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花家喜事 > 24 二四

24 二四

每年的四月京城都有两样大事儿,一样是月初已经结束的百花大会,另一件则是马上就要举行的击鞠大赛。

    这击鞠大赛又跟百花大会不一样,百花大会基本上是京城人士的自娱自乐,而击鞠大赛则是全国的盛世,各个省份都会派自己的队伍到京城来。

    孟怀瑾作为击鞠队的队长,决定在正式比赛之前再家里宴请自己的队员,鼓舞一下大家的士气。可是请了球队的各位公子之后又有别的朋友问为何不请他们?再请了朋友们之后亲友又来问为何把他们给忘了呀?

    于是到了最后孟怀瑾几乎把亲朋好友都请了,本来只是十来个球员的小聚一下子变成了盛大的宴会!人家问孟怀瑾为了什么宴请众人,孟怀瑾一下子还答不出来……

    因为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开这宴会啊!

    最讨厌什么人脉关系了!

    很快就到了孟怀瑾宴客的日子,将军府上除了这位大将军和花清雨之外人人都在忙。

    “英俊潇洒威武不凡的孟大公子,我真的什么都不用做吗?可我是你的贴身丫头啊?你都不用我伺候么?”

    “不用!今个儿你只需要乖乖呆在我屋子里就够了,哪里都不要去。你娘亲和你姐姐今天也要来,你总不想被他们发现吧?”

    孟怀瑾用花家人吓唬花清雨,但是他心里知道他让花清雨呆在屋子里最重要的原因是不让她被沈寄言发现!

    花清雨却是真的不敢出去了,猛摇头道:“我不想被发现,我呆在屋子里哪里都不去。”

    孟怀瑾得逞一笑,说道:“恩,这就乖了,回头给你准备好吃的。”

    “怀瑾兄!你还呆在屋子里做什么,快看看我拿了什么新奇物件给你看。”院子里传来一个有些耳熟的男子声音。

    “姚景行?”孟怀瑾疑惑地嘟囔道。

    晚上才宴客,这家伙怎么现在就来了?

    不过既然是姚景行的话也无所谓,孟怀瑾拉着花清雨的手道:“走,先去看看姚兄拿什么新奇物件来了,晚宴前让你凑个热闹!”

    闻言花清雨激动地直点头,主动拉着孟怀瑾就推门往外走。

    孟怀瑾见花清雨主动拉自己不禁喜上眉梢,可是当他看到院子里站着的两个人时,终于还是彻底的没了好心情,因为除了姚景行之外还有位不速之客——沈寄言。

    这个沈寄言怎么阴魂不散啊!

    “我碰见了九王爷,便邀他一起来了。”姚景行道。

    谁让你叫他来的!

    孟怀瑾狠狠瞪了姚景行一眼,瞪得姚景行莫名其妙的。

    “九王爷,怎么这么早就来了?宴会可是晚上才开始。”

    沈寄言怎么会不知道孟怀瑾在想什么,他也不拐弯抹角,直接说道:“我提早来是为了先看看我妹子的。”

    “你妹子?”姚景行惊讶万分,问道:“公主在将军府吗?是哪位公主?”

    “我说的不是公主,我说的是我小花妹子。”说完沈寄言便毫无顾忌得将目光放在了花清雨身上,那目光柔和得恨不得能拧出水来。

    敢情是这么一回事啊,姚景行立马就了然刚刚孟怀瑾为什么瞪自己了,原来是因为他把人家的情敌领来了。

    孟怀瑾冷眼看着九王爷,要不是沈寄言是王爷,他只怕早就忍不住把他轰出去了。

    可偏偏这沈寄言把话说得这么直接,干干脆脆地说他是来找小花的搞得他反而把他没办法了!

    若是别的什么理由他还能把花清雨藏起来不让他见着,可是他都直接说来找小花了,他也不能把小花塞回房间吧!

    这个家伙果然是个对手,而且瞧他这个样子,就像是恨不得把眼睛长在花清雨身上似的。

    沈寄言根本不管孟怀瑾刀子一样的眼神,他只是专注地看着花清雨,酝酿着对她说些什么才好。

    前些日子,她那番关于他长相比不上孟怀瑾的话着实打击了他一番,弄得他这段时间过得很是消沉,直到今日他才有勇气来将军府再来找她。

    不过沈寄言也想明白了,即便花清雨嫌他长得没有孟怀瑾好也没关系,因为这件事情也不是没有任何努力余地的!

    他还是要争取她的欢心,要是最后还是不能成功,也还是有解决办法的。

    大不了就毁了孟怀瑾的容就是了!

    花清雨是没看出来这里面的暗潮涌动的,真正完全明白状况的其实只有姚景行一人而已。

    现在的情况是两男争一女,但是很明显还是怀瑾兄占上风一点,从小花刚才拉着他的手走出来就看得出来。至于他家的神童邢雁来嘛……这家伙完全没搞清楚状况,还傻兮兮的以为这只是抢玩伴的问题。

    某种程度上来说,他跟怀瑾兄家的小花还真是一模一样……

    “对了!跟你们打岔,差点都忘记了,怀瑾兄,看我给你带什么新奇物件来了!”说着姚景行现宝似的拿出一个手掌大小的东西来,“花姑娘也来看看!”

    花清雨立刻就被姚景行手里的东西吸引了。

    趁着花清雨被邢雁来的东西吸引了,孟怀瑾转向沈寄言道:“九王爷,不如先去我书房坐坐,站在这院子里未免显得我太怠慢了。”

    孟怀瑾只想赶快把沈寄言弄走,让他离开花清雨的视线!

    只可惜沈寄言不吃这一套。

    “哪里,我既然当清雨是妹子就不会再摆王爷架子,孟兄不必多礼了。”

    闻言姚景行倒是抬起了头,原来他不喜欢这九王爷就是觉得他太端着,现在他连王爷架子都不摆了,自然是很得他心的。

    这四个人里只有花清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只有她依旧专注于一开始的话题——姚景行带来的新奇物件!

    “姚公子,你拿这个给大将军看是要把它送给大将军吗?”花清雨眼巴巴地问道

    “谁要把这个送给你家大将军了?”姚景行知道孟怀瑾最臭美了,一直想寻一块琉璃镜,便得意地说道:“我就给他看看,让他眼馋一下而已。”

    花清雨略微失望地撇撇嘴,无声地叹了口气。

    其实花清雨很喜欢这琉璃镜的,她记得姐姐好像有一个,只是没这个通透,也没这个好看。

    如果姚景行能把这个送给大将军,她就能时不时拿出来看看了。

    在一旁一直观察着花清雨的沈寄言却一眼看出了她的心思,忙问道:“你喜欢?你若是喜欢我明个儿叫人给你拿来,我府上刚好也有一面琉璃镜,比这一面还大!”

    花清雨摇摇头毫不犹豫地拒绝道:“我不要。”

    “为何?”沈寄言有些受伤,忙追问:“你很想要不是么?怎么我送的就不肯要了呢?”

    是很想要呀,可是不能要。

    大将军教过她的,拿了他的东西她就要亲他一口,划不来……

    上次的衣服还没有还呢,怎么可以又要他的东西?

    “土包,你过来一下。”花清雨对沈寄言招招手道。

    接下来事情的发展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就算是冷静如姚景行也忍不住瞪大了眼睛。

    只见沈寄言刚在花清雨面前站定,小花就踮了起脚尖,在他的脸颊上轻轻地亲了一口。

    沈寄言目瞪口呆地看着花清雨,良久才回过神来。

    刚刚小花亲他了!

    花清雨没有看出这气氛的异状,她只觉得亲土包的感觉怪怪的,跟亲英俊潇洒威武不凡的孟大公子不一样。

    不过大将军说应该这么做的话,那应该就没有错!

    所以花清雨笑眯眯地看向孟怀瑾,邀功似的说道:“英俊潇洒威武不凡的孟大公子,我做得对吧?”

    刚见到小花亲沈寄言的场景,孟怀瑾的脸都绿了,这丫头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亲了别的男人,再这么下去他可以去开店卖绿帽子了!

    可是现在见到花清雨眯着眼跟自己邀功他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

    他完全是自作自受、作茧自缚、害人害己!

    这就叫做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

  http://www.biqunai.com/39/39070/438881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nai.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n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