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一六七章 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第一六七章 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谢谢三千年前等流砂的八个万赏,二合一更新,一章补昨天的,一章是今天的加更,还欠两章加更)

    成默站在讲台上大概讲了半个小时的考试技巧,教室里的众人听的津津有味,没有一个人离开教室的,以至于成默讲完的时候,还在教室里的人各个都还有些意犹未尽。

    对于学习大家普遍都没有兴趣,因为人的天性是畏难的。

    但成默是从如何走捷径的开始讲解的,对于“走捷径”这种事情人人都热情高涨,听的十分认真,偶尔还会举手提问,成默也会耐心的解答。

    讲到数学选择题的时候,成默尤其讲的比较细,因为(9)班的人绝大多数都是理科成绩不太好,付远卓也是其中之一。

    成默详细例举了引用最为广泛的“错错得对法”,这个反推法的原理也是根据出题心理学来的:首先绝大多数数学选择的题的错误选项是怎么被命题者命出来的?

    自然是命题者要坑死你,他会猜测学生在计算这道题目时比较容易犯什么错误,怎样整你整得爽,他就会怎么出。因此如果能看得出老师想要玩什么花样的话,那马上可以看到正确答案是什么了。

    完全可以不需要去计算。

    成默讲的很浅显易懂,众人看的叹为观止。

    然而,这些方法都是建立在看得懂题目的情况,对于基础比较差的学生来说,其实并没有什么卵用,但因为能听懂,所以大家依旧听的津津有味,接着成默便顺理成章的说了一些数学的重点公式,和必考考点。

    其实,最后这些才是成默想要灌输的干货,而不是那些考试技巧。

    在结束讲课后,成默最后又留了一个悬念,叫做:“如何在完全看不懂题目的情况下,最大概率的选择正确选项!”

    这实际上就是一个噱头,选择题玩出花来了也得不到多少分,但人就是这样的,总会对这种能占到便宜的事情乐此不疲,于是在成默从讲台上走下来的时候,好几个人纷纷问成默是不是明天放学之后继续。

    这其中就包括孙大勇,期末考试万一要有科目不及格,回家可是要挨板子的,而相反的要是能考的稍微好一些,一个暑假过的愉快不说,能得到的零花钱也会多不少,因此看到一丝希望的孙大勇一反常态的对成默热情了起来。

    带头开始鼓掌,孙大勇一鼓掌,整个班级里都是噼噼啪啪的掌声,在放学后静谧的校园里显得格外的热烈。

    唯独马博士有些无精打采,他一直自暴自弃的认为自己的学习成绩是完全没有救了的,见成默这么牛B,这下期末考试说不定又重回倒数第一的宝座。

    在成默走出教室之前,马博士大声问道:“成默!你期末考试还会考零分吗?”

    成默回头看了一眼马博士,面无表情的说道:“这得看我的心情。”

    这一下又把还在教室里的几个女生给秒到了,顿时原本长的平平无奇的成默,在她们的心目中光芒万丈起来,完全和印象中的性格阴郁的宅男学霸不一样了。

    孙大勇看着几个女生中,这其中还有他很喜欢的甄思绮,孙大勇拍了拍马博士的肩膀叹了口气,“玛德!这才是真牛B,根本不需要成绩来证明自己,只有我们这些学渣,才想方设法的提高成绩.....”

    成默和付远卓还有颜亦童走出教室,走廊玻璃外面的校园显得特别空旷,妖冶如火的太阳在翠绿色的岳麓山顶,像是快要掉落在了上面。

    傍晚,像是要被夏日的沉闷凝住了,时间困居其中,不肯流过。

    瘦高的颜亦童走在成默的身边,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半转着脸庞看着成默的侧面在傻笑,颜亦童完全不知道自己在笑什么。

    大概喜欢一个人就是这样的状态,只要看着他,就会莫名其妙的心情愉悦。

    不需要任何原因。

    其实爱情这个字眼,对于这个年纪的他们来说,是不大能够理解的,因为爱情里面掺杂着欲望,而喜欢这种东西只有属于大脑的爱,而没有属于身体的情。

    文艺一点说:爱是柏拉图;情是多巴胺。

    “要是早点想要请教你就好了!说不定我还上(1)班还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付远卓有些兴奋的说道。

    然而成默却给了付远卓当头一棒,他小声说道:“其实考试除了作弊这个捷径,并没有太多捷径可以走,考试技巧对于成绩本身不错的学生来说是有一定作用的,可以拾遗补缺,但对于成绩并不太好的学生来说,用处并不大,改变不了什么。考试就跟LOL一个道理,装备和等级的积累才是王道才是基础,精妙的操作只是你登上最高段位的手段!技巧在华丽,想要赢也必须有装备和等级.....”

    付远卓有些懵,“我擦.....刚建立起一点信心就被你打击的没有了.....那你这样大张旗鼓的讲课有又什么意义?”

    “让别人认为你考上前十名,是运气而非作弊。”成默淡淡的说道,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如果我们(9)班很多人的成绩都有了相当可观的提高,那么你的大跨越就不是那么难以接受的事情了。”

    “这怎么做的到?你刚才不是说你教的考试技巧实际作用不显著吗?”付远卓有些不理解。

    “技巧只是噱头,这些都不过是鱼饵,是让大家相信学习是有捷径可以走的,这就类似于传销,先降低门槛,让你以为赚钱是件容易的事情,然后在一步一步详细的告诉他们应该怎么做,这样他们就会被洗脑随后把精力全情专注的投入进去,要知道考点和我总结出来的每个老师的出题偏好是真实有用的,只要认真听了,想要及格其实并不难......最起码,我能准确的告诉他们备小抄该怎么备。”

    “你刚才不是就对此深信不疑了吗?”成默淡淡的说道。

    长雅的期末考试老师是从来不划重点的,而平时讲课的时候重点实在很多,并没有人像成默这样利用试卷把老师的出题偏好统计出来,一般学生谁会想到这么做?想的到这么做的学生,没必要这么做。

    因此成默所谓的考试技巧,都不过是在为这些他真正想要说的内容去做铺垫。

    付远卓明白了成默的真实意图,又一次受到了极大的震撼,他属于有些骄傲的少爷脾气,除了爱臭美,爱表现的与众不同,其实也不太喜欢别人比他“吊”,不和杜冷他们来电就是这种原因,他原先以为成默只是成绩好而已,综合起来看,还是远远不如他。

    但这一瞬间,付远卓发现自己除了有钱和帅之外,和成默比较起来,根本就一无是处,自己自认的那些与众不同不过是自以为是,像成默这样的人,才是真正的与众不同,特立独行.....

    付远卓终于明白一向眼高于顶的颜亦童为什么会对成默如此特殊了,付远卓如同孙大勇一般叹了口气,“真不知道你是神仙还是妖怪!”成默多智近妖的老谋深算让付远卓忍不住感慨万分,“杜冷选你作为对手实在是件错误的事情。”

    成默摇了摇头,“不,他的错误是根本没没有把我当做对手.....”

    成默和付远卓说话,颜亦童就在一旁静静的听着,完全没有插嘴,这让付远卓有些奇怪,平时颜亦童都是话多的要把人淹没的,这突然之间矜持了起来,叫付远卓很不习惯,转头看着隔了一个成默的颜亦童问道:“童童?你怎么不说话?”

    颜亦童道:“我在听你们讲话啊.....”这时几人已经走出了学校大门,颜亦童看了看来接他和付远卓的车,看着成默道:“成默,你住哪里的?我们送你!”

    成默摇了摇,“没必要,我坐202挺方便的。”

    付远卓也劝道:“一起呗,反正都是要过河,也耽误不了多少时间。”

    “真不用了,再见!”成默拐出校门的时候径直朝公交车站走了过去。

    颜亦童想扯住成默,却被付远卓阻止了,“成默这种人,你别逼的太紧了,慢慢来,还有三年时间。”

    “什么叫别逼的太紧了?我只是觉得.....得尊师重道而已,成默这么辛苦的为我们统计试卷,多累?我们得多关心他!”

    付远卓对着成默的背影喊了:“再见!”才白了颜亦童一眼道:“你就死鸭子嘴硬吧!不过,说真心话,我觉得成默还真是绩优股....你还挺有眼光的!”

    颜亦童情不自禁的说道:“那当然?本小姐的眼光那还有的说?”她语气里满溢着洋洋得意。

    付远卓拉开车门“哈哈”笑道:“还是承认了吧?”

    “我是说我挑朋友的眼光!”

    付远卓嘿嘿一笑,“切!真要还不承认,那你可别怪我跟成默介绍妹子了!”

    颜亦童推了付远卓一下,恶狠狠的说道:“你敢!”

    付远卓上了车,笑嘻嘻的说道:“要不,放暑假我们约上成默一起去海南玩吧?”

    颜亦童也上了车,把车门关好之后,嘟着嘴说道:“就怕他不去啊!中午我喊他暑假一起去网吧,他都不去。”

    付远卓道:“这件事交给我了,你负责把茜茜搞定,我负责把成默搞定!”

    ———————————

    成默回到家之后,继续开始研究这一次期末考试出题老师出过的试卷,把所有的要点统计出来,然后系统化,这是一个浩大的工程,一般人很难吃的消,但对于成默这种刷题无数的人来说,要简单许多。

    十一点多的时候,成默去了音颜,等下高校医会来酒吧,说是有些信息要和成默沟通。

    十一点半成默准时到达音颜,高月美已经坐在了吧台处一个人在灯光下摇晃着酒杯里的白色俄罗斯,大概所有关于大都会的电影都会出现这样的镜头,一个妙龄女郎翘着二郎腿独自坐在酒吧里自斟自饮,昏暗的灯光,迷离的酒液,精致的侧脸和闪亮的耳环.....

    这样的场景极其的经典,不过也得经典的女性才能演绎出属于都市丽人的无上风情,很明显高月美就具备这样的经典品质。

    看上去有些孤独又美丽的性感女郎最是招蜂引蝶,只是不少跃跃欲试,想要上来搭讪的男人都被站在她一旁不远不近距离的保安给拦住了。

    成默换好了酒保服装,就走进了吧台,刚才表情还有些无聊的高月美立刻就开心了起来,向成默挥了挥手道:“晚上好!林掌门!”

    “晚上好!高小姐.....”

    “喂!说好了,叫我小美的?”高校医十分的不满。

    “小美?”成默依旧还是觉得怪怪的,但还是顺从了高校医这个在他看来无足轻重的要求。

    “对!你过来点,我有重要的的事情和你商量!”高月美离开高脚凳,站了起来,朝成默挥了挥手,亮闪闪的吊坠耳环在灯光下摇晃,散发出耀眼的光线,廉价的锆石耳环被她带出了奢靡的感觉,这是高月美生日那天成默出钱在地摊上买的地摊货。

    成默走了过去,看见摆在吧台上的手机,也是系着的吊坠也是那天买的蓝胖子。

    高月美觉得隔着吧台和成默的距离还是有些遥远,于是说道:“你出来,我们换个地方说,这里不太方便.....”

    成默犹豫了一下,觉得高月美说的有道理,只是他不明白明明可以在微信里面说的事情,为什么一定要来酒吧,“可是我在上班!”

    “我跟文经理说,耽误不了多少时间。”

    成默从吧台里走了出来,跟新来的酒保打了声招呼,就在一众羡慕的视线中跟着高月美向酒吧门外走去,这一幕却被已经来上班,手上还打着石膏的凯文看在了眼里,凯文暗自偷拍了照片,随后发给了井醒。

    对此茫然不知的成默和高月美下了楼,成默道:“去哪里?”

    高月美强装着义正言辞的说道:“去沿江风光带吧,哪里说话比较安静,不会被偷听到!”

    毫无约会经验的成默“哦”了一声,并没有对这个夜间的约会圣地产生任何疑问。

    两个人沿着解放西路向下走,穿过五光十色的霓虹,穿过拥挤的人流,穿过车河汹涌的湘江路,来到了沿江风光带。

    深蓝色的夜溢满整个城市,夏的气息斟得太满,晚风都是温热的,一盏盏宫灯形状的路灯在连绵的绿树荫荫中延伸,远处的伟人像望着涛涛江水愀然无语。

    两个人并肩走在江岸边,高月美穿着牛仔热裤、黑色体恤衫、白色帆布鞋,看上去跟成默一般大,比一个还在象牙塔里面的大学生还要像大学生,“喊你出来,主要是关于我嫂子的事情,不方便在酒吧里说。”

    成默不置可否的“哦”了一声。

    “我这几天在家里有做过实验,我在客厅里不管发出多大的声音,我嫂子都不会发现,问题是我看过她的卧室,隔音做的很好,专门在墙上贴了隔音材料,就连门上都有.....所以我根本无法判断具体是因为什么....”

    “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发现吗?”

    高月美皱着眉头道:“我嫂子的房间门很沉,还专门安装了电机锁....不过这也算不上奇怪,毕竟她的卧室里贵重物品比较多,还有保险柜什么的....小心一点也算正常,而且她晚上还有反锁门的习惯,我很难接触到她,我也不敢尝试说晚上和她一起睡,怕被怀疑....实在没办法!”

    “你嫂子有问过你关于我的事情吗?”

    高月美点头,“问过,不过就是很随意的那种,并没有很详细的询问。”

    成默将手抬了起来,做了一个掐指的动作,然后用带着一丝担忧的语气说道:“六月十五号是戊午月、戊寅日,这一天是一年中比较适宜做法的日子,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能在这一天解决问题,错过了这个时间节点,事情会麻烦很多。”

    “那我该怎么办?要不然我们就不试探了,我带你直接上门?”高月美表情有些焦急,虽然是找机会和成默接触,但她也是真担心白秀秀的安全和身体。

    成默淡淡的说道:“别急......我倒是有个办法能解决这个问题,不过这需要你有极大的耐性。”

    “没问题,你尽管说,我一定做到。”高月美语气坚定。

    “很简单,只要你能.....”

    

  http://www.biqunai.com/49/49569/561029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nai.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n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