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岭南宗师 > 第五十一章 谋求盟友听缘故

第五十一章 谋求盟友听缘故

    酒,或许是一种可有可无的东西,有人嗜酒如命,有人又滴酒不沾,但不可否认,酒的历史非常悠久,悠久到难以想象。

    有人说酒是猿猴先发明的,用烂掉的野果子酿造了出来,也有人说是仪狄造酒,或者杜康造酒。

    无论如何,人类学会了种植,从原始社会步入农业社会,酿酒技术就已经开始存在了。

    文人武士,平民贵族,无论多么对立或者迥异的群体,似乎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少不了酒。

    文人们喜欢且将新火试新茶,诗酒趁年华,武人们也有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的感慨。

    开心了要喝酒,难过了也要喝酒,欢庆要喝酒,哀悼也要喝酒,相聚了要喝酒,散伙了也要喝酒。

    酒已经超脱了本身的效用和价值,与其说喝酒,不如说品味的是酒文化。

    此时的双方也一样,滴酒不沾的孙幼麟,喝的不是酒,而是对陈沐的认可。

    “说吧,你到底想要什么?”孙幼鳞轻轻放下酒碗,可以看到他白皙的脸瞬间泛红,仿佛酒气上涌,都集中到了他的脸上,颇有些可爱。

    陈沐也不啰嗦,开门见山道:“我想赢。”

    孙幼麟微微一愕,而后哈哈笑道:“在场的谁不想赢?”

    桌边的汉子们也都附和着笑了起来,只是笑容与姿态已经没有早先那般不敬了。

    陈沐摇了摇头:“不,你们并不想赢,你们只是想图利。”

    虽然陈沐说得直截了当,说得毫不留情面,但事实确实如此,他们的脸色虽然有些不自在,但也不会违心去否认些什么。

    孙幼麟扫了陈沐几眼,也没留情面:“你比唐廷芳有钱?你能出更高的价码?”

    陈沐摇头一笑道:“不瞒诸位,我吊起脚来也抖不出三个铜板。”

    孙幼麟面色严肃起来,朝陈沐道:“刚才那碗酒,不是敬你,是给洪顺堂的面子,现在该说的都说完了,你走吧。”

    陈沐环视一圈,见得这些汉子神色各异,有些坚决支持孙幼麟,有些欲言又止,有些则闷头喝酒,一副事不关己的姿态。

    也好在他们并非铁板一块,否则还真不好说服,陈沐也不可能就此离开,当即朝孙幼麟道。

    “利有很多种,在我看来,利无非就是自己想要的东西,钱只是一种实现的手段罢了,就如同有人喜欢喝酒,需要用钱去买,但我直接送百年陈酿,你还会要钱么?”

    “我对各位一无所知,但我知道,只要是人,就一定有所不满,有所求,但最终想要的,却并不一定是钱。”

    陈沐有些词不达意,但孙幼麟还是听懂了,带着些许嘲讽问道:“所以你的意思是,你没钱,但可以给我们想要的东西咯?”

    “你可是自己说的,对我们一无所知,又怎么知道我们想要什么?”

    陈沐盯着孙幼麟,前倾着身子道:“我还真知道你们想要的是什么。”

    孙幼麟不知为何皱起了眉头来,陈沐也不等他回应,环视一周,而后说道。

    “你们想要的是尊严。”

    众人面面相觑,陷入了短暂的沉默,而后纷纷笑了起来,也不等孙幼麟开口,秃头那哥儿朝陈沐道。

    “你可知道我们都是些什么人?我们连命都可以拿去换钱,谁会在乎尊严?尊严值几个钱,想要尊严,我们又怎么可能给唐廷芳卖命?”

    “真是可笑,小小年纪,在这里大谈人生道理,在场哪个哥哥不比你年长?”

    面对众人的嘲讽与讥笑,陈沐却仍旧坚持着自己的看法,摇头道:“我就知道你们一定会否认,我也总不能摁着猫头去吃,-屎,这样吧,我给你们一个选择。”

    陈沐本是斯文人,这种粗俗的言语平时如何都说不出来,但与这些人说话,进入这样的氛围,陈沐免不了将那些从叔伯们口中听来的粗鄙言语都用上了。

    孙幼麟哈哈大笑道:“我们并不需要你的选择,出不起这个钱,就不要来大谈道理,如果你觉得我们是三言两语就能随便糊弄的三岁小孩,那真是看错人了!”

    陈沐知道这些人要面子,亦或者还有其他的考量,口舌上是如何都说不清的,他只能将自己的条件摆在桌面上。

    “帮我赢,我会让你们加入洪顺堂,这就是我的出价。”

    “收我们进入洪顺堂?”孙幼麟露出惊讶的神色来,又看了看周围的同伴,而后哈哈大笑,最后竟然捂住了肚子,笑得直不起腰来。

    “洪顺堂已经倒了,即便尚在,我们也不一定稀罕,你真当我们是傻子?”

    陈沐看了看周围这些人,并没有叹气,也没有失望,而是自信地站了起来,朝众人道:“这是我的出价,你们不会有第二次机会,至于你们如何选择,你们自己考虑吧。”

    如此说着,陈沐便转身离开了,只留下突然变得沉默的一桌子人。

    陈沐相信自己的直觉和判断,这些人看起来肆无忌惮,无法无天,他们可以在自己的位置上为所欲为,可以浪荡粗俗,可以将杂物丢得到处都是,但他们从不敢踏出这个角落一步,甚至不敢向洋人侍者要求任何东西!

    确实如他们所言,连自己的性命都可以拿去换钱的人,又哪里有半点尊严?

    可他们真的不想要尊严吗?

    这并不一定,真是因为自己没有,所以才拼尽全力去争取,爱财之人最渴望的就是尊严,只是为了追求尊严,却又不得不出卖尊严罢了。

    陈沐已经将洪顺堂的衫子名册背了下来,适才贝特朗队长将这些人的名单交给他之时,他也对比过,里头并没有洪顺堂的人。

    当然了,或许他们用的是化名或者假名,无论他们是否是洪顺堂的人,听到洪顺堂之名,必然不可能当做无事。

    洪顺堂虽然大不如前,但仍旧是斗天斗地,仍旧是不服管束,仍旧敢拼着性命去炸洋人的军舰!

    想要权柄,想要钱财,想要女人,想要享乐,或许洪顺堂没有,但想要义气,想要尊严,想抛头洒血,想有所作为,加入洪顺堂,绝对是江湖人士的首选,没有之一!

    贝特朗见得陈沐回来,也赶忙问道:“怎么样,这些人答应你的条件了?”

    陈沐回头看了一眼,孙幼麟同样隔空看着他,只是眼神有些古怪。

    陈沐朝贝特朗轻轻摇了摇头:“我还不能确定……”

    贝特朗轻叹一声道:“角斗场上决不能容许不确定因素的存在,对手强大到毋庸置疑的地步,盟友却无法确定,这是非常危险的决定。”

    陈沐也不再去多想,朝贝特朗问道:“队长,请您跟我详细说一说,比赛的项目是什么样子的?”

    贝特朗苦笑道:“我也不知道……”

    “你也不知道?”这次轮到陈沐惊愕了,贝特朗乃是伊莎贝拉的心腹,又岂会连比赛项目都不清楚?

    “你不用这么惊讶,每次酒会过后的角斗,主题都不一样,这一次的主题是特里奥先生定下的,伊莎贝拉小姐也追问不出来,只是给了我一个提示。”

    “什么提示?”陈沐没想到比赛主题会如此神秘,而且分明是伊莎贝拉小姐的扈从骑士选拔赛,为何特里奥先生要亲自定下主题,连伊莎贝拉小姐都要隐瞒?难道说特里奥先生的意思也想将伊莎贝拉小姐嫁给弗朗索瓦?

    “是……是米诺斯的迷宫!”贝特朗队长说完之后,脸色似乎有些苍白。

    “米诺斯的迷宫?这是什么意思?”陈沐碰到难解的疑问,通常会下意识望向自己的老师。

    普鲁士敦听得这几个字,也皱起眉头来,不过还是耐心给陈沐讲解道。

    “这是一个古老的希腊神话故事。”

    “米诺斯是宙斯和欧罗巴的儿子,欧罗巴被天后赫拉放逐到了克里特岛,却被岛上的国王阿斯特瑞厄斯娶为皇后,并收养了米诺斯,米诺斯也因此继承了王国。”

    “米诺斯正义而智慧,但得罪了海神波塞冬,波塞冬便施展法术,让米诺斯的妻子帕西法尔爱上了一只公牛,生下了一个牛首人身的怪物,名叫米诺陶洛斯。”

    “怪物米诺陶洛斯只吃人肉,残暴凶狠,米诺斯把他关进了一座迷宫,这迷宫就是米诺斯迷宫了。”

    这个故事有些匪夷所思,普鲁士敦是个传教士,福音书上的故事倒是说了不少,但这种神话故事却从没提过,毕竟神系不同。

    “这米诺斯迷宫跟选拔赛有什么关系?”陈沐也有些迷惑,特里奥总不能建造一座迷宫,里头还养着一个牛头人身的怪物吧?

    普鲁士敦也摇了摇头,并不敢胡乱猜测,沉默了片刻,陈沐又问道:“这故事就结束了?”

    普鲁士敦继续说道:“这座迷宫是雅典人代达罗斯设计修建的,但他嫉妒天才的侄子,生怕侄子在建造上超过他,就把侄子给杀了,事发之后,他就跑到米诺斯这里寻求庇护。”

    “雅典人追捕代达罗斯,杀死了米诺斯的一个儿子,为了复仇,米诺斯向宙斯祈求,宙斯就给雅典降下了瘟疫,雅典人为了阻止瘟疫,只能每年选七对童男童女,送进米诺斯迷宫去供奉那个怪物弥诺陶洛斯。”

    “到了第三年,雅典王子忒修斯自愿进去迷宫,充当贡品,想利用这个机会,杀掉怪物,以绝后患,他跟父亲约定,如果胜利了,就会在返航的船上挂起白帆,如果失败,就挂黑帆。”

    “勇敢的王子进入迷宫之前,公主爱丽阿德涅对他一见钟情,就送了他一团线球和一柄魔剑,王子将线头绑在出口处,放着线进入迷宫,用魔剑杀死了弥诺陶洛斯,成功走出了迷宫,与爱丽阿德涅结合了!”

    听到此处,陈沐也是松了一口气,这是个美好的故事,难道说胜出者就是忒修斯,而伊莎贝拉就是传说中的“爱丽阿德涅”?

    然而普鲁士敦似乎看出了陈沐的心思,继续说道:“忒修斯带着爱丽阿德涅离开了克里特岛,但爱丽阿德涅是米诺斯的女儿,忒修斯生怕父亲会责怪他,就把爱丽阿德涅抛弃在一座荒岛上了,他自己也因此受到了惩罚,因为心里总想着这件事,他忘记挂上白帆,仍旧悬挂着出发时的黑帆……”

    “他的父亲站在海边,等待孩子归来,却看到黑帆返航,以为儿子被怪物杀死了,就伤心地投海自尽了……”

    普鲁士敦的故事终于是讲完,陈沐也不由浮想联翩,这样的一个主题,会是怎样的一个比赛?

    心里正疑惑,特里奥先生已经敲了敲手中的酒杯,全场安静下来之后,他环视一周,而后高声宣布道。

    “绅士们,女士们,激动人心的时刻,到了!”

    众人皆知比赛即将要开始,顿时爆发出喝彩和欢呼!

  http://www.biqunai.com/49/49247/553014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nai.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n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