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一零九章 王的盛宴(5)

第一零九章 王的盛宴(5)

    (感谢“小弟也想做神豪”、“太虚睡意”、“大写的轩”和“小淦哥”的万赏,二合一更新,今天状态不好,更的有些少,明天加更)

    蔚蓝的天幕中突然爆发出一团巨大而炽烈的花火,毁灭的烈焰如午夜绽放的昙花,耀眼夺目的让人无法言语,昂贵的湾流650瞬间就变成了燃着亮光的灰烬,如同烟花炸裂后的缓缓谢幕。

    天空中流火四溅。

    但无人关注这灾难性的一幕,在瑰丽烟花的下方,K20依旧还在孜孜不倦的朝着东方疾驰,似乎空中的盛况和列车尾部的惨烈战斗完全不能影响到它的前行。

    一般来说为了避免惊世骇俗,天选者们之间的战斗都是在里世界进行的,当然表世界也经常发生,只是规模都比较小,战斗双方也都是些排名不怎么高的新人,很难聚集起如此多的高手混战。

    并且因为天梯等级的存在,平常很难看见高手与高手之间的对战,在实力差距过大的情况下,双方所掌握的技能就足够解决问题。

    在双方实力差距不大的情况下,强者与强者的战斗首先会是长时间的彼此试探,并不会瞬间进入白热化的状态,而是在试探中寻找对方的破绽,再发出致命一击。

    可当下是混战就另当别论了,对于任何天选者来说,击杀排名悬赏榜第三的小丑西斯都是难以抵抗的诱惑,那不仅意味着大笔的金钱,还意味着大量的经验值和贡献点数。

    除此之外,还有里世界的名声。

    于是在拿破仑七世发动进攻之后,好些人顾不得本体还没有脱离危险,就对小丑西斯释放了技能。

    一是因为憋屈了许久,不来一下心里不爽;二是天选者系统在完成击杀,分配悬赏的时候,是按照伤害百分比来分配悬赏资源的,所以不存在什么阴起来,等着补最后一刀这种事情,远程偷个技能,多少都能蹭点红利,这种好事何乐而不为!

    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更何况对象还是人神共愤的小丑西斯?

    顿时在飞速行驶的列车上,在侧不断倒退的红松林与蔚蓝的贝加尔湖之间,五颜六色的光束从四面八方向着小丑西斯射了过去,场面如同星球大战。

    这点伤害对于小丑西斯来说还不足够破防,全部隔绝在了能量盾上面,透明护盾上面激起了无数彩色的涟漪,像是太阳耀斑爆发的灿烂景象。

    站在黄色巨蛇头顶的小丑西斯发出了“嗬嗬”的怪笑,举起一只手挡住了拿破仑七世凌空砸下来的七星权杖,黑色的燕尾服下摆在风中飘飞,高高的圆顶礼帽被吹向了遥远的天空,转瞬便消失不见,只有小丑西斯淡金色的细碎卷发在他耳边乱舞。

    两人都违反了物理定律,保持一个诡异的姿势在空中凝固了片刻,拿破仑七世的身上爆发出蓝色的电流,向着小丑西斯的身上蔓延,这些像蛇一样扭曲着电流在权杖的尽头汇集成了电网,试图钻破小丑西斯的能量护盾。

    小丑西斯的手掌轻轻的推了一把拿破仑七世的权杖顶端,电流就全部消散,拿破仑七世则到飞了出去,在空中翻了几个跟头,勉强停在了车尾的墙壁上,站在列车齿状裂痕的墙壁上和小丑西斯对峙。

    “小贵族,你是比其他的杂鱼要强一点,但是也强的有限.....”小丑西斯笑着说道。

    “看来你的本领也不过是放放嘴炮,然后欺负一下普通人。”面对小丑西斯的嘲讽,拿破仑七世掩饰住内心的惊涛骇浪,冷冷的反唇相讥。

    小丑西斯刚才所展露的实力有些超乎拿破仑七世的想象,他看到过自己手下拍摄的小丑西斯在前面车厢和其他天选者战斗的画面,觉得似乎没有什么特别突出的,但在刚刚短暂接触之后,才发现自己有些误判。

    眼前的这个面具男实在强的让拿破仑七世都有些心惊,在他看来按照实力排名的话,小丑西斯不可能比他还要后。

    “你们贵族一贯都喜欢口是心非,虚伪到令人感到不齿.....”

    “这个世界上还有谁能比戴上面具,脱都不敢脱下来的人虚伪?”

    小丑西斯再次癫狂的笑了起来,仿佛受到了什么强烈的刺激一般,让在场所有人觉得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他居然伸手摘下了面具,面具下面豁然是一张铺满了白色粉末,画着黑色熊猫眼,有着斑斓红色骇人微笑的脸......

    依旧是一张小丑的面容。

    恰好这个时候,成默带着尼古拉斯刚刚走过18号车厢,也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小丑西斯故意的,就在这个瞬间,他手中的面具燃烧成了火焰,他用愉悦的音调说道:“像我这样表里如一的人,自然会把自己长成面具的模样.....”

    伴随着他诡异的声线,和无数再次在能量盾上亮起的闪耀涟漪,凝固在空中的“真理:法老之蛇”突然爆发,向着18号车厢和餐车扑了下去,如同一条巨蟒张开了血盆大口,要把车厢吞掉一般。

    两节车厢瞬间爆裂开来,铁片、木板、窗帘还有各种家具的碎片在空中飞溅,那些还未曾逃走的人被抛向了空中,普通人还没有被“法老之蛇”夹带的毒气毒死,便已经被那些尖锐的碎片扎成了刺猬。

    至于天选者们则护着自己的本体四下逃散,虽然列车外面不是一个好去处,好几枚幼畜导弹正闪着白光追踪着目标,但“法老之蛇”散发的毒气实在太厉害,所到之处连钢铁都锈蚀,毒气攻击是无视能量护盾的存在,即便是载体的恢复力和抵抗力惊人,也会被这种毒气慢慢伤害,至于本体那完全扛不住。

    不过一个呼吸之间,就有好几个天选者的载体化作彩色的DNA螺旋消失在半空之中,而他们的本体则七孔流血随之坠落,有些落在了林间湖畔,有些砸在列车身上,然后被速度越来越快的列车弹的四分五裂....

    对于天选者们来说,灾难并没有结束,不过是刚刚开始,那些侥幸逃的比较远,没有被毒气伤害到本体的人则面临着幼畜导弹的追击,尽管他们冲入了茂密的红松林,也没有办法摆脱那些可恶的导弹,一颗颗红松和白桦在倒塌,仿佛树林里有一头远古的凶兽.....

    幸好小丑西斯的手下已经没几个了,加上盘旋在天上的死神已经爆炸,这是最后一波导弹,要不然谁也别想逃出这地狱。

    这些都是小花絮,真正的战斗在列车还在继续,现在已经发展到了八、九个人参与到围攻小丑西斯的阵营之中,还有好些人在试图击杀带着防毒面具的条顿八十八骑士团成员,虽说条顿八十八骑士团的人悬赏不多,但也不算少。

    这其中并没有拿破仑七世,他双手抱胸骄傲的站在列车尾部仅剩下的一小面墙壁上,看着小丑西斯对战其他天选者。

    他基本可以高枕无忧了,他的本体早就被莫里斯和护卫们保护着撤出了战圈。

    接下来他要做的事情就是享受战斗,并击杀小丑西斯......

    ———————————————————

    成默混在人群中向着车头疾走,在走廊里跌跌撞撞奔跑的绝大多数都是幸存下来无路可走的普通人,天选者也有,但并不多,对于天选者们来说,可以选择的逃命方式实在太多,继续留在列车上和普通人挤在一起并不是那么好的一个主意。

    成默如果不是为了寻找希尔科夫也不会这样做。

    成默的身后跟着熊一样强壮的尼古拉斯,他的背上背着成默的本体,他还是不太明白一直消失不见的神使大人怎么就突然出现,并要他背着成默跟着逃跑。

    虽然尼古拉斯早就被小丑西斯折磨的丧失了求生意志,觉得死了也无所谓,但本能还是叫他听从了林之诺的指示。

    成默则在一群面色惶恐的人中寻找希尔科夫的踪迹,他相信希尔科夫没有能走多远,终于在十四号车厢的时候,成默看见了穿着俄铁列车员制服,留着一头红色头发的希尔科夫,他正混在好几个人中间神色慌张的向前走,她的速度并不快,短裙极大的限制了他的逃跑。

    成默没有立刻上前,而是不远不近的跟在后面,直到确定地图上他周围没有了闪烁的红点,他忽然加速一个箭步冲上前去抓住了就在他前面希尔科夫的胳膊,并在他耳边小声说道:“希尔科夫先生,跟我来.....”

    用的是请求大于威胁的语气,即便成默已经基本能确定眼前这个人就是希尔科夫,但他还是在通过一些微小的细节来完善证据链。

    希尔科夫在狭窄的走廊中间停住了脚步,她浑身颤抖了一下,并没有立刻挣扎和拒绝,显然她完全没有预料到这种情况的发生,因此没有想好该如何应对,有些不知所措。

    成默也不管希尔科夫什么反应,随手拉开了身边包间的门,强行将希尔科夫扯了进来。

    跟在成默身后的尼古拉斯愣住了,他并不知道林要做什么,只看见他突然上前,然后将一个身材不错的列车员给拖进了包间,尼古拉斯没想到这个时候林之诺还有心情找女人做点什么,背着成默站在门口不知道该进去还是不该进去。

    直到成默喊了他的名字,尼古拉斯才“哦”了一声走进包间,看见一个一脸惊慌的列车员正抓着床铺栏杆,一脸害怕的重复着“你要干什么”、“你要干什么”。

    成默随手把门关上。

    包间里的情景让尼古拉斯有些尴尬,他扭过头,不想看,他完全不明白林要搞什么鬼。

    成默手中拿着从希尔科夫哪里抢来的枪,刚才希尔科夫试图袭击他,他淡淡的说道:“希尔科夫先生,不需要废话,我已经追踪你很久了,找你干什么你心里清楚。”

    听到成默叫对方希尔科夫,尼古拉斯才重新转过头,有些惊讶的看着眼前这个颇为漂亮的俄铁列车员。

    “什么希尔科夫?我根本不认识。”列车员有些绝望的摇晃着脑袋说道。

    成默面无表情的说道:“眼下最好不要否认,你是希尔科夫还能活下来,不是的话,就只能去死了!”接着成默看了眼希尔科夫的裙子淡淡的说道:“其实,要知道你是不是希尔科夫很简单,只要把你的裙子扒下来就一目了然了。”

    看着面容冷峻的成默和背着个人的尼古拉斯,希尔科夫沉默了下来。

    “希尔科夫先生,现在时间很宝贵,我不想用刑罚逼问你‘十字蜂’的下落,所以最好你也爽快一点,告诉我你把‘十字蜂’藏在哪里了,我保证你的安全,并给你一定的报酬,不要指望报酬太多,但会足够你无忧无虑的过下半生.....”

    希尔科夫知道自己没办法否认,他恢复了男性的声音说道:“你先保护我安全的离开俄罗斯。”

    成默摇了摇头,“希尔科夫你没资本和我讨价还价.....我说过我一直跟着你,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你在瑞士租用了一个保险柜,把十字蜂放在了那里.....”

    成默一边说话一边观察希尔科夫的表情,在他说道“瑞士银行”的时候,希尔科夫的眼角稍稍抖动了一下,眨眼的频率立刻增高,成默就知道他猜对了,一路跟着希尔科夫和髙利特工成默还是有些收获的,只是猜到这点没什么用,瑞士银行一共有三百多家,且不采取存款实名制,又有独特的保密制度,是最佳的藏匿赃物的地点。

    希尔科夫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他万分紧张的摇着头说道:“这事关我的性命,除非你能先让我安全,要不然我什么都不会说的!”

    成默淡淡的说道:“希尔科夫先生,你不要考验你自己的忍耐能力,就连护送你的髙利特工金小姐都把你招供了出来,你觉得你能抗的住?再说你应该知道,我们连金小姐都没有杀,为什么要杀你?你要的只是钱,对于我们天选者来说,最不缺少的就是钱,所以你完全不用担心这一点.....”

    希尔科夫的表情有所松动,这时列车的前方和后方同时传来了剧烈的爆炸声,列车冗长的身体在铁轨上摇晃了几下,感觉像是要倾覆了一般。

    成默转头看向窗外,红光漫天,车速慢了下来,接着是更剧烈的爆炸,整个列车像蛇一样的在扭动,窗外爆发出,如初升旭日般的光芒,轰然的雷鸣瞬间迸发而出,接着列车车厢腾空而起,长长的车身在铁轨上弯成了一张弓。

    包间里所有的东西都离开了原地,然后在空中肢解,小桌板、床铺还有车厢墙体在空中飘飞,成默立刻体会到失重的感觉,接着浓烈的火光在破碎的窗户外面闪过,早就裂出蛛网的玻璃像炸弹一样爆开,一团热浪扑面而来。

    成默别无选择,他第一时间从尼古拉斯背上抢过自己的本体,随后把身体盖在了自己本体的身上,并牢牢的抓住了地板,以避免自己的本体受到伤害。

    这样的做法果然是正确的,成默感觉到无数的重物砸在了他的身上,甚至还有尖锐的东西戳破了他的肌肤,他看见列车的车身在塌陷,接着撕裂成了无数块,他身边的尼古拉斯抱着脑袋滚向了门口,生死不知。

    至于希尔科夫,成默眼睁睁的看着车厢在翻滚的时候,将他甩在了断裂的车顶,然后希尔科夫的身子就像个破布娃娃一般镶嵌在裂缝之中....

    

  http://www.biqunai.com/49/49569/561046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nai.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n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