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六十五章 神墓(2)

第六十五章 神墓(2)

    (感谢“书友20180905125917244”、“苏某家”和“黑刀斩月”的万赏,六千字二合一更新)

    体育场一般大的陵墓中间,七八道蓝色的光弧划过蕴着微光的黑暗,身侧的高大金人挥剑劈开了空气挂起了一道杀气浓烈的风,成默感受到一阵寒意袭来,他没有太多时间思考到底哪里出了问题,只能在光弧到达之前,先向地宫的后方跑,脱离文臣金人们的输出范围。

    不过四米多高的武将金人们则迈着大步,像疯狗一样的像他撵了过来,地宫的屋顶稍微带点弧形,剧烈的震颤感清晰的从地面传到了成默的脚下,成默有些诧异振动如此之大,但来不及思考,再次使出了无比好用的急冻射线,在上面铺了一层冰壳。

    可惜这一招似乎对六个武将金人们没什么用,只是原本金属与花岗岩碰撞的“咚!咚!咚”的巨大声响,变成了冰块碎裂的“嘎嚓”声,并且还有破空声绵绵不绝的在成默身后浮动。

    成默无奈,只能飞快的将秦始皇的黑色冕冠戴在脑袋上并将红色的缨绳挂进了下巴,腾出一只手来之后,回头飞快的朝着六个金人射出六道紫色的脉冲激光束。

    不用手并不是不能发射脉冲激光束,手更多的是起到的瞄准的作用,并且当你形成了一个必须用手的惯性思维之后,不用手势发射技能就会觉得别扭,更难以命中对方。

    C级技能对于金人们还有一定的威慑力,纷纷闪避,为成默争取了一丝丝时间,让他和武将金人们拉开了一些距离。成默正在庆幸,却看见地宫的大门方向六个文臣金人浮空而起,像是巨大的金色人形无人机,列成一排朝着他飞了过来。

    成默倒吸一口冷气,感觉秦始皇和牛顿的棺材板都压不住了,原本以为自己演的是科幻片,结果是玄幻片?看到又是好几道蓝色光弧居高临下朝他射了过来,成默知道自己没得选择,直接跑路才是止损的最好方法。

    成默头部回的朝着地宫的北面狂奔,他唯一的优势就是跑的能比这些笨重的金人快一些了。

    不过奔跑的途中只能放弃一些规避动作,靠能量盾硬抗光束,对于速度比博尔特还快的多的成默来说,400米距离也不过是十多秒的时间,眼见即将跑到地宫的最后面,北面的迷宫的入口,倒金字塔建筑盘旋而上,那些沿着回廊燃亮的灯火组成了光的漩涡,成默想起了酒店大堂的螺旋玻璃灯,这真是巧合么?

    就在成默离壕沟只有十几米的时候,一只金光闪闪的壁虎飞快的从陵墓上面爬了下来,趴在九层建筑的第一层的上方,昂着金色的头颅虎视眈眈的看着他,金色信子还在不停的伸缩,成默的头皮有些发麻,不得不停住脚步。

    这时他的瞬移还没有转好,想要瞬移回地宫没有可能性,更何况已经到了未知的秦始皇寝殿上方,底下的情况成默丝毫都不清楚,瞬移的风险实在太大。

    此刻前狼后虎,成默成为了一众NPC的瓮中之鳖。

    不过成默还有一个救命技能“深渊凝视”,此刻最优解,自然是对壁虎释放深渊凝视,然后跳过壕沟,冲进迷宫,在从长计议。

    然而关键问题是成默所剩的载体使用时间也不多,使用了“深渊凝视”进入迷宫,可能就没有时间能够“从长计议”,只能等明天再来。明天再来也不是不行,可面对的问题就是,他手上的秦始皇的衣服还在吗?

    里世界的东西是没有办法被持有的,万一明天来就只剩下一个御座,那么这次的冒险就毫无意义了。

    这个瞬间成默心念电转,按照理性来说,实在不行就跟白秀秀说下个月再来,可下个月有没有机会过来,或者说下次什么时候能来,他心里真没有底.....

    成默第一次在做了决断之后心中无比的纠结,壕沟就在眼前,地宫屋顶在武将金人的脚步下震颤,浮在空中的文臣金人又一次发射了无数道光束,这一次成默能感觉到背后的空气都变的炙热了,回头一看,似乎十二金人知道他要跑,不止是文臣射出的光束如雨点一般的朝着他倾斜过来,中间还夹杂着金色的弩箭。

    于此同时有四个金色武将停了下来没有继续追击成默,而是立在原地将剑指向上空,顿时无数的蓝色雷电从天而降,直劈正在屋顶逃窜的成默,只见成默头顶的一道又一道蓝色的扭曲电弧划破黑暗的虚空,如闪电一般的劈在成默的光盾上,恍若大型渡劫现场,而那些劈空的光束和雷电则没入了地宫的屋顶,像被吞噬了一般.....

    对于成默来说,躲的过光束,就逃不过雷劈,这是两难的选择。如果不是成默等级够高蓝又足够多,估计早就被秒了好几次了。成默看了眼近在咫尺的壕沟,思考了须臾,决的还是跳过壕沟,冲进迷宫才是正确的选择,他的蓝不多了,只够放一次“深渊凝视”。

    “可就这样放弃了吗?”成默的内心万般不甘,但还是重新加速向着壕沟冲了过去,冕冠的珠帘在他的眼前摇晃,由于速度太快,猛烈的风将冕冠吹的从他头上滑了下去,被吊在了脖子后面,像被人勒住的咽喉。

    成默的灼热的呼吸凝固了一瞬,他强行刹车站在了壕沟的边缘,起跳之前回头看了一眼,以判断金人对自己释放技能的方向,他没有太多蓝可以抗技能了,必须选一个最佳的角度。

    就在这个刹那,成默看见了几点蓝光没入了青色的花岗岩屋顶,像水滴融入了平静的湖面。

    陡然间,成默的脑子里一炸,似乎抓住了事情的要点,眼前的这一切,归根结底,还是要看自己究竟如何看待秦始皇陵墓,是以科学的角度,还是玄学的角度。

    在看了那么多关于秦始皇陵墓的书籍之后,他曾经抛开了“里世界”这一层关系,想要以科学的角度去解释这座陵墓是如何建成的,建成又是为了什么,有些东西虽说匪夷所思,但如果建立在一个荒谬的设想上,不是解释不通。

    可那实在是太荒谬了,加上“招魂幡”的提示,让成默只能切换到,这一切都是“天选者系统制造出来的幻境”的思维。成默只能认定它不是真实的,不能够用科学的态度去较真。

    于是成默选择了用“招魂”的方式试看看,这一切到底是什么。

    如果自己的过程没有任何错漏,但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就说明里世界的运转逻辑也许并不是“玄学”,不是“玄学”,就有可能是科学......

    成默看了眼趴在回廊上在灯火中等待着他的金色壁虎一眼,深吸一口气,做了一个违背他向来行事准则的事情,他没有跳过两米多宽的壕沟,而是一手抱着黑色的冕服从屋顶跳下了壕沟,站在了金色的青铜台基上,接着成默毫不犹豫的沿着台基在青色的屋檐下狂奔,速度快到挂在脖子上的冕冠浮在了空中。

    身后再次传来金属与花岗岩碰撞的“砰砰”声,成默不敢浪费蓝使用技能,只能将载体的体能运用到了极限,像电光一样的掠过壕沟,前面就是花岗岩高耸的墙壁,成默丝毫没有减速的意思,只是在即将到达墙壁之前,再次在地上和墙壁上铺了一层斜坡一般的厚冰。

    接着成默以脚做冰刀,微微蹲下之后在墙壁与地面之间的冰坡上划了一个优美的弧线,毫无凝滞的就越过了一个直角,只是脚下的那双耐克鞋AJ1被磨的融掉小半。

    眨眼身后就传来了碰撞声,成默回头,就看见两个跟下来的金色武将在转角的冰坡处撞在了一起.....

    成默继续躲在地宫的青石屋檐下狂奔,危机并没有解除,飞在空中的文臣金人此时已经移动到了另一侧,透过狭窄的壕沟缝隙向着成默狂轰烂炸,成默已经不能任性的用能量盾去抗了,只能不停的在两米多宽的壕沟里跑S型,甚至跳上墙壁,来规避射线。

    终于快要到达地宫进口的东面,成默却陷入了最大的危机,壕沟的后面有两个金人武将在追,前方则跳下了四个武将金人拦住了去路,至于头上,则有六个文臣金人正等着他自投罗网。

    成默也不慌张,扫了眼技能列表,瞬移已经转好了CD,马上就能使用,他还有最后一次选择的机会,移回大殿回归本体,还是冒险移动到大殿屋顶的东面,再次尝试一下,用科学的方式来“招魂”。

    如果不是发现父亲研究过这件事情,成默肯定不会冒险,但此刻的成默对自己未必有信心,却对父亲有百分之百的信心,于是成默在迎接武将金人劈过来的一剑时,毫不犹豫的瞬移上了东面的屋顶,面朝北方,瞬间耗空了最后的一点蓝,用高频音波发射出了各种频率的声波......

    这时浮在空中的文臣金人飞快的从空中飘了过来,又是铺天盖地的一阵光束向着成默射了过来,而成默的蓝已经一点都没有了,他只能看着自己的能量盾在屋顶昏暗的空气中挣扎了两下,消弭于无形。

    成默看了眼东方,完全没有自己期待中的动静,只能就地一滚,躲过了一波射线,起身时便看见武将们从左右两个方向冒了头,成默一切进攻和防御的手段都没有了,只能向着最近的迷宫入口抱头鼠窜。

    不过悲剧的是,没了能量盾护体,成默的机动性优势荡然无存,因为要注意空中的金人释放的光束做出规避动作,大大的消耗了他的精力,让他没有办法在向开始那样直线狂飙突进,于是这给了武将金人们机会,终于在成默即将跳过壕沟的时候,离成默只有一步之遥。

    被追的如同丧家之犬的成默瞧了眼离他最近的西面迷宫的入口已经被大壁虎占据,只等自己自投罗网,不由的吐了口浊气,面无表情的看着那只张着嘴巴不敢下墙的壁虎,心道:贡献榜第一不仅没有指望,还得要花钱复活,只是不知道三十四级的自己复活要多少钱?

    大概是个天文数字,自己还在苦恼两个亿该怎么花,这下不用苦恼了,不仅不够,还得找白秀秀借,真是丢脸丢到姥姥家了。

    成默稍微有些沮丧,但绝望谈不上,更不会后悔,只是有些遗憾自己居然还没有找到一个正确的答案,不过一瞬,成默就将消极的想法抛诸脑后,开始盘算还有没有一线生机,或者将损失降到最低。

    然而没了蓝的成默实在是黔驴技穷,NPC们也没有给他时间思考对策,因为此时一把金色铜剑已经划过了他的后背,成默听见珠帘碎裂的声音,回头一看是秦朝第一大将白起。

    成默还没有来得及说一句“久仰大名”,白起就又是一剑挥了过来,伴随着的还有隐约的电流在空气中噼里啪啦的跳跃的声音,毫无疑问那是光束在空中狂飙的声音,成默听声辨位,扭着身子躲过了两记射线,又双手夹住了白起劈过来的剑刃,刚打算玩了一手空手夺白刃,结果立马就松了手,因为又一员秦朝大将王翦,直直的一剑朝他的手剁下。

    成默一脚松手之后一脚踢向了白起,然而金人却纹丝不动,伤害微乎其微,成默的心凉了半截,接着蒙氏兄弟也跳了过来,挥剑砍向了无法移动的成默,成默心知糟糕,没有技能的超级人类在面对这种高防BOSS时,跟废柴差不多,如果是半机械人还能对抗,而他这种基本靠技能输出的超级人类眼下似乎只有坐以待毙了。

    实际上以成默的等级来说不至于此,关键是他还没有完成天选者的晋级试炼,载体的各项指数还没有变成质的飞跃,才如此狼狈。

    更何况金人还有十二个,成默转圜的余地实在太小了,但成默也不是轻易放弃的人,在六个金人武将中左支右绌,并巧妙的利用金人高大的缺点不断的躲避着文官的光束攻击。

    虽然成默勉强维持住了没有挂,但也挨了好几下,此刻一身的衣服被划烂了几道血印,若不是等级高,体能也很高,还有一个加防的“意志坚韧”早就是当场暴毙的结局了。

    眼下的状况是看上去成默还能在熬一会,他离地宫的边缘越来越近,如果能跳下壕沟,就还残留着一线生机,可怕的是时间却不等人,还有六、七分钟就要到强制下线的时候了,到时候就没有办法移动和防御,只能成为活靶子。

    成默一直憋着没有使用能量盾,就在等蓝回到足够使用瞬移,就在这时成默被一群武将逼住了移动方向,眼见一道光束射来,却不能开能量盾抵消,强行挨了一下,肩膀上出现了一个烧焦的血洞。

    载体的痛感虽然低很多,却也不是不痛,成默倒吸一口凉气,身子晃了一下,还没有来得及思考,随之而来的还有从天而降的一道电光,瞬间将成默劈的麻痹,根本无法动弹,成默心道:完了,早知道还是该开能量盾的。

    可现在后悔已经迟了,只能看着好几把金色的剑当头劈下,成默闭上了眼睛,打算体验他载体生涯中的第一次死亡,听关博君说,载体的濒死体验也是十分痛苦的,成默的心平静如水......

    然而,就在这时,广场上响起了一声高声的鸣唱,成默知道那像是粤语的音调是秦朝的官话,那声音如同远古的呼唤,让其他的所有声音都消失了。

    就连青铜剑在因为速度过快在空气中颤抖的声音也消失的无影无踪,成默下意识的睁开眼睛,就看见金人们竟然全部停止了动作,在幽暗的空气中凝固了片刻,便转身朝着广场不疾不徐的走了过去。

    劫后余生,给成默带来巨大的快感,和自己居然赌对了的快感纠缠在一起,直冲脑门,原本沉重的身体都变的轻盈了起来。

    成默看着文官金人们从他的头顶飞过,降落在广场的边缘,而武官金人则不再理会他,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到了地宫屋顶的边缘,从青色的屋顶直接跳了下去,于是陵墓里又是一阵如洪钟一般的巨响。

    成默看见十二个金人径直走向了广场,也胆大包天的跟了过去,不过他并没有走的太近,只是走到地宫正门口的屋檐边,静静的看着十二个金人站到了广场的八卦上,沿着八卦的边缘的雕刻的有十二个时辰的“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站成了一圈。

    成默心头大惊,这才意识到八卦的地支盘,可以说是跟表盘一模一样。

    接着镶嵌在黄岗岩广场中间的太极符号慢慢的旋转了起来,越旋转越开,像一个地洞,张开了机械门,十二个金人再次拱手而立,金色的双足稍稍陷入了地面,空气中聚集起了无数的电光,就像尼古拉.特斯拉曾经制造的电光火球装置。

    随着空气中的蛇一样扭曲的电弧越来越多,太极的图案完全消失在广场上,只剩下一个黑洞,一具硕大鎏金云纹灵柩被一个圆形的青铜托盘从黑洞中慢慢的托了起来,从棺壁上铸就的山河星辰以及虬龙蟠螭立刻就能知道这就是“扫六合、统海内”的始皇帝的灵柩。

    此处才是秦始皇真正的栖息之所,地宫最后的寝殿,不过是掩人耳目的。

    成默却没有太多惊喜的情绪,实际上这石破天惊的发现,让他更为的迷惑,他刚才之所以发出好无数不同频率的声波,只是猜测如果“招魂”的机关是靠声音控制的话,肯定是某一种频率的声波才会触发,实际上成默早就发现了所有的迷宫密室,无论多强的高频声波,抵达迷宫墙壁时,都会以438~440赫的固有震动频率谐振。

    当时成默并没有在意,以为只是音波的能量被石壁吸收,导致了这一现象。但刚才金人射出的电光束没入青石的时候,他才发现建造地宫屋顶的花岗岩青石,似乎是和制造迷宫的石块一样,是能够吸收能量的。

    而屋顶的整动频率,让他想起了在大殿内部看到的青铜柱上方的花岗岩横梁石,它们的形状十分的特殊,成默虽然没有上去看,却通过金人在屋顶跑动制造的振动,猜到横梁石的底面与上面两端应该都加工成了平面,唯独上面被做成不规则的凹凸不平状,这是为了对进入特定的震动波(输入声波)与横梁石的固有振动频率做调谐。

    用石头建造这栋地宫的真正的目的是像扩音器的谐振板那样具有“自激震动室”的功能。

    这就像是“赫姆霍兹谐振器”(赫姆霍兹谐振器为一种声波吸声器,由于在板上开有许多小孔,会使空气在某些特定频率上产生谐振,从而吸收声波。)那样的装置,能够将振动源转移来的能量放大到极限的装置。

    如此看来,这座地宫的设计不仅精巧的令人难以置信,更是超越了当时的时代的。

    所以说,自己关于秦始皇陵墓不可思议的猜想,很有可能是真的?

    成默觉得自己已经窥见了里世界不可思议的真相的一角,他回头搜寻了一下秦始皇冕服掉落的方位,飞跑了过去,将绣着金线的黑色冕服从地上拾了起来,稍微抖了两下,又拍了拍灰,便转身向着广场狂奔,因为他已经收到了提示,离自己下线只剩下三十秒了。

    成默三步并作两步,跳下了地宫,朝着秦始皇的灵柩狂奔,然而时间终究还是有些来不及了,在只剩下二十秒,他刚刚与立在广场周围的十二金人擦肩而过时,成默就感觉到了双脚一虚,自己如同被禁锢在了原地。

    成默低头,就看见自己被圈在了彩色的DNA链条之中,他在抬头,看着距离他已经不远的灵柩,第一次体验到了什么叫做咫尺天涯。

    此刻也顾不得给予秦始皇他老人家足够的尊重了,成默只能将冕服揉成一团,向着不远处金色的青铜雕花棺床上停放着的高近两米的铜棺扔了过去,见冕服准确的落了进去,成默又将吊在脖子上的冕冠抛了过去,冕冠比冕服要沉的多,至于会不会砸伤秦始皇他老人家,成默也无能为力,他觉得秦始皇既然连吕不韦都能原谅,自己这点过错应该算不上什么。

    可惜成默没有能看到冕冠掉进铜棺,也没有收到什么特殊的提示,便随着DNA链条旋转到他的头部,而消失在了皇陵中央,寂冷的空气中.....

    (下一章就是很刺激的小高潮了!)

    

  http://www.biqunai.com/49/49569/707132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nai.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n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