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一零七章 朝奇特方向发展的命运(3)

第一零七章 朝奇特方向发展的命运(3)

    (感谢“`yi”和“结沙酱”的万赏,关于为何中午的更新会鸽的原因,大家可以在作者的话里看,真不是故意的,因为实在太一言难尽就不写在前面了)

    沈幼乙大概知道成默为什么问这个问题,因为她的里几乎没有“爱情”这一元素,然而“爱情“这个元素是绝大多数里不可或缺的一环甚至是大多数的主线。

    可没有爱情元素这一点在本格推理中却是很常见的,这就是沈幼乙为什么选择写本格派的原因。

    她完全不想触碰“爱情“。

    因此成默第一次给她的建议是写“游记”和“评论”,这也是无需让她写“爱情“而成为作家的路径,当她否决之后,成默则直接问了她谈过恋爱没有。

    这个问题则指向了关键

    正常情况下,像她这样的年纪,这样的条件,没有男朋友还能说的通,但从来没有交过男朋友,这就有点不可思议了。

    但事实就是如此,因为沈幼乙不像普通的女生,她对爱情完全没有期待感,甚至还有些恐惧。

    沈幼乙觉得自己也许是有轻微的“异性恐惧症“,但和网上的症状对比了一下,发现有点不一样,她面对男性的时候并不会紧张、害怕,也不会不敢与之对视或者脸红,她只是反感男性过分的接近她,并且看上去年纪越大的男性,这种厌恶感就越强,她对小孩子反倒完全不会排斥,这也是她为什么最后还是选择从京城回到星城当老师的原因之一。

    更何况就目前来说,她觉得一个人也挺好的,可以随心所欲的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不需要迁就他人,想出门就出门,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想看电影就看电影,想看书就看书。

    偶尔和同学、朋友出去玩她也不排斥,孤独的时候写一会字,看一会书,或者做一份从来没有尝试做过的食物,时间轻而易举的就混过去了。

    她的大学时代就是这样过来的,因为一个人去电影院看电影,还被视作异类,甚至被怀疑是拉拉,还引了好几个女生给她写情书。

    但沈幼乙知道自己不是,说她是无性恋还有可能。

    总之,她沈幼乙觉得不论自己是找了男朋友还是女朋友,她都没有合适的地方安放他(她)。

    可不管是什么原因,被自己的学生问“谈过恋爱没有”,感觉就实在有些太尴尬了一些,就在这一刻,仿佛成默是她的老师,自己才是学生一样。

    沈幼乙想到这一茬,才回过神来,“我才是老师啊!怎么能被学生的气势给压住了呢?”

    于是沈幼乙挺直了看上去就和柔嫩的腰肢,轻轻咳嗽了一声:“嗯!在我的生活中,恋爱确实分配不到时间,这个世界上有很多比恋爱美妙的多的东西,不止是有趣的书籍,还有壮丽的风景、美味的食物以及激动人心的历史,这些东西不仅有趣,而且很纯粹,但人们在谈恋爱的时候……动机…..却不是很纯粹….相比之下,能够带来精神满足的恋爱实在太稀有了…..可遇而不可求吧!”

    说到“动机不纯粹”的时候沈幼乙的语速稍微缓了一缓,显然她是在思考该如何把这段有些暧昧的话语表述的清楚又含蓄。

    沈幼乙觉得自己说这些就已经有些过线了,即便她知道成默是一个聪明而又早熟的孩子,不会误解自己,但她仍旧觉得自己还是说了一点都不为人师表的话语。

    沈幼乙并不是思想很西化的女性,反而她的内在非常的传统,如果不是把成默当弟弟,加上成默的身世实在太值得同情,又对她的胃口,沈幼乙不会和成默单独相处,更不可能说出这番话来了。

    成默自然明白沈幼乙所说的“动机不纯”,就是指的“性”,更明白沈幼乙的不谈恋爱的理由是多么充分,他原来也是一样的。

    可在此刻他不由的想起了谢旻韫…..

    成默将视线从那叠稿纸上挪开,稍稍偏头着正襟危坐的沈幼乙,从弧形的足弓到纤细的脚踝再到笔直的小腿,两道泛着光的羊脂白玉般的曼妙线条相倚而上,白皙圆润的膝盖并拢在像是天幕般深蓝的裙摆处,柔嫩肌肤贴在一起向着裙子的深处延伸,让人忍不住将视线投射进去…..

    成默没有想过女性的身体可以展现出天空一般的深邃。

    这一刻沈老师也注意到了他的视线,下意识的将并拢的双腿换了一个姿势,斜靠在了沙发上,这是典型的大家闺秀的坐姿,封闭而具有吸引力。

    成默赶紧把目光挪到了沈老师的脸上,和她隔着水一样的空气对视,沈老师有些不自然的伸手拢了拢头发,将瀑布一般的黑色流泉拨到了一侧。沈老师的头发一般是三七开分着的,三分之二张脸在泛着光的秀发掩映下洁白的像是半轮明月,透着一股成熟而卓越的丰美,但她拨弄头发的修长而纤细的手指,却十足的少女,跟谢旻韫那一双的青葱白玉般钢琴手有的一比。

    和谢旻韫一样,独立高贵的灵魂搭配完美无瑕的躯壳,真是造物的恩赐。

    成默不由自主的叹了口气,轻声说道:“确实是可遇而不可求,谈的来,三观一致,能够和谐相处的两个人,往往客观条件不允许,比如年龄、健康、家庭、地理、地位等等…..找到一个刚刚好一切都合适的人,是一个低概率事件,而这个人还会跟随着你的成长而成长,就更难了…..跟买彩票差不多,大多数人一辈子都不可能遇到想象中的那个人,只会因为害怕孤独,或者被欲望驱使随便找个人,互相饲养…..其实我非常理解您,也觉得您这样挺好的…..”

    沈幼乙见成默说的深刻,又难得的向她吐露心声,感觉自己的思想包袱似乎有些太重了,也许是成默思想上的成熟让她有些不能再把他当小孩子看待,可成默终究还是个学生,是个十七岁的孩子,比自己要小六、七岁。

    沈幼乙放下紧张与戒备,微微笑了一下,“你是在说谢旻韫吧?昨天在大礼堂门口发生的事情我也看见了哦!既然你的病已经有办法了的话,也没有必要太过在意世俗的压力,我觉得恋爱重要的是过程,而不是结果….不管将来怎么样,如果觉得谢旻韫是对的那个人,就要勇敢去追求,去保护啊!书上既然把爱情写的那么美好,自然就有它珍贵的地方…..所以,鼓起勇气试试看不顾一切,你也许就能知道爱情究竟是什么了呢!也许它如你说想不尽如人意,也许它能给你一个意外的惊喜.....但起码你不会后悔少尝试了一件对我们每个人来说都重要的事情......”

    成默稍微楞了一下,他没想到沈老师居然和李济廷一样,也会鼓励他去谈恋爱,一个花花公子和一个大龄单身女青年居然都鼓励他谈恋爱,这个世界实在太无厘头了,这让成默觉得世事无常,于是他看着沈幼乙弯着嘴角,调侃道:“西姐,我觉得在这方面,你应该压力比我要大吧?”

    沈幼乙微微苦笑了一下,轻哼了一声,无奈的说道:“是啊!大概最没有资格教育你的就是我了….不仅我妈经常问,一些七大姑八大姨都时不时要给我介绍相亲对象….我已经回绝了好多次了,她们还乐此不疲,搞的现在她们打电话我都不敢接,然后并没有什么用,她们还能找我妈,让我妈直接给我下命令,叫我去相亲,我妈就时不时打电话念我,我原本以为我爸妈都是文化人,会不一样,但实际还是一样....我这段时间头大的不行…..”

    顿了一下沈幼乙又摇着头自我解嘲的说道:“你看我都跟你说些什么…..我们不是在聊如何成为一个作家吗?这都说到哪去了!”

    成默皱着眉头道:“可是沈老师,你没有谈过恋爱的话,社会派的推理也不好写啊!虽然我不想这样说,但你应该清楚,很多,都是以激情戏开头的,即便是推理也是如此,比如《雪人》第一篇几乎全是。虽然推理中的这种情节和普通的存心引诱完全不同,是冷冰冰的,毫不渲染,也毫不掩饰的,可在很多时候这种描写也是不可或缺的。”

    “另外,社会派的推理大多扎根于社会现实现象和问题,很多都与爱情、婚姻、欲望、出轨有关,就拿你喜欢的东野圭吾来说,他的经典之作《白夜行》、《秘密》、《嫌疑人X的献身》爱情都是主线之一,即便是《神探伽利略》、《预知梦》、《湖畔》,也有爱情的元素在里面…..另外写社会派的推理其实比本格派要难,需要有明锐的洞察力….”

    此时的沈幼乙已经完全忽略了成默所暗示的“激情戏”她不会写,生活中她很少遇到能和她谈论推理的人,网上的推理群也有,但却没有讨论推理该如何写的群,这一刻终于有人能和她谈这一点,让沈幼乙的大脑愉悦了起来,“其实我觉得东野圭吾不算社会派吧?东野圭吾的大多数还是立足于悬疑这一点,往往他的都是以诡异的事件为主线,这是典型的本格推理样式,另外还有一件我印象非常深刻的事情,那就是在15年的夏天,我冲着‘柴田炼三郎奖’获奖作的名头买了一本《梦幻花》,本以为里面会有很强的社会性,但是花了一个下午和一晚上一口气看完之后,反倒发现的设定有很多虚浮的地方,比如两个家族冥冥之中一起守护危险的牵牛花品种不流入市场,感觉并不实际。虽然《梦幻花》有指出兴奋剂、迷幻剂这一类物品对艺术家的刺激和伤害这个问题,但其实这并不是一个多么尖锐和深刻的社会问题,说到社会派还是松本清张的最好,他的作品有许多在如今看来依旧站在社会派推理阵营的顶端,足见其深刻。”

    成默点了点头,“东野圭吾其实有点自成一派,但不管他是那个流派,不论用的是什么创作手法和艺术表现手法,故事的核心还是那几个。人性、可读性、逻辑性、情节与布局……因此写推理的门槛其实很高的.....如果您想成为一个作家,以你的文笔来说,我觉得很容易,您只要谈几场轰轰烈烈的恋爱,一定能写出荡气回肠的恋爱…写爱情,基本是没有什么门槛的,据说现在在网上连载爱情,收入不菲……西姐您其实可以尝试一下……”

    沈幼乙没想到刚才自己还劝成默要勇敢的拥抱爱情,马上成默就反将一军,劝她谈恋爱,沈幼乙有些哭笑不得,“难道你觉得我真该去相亲?”

    “当然该去,这是你收集素材的好机会啊!写就是写生活,没有丰富的人生经历,是很难写好的.....”说完这句话成默又隐隐的觉得不对,至于哪里不对,他也说不清楚,就像是一句话里打了一个不正确的符号,断了一个别扭的句。

    沈幼乙将手撑着下巴,皱着眉头想了一会,觉得自己还是很抗拒相亲,万一遇到什么纠缠不清的人,对于她来说是个天大的麻烦,“如果只是为了搜集素材,我还不如坐在酒吧里观察那些形形色色的人呢!实在没有必要去相亲.....而且学校里我也能接触到各种各样的人啊!不一定非要去相亲吧!”

    “可你并不知道相亲是一种什么样的状况和什么样的感觉,万一你将来写到‘相亲’这个情节,就不会有真实感啊?”成默犹豫了一下说。

    “嗯.....好像也有些道理!”

    就在沈幼乙心有所动的时候,成默忽然说道:“要不我帮你想想,出个主意,我们商量着拟一个故事大纲,定一个故事框架,由西姐你来执笔?别的不说,脑洞我还是挺丰富的......”

    

  http://www.biqunai.com/49/49569/561058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nai.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n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