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秘巫之主 > 第三百零八章 仍有磐石坚守

第三百零八章 仍有磐石坚守

    起源星之上,那庞大阴影的对立面,一位怀着谦逊与大爱的沧桑中年人出现。

    他平静的与那可以驱逐至高神性,全能而冰冷的无悯贤者对视着,他的声音柔和响起在起源星所有生灵的耳畔:

    “很遗憾孩子们,我不能收回你们允诺出去的集体意志。”

    “但我们都应该知道,怜悯是每一种智慧生命体都应有的品质,不会因他人的一句话而被剥夺。”

    “这‘永恒’归属于你们,也归属于起源星,载舟覆舟,取决于你们。”

    “轰”

    当最初先知到来,当这位至高神性以更高位格覆写无悯贤者的“谕令”,将怜悯归还给起源星生灵,并给予提示时,那永恒引擎就如同混入了劣质油料,骤然要发生卡顿、熄火等变故。

    推动这种可能坍缩为现实的,是起源星境内某个唤作“长生天朝”的国度,始终笼罩着该国度的某种力量,看似漏洞百出,实则根植于灵魂深处的守护结界。

    就像是火花般,径直点燃了该国度内十数亿人民的心灵焰火。

    他们高昂着头颅,向着那庞大无比的阴影发出怒吼:

    “载舟覆舟……载舟覆舟……载舟覆舟”

    他们诞生了新的集体意志,并开始影响那正在萌发,正在喷涌无穷伟力的“永恒之源”。

    受到他们的感染,其余几十亿人类的心灵焰火也被连绵点燃。

    永恒之源受到的影响更加剧烈,甚至有了脱离无悯贤者掌控的迹象。

    见此一幕,那践踏着无垠的阴影仍旧没有动怒,祂仿佛并不在意作为引擎的永恒之源是否为自己所掌控。

    祂视若无睹的发出一道嗤笑,继续盯着最初先知,而后很笃定道:

    “老师,你还是喜欢玩弄心灵这一套,太虚伪了。”

    “我终将向你证明,我比你更具智慧。”

    ……

    “呼”

    黑暗虚无中,唐奇所能看见的所有光都不可逆的熄灭了。

    祂自身的神性磷光,与那散发出昏黄光辉的愚人船灯,全都熄灭了。

    不管唐奇如何奋力鼓荡神性,如何释放权能,都没有任何意义。

    囊括一切的一切的“黑暗”包裹过来,这种黑暗是所有超然的克星,即便是至高神性,也会被削弱到极致。

    唐奇已不能算是主宰级神性实体,祂很接近“至高神性”了。

    但此刻,毫无意义。

    祂所拥有的权能,在黑暗中并无任何凭依之处,如同浮空的气泡般,轻轻便被戳破。

    唐奇很快发觉自己不能再用“祂”来形容,超然属性被剥夺。

    仍旧拥有触手之躯的他,开始感受到诸多早已再影响他的感受。

    他开始抱紧自己,蜷缩到船舱内,这是寒冷。

    他开始吞咽口水津液,腹内发出轰鸣,这是饥饿。

    他开始头颅晕晕,眼花缭乱,这是要昏迷的征兆。

    这些都不是关键,真正让唐奇从颤抖中醒来的,是那好似针刺般的痛苦潮水。

    他的心灵汹涌,汗毛倒竖,不由自主开始观察四周,并竭尽全力的去感知。

    危险,致命的危险。

    曾被唐奇依赖许久的“万物通晓”,在黑暗中彻彻底底的失效,那颗本该洞悉一切奥秘的起源之眼,在这黑暗中却与失明者毫无区别。

    唐奇无法视物,只能让愚人船沿着一条曲折好似裂隙般的“路径”前行着。

    他的感知中,此刻已有一道道完全无法看清楚形态的影子,默默缠绕了上来。

    它们是什么?

    唐奇知道,也不知道。

    来自最初先知与贤者团的知识分享,让唐奇知晓,这黑暗中其实充斥了怪物。

    这些怪物来历不明,最可能的出处:

    它们是从一个个类似“无垠神秘”和“第二无垠”这样的世界中逃出来的,或许是一尊神灵,或许是某种诡异生命体,或许是一尊至高神性……光怪陆离,超乎一切想象力的生命与非生命怪诞集合。

    它们竭力生存在黑暗中,恶意或是善意,一切都是未知的。

    但大部分,都怀有着深沉的恶意。

    而可怕的是,它们在适应黑暗之后,比唐奇这样的“外来者”强大太多。

    有关它们强大、可怕的记忆中,贤者们表现出了“恐惧”。

    是的,恐惧。

    在原有世界、文明中,几乎已无所不能的贤者们,在探索黑暗时,仿佛回到了最古老的,没有火种的纪元,先民们只能时时刻刻保持着警戒,以敬畏一切的心灵面对世界。

    只是这些贤者们,祂们虽然敬畏,甚至是恐惧,但为了那共同的志向,仍旧不顾一切的前行探索。

    “只要愚人船不脱离路径,那么就是安全的。”

    “可只要有一点点偏离,我会死亡,无比彻底的死亡。”

    “只是,一艘在黑暗中航行的船,可能不偏离么?”

    坏念头就像是个预兆,如同一根冰刺,蓦地在这一刻刺入唐奇心灵,几乎将他所有的意念冻僵。

    船,偏离了!

    他的感知中,愚人船那古朴斑驳的船头,似是撞到什么虚无之物因此偏离了亿万分之一的角度。

    这根本就是死亡预兆,一旦偏离,哪怕只有一点,也将造成连锁反应,完全脱离航道,驶入那些躲藏在黑暗中怪物们的包围之中。

    而在这狭窄的,即便是主宰也很难反应过来的时间区间内。

    端坐在愚人船之上,触手操持船桨,提着熄灭船灯的唐奇,看到了一些诡异的,离愚人船很近,也很远的“诡物”。

    它们在黑暗中,以完全不同的方式适应了黑暗,并在此刻向愚人船及船上的唐奇投来的恶意目光。

    权柄、神性或是其他的超凡伟力,于它们而言都是无用的。

    唐奇辨认不出任何一头“诡物”的形态,只知道,一旦愚人船彻底脱离航道,将不会再归来,他也将陨落。

    当那“亿万分之一角度”诞生,唐奇几乎被冻僵,并打算做出一些疯狂之事时。

    突然,微弱的光辉闪烁起来。

    这道“光”极其微弱,一闪即逝,仿佛是某一只萤火虫走到生命的最后时刻,所散发出的余晖。

    光辉中,有着一尊雕塑般的身影。

    祂是一具尸体,一句古老女神的尸体。

    祂人首蛇身,通体青幽,古拙的面部眉心中央处,有一簇青色的火焰燃起。

    虽很快被黑暗再度削弱吞噬,但正是这一簇火焰,使得这“尸体”复活般,一根覆满鳞片的手指轻轻挪移过来点在愚人船上,纠正了它所偏移的角度。

    这一幕发生的很快,就在那极狭窄的时间区间内。

    偏移被纠正,火焰被吞噬,冰冷与黑暗再度袭来,愚人船……继续前行。

    只是船上,唐奇似看到了什么震撼画面,心灵深处掀起久久无法停歇的风暴。

    唐奇看到的,是一位唤作“青”的古老智者的一生,祂是诞生于蒙昧纪的古老女神,从出生那一刻开始就担任东方世界守护者,是某种与创造相关的概念权能具现化身,是拥有大爱、慈悲与守护之心的强大生命体。

    祂跟随最初先知进入黑暗,寻求那唯一生机,过程中陨落在黑暗中。

    生命最后一刻,祂自愿将本可以逃脱的一切“真我”、“概念权能”固定在黑暗中,作为这条安全路径的开端。

    就是在这一秒,唐奇忽然理解了“最初先知”留下的最后两句话。

    先知曾说:“我们开辟了路径,很多伙伴奉献了自我,祂们会帮助你。”

    顷刻间,唐奇心灵深处因黑暗中这些诡物而生出的恐惧被驱散了。

    “谢谢。”

    幽幽一道叹息之后,唐奇眼眸内迸发出坚定意志。

    原本只是慢悠悠谨慎前行的“愚人船”,好似在这一秒终于被装载动力。

    轰!

    黑暗中,一艘怪诞小船爆发了。

    抛却了所有恐惧与顾忌,往前方疾驰。

    这个过程产生的何止是偏移亿万分之一角度问题,在冲刺时,愚人船偏移的角度愈加巨大。

    可每当因此要面临黑暗中“诡物”攻击时,在偏移角度处,总会闪烁出一道“光”。

    光芒中,总有着一位贤者,死去但坚守着的贤者。

    贤者们死去,但却如同一颗颗“磐石”般,固守在黑暗中。

    祂们总会在关键时刻,将偏移角度的愚人船拉回正确的轨道。

    祂们的尸体,就像是一个个路标,一座座灯塔般,为唐奇与愚人船指明了方向与道路。

    每路过一位“贤者”,唐奇都会默默施礼,并记下这些前辈们的尊名,与祂们一生的经历。

    贤者们都有着丰富经历,浩瀚如烟海,但唐奇没有任何遗漏,全部镌刻到了心灵深处。

    “嘭”

    又是一次碰撞,愚人船回归正确路径。

    唐奇随之看到了那光,以及光辉中一道盘坐着的身影。

    祂穿着麻布衣物,粗糙古朴甚至是简陋,背着一个药草背篓,身躯高大,须发洁白,双眸紧闭,但嘴角含着温和笑容。

    唐奇在第一时间认出了祂,人类先民的庇护者与引领者,创造出《长生秘经》的那位老人。

    唐奇郑重的施礼并道了一声谢谢,愚人船继续前行。

    他有预感,前方明确的路径已不长了。

    但,仍有磐石坚守。

    ……

    ps:还剩最后一章。

    

  http://www.biqunai.com/51/51896/2421206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nai.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n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