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岭南宗师 > 第二百二十九章 临别清泪难停住

第二百二十九章 临别清泪难停住

    众人听说有信送进来,一个两个顿时警惕了起来。

    陈沐在田庄隐藏了这么久,也是严守秘密,一直没有对人提起,甚至于连合伯等人都没有泄露,怕的就是惹来杀身之祸。

    如今有人送信进来,说明对方是知道陈沐藏在此处的,一旦泄露出去,可就麻烦了!

    陈沐赶忙拆开信封,见得上面娟秀的字迹,既松了一口气,却又涌现淡淡的忧伤来。

    “是……是宋家二小姐……”

    陈沐也没想到,宋真姝会在这个时候,给他送来一封信,而且还是一封邀请信。

    自打宋真媛自尽之后,宋真姝将所有责任都推在了陈沐的头上,宋家的大门对陈沐也是彻底关上了。

    可这个关头,宋真姝却邀请陈沐到府上一见,陈沐也无法拒绝,因为这一见,不是重聚,而是分别!

    宋真媛答应过陈沐,要去香港,但最终没有去成,而是选择了自尽。

    宋真姝心灰意冷,竟要完成姊姊的承诺,无论是为了散心,还是为了寻找新生活,她都决定要去香港了。

    或许经过了这段日子,她也冷静了下来,又或许她认为往后再无机会能与陈沐相见,所以便邀请陈沐到家中见面。

    也正因此,这是陈沐无法拒绝的。

    “二叔,你们先准备妥当,我往宋家走一趟,去去就回。”

    雒剑河对其中事由也是清楚,这些个儿女情长的事情,他也是见多了,只是叹息了一声,便朝红莲圣母道:“若是不嫌弃,便让老夫带仙姑去天后宫见见你的姊妹吧。”

    陈沐不由投来感激的眸光,今次去见宋真姝,若带着红莲圣母,怕是引起不必要的误会,雒剑河也果是懂事。

    然而红莲圣母却似乎在赌气,朝雒剑河摇了摇头:“本座哪里也不去,他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那些老姑婆叫你一声圣母,你还真当自己……”雒剑河虽然跟随了陈沐,但早先可是一点就着的炮仗脾气,若不是魏姑芷等人还念些香火情,早就爆发开来了。

    他比任何人都清楚陈沐与宋真姝之间的恩怨,又岂能让红莲这小姑娘跟着去坏事!

    陈沐见得雒剑河要发火,也赶忙制止道:“算了,跟着去就跟着去吧。”

    陈沐倒也不是忌惮红灯照的老姑婆,而是心中另有打算,也不跟红莲圣母计较这么多。

    “能行?”雒剑河到底是不放心,陈沐却点头道:“没事,有她在,或许更好一些……”

    这句话说得有些莫名其妙,雒剑河心里也有些不安,不过到底是年轻人的事情,他这个老东西也不便多说什么,只好让邓镇海备了马车。

    陈沐领着红莲走到外头来,突然转头直勾勾地盯着她道:“是你坚持要跟我去的,可别后悔。”

    红莲见陈沐说得认真,也生出一些怯意来,毕竟她一直躲在墓穴里,今次之所以跟着陈沐,除了心中顽固之外,也有跟着陈沐好好见识世面的意思。

    在她的考量当中,陈沐是个正人君子,跟着他不会担心清白不保,而且他的力量也足够保护自己。

    但此时陈沐这么说,红莲也有些不安起来,但她毕竟好强,又自认为陈沐不会对她如何,便逞强道:“又不是龙潭虎穴,怕什么。”

    陈沐也点头:“好,不后悔就好,不过咱们需约法三章,决不能动手打人,你能答应就去,不能答应就现在打一架,直接散伙!”

    红莲到底是不愿散伙,否则早就跟着姊妹们往天后宫去住了,当下也就答应了陈沐。

    陈沐也不再多说,登上马车,便往宋家去了。

    这条路走了不知多少回,怀念起在余晚庭那里唱戏,到宋政准那里学做账的日子,陈沐也有些恍如隔世之感。

    红莲是个闷油瓶,不会主动开口,素来都是陈沐说话,此时陈沐心事重重,无心交谈,一路上也就有些尴尬。

    不过陈沐的心思似乎飞到了九霄云外,根本就没注意到氛围的不对劲,红莲渐渐也就放下了。

    走的都是僻静小路,外头也没什么可看,马车轿厢又遮掩得严实,红莲渐渐也就发困,打起瞌睡。

    车子一停,红莲当即惊醒,生怕陈沐会将她撇在马车里,然而陈沐却没有,而是在车外等她,这就更让她感到不安了。

    下车之后,陈沐的情绪就更加的低落,走到宋家后门,迟疑了许久,才敲了门。

    开门的仍旧是护院拳师方张,多日不见,他也有些欢喜,然而见得陈沐身后还带着一个女人,顿时有些不高兴了。

    “二小姐在里头等着了,进去吧。”

    对于方张的冷淡,陈沐也早有预料,仍旧道谢:“谢了,方大哥。”

    到了房外,已经能看到宋真姝枯坐闺房的身影,陈沐却是迟疑了起来,虽然只是站了片刻,却如同十年那么长久。

    红莲似乎也能感受到氛围的不对劲,心说难怪陈沐不肯带自己来,原来是见女人来了!

    也不知为何,她的心中涌出一股酸楚和气恼来,虽然跟在陈沐的身后,但却默默做了个动作。

    陈沐的心思全都放在宋真姝的身上,见得她那落寞而清瘦的身影,早已方寸大乱,哪里会注意到红莲的小动作。

    “二小姐……”

    陈沐轻轻敲了敲门沿,宋真姝惊喜地转过身来,然而看了看陈沐,又看了看陈沐的身后,脸面顿时冷淡了下来,陈沐甚至隐约能看到她眼眶瞬间湿润了!

    陈沐顿感不妙,扭头看时,红莲竟将素色鬼面给揭了下来!

    陈沐预料得没错,这女人果真会坏事!

    然而他之所以坚持要带她来,可不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么!

    陈沐知道,宋真姝是心灰意冷,这才决定去香港,既然宋真姝已经彻底放下,自己就不要让她再难做。

    横竖往后不一定能见到了,又何必徒留这些纠结与伤感。

    所以他带着红莲,就是为了做给宋真姝看的,若这位二小姐对自己尚有情意,那就彻底斩断,若果真如宋政准所言,她是个有野心的女子,即便看上陈沐,也不可能与陈沐在一起,那正好利用红莲来断了这个念想。

    可若宋真姝对自己真的没有情意,又岂会在临行之前,冒着泄露陈沐行踪的风险,也要邀请陈沐来见最后一面?

    无论如何,两人既然不可能在一起,就不要留有这些无谓的幻想了!

    如此想着,陈沐便牵起了红莲圣母的手。

    陈沐往前走了一步,红莲圣母却没有行动,而是呆立在了原地,一脸的惊愕,那雪白的脸上,也浮现出红晕来。

    很显然,她没想到陈沐会有这样的举动,本想着自己能坏了陈沐的好事,却没想到陈沐也是同样的目的!

    她下意识就要动手,然而陈沐却扭过头来,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她顿时想起陈沐早先的提醒,到底是没有动手。

    陈沐牵着红莲,走到房里,朝宋真姝道:“二小姐,这是红莲,是我新认识的……朋友……”

    宋真姝看了看他们牵着的双手,却没有苦涩,只是微笑道:“朋友?现在的朋友都这般亲热了么?我跟你倒也是朋友,也没见你牵过我。”

    陈沐也是苦笑:“我倒是想牵,只是哪里高攀得起……”

    他也是有感而发,因为就是在这个地方,宋政准拐弯抹角地提醒他陈沐,提醒他配不上自家女儿,自家女儿更不可能与陈沐这样的江湖人在一起。

    可听在宋真姝的耳中,却是心如刀绞。

    她可以看得出陈沐与红莲之间的生涩,看得出他们在做戏,可她根本就无法点破。

    她明白陈沐用心良苦,但她痛恨的正是这种用心良苦!

    陈沐敢奋不顾身去拼命,敢不计代价去做一件事,但在对待宋真姝这件事上,他却畏首畏尾如同一个十足的懦夫,这才是宋真姝最气恼的!

    “我叫你来,可不是听你挖苦的,明天我就要走了,本想找你叙叙旧,如今看来,也是不必了。”

    宋真姝说完,便转过了头去,陈沐几次想开口,他想扳过她的肩头,蛮横霸道地表达自己的心迹。

    可终究,他还是摇头轻叹了一声,默默地朝那背影说了句:“那便保重吧。”

    这话说完,陈沐牵着红莲,便走出了房间。

    或许他和宋真姝都没想到,这次见面会是这样的场面。

    他想回头,想看看宋真姝是否会因为他的决然离开,而泪流满面,或许自己还能看到她因为抽泣而耸动的背影。

    又或许宋真姝此时正在看着他离开的背影,他或许该回头,或许能够放弃这一切,只是想跟她说句真心话。

    然而他到底是没有回头,什么也不敢去看,只是牵着红莲,就如同背后有一只恶鬼在追着,一阵风般便出了后门。

    红莲的手柔弱无骨,肤白胜雪,温润如玉,但陈沐半点感觉都没有了。

    “好奇怪……”红莲没有抽回自己的手,只是深深地埋着头,此时陈沐才感觉到她的手在轻轻颤抖。

    “什么好奇怪?”陈沐也疑惑,然而红莲却说:“你们好奇怪……我也好奇怪……”

    陈沐稍稍低下头,便看到一滴晶莹的泪珠,滑过她白嫩细腻的脸颊,滑过她尖削的下巴,落了下去。

    也不知是感动于陈沐与宋真姝之间想说又不能说的情愫,还是因为别的原因。

    这天底下最难解,最磨人,也是最美丽的,莫过于一个情字,谁都逃不开,不是么?

  http://www.biqunai.com/49/49247/943535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nai.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n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