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岭南宗师 > 第三百六十九章 硬气汉子来带路

第三百六十九章 硬气汉子来带路

    陈沐素来是个亲和力极强的人,做事又低调,很少又如此霸气外露之时。

    今夜的表现也着实让人惊愕,尤其是随后赶来的杨大春和阿鬼,见得陈沐这等霸气的场面,竟是激动得双手颤抖!

    在场之中,除了孙幼麟,也就杨大春追随陈沐的时间最长,他也比其他人都要清楚,陈沐从来不是个蛮不讲理的人。

    甚至于早先他还以为杨大春嗜杀而不愿接纳杨大春,可经历了这么多事情,陈沐终于是拿出了该有的气度!

    狗肉锅咕噜噜冒着泡,油花翻腾,便是隔着老远,也要被蒸熏出一头汗来,锅里是如何炽热,也就不难想象了。

    陈沐让他们将戒指捡起来,可不是让他们拿筷子或者勺子,而是不得借助任何工具,用手捞出来!

    类似的事情也可以算是堂口大佬们的家法,算是表明自己态度的一种方式,而且已经算是诸多处罚之中最为轻微的一类了。

    比如有大佬勒令犯错的手下帮他点烟,却是让他用手拿起通红的炭火来点烟,切掉小指也是最常见的惩罚之一。

    当然了,无论是用手夹炭点烟,还是切掉小指,都只不过是毁伤手指,可如果整个手伸进这锅里,将小小的戒指翻找出来,怕是整只手都皮开肉绽,若治疗不及时,这只手算是彻底废掉了!

    面对陈沐的强硬,虾毛的脸色已经变得煞白,那金牙也不敢抬头,而油汗直冒的胖子,也是眉头紧皱,只剩下两道眼缝,也不知是哭是笑。

    陈沐仍旧轻轻吹着口哨,似乎并不着急,但所有人都已经感受到了他收枪的决心!

    若他们提早做好准备,或许还有反抗的机会,可如今陈沐让黄兴和王举楼两方人马都聚集起来,围拢了整片区域,他们根本就无计可施,更无法向其他堂口大佬求援!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也不敢喘大气,仿佛呼吸重一些,就会被陈沐盯上一般。

    这种寂静之下,时间的流逝就变得模糊起来,有人觉得只是过了片刻,也有人觉着度日如年。

    而陈沐终于是摇了摇头,抬起手来,朝身后的黄兴与王举楼等人下令道:“缴械!”

    黄兴和王举楼的人可都是有备而来,当即咔哒哒给枪上了膛,拉动枪栓的声音就仿似末日的丧钟,让人胆战心惊!

    可就在此时,那胖子终于开口了。

    “且慢!”

    他甩开了虾毛的手,走到桌子旁边,撸起了袖子,将桌面上的酒碗一饮而尽,掷碗于地,颇有几分豪迈!

    能当上堂口龙头的,无一不是狠角色,不过大家都是混迹江湖的,皆知对别人狠,不是真的狠,对自己狠,那才是真正的狠人。

    也正因为明白这一点,所以很多人都自问无法做到这一点,无法从狗肉锅里捞出那枚戒指。

    胖子此时站出来,当即便吸引了所有人的眸光,或许有人并不相信果真有这样的狠人,又或许有人只是处于猎奇,想看看过油之后的手,会是何等惨状。

    胖子深深吸了一口气,将一双筷子咬在嘴里,左手便伸向了咕噜噜沸腾着的狗肉锅!

    这狗肉锅里可不仅仅只是滚油,里头还有花椒辣椒之类的佐料,这些佐料会让这火锅变得更加的瘆人!

    只消想象一番,滚油烫得皮开肉绽之后,热辣的汁水接触伤口,甚至比滚油的伤害还要大!

    每个联想到这一幕的人,此时都头皮发麻,大腿骨发酸,他们的眸光停留在胖子的身上,甚至不舍得眨一眨眼。

    嚼槟榔的虾毛看起来更加穷凶极恶,更像个狠人,不显山露水的眼镜金牙,看起来阴险狡诈,也不是什么善类。

    只是谁都没料到,最后挺身而出的,最有骨气,愿意接受家法处置的,竟然会是这个胖子!

    一些个老手其实也能想到一些关键,无论他们拒绝与否,陈沐都要收枪,这是毋庸置疑的了。

    可如果你做不到,那就是拒绝家法处置,也就等同于放弃洪英的身份,选择了当逃兵和弃徒!

    这种下场可不是谁都能够承受的,因为香港的地下世界,绝大部分都与洪门有关,多少人不惜付出巨大的代价,也想加入,一旦退出,便相当于无法再被地下世界所容纳了。

    这胖子之所以选择“下油锅”,估摸着也是为了自家堂口往后的前途着想,但无论如何,能够做出这样的抉择,终究是值得敬佩的硬汉。

    万众瞩目之下,他的手指接触到了沸腾的,那狗肉锅似乎在排斥异物,噼里啪啦沸腾得更厉害!

    众人如同被拎起来的鸭子,伸长了脖子,不断往里头凑,四处都是倒抽凉气的声音,仿佛伸手入锅中的是他们自己一样。

    胖子也是汗如雨下,整个面容扭曲起来,如同绞肉机里翻滚的肉团一般。

    但他紧咬牙关,口中筷子咯咯作响,随时可能被咬断,然而他还是继续往深处伸手!

    眼看着滚汤要没过他的指节,陈沐终于抓住了他的手腕,将他的手拎了出来。

    陈沐松手之后,胖子后退两步,躬身道:“和胜合,肥猫戎。”

    和胜合是他的堂口,肥猫戎是他的绰号,这胖子算是在给陈沐表态了。

    陈沐点了点头,扫视一圈,从厨房里拎出一桶冷水来,压着胖子的手,浸泡了进去。

    “泡半个时辰,再敷药散,别敷药膏,记得通风透气。”

    肥猫戎感激道:“多谢阿叔!”

    虽然他看起来比陈沐要老很多,但这句阿叔喊出口来,竟没半点扭捏作态,自然而然,便如同天生如此一般。

    陈沐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而后走回到桌边,看了看虾毛和金牙,那两人却仍旧没有举动!

    陈沐摇了摇头,暗自提了一口气,伸出手指,在那火锅肚子上弹了一记!

    “嗡!”

    就仿佛四面八方有着巨大的压力,挤压着火锅一般,沸腾着的滚油向中心聚拢,又如涟漪般四面散开,里头那枚戒指却如同逃脱生天的精灵一般跳出了锅面!

    陈沐伸手将戒指一捞,挽起褂子擦拭干净,又戴回到了手指上。

    虽然看着云淡风轻,但若不是武道宗师,绝不可能做到这等地步!

    这一手也是震慑全场,便是杜星武也不敢说自己能够如此轻易地做到!

    陈沐可不再理会这些,朝黄兴和王举楼道:“和胜合的可以放回去,照着门中规矩,其他人一律缴械,若有反抗,就地诛灭!”

    这一番话掷地有声,黄兴和王举楼等人早已热血沸腾,当下便举起枪口,将那些已经被吓傻的人,全都缴了械。

    至于黑骨红,他也是被陈沐震慑得哑口无言,此时似乎才意识到,如果陈沐想要做这个山主,也不过是轻而易举,陈沐只是不争不抢罢了!

    见得干脆利索缴了枪,陈沐也不再为难那些人,而是朝虾毛和金牙说道。

    “给你们半个时辰的时间,离开这里,回去做好准备,想报仇还是想逃跑,都随你们自便,走吧。”

    虾毛与金牙相视一眼,咬了咬牙,终于是带着惊恐万状的伙计,离开了这里。

    狗肉档的事情算是暂时告一段落,但收枪才刚刚开始!

    陈沐走到肥猫戎的身前,朝他说道:“所有堂口的枪炮,我都会收回来,唯独只剩下你这家。”

    肥猫戎自是感激,想要将手抽出来抱拳,但又想起陈沐适才的叮咛,只好连水桶一并提了起来,朝陈沐道。

    “诸个堂口的兄弟都是深明大义顾全大局的好汉子,如果阿叔不嫌弃,我愿意去做个说客,让他们主动交枪,免得生了事端,伤了兄弟伙计的交情。”

    陈沐有点赏识地看了看这胖子,点头道:“也好,不过能说得通固然不错,说不通也只能家法处置。”

    “你还是带路吧,黄兴和王举楼的人会跟着你,能说服他们交枪,算你功劳,没法子说服也不会责怪你,剩下的事情交给他们去做就好。”

    肥猫戎也是吓出一身冷汗来,拎着个水通,泡着那只红肿的“猪蹄”,在前面带路去了。

    黄兴和王举楼等人离开之后,黑骨红也是心中忐忑到了极点。

    一想到自己适才耍的那点小心机,为了让陈沐难看而借伤不出,他的脸就一阵阵地滚烫,就好像狗肉锅烫的不是肥猫戎的手,而是他黑骨红的脸一般。

    “阿叔……今次收枪,多亏你出山,不然哥哥我还不知道如何下手……”

    陈沐微微一笑,似乎适才的一切都从未发生过一般,他朝黑骨红道:“和合桃创立伊始,又是激战过后,百废待兴,一切还要仰赖山主坐镇中枢,主持大局,今次是小弟越俎代庖,山主可别见怪才是……”

    黑骨红连平日里的“细佬”都不敢再叫,不过他这一声阿叔可没有肥猫戎那般自然,显得极其别扭。

    若是往时,陈沐必是谦逊起来,可今次他却不再提及称谓的问题,更不去刻意解释,这就足以说明他的态度了。

    或许他们真的让陈沐感到了失望,甚至有些心灰意冷,也或许陈沐只是想重振忠义总堂的威严,仅此而已。

    无论如何,这件事过后,整个香港的地下世界,怕是再也没人敢直呼陈沐之名了!

  http://www.biqunai.com/49/49247/1224030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nai.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n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