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岭南宗师 > 第二百二十八章 堂上激辩终定度

第二百二十八章 堂上激辩终定度

    陈沐的想法和提议,简直就是石破天惊!

    虽说无论龙记还是其他社团,多多少少会与朝廷有些牵扯,但也绝不会如此正大光明地去做生意。

    更何况今次可不是一般的生意,而是战舰啊!

    北洋水师在一场海战之中便全军覆没,朝廷对北洋水师早已志趣阑珊,虽然仍旧有不少北洋大臣在朝堂上奔走争取,但朝廷已经没有足够的财力来组建舰队了。

    换种说法,陈沐想做朝廷生意,是不太现实的,因为已经没有了市场,或者说这个市场已经没有了足够的消费能力。

    而且这桩生意的风险实在太大,无论是陈沐还是换做别人出面,一个不小心,都会惹来杀身之祸!

    然而陈沐的眸光便如同身边的红莲圣母那般坚决,面对劝阻自己的雒剑河,他只是开口道。

    “二叔,这趟生意已经定下,我要的建议不是不做生意,而是跟谁做生意比较好些。”

    雒剑河也是轻叹一声,朝陈沐道:“但凡生意,总要有些赚头,你想要什么样的赚头,二叔和弟兄们从其他地方给你找补回来,这样总比跟朝廷做生意要好吧?”

    “需知你如今不再是孤身一人,你身后还有这么多生意,还有大半个龙记,若惹了麻烦闯了祸,兄弟们都得跟着你遭殃的……”

    雒剑河到底是长辈,旁人不敢顶撞陈沐,他却是可以苦口婆心地劝说,甚至直接指出陈沐的失当之处。

    陈沐却摇了摇头,朝雒剑河道:“二叔,生意的赚头并不一定是金银钱财……有些东西,也不是其他生意能找补回来的……”

    知道若不解释清楚,雒剑河等人的顾虑是如何都无法打消,陈沐也就不再隐瞒,朝雒剑河道。

    “二叔,我且问你,付青胤凭什么压制我?”

    “凭什么?如今洪顺堂落入他的手里,你又岂是他的对手,不过落下风也只是暂时的……”

    陈沐点了点头,认可道:“不错,他有洪顺堂,但我再问二叔,如果我得到龙记所有弟兄的支持,能与他一战否?”

    雒剑河迟疑了片刻:“龙记财力雄厚,但底蕴差了不是一星半点,估摸着还是有些勉强……”

    陈沐又点了点头:“好,如果我将零零散散二十几个洪门社团全都收拢,实力该比洪顺堂强一大截吧,到时能否一战?”

    “全都收拢?你想当大龙头?!!!”雒剑河虽然吃惊,但都是做样子给其他人看,他固然知道陈沐的野心,但实话实说,即便陈沐真的当了大龙头,只怕也不容易与付青胤交锋,因为……

    “他还有朝廷的支持,虽然他只是总督府的幕僚,但绝非官面上那一点点交情,私底下的能量,才是最强力的……”

    雒剑河到底是说到了点子上,陈沐也终于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

    “二叔说得是半点都没错,付青胤之所以能压死我,不是因为他夺走了洪顺堂,而是因为他得到总督府的信任,能够调用官场上的资源!”

    “你也想如法炮制?”雒剑河终于抓住了陈沐的意图,但他仍旧反对道。

    “少主,这是不一样的……”

    “付青胤早先便是二五仔,潜入官场做戏,这许多年积累,可比我这个前任巡防营管带还要牢靠,否则也没法调动官场的资源。”

    “你想凭着一笔单纯的交易,就让官场的力量为你所用,而且是用来对抗总督府的付青胤,实在有些异想天开了。”

    陈沐也凝重起来:“二叔,万事若连想都不敢想,又岂能做成?”

    他站了起来,环视了一圈,朝众人高声道:“我陈沐家道中落,人轻言微,能得到兄弟们的抬爱,走到今时今日,是侥幸,也是拼命,既然入了局,得了弟兄们的信任,我便会义无反顾,要将龙记做强做大,要夺回洪顺堂,要做大龙头!”

    “他付青胤是我的阻碍,是我的拦路虎,但同样是我要挑战的目标,若连他都无法逾越,往后我还怎么做大事!”

    “既然他能做到,我便能够做到,他能成为总督府的红人,我就同样能做到!”

    “这些洋人和图纸,便算是第一步,算是敲门砖!”

    雒剑河也怒了:“他做了二五仔,难道你也要跟他一样,做个二五仔么!”

    雒剑河虽然追随了陈沐,但他毕竟是刑堂的西阁大爷,骨子里是个忠义刚正之人,最憎恶的便是反叛之徒!

    陈沐也正色朝雒剑河道:“二叔,我是何等人,难道你还不清楚么!”

    “今时不同往日,世道已经不是那个世道,难道咱们还要张口闭口反清复明么?”

    “不,我们的根在市井,咱们的兄弟是乡亲邻里,但若能团结乡亲,联络兄弟,在乱世之中安身立命,这便足够了。”

    “咱们不是枭雄霸王,也不去企图天下,咱们只是想过上好日子,这便足够了,难道不是么?”

    陈沐不是故意说些泄气话,洪门早已分崩离析,忠义总堂也已经名存实亡,人人都打着洪门的旗号,看着风风光光,但谁不是战战兢兢地过着日子?

    谁不是想好生照料,希望兄弟姊妹们晚上有张席子睡个安稳觉,白日里有碗白米饭吃?

    或许朝廷已经气数已尽,如同病虎一般,被西方列强不断蚕食和瓜分,但太平天国和捻军等等,都已经做过尝试。

    即便这头病虎已经垂垂老矣,已经病入膏肓,但也不是江湖和社团能够染指的。

    说陈沐目光短浅也好,说他心胸狭隘也罢,目前的他,确实还没有这份底气和魄力。

    但恰恰是这份只为兄弟的平淡愿景,最是符合弟兄们如今的渴求,即便是雒剑河,也不得不承认这一点。

    若说朝廷是病虎,那么如今的洪门只不过是垂死的独狼,照顾好弟兄们,能在这乱世之中安身立命,才最是紧要!

    陈沐的话,也让雒剑河陷入了沉思之中,但林宗万等一干兄弟,看着陈沐,眼光之中却有种由衷的敬意。

    四佬终于站了起来,朝陈沐抱拳道:“这趟生意,四佬愿意跟着二爷去做!”

    林宗万也站了起来,朝陈沐表态:“但有所驱,万死不辞!”

    阿水等人也纷纷站起来,齐声道:“万死不辞!”

    陈沐欣慰又感激地朝众人点了点头,而后看向了雒剑河,后者看了看众人,终于是轻叹了一声。

    “我好歹也是巡防营管带,虽然卸任了,但人脉尚在,你果真要趟这浑水,我便豁出老命罢了……”

    听闻此言,陈沐也兴奋起来,捏住雒剑河的肩膀,激动道:“有二叔帮忙,今番必是马到功成了!”

    众人也都欢喜起来,陈沐趁热打铁道:“二叔,时候也不早了,带我去见庆长吧!”

    “庆长?你想把东西交给他?”雒剑河顿时皱眉,摇头道:“庆长虽然是广州将军,但并非汉人,交给他并不妥当。”

    陈沐也是看在庆长曾经放过他一马的份上,以为他还是有些良知,认为他会为国为民,这是利国强军的大好事,庆长应该会支持才对。

    然而他却忘了一个根本,明面上,庆长还在收拾新会的烂摊子,他仍旧是追捕陈沐的主持人!

    陈沐其实也不过是抛砖引玉,此时嘿嘿笑道:“既然二叔认为不妥,不知可有好人选推荐一二?”

    见得陈沐这狡黠的笑容,雒剑河也是摇头苦笑:“就知道算计我这老头子,罢了罢了,也是天时凑巧,跟我走一趟吧。”

    陈沐自是欢喜,不过对雒剑河别有深意的话,却仍旧有些不解。

    “何谓天时凑巧?”

    雒剑河也不隐瞒:“若是寻常时节,想要见到这位大人物,那是如何都不可能的,但眼下他就在广州。”

    “在广州?”陈沐心中早有预料,想要见大人物,新会除了庆长,就再无别人,出门一趟是必然的,却没想到要去的是广州。

    “还不是因为你么,说来也不算是天命,一切皆有因果,若不是你惹出这么多事来,这位老大人怕也不会来广州,说到底,还是你小子努力搏命的结果,但愿能成吧……”

    陈沐见他说得玄乎,心里也按捺不住:“二叔,咱们要见的到底是谁?”

    雒剑河却卖起关子来:“去了就知道,你还是考虑考虑,该带谁去吧。”

    陈沐自是领会雒剑河的意思。

    他如今是逃犯,带的人太多,很容易惹来注目,若带的人少了,又太过危险。

    诸多弟兄适才表过忠心,一个个满脸热切,眼光灼灼,恨不得都为陈沐赴汤蹈火,听得雒剑河此言,一个两个都挺起胸膛来了。

    陈沐也不啰嗦:“兄弟们都为我着想,我也很感激,不过这次是去做生意,并非拼命,兄弟们还是留在家里好了。”

    “四叔会跟我上去,生意就交给杨大哥,书冬会留下来防护,安保方面让阿水暂时管着,林大哥跟我走一趟,铜城和几位哥哥也都留下帮忙。”

    陈沐这么一说,基本成员也就定了下来。

    四佬跟着上去谈生意,雒剑河是牵头人,林宗万当保镖,吕胜无是师父,自是要跟着去的,孙幼麟和芦屋晴子跟着惯熟了,也要同行。

    陈沐往身后看了一眼,红莲圣母虽然显得很气恼,但看样子也是要跟着去,这也是无奈之举了。

    如此定了下来,众人虽然有些失望,但到底是有任务交代下来,也都没什么可抱怨。

    只是众人纷纷下去准备行囊之时,邓镇海却走了进来,面色凝重地朝陈沐道。

    “二爷,有人送了封信进来!”

    此言一出,众人顿时惊了!

  http://www.biqunai.com/49/49247/941698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nai.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n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