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二一六章 斗兽场(4)

第二一六章 斗兽场(4)

    水中像鲨鱼游弋的黑影在交汇的瞬间,使出了杂耍般的动作,其中一个人倒立在水池的底部,如同弹簧一般缩了起来,另外一个人在水中旋转了一下身体,踩在了他的脚上,顿时像是炮弹一般被倒立着的人推向了上方,冲出了水面迎着暴雨般的子弹急速射向了飞在空中的半机械人。

    水池了一时间翻涌起了无数的泡沫,随后是无数细密的水柱如同万道喷泉,跟随着一身黑色装甲的“水鬼”与两个背靠背的力量型半机械人撞在了一起。

    两个飞在空中的半机械人被迫分开,一人被黑色水鬼抱住了双脚利用重力技能强行拖下了水,还有一个瞬移到了看台的一侧,结果立刻就遭遇到了系着锁链的鱼枪射击,黑色的鱼枪去势威猛,擦着银色半机械人的腰肋,刮出了一串跳跃的花火和一道烂牙般的齿痕,随后钉在了坚硬的大理石看台上。

    这一切都发生在眨眼之间,然而无数的火光、飘飞的子弹、如蘑菇云腾起的水花、四处飞溅的泡沫以及金铁交鸣之声组成了用暴力谱写的画卷,场面十分壮观。

    马吕斯王子十分不屑的说:“花里胡哨的,这是在闹着玩吧?”

    “3V3就是这样,反正也不计入排名,所以怎么能够吸引看客,就怎么打.....有些比赛为了效果,还是专门排练过的,很多都是演员,所以.....真正的强者没有人会打3V3.....没太大意义。”阿基姆王子笑着说。

    拿破仑七世摇了摇头,说:“也不能说完全没有意义,实际上最开始斗兽场3V3的含金量还是挺高的,主要是为了增强天选者之间的配合,用来对付比自己水平高的人。很多官方的天选者机构包括欧宇都会安排三人一组练习配合,我记得太极龙的3V3挺厉害的.....”

    提到太极龙拿破仑七世还转头看了成默和谢旻韫一眼,然而成默和谢旻韫并没有搭话的意思,他们两个就像有些拘谨的陌生人,安静的坐在沙发的最左边,注视着落地窗外发生的战斗。

    拿破仑七世其实对成默和谢旻韫到底处在什么水平颇为感兴趣,谢旻韫他知道一些,她打破了雅典娜最快晋级天选者记录的事情,拿破仑七世也听说了,但这并不代表谢旻韫有潜力,晋级可以用资源堆,但战斗,光有资源还不够,想要成为最顶尖的天选者。

    必须有天分。

    这个世界最大的谎言就是只要努力就能达成目标,实际上并非如此。

    在绝大多数领域,天分是行业顶尖与普通成功者不可逾越的鸿沟。

    拿破仑七世庆幸自己还算有天分,要不然他的爷爷也不会跳过他的父亲,直接把家主的位置,以及“拿破仑七世”如此荣耀的姓名交给他........

    明亮的烛火照耀着墙壁上金色的盾徽,金色的光给谢旻韫的藏青色的秀发镀了一层绚丽的光,她的长发挂在小巧白皙的耳朵后面,侧脸勾勒出了油画般的完美线条。在拿破仑七世的记忆里也只有雅典娜有和谢旻韫一样程度的美,他心中感到遗憾:“可惜谢旻韫外表不输给雅典娜,但实力的差距却肯定无法弥补。”

    拿破仑七世正想继续摸成默和谢旻韫的底,然而话唠型的马吕斯王子却接口说道:“这个我也知道,不过官方的配置一般一个远程狙击手,一个坦克近战加上一个机动战士,哪里像这个这么随意。”

    “在你看来水平是不怎么样,但是对于很多连瞬移都没有的天选者来说,还是很具有观赏性的,并且你仔细观察就会发现这些人打的也不是毫无章法,尤其是这两个水鬼,确实很擅长水战,这一点可不仅仅因为他们穿了水中专用的‘黑鲨Ⅳ套装。”阿基姆王子摊了下手,笑道:“不管怎么说,看上去还是挺热闹的。”

    拿破仑七世并不在意自己下了五百万赌注的比赛,他再次转头看向了坐在一旁一直默不作声的成默和谢旻韫,不动声色的问:“你们两个应该下场打过1V1的比赛了吧?”

    成默才不会被拿破仑七世表面的关心所打动,他清楚这个问题谢旻韫不太好回答,谢旻韫也不会说谎,便立刻主动说道:“当然。”

    “战绩怎么样?”拿破仑七世继续问。

    “还行吧!”成默给了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耸了耸肩膀说,“只是......和你们这些高手不能比.....”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我相信你们不久之后也会取得不错的排名。如果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问我,别的不敢说,1V1我还是有资格能教你们一些东西的。”拿破仑七世语气淡然,但这其中却透着一股极其强大的自信。

    “克里斯托夫.....你这就有点让我伤心了,我邀请了你很多次,希望能和你打一盘练习赛,你都万般理由推脱,现在竟然主动说要教别人......”马吕斯王子按住自己的心脏位置,一副万分难过的样子,“我的心啊!全都碎成了玻璃渣.....”

    拿破仑七世微笑了一下没有说话。

    阿基姆王子主动解释道:“不是克里斯托夫不和你打,而是以你现在的水平,和你打不仅教不了你太多东西,还会挫伤你的积极性,不要以为你进了前五百名就很厉害了,实际上你还差的远,我可以告诉你天榜前百,随便一个人都可以虐五到十个百名以后的天选者,几十个五百名以后的天选者......当然,控分的除外。”顿了一下,阿基姆王子注视着拿破仑七世叹气,“而能进前十二的.....都是怪物.......”

    “那也不至于练习赛都不能打吧啊?”马吕斯王子不服气的说。

    “教学赛还差不多,练习赛.....你对上我.....一分钟都扛不住,如果是克里斯托夫,你会被秒。”阿基姆王子丝毫不留情面的打击了马吕斯王子。

    “这个要试过了才知道!”马吕斯王子跃跃欲试。

    “先看完阿米迪欧和约瑟夫的死斗,你还有勇气提出这个建议再说。”阿基姆王子不置可否的回答,他注视着玻璃幕墙外的战斗说,“这里的3V3要打完了,看样子明天的晚餐.....我们有着落了。”

    阿基姆王子的话音刚落,穿着“黑鲨Ⅳ套装”的半机械人在水中用覆着白光的鱼枪射穿了银甲的重装战士的膝盖,接着另一边的黑鲨水鬼将颀长黑色鱼箭直接扯了过来,快速的用细细的锁链将重装战士捆住,瞬间就把他包成了一个木乃伊,两个黑鲨水鬼朝着在两头疾游,将锁链越扯越紧,直到银色的机械外壳完全崩坏,勒进肉里。

    红色的液体和黑色的液体染红了巨大的水池。

    画面残忍血腥。

    就算直到是载体,成默心里还是有些许觉得震撼,这和他想象中的PK有些不同,完全不像天选者论坛上的那些视频点到即止。在斗兽场,尤其是3V3,都是用最原始而残忍的方式消灭对方的载体。

    不是那些光彩夺目的技能,也不是热血沸腾的连续打击,而是简单原始粗暴的冷兵器制裁。

    谢旻韫为此皱起了眉头,一直没怎么说话的她,第一次主动开了口:“这样的战斗有乐趣可言?”

    “很多都是为了节目效果,人们喜欢看什么,他们就表演什么,反正是载体,怎么死都无关紧要,就像游戏中死了一样,你会在乎你是被游戏里的恶龙吞掉,还是被其他玩家打成筛子吗?.....实际上不管是天选者还是普通人,爱好都差不多。”阿基姆王子端起了茶几上的红酒微笑。

    “不管是为了什么,这种做法都令人不齿,我认为天选者之间的战斗就算不高尚,也应该干净一些。”谢旻韫义正言辞的说。

    “这种事情没必要争执。”拿破仑七世按了一下茶几上的控制键,在光幕弹出来之后把频道切换回了刚才阿米迪欧和约瑟夫死斗的频道,“我们经常会说存在既合理,也会说并不是存在的事情就是正确的,让人厌恶,有没办法改变的事情,眼不见为净比较好......所以我们还是来期待阿米迪欧和约瑟夫的死斗吧。”

    成默看到玻璃幕墙外的景色陡然一变,几人高的水池重新变成了铺满黄沙的斗兽场,明亮的有些异常的月光照耀着这座宏伟的建筑,椭圆形的场馆内坐满了来观战的人,相比刚才有些冷清的3V3频道,此时成默能看见数不清的人头在看台上攒动。

    比赛依旧还没有开始,成默有些遗憾没有能看到3V3最后的结局,他觉得重装战士那边还剩一个半机械人和一个超级人类,也不是没有翻盘的可能。

    成默一直也在听拿破仑七世他们说话,但他的注意力大部分一直都在斗兽场内的3V3上,对于还只刷过副本,没有打过1V1的成默来说,水平不怎么样的比赛也能看的津津有味,成默现在还没有准确阅读比赛的能力,不过他善于观察,能够从一些常人不会注意的细节来判断大致的局势。

    因此他能从水鬼游动路线的规划和躲避子弹的节奏看出来水鬼的赢面比较大,不过他不能像拿破仑七世那么肯定。

    “对了!你们下注了没?”见拿破仑七世重新换到了播放阿米迪欧和约瑟夫死斗的频道马吕斯王子问。

    阿基姆王子用认真的语气说:“这种比赛不要下注的好,下注就是给阿米迪欧的压力,而不是支持。”

    马吕斯王子撇了下嘴,又问:“那你们更看好谁?”

    “他们两个实力差不多,谁赢都正常,但是如果阿米迪欧又输了的话,以后估计就很难赢约瑟夫了。”拿破仑七世说。

    “为什么?”马吕斯不解的问。

    “不论是那种格斗,只要是人和人打,最底层级的是面板实力的博弈,简单的说就是比拼谁的等级高,谁的技能强;次一层级的技巧的博弈,对技能的理解和运用,对对方技能的规避,在面对劣势的时候如何挽回劣势等等;你如今就处在这个阶段。”拿破仑七世笑着说,“最后一个层级就是,心里的博弈.....”

    “心里的博弈?不就是预判对方的出招吗?”马吕斯不以为然的说。

    “如果像你想的这么简单?你就不会只有三百多名了。”拿破仑七世轻笑了一下说。

    “那是什么?”马吕斯问。

    拿破仑七世淡淡的说道:“等下你就能看到,真正的高手是如何战斗的。”

    听到拿破仑七世的话,成默也产生了很强的期待,虽说成默一场PK都没有打过,多少也对天选者之间的战斗有些理解,他的看法和马吕斯大致一样,战斗主要靠预判对方的攻击。想要预判就要算技能,说起来天选者能够使用的技能一共就只有六个,不管天选者系统能够提供多少种技能,都可以分为远程攻击、近战攻击、控制攻击、范围攻击、增幅等几种。

    成默觉得只要熟悉各种技能,并在战斗中掌握对方技能的CD时间,预判到对方下一步的动作,就能赢。因此,他平时干的最多的事情,就是记各种技能的详细数据。成默知道这样完全不够,还需要大量的实战经验,然而,拿破仑七世却说高手之间的战斗并不是他推测的这样。

    这让成默有些惊讶,他也想象不出拿破仑七世所说的“心理博弈”是怎么一回事。

    “克里斯托夫.....你就是太喜欢吊人胃口了!”马吕斯王子幽怨的说,接着他又看向了玻璃幕墙外的斗兽场,不耐烦的说:“比赛怎么还没开始.....”

    “在等一位神将到场......这样层次的死斗,一般都会有神将到场做见证人。”阿基姆王子说,“来了.....好像是菲利普神将......”

    就在这时斗兽场里响起了震耳欲聋的战鼓声和欢呼声,成默回头朝着斗兽场中望去,看台上的所有人都站了起来,他们鼓掌和呐喊的巨大音量汇成了洪流,但这令人震颤的声音却遮盖不住雄壮威武的鼓点,这鼓点像是连绵不绝的闷雷,炸的大地似乎都摇晃了起来。

    “起立!”

    悠长而威严的号令声响彻整个斗兽场,包厢中的拿破仑七世他们都站了起来,于是成默和谢旻韫也跟着站了起来。

    伫立在椭圆形斗兽场二层与三层之间手持金色巨剑的硕大金人竟然动了起来,他们举起了手中的金色巨剑,让巨剑组成了一条凌驾在斗兽场半空中的金色大路,或许应该是是桥。斗兽场上空用来遮挡阳光的条形旗,全都慢慢的收了起来,月亮像个无与伦比的探照灯,完全照亮了整个斗兽场,原本还肆意的阴影全部消失殆尽。

    此刻一个身着金色甲胄,披着猩红披风的男子正骑着一匹白马从巨剑组成的桥上走向,另一侧的单独的主席位。隔得老远,成默都能看清楚他金色铠甲上精美的鸢尾花花纹,镶嵌着宝石的镂空金臂环,以及穿在甲胄里面的白色丝绸上衣,还有那个缠绕着红丝的金扣剑柄。

    这是成默第一次看见传说中的“神将”,莫名的他的心情也跟随着激烈昂扬的鼓点变的激动起来,在成默的感官里。这个神将并没有让人感觉到无可匹敌的压迫,他的身高不高,身材也算不上特别强壮,长相也很和善,没有威胁的样子。

    然而成默却从来没有见过如此从容的人,他的从容并不是一切都无所谓,而是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他径直走到了主席位上,挥了一下手,轰鸣着的斗兽场和直冲云霄的鼓点声全都戛然而止,四周安静到只是剩下呼吸,一副肃然无声的样子。

    “各位天选者.....和角斗士们.....今天,你们将欣赏到,由阿米迪欧和约瑟夫所带来的战斗的艺术.....”

    

  http://www.biqunai.com/49/49569/1580697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nai.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n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