手就抚到他的头,笑道:“我的殿下,乖,没事了,这里是现实世界,不是梦境。”

    弈文太傅仿佛害怕云河受惊或失望,不断温柔地安抚他。

    云河瞪大了还带着泪痕的眼睛,抬起头,又惊又喜地凝望着笑得很慈祥的弈文太傅。

    这真的是现实!弈文太傅回来了!

    可是,他又想起刚才这两天在中天发生的一切,担忧说:“太傅,真是太奇怪了,刚才我明明还在中天的失落之城,我跟希希失散了,后来才知道她在城主府,孟飞熊迫她下嫁,我正准备跟孟飞熊决斗。不知为何突然出现在皇宫……”

    这一切的变化实在太离奇了。

    无论是中天发生的事,还是眼前的弈文太傅都是那么真,云河已经无法分清现实和梦境了。

    弈文太傅和蔼地笑道:“殿下,在中天发生的事只是一场梦。你根本就没去中天,成神之后你就一直留在凡间。”

    “是吗?可是那梦境的感觉太真了,我还看到希希被人迫着试穿嫁衣……”云河迷茫地说。

    “谁敢迫我嫁人了?”突然,一把悦耳的声音像银铃似的传入云河耳边。

    一位打扮得雍容华丽的妃子推开门走过来,站在云河面前宛然而笑。

    不是唐紫希还能是谁呢?

    云河惊喜得放开弈文太傅,向着唐紫希迎过去。

    唐紫希一直喜欢穿着简雅的白色衣裙,素来不施脂粉,这是云河第一次看到她身穿妃子服盛装打扮。那一头黑色的长发盘成精致的发髻,别着凤钗,看起来既高贵又美丽。

    “希希,真的是你吗?你美得快让我认不出来!”云河还以为自己眼花呢!拼命揉了揉哭红了的眼睛。

    “当然是我!我的小云河,你又做了可怕的梦吧?怎么连我都认不出来了?你忘了吗?是你带我回皇宫的呀!这身装扮还是你亲自帮我挑选的。”唐紫希叹了一口气道:“看来你的失忆症和多梦症又犯了。”

    唐紫希踱着莲步走到云河身边,执着他的手温柔地说:

    “云河,你放心好了,没事的,所有事情已经过去了,我们现在终于能远离战争,过上幸福的日子,你什么都不用多想。最近我从神书那里学会了一种宁神的灵丹,再过半天就能炼制出来,只要你服食了,就不会做那些奇怪的梦了。以后无论你想遨游四海也好,你想留在赤炎国辅助阿澈也好,我都会支持你的。”

    唐紫希的声音就像温暖的泉,缓缓地流入云河的心田,他觉得很平静,很幸福。

    这种幸福的感觉是那么逼真,以致于他快想不起刚才那个似是而非的梦里发生的一切。

    梦越来越像现实,而现实又越来越像梦。

    什么以魂补天,黑翼鸟龙,什么古兰清藤,什么失落城主……这些人和事都渐渐地淡化成背景,在他的脑海之中消失了。

    或许,一切都像弈文太傅和希希女神说的那样,中天发生的事都不是真的。

    弈文太傅是他最敬重的师父,希希女神是他最爱的女人,他们是不会对自己撒谎的。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自己梦游中天跟希希女神失散,虽说梦中的经历是两天,但他却觉得时间仿佛已经过去几个世纪那么久。

    “希希,我好想你……”他红着脸情难自控伸手挽住女神的腰,把女神圈入怀中,就想低下头往女神那薄薄的唇亲一口。

    就在这时,梳着包子头的千瞳走过来大声道:“姑爷,别急着欺负我家主人嘛!陛下已经在长生殿等候多时了,他让我来叫你们赶快用膳啦!”

    千瞳就是桃妖的女儿,她拥有千眼里神通,现在是唐紫希的丫鬟。

    话说,云河觉得千瞳来得真不是时候啊!他大好的兴致就这样被千瞳打断了,这种不爽的感觉就好比被人当头浇了一盘冷水。

    他郁闷地说:“我说千瞳,你是故意气我的吗?”

    那萌萌的狐耳朵竖了起来,长长的狐尾巴在身后摇了摇,状如又生气又委屈的小狗。

    “呵呵,姑爷,我哪敢?”千瞳捂着嘴偷笑,觉得姑爷每次被人一逗就变得好可爱。

    “好了,小云河,我们还是快点过去吧!别让阿澈等太久。说起来,我们也很久没见阿澈了吧?我有点想他呢!”唐紫希笑道。

    “好吧!”云河无奈答应,迷人的桃花眼眯起来,心里在美美地盘算着:不急不急!我有的是时间,待晚膳过后再继续刚才未做完的事好了。

    “姑爷一定又在想着做坏事了!”千瞳就像一个鬼灵精,一看云河的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什么,立即拆穿了他。

    云河好像被人踩了狐狸尾巴,顿时尴尬得脸红耳赤,他在心里吐槽:这丫头真是越来越大胆,也不给我留点面子!自己在希希女神心中可是乖乖小丈夫的形象呀!

    他只好汗笑着拼命给千瞳眨眼,无奈地说:“千瞳!拜托你就别再添乱,我是怕了你。”

  http://www.biqunai.com/52/52674/707630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nai.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n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