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四十章 那年春,除却花开不是真(3)

第四十章 那年春,除却花开不是真(3)

    (感谢“开始勒”大佬又打赏了三万起点币......)

    成默抱着那束稍微有些凌乱的雏菊撑着伞站在狭窄的水泥路边,他的视线落在山岭之上,一排排翠绿的松柏之间是一排排黑色的墓碑,它们安静的伫立着,在雨中遥望蜿蜒北去的湘江河水。

    这其中有一块墓碑是他父亲成永泽的。

    此时沈老师和她的父亲沈平站在不远处,黑色的伞面罩在沈老师的头上,而举着伞的沈平已经淋的湿透。两个人的交流看上去并不顺畅,像是彼此都没有太多话可说的一样。成默没有可以去偷听两父女在聊什么,他清楚和好不是一朝一夕之功,但成默觉得这是一个好的开端。

    过了片刻成默就听见了高跟鞋的哒哒声,成默转头,就看见沈老师踩着白色的高跟鞋冲进雨幕,快步朝着自己走了过来,雨点铺天盖地的打在她白璧无瑕的面孔上,而沈平则在雨中面色尴尬的注视着她的背影。

    成默毫不犹豫的上前,将沈老师迎到伞下,没料到沈老师竟然毫不避讳的挽住了他的胳膊,紧紧的贴着他的身体,带着他向罗佳怡的墓地走去。

    成默注意到了沈平惊愕的表情,就在三个人即将擦肩而过的时候,他张嘴挥了挥手,似乎想要说什么然后拽住沈老师,然而最终他看着沈老师的面容,颓然的放下了手,撇过了头。

    与沈平擦肩而过之后成默无奈的说道:“这样好么?”

    沈道一冷哼了一声说道:“有什么不好的?这叫做自食恶果!”

    成默只能摇头。

    沈道一抬手,狠狠的掐了掐了成默的胳膊,“摇什么脑袋?你算计我,我还没有跟你算账的!”

    成默没想到沈道一忽然下狠手,忍不住“哎呦”一声脱口而出,转头便看见短袖袖子处的胳膊已经红了一小片,成默也没有辩解“我这是为你好”之类的话。

    他没资格,他觉得,也许这更多的是为沈幼乙好。

    成默只是看了眼胳膊,没有说话,两个人在嘈杂的雨声中走了一小段路,沈道一撇了撇嘴,挽紧了成默的胳膊,将头偏向了成默,用撒娇的口气说道:“小默默!不会生气了吧?”

    成默摇头,淡淡的说:“我有那么容易生气吗?”

    “那怎么不说话?”沈道一问。

    “还在酝酿。”成默说。

    “成小默同学,麻烦你别跟我再说些什么大道理,这些我都懂,可我就是过不去心里的那道坎。”

    成默心有所感,他转头看了沈道一一眼,她的表情好像很无所谓,但眼神里有种难以言说的悲伤和落寞,像是被春雨摧残的花朵。

    这时沈道一的脚步慢了下来,她直直的望向了不远处罗佳怡的墓碑,墓碑的两侧种着还没有长大的松柏树苗,墓碑的底座铺着一层黄色的菊花花朵,很显然这是刚刚沈平祭拜过说留下的。

    沈道一松开了挽着成默的手,低声说道:“不管怎么说,佳怡不该这么早离开这个世界,而我和我父亲都有责任。”

    成默并没有继续劝说什么,和沈道一一起走到了罗佳怡的墓碑前面,黑色的大理石墓碑顶端嵌着罗佳怡的彩色照片,相片上是一个长相秀气的女生,她披着头发,扬着笑脸,小鸟依人的样子。墓碑上没有刻下墓志铭,只有生卒年月,以及两句简单的“爱女罗佳怡之墓”,“父母泣立”.......

    沈道一注视着罗佳怡的照片,轻声呢喃:“佳怡很爱自拍,最喜欢看《红楼梦》,却最讨厌《红楼梦》,说到林黛玉的时候偶尔会流泪,平时自己也琢磨着自己写些古诗词,原来经常混天涯词话论坛,笔名叫做‘飞泉漱玉’,我那个时候也有个笔名,我的笔名太羞耻了,就不和你说了,那个时候她很爱写古诗词,还自己印了一本小集子,虽然现在看有些无病呻吟,但用词还是很美的,很能唬一些不懂的人,其实是个很有才情的一个小女生,高中的时候还在网上发了一篇古言,不过可惜没有能写完......”

    沈道一的声音渐渐被雨声淹没。

    成默转头,就看见沈道一迅速避开了他探视的目光,看向了另一侧。不过很快沈道一就回过头来,只是她不在说话,像是盯着墓碑上面罗佳怡的照片,但仔细观察,便能发现她的视线有些漂浮,瞳孔里仿佛没有焦距。

    成默故意打断了沈道一陷入回忆,将伞递给沈道一,弯腰将怀中的雏菊轻轻放在那层黄色菊花花朵上,接着鞠躬三次之后,轻声说道:“虽然在这个世界的你已经被观测到离去,但我相信在另一个时空你仍然存在,并且终将获得幸福。”

    听到成默的悼词,沈道一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成默,“能说些我听的懂的话吗?”

    “作为一个信仰科学的人,我觉得我说的挺好的!”成默诚恳的说道,见沈道一还是一副很不能理解的样子,成默便耸了下肩膀说道:“如果你一定要我说严肃点,我也会。”

    顿了一下成默看着罗佳怡的照片用虔诚而庄重的声音说道:“创造宇宙万物的主宰,赐人生命、气息的上帝,拯救人类灵魂的救主,感谢你让她睡在主的怀抱,享受了永远的安息,上帝已经接收了她的灵魂。使我们从其中得到了从上帝那里来的智慧,看到了人的结局,看到了人死的日子胜过人生的日子。智慧的心在遭丧之家,愚顽人的心在快乐之家。往遭丧的家去,强如往宴乐的家去,因为死是众人的结局,活人也必将这事放在心上....”

    说完成默在胸前划了一个十字,闭上眼睛,“人来之于尘土,而归之于尘土,愿你的灵魂在天堂安息,祷告、祈求奉上帝的名!阿门”

    沈道一抚了下额头,有些好笑的问道:“你是基督徒?”

    成默摇头,“不是,所以,我还能念《地藏菩萨本愿经》超度她.....”

    沈道一盯着成默的眼睛看了半晌,见成默始终面无表情没有开玩笑的意思,将伞递回成默手中,冲着成默翻了个白眼,“好吧!你赢了!”说完沈道一就蹲了下来,将那束雏菊的白色花朵,一朵一朵从绿色的花茎上折了下来,与那些黄色的菊花一同堆在墓碑的底座上。

    成默低声说道:“宗教是能够抚慰人心的。”

    “那你怎么不信?”沈道一头也不抬的说道。

    “我信科学.....科学和宗教没有区别,两者争夺的不过是解释世界的权利。也许最终他们将殊途同归。”成默说。

    沈道一用花艺的手法,将雏菊插入了墓碑前的石质香炉,接着又捡了些黄色的菊花妆点其间,她蹲在伞下,一丝不苟的摆弄完那些花,做出了一个漂亮的插花艺术品,才满意的从墓碑前站了起来,她将手伸到了雨伞之外,一边用雨水清洗沾染了一些绿色汁液的双手,一边转头看着成默说道:“所以呢?你打算用宗教还是用科学抚慰我?”

    成默没有回答沈道一的问题,他目不转睛的看着沈道一的眸子,和她站在黑色伞下对视了片刻,才开口轻声说道:“要不要陪我去看看我爸爸?”

    沈道一微笑了一下,从包里拿出纸巾擦了下手,才回答道:“好啊!”

    成默转身,沈道一跟着转身,这次沈道一没有挽住成默,两个人肩膀挨着肩膀,一起在斜风细雨中向着不远处的石阶走去,接着成默带着沈道一拾阶而上,向着着一座山岭的最高处攀爬,越往上,墓地就越大,墓碑也越豪华,一直到环绕着山岭的墓碑只剩下三圈,成默才说道:“到了。”

    山岭上方的松柏树苗长的比下面的树龄要长,已经有了一点规模,最上方的墓地面积是下面墓地面积的好几倍,墓碑也是白黑相间的大理石,十分气派。

    成默带着沈道一向左侧的小径走,一直到立着“成永泽”字样的墓碑前才停住脚步,墓碑上没有照片,但写的有墓志铭——“每一个不曾起舞的日子,都是对生命的辜负。”

    沈道一不由自主的轻声念道:“‘每一个不曾起舞的日子,都是对生命的辜负’,这是尼采的话。”

    成默没有就沈道一的话题延伸下去,反而指着成永泽墓碑旁边空着的一个大理石格子,淡淡的说道:“旁边的这个墓室是我的,我的墓地也比我爸的先买.....因为原本我会比我爸先死。”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com。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com

    

  http://www.biqunai.com/49/49569/1090095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nai.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n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