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二十章 开往夏天的列车(2)

第二十章 开往夏天的列车(2)

    (感谢“爱看书的傻欢”、“书友20170922122249019”和“DDJisME”的万赏,二合一更新,字数略少,明早还有)

    岳麓山蜿蜒的边缘镶嵌着最后一抹夕阳,华丽璀璨的像是永不落幕的烟火。

    在成默的视野之中,沈幼乙低垂着头,像是耷拉着烛芯燃亮着微弱火苗的蜡烛,她伫立在融化的半颗太阳中间,散发着迷茫的孤独,就像在诺大的图书馆找不到一本可以阅读的书。

    成默莫名的担心沈幼乙会掉眼泪,似乎只要她落泪,天边的晚霞就会消散,整个世界就会堕入黑暗。

    可此时此刻,在这样一个场景和地点,他却没有办法站出来安慰她。可就算换一个场所,不是在学校里,成默认为自己同样不会出声安慰沈老师。

    他一直觉得,对于真正关心的人,说一万句不如做一件事,更何况道理人人都懂,沈老师也懂,他还能说什么话安慰她呢?

    跟她说:世上的罪恶差不多总是由愚昧无知造成的。没有见识的善良愿望会同罪恶带来同样多的损害。人总是好的比坏的多,实际问题并不在这里。但人的无知程度却有高低的差别,这就是所谓美德和邪恶的分野,而最无可救药的邪恶是这样的一种愚昧无知:自认为什么都知道,于是乎就认为有权杀人。杀人凶犯的灵魂是盲目的,如果没有真知灼见,也就没有真正的善良和崇高的仁爱。

    成默觉得这段《鼠疫》中的话沈老师应该比他更能懂,成默清楚,语言这种东西其实在安慰人这一方面,并没有什么作用,人在伤心的时候需要的是发泄,发泄完之后,想的通的人怎么都会想的通,想不通的人就钻进了牛角尖,怎么都不可能想的通。

    见沈老师似乎要动,成默立刻闪到了窗户的一侧,重新站进了墙壁的阴影中等待沈幼乙离开,他提着书包背靠墙壁注视着走廊墙壁上挂着的达尔文画像,思绪开始飘飞。

    “人是群居动物,可偏偏每个人都以自我为中心,集体生活在对他人的误解之中,我们都在等待着别人的理解与宽容,却极少主动去了解他人,真是可悲又可叹。”成默看着唯独头顶没有头发,四周全是毛发的达尔文心想。

    然而迷你的引擎声久久没有响起,成默正觉得奇怪,就听见铝合金窗户被人拉动的声音,成默想跑已经来不及了,思绪还没有消失,一只白皙修长的手探了进来轻轻的扭住了他的脸颊,“喂!你站这里偷窥多久了?”

    成默转头就看见了沈幼乙,准确的说应该是沈道一,她左手提着双低跟小皮鞋,右手正弯过来捏着他的脸颊。成默没想到沈老师不仅早就注意到了他,居然还狡猾的脱了鞋赤着脚,不发出一丝声音的走一段水泥路过来抓他,真是大意失荆州了。

    成默转头看向身侧的沈道一无奈的喊道:“老师。”

    沈道一微笑着说:“成默啊!还没有回家啊?”

    成默却觉得这微笑很危险,他感觉到窗户里灌进来一股灼热的风,让他浑身冒汗,“哦.....正准备回去。”

    沈道一收回捏着成默脸颊的手,将那双低跟皮鞋搁在窗台上,双手按在水泥窗台上一撑,摇晃着波涛跳上了窗台,随后跳进了走廊,“回来这么久怎么不找我玩?看来你已经把我忘记了啊!”

    五月的天气不冷不热,沈幼乙穿着简单的圆领白T恤配浅粉色的西装外套,两条修长的腿被淡蓝色的紧身牛仔裤裹的浑圆笔直,原本是很中性的服装穿在沈老师身上却女人味十足。

    成默没有立刻答话,喉头滚动了一下,有些避嫌的转过头,才说道:“马上就要高考了,我得全心全意准备考试!”

    “是吗?”沈道一没有追究的意思,顿了一下说道:“来,帮我一下。”

    “帮什么?”成默只能转头问。

    沈道一拾起放在窗台上的那双小皮鞋,在成默的面前摇晃了一下,巧笑倩兮的说道:“帮我穿鞋啊!”

    成默睁大眼睛,看着沈道一一脸的莫名其妙,虽然他并没有说话,但却用眼神清楚的传达了“你是不是有病”这个意思。

    沈道一冲着成默翻了个白眼,又扁了下嘴说道:“喂!这是你的荣幸好不好?再说了给女孩子穿鞋很丢脸吗?”

    “你自己又不是不能穿,再说了你是我老师好不好?”

    沈道一依旧提着她那双小皮鞋在成默面前摇晃,“老师怎么了?现在不是讲孝道,电视网络上一表孝心不就是跟父母洗脚么?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母,给父母洗脚可以,给父母穿鞋就不可以?”

    面对这种歪理邪说你能讲道理?真要和沈道一.....不对,真要和女生讲道理,那就是找虐。成默深知这一点,掉头就想走。

    沈道一手疾眼快一把抓住成默的胳膊,不满的说道:“唉......这么久没见还是一样的没有绅士风度,还是一样的不解风情,还是一样的没有幽默感......本来以为你这么久音讯都没有,是在那边找了个女朋友乐不思蜀,看来我想错了,你这样的木鱼脑袋,估计是不会有女孩子喜欢的。”

    沈道一这一连串暗示明显的排比句砸下来,要换成别的单身狗,肯定身子都酥麻了,可成默却皱了皱眉头说道:“这里可是学校,你难道不知道沈老师和我最近都有麻烦吗?”

    “你可不像是在乎这些的人。”沈道一笑嘻嘻的说。

    “我是无所谓,可我不想连累到沈老师,沈老师和我不一样,她有家人有朋友,而我什么都没有....所以无关紧要。”成默甩开沈道一抓着他胳膊的手,表情严肃的看着沈道一说。

    沈道一和成默无言对视了须臾,还是沈道一先退让,闭上了一下眼帘,睁开眼睛之后,她松开抓着成默胳膊的手,耸了耸肩膀,若无其事的说道:“那肩膀借我扶一下总行吧?”

    成默淡淡的说道:“你可以扶墙。”

    成默的话刚落音,沈道一就差点笑出声,但强行憋住了,但忍着忍着,脸上的僵硬就越来越绷不住,最终还是抓着成默的肩膀笑的花枝乱颤,“我收回刚才的话,看来你还是有点幽默细胞的。”

    成默很是无语,低声说道:“我是认真的,没有开玩笑的意思,麻烦你把手从我的肩膀上拿开,被人看到了不好。”

    沈道一没有理会成默,将小皮鞋扔在水磨石地面上,空旷悠长的走廊里响起了清脆的回声,她扶着成默的肩膀,稍稍半曲着腿,伸手脱掉咖啡色的船袜,露出白皙精巧的纤足,随后将那只宛若艺术品般的玉足套进了小皮鞋里。

    成默也没办法逃开,只好屏息凝神左顾右盼留意四周的动静,随时准备躲起来。万一被人看见,这可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空气香甜有静谧,只有沈道一轻微的动作发出撩人的音符,刺激着成默的感官,要不是成默同学打小就意志坚定,常年修习马概X选,说不定就会犯下不可饶恕的错误。

    甚至这对于他人来说享受暧昧的时光是一种惩罚,幸好等沈道一把两只鞋都穿好,也没有像九流言情一样发生什么意外,这让成默稍稍松了口气。

    穿好鞋子沈道一将袜子在窗户外面抖了两下,团成一团随意的塞进西装口袋里,然后拍了拍手对成默说道:“走,我请你吃饭,为了祝贺你拿到清华的保送名额!”

    成默摇头,淡淡的说道:“不用了。”

    沈道一伸手又扭了一下成默的脸颊,轻笑着说道:“欸?老师的话要服从。不乖的话,老师就会生气哦!老师一生气,不小心又做出什么耸人听闻的事情,就不要怪老师了呀!”

    看着沈道一的笑容,成默觉得头大如斗,不能用正常人的逻辑去判断她的行为,又不能放任沈道一不管,成默别无他法,犹豫了一下说道:“先说好去哪里?人多的地方我不去。”

    沈道一得意的笑了,揉了揉成默的脸颊,“跟着走就行,老师又不是妖怪,不会把你吃掉。”

    “你先去开车,在教育学院那边等我,我自己走出去。”成默说完就快速转身朝着出口走去。

    沈道一楞了一下,在背后喊道:“喂!有必要这么小心吗?我们又不是偷情?”

    听到沈道一的呼唤,成默走的更快了,马上跑了起来,瞬间消失在门口,冲进了橙色的夕阳中。

    沈道一站在窗口,看着成默提着书包笨拙奔跑的样子笑的如痴如醉,她看着成默的背影,抚着自己的微红脸轻声呢喃道:“怎么办?实在太可爱了啊!要想办法据为己有才行啊!”

    ————————————————————

    成默跑到教学楼通往校门口的主干道上,都还没有听见引擎声,便放慢了脚步,将书包挂在肩膀上向校外走去,周末的傍晚街上的路人比平时要多,大都是朝地铁站和公交站的方向准备去市中心的大学生,成默逆着人流朝着教育学院的方向走去,这个方向要经过师大体育馆与长雅中间的巷子,那条狭窄的巷子里全都是各种小商店,其中就有搬迁过来的网红奶茶店。

    挪了位置的奶茶店因为和成默回家以及去基地的方向不同,完全没机会不会路过,他回来这么多天,也没有特意去奶茶店喝一杯奶茶,今天选择了教育学院那里等沈道一,就不可避免的路过那间满载着回忆的奶茶店。

    在经过巷口的时候,成默终究还是忍不住转头看了一眼,那个熟悉的蓝胖子还伫立在店门口,只是色泽不如以前那么鲜艳;蓝胖子手里举着的荧光粉笔画版上亮着店主推荐,一眼扫过去已经没了以前熟悉的那些名称;店里面亮着黄色的灯光,墙壁上贴满了拍了得照片,可惜距离太远,每一张都那么相似,成默看不到属于自己的那一张。

    成默继续往前走,霞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暗淡,路灯、车灯和楼宇的灯光渐亮,须臾之间黑夜之中就长出了一片庞大的灯火森林。

    成默走到了教育学院的门口,这边靠近沿江大道,除了川流不息的车辆,基本没有什么行人,他站在马路牙子上安静的等待,看着流光溢彩的车灯流淌成穿越水泥丛林的河流。

    片刻之后彩色的迷你像是一艘摆渡的小舟,停泊在了他的身边,成默打开车门上了车,沈道一注视前方说道:“别怪我没有提醒你,系好安全带......”

    成默回忆起沈道一开摩托车那随时都可能车毁人亡的场景,免不了又是一阵心跳加速,连忙把安全带系上,刚打算抓紧窗户上方的把手,就听见迷你娇小的身躯里响起了嘶吼,立刻推背感就将他压在了座椅上,迷你在稀疏的车流里开始狂飙突进。

    成默没有说话,只是紧紧的盯着前方,随时准备激活载体救自己和沈道一的命。

    沈道一操纵车辆甩尾,在高架桥的匝道上弯出了一道轻盈红色的弧线,整个车身都朝着成默的那一侧倾斜了过去,在如此惊险的时刻,沈道一居然还有闲情逸致观察成默,在车辆过了弯之后,沈道一夸赞道:“小伙子不错啊!居然没有害怕的叫我慢一点。”

    “就算我叫你慢点,你也不会慢下来,我又何必说。”成默回答。

    沈道一眨了眨眼睛,“也不一定哦,如果是你的话,说不定我会特殊对待。”

    “无所谓了,比这更快的车我不是没有坐过。”成默想起了李济廷,不过李济廷开车虽然快却一点也不险,坐着也平稳,也许是因为李济廷极少踩刹车的缘故。但沈道一不一样,沈道一不仅开的快,还险象环生,要时刻警惕随时会到来的急刹。

    “你这是挑衅哦.....成默同学!”沈道一将油门踩的更深,嘶吼着的迷你,再次发出了一声咆哮,车辆像脱缰的野马向着夜幕深处冲去.....

    

  http://www.biqunai.com/49/49569/1038936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nai.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n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