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洲之主 > 正文 第二百零六章:自己夺鼎

正文 第二百零六章:自己夺鼎

    听到云山的要求,袁天罡顿时大喜,这次看来可以让玄家好看了,这正是袁天罡一直期望的,这些年来,因为玄家在云洲的做大,那些寒门的炼丹师开始越来越难在炼丹师工会生存下去,长此以往,这云洲炼丹师工会岂不是成了玄家的了。

    不过,这袁天罡确是有些了犹疑了,只见其颇为为难的冲着云山略显尴尬的说道“小兄弟,这次恐怕你是无法得到那云生鼎了。”

    听到袁天罡这么一说,云山也是微微一愣,不过,却并未有半点恼怒,因为他知道,这袁天罡绝不是如玄铜那般欺瞒他人的小人,一定是有些无奈的事情。

    只见此刻云山并未半点插话,而是,静静地盯着袁天罡看,袁天罡看到云山并无半点不满,反倒,是一副颇为理解的示意其说下去,这袁天罡顿时愣了愣,随即,心中涌起一股暖流,想了片刻后,便像是做了某种决定般。

    只见其缓缓说道“小兄弟,你也知道,这云洲炼丹师工会举办的云洲炼丹师大会,不但是云洲一地参加,还有炎黄其他顶级势力,甚至,连领国一些强大的宗门也会参加。”

    听到袁天罡如此犹疑,云山自是知道这是袁天罡的好意,绝非有意轻慢与他,只见云山故作疑惑和吃惊的询问道“不知前辈可否指点一二。”

    袁天罡看到云山这般询问,心中更是觉得此子很明事理一点就通孺子可教也,似乎,像终于做了什么决定似的,对云山缓缓道“小友有所不知,这炎黄王国旁边有一个国家名为洪国,此国乃和我国势力相当,甚至,隐隐还有超过我国之势,他们以我国一直不和,总是希望吞并我国,所以,这种炎黄王国的炼丹盛世,自是不会少了他们,据说,此国的炼丹第一大宗玄丹宗第一天才丹无名也将参与此次大比,丹无名可不是我云洲这等地方炼丹天才可比的,据说,此子可是玄阶高级炼丹师,还有就是炎黄三宗炼丹的第一天才洛水浩也是实力非凡,虽炼丹实力和你一个等级,但最近可是一直在寻求突到玄阶高级炼丹师,有此两子怕是小兄弟很难夺魁,不过,以小兄弟的天赋,用不了多久,小兄弟定是远胜二人,为此,我决定将我随身一直携带的炼丹宝鼎,宝鼎榜排名第九十五的烈火鼎赠送与小兄弟,不知小兄弟意下如何?”

    说完这些后,袁天罡自是一脸得意,他知道这烈火鼎虽不及这天云鼎,可也是宝鼎榜上的炼丹鼎,相信此子只要不傻一定会乐意接受,虽然,割舍自己的爱鼎有些不舍,可是,能够和云山这位小友结下善缘,也不失为一件天大的好事,想到这,这袁天罡心中那仅有的一丝丝不舍,也是全无了,只剩下一脸的得意。

    可就在袁天罡以为云山会毫不犹豫的接受,毕竟,这可不是人人都能得到的东西,即使,这小家伙也许来历非凡,可他不认为有哪位会把一件宝鼎榜上的炼丹宝鼎惠赠与他人,要知道,宝鼎榜可是在整个万国都是赫赫有名的。

    不过,却出乎了袁天罡的意料之外,云山竟是没做任何考虑的答道“前辈,这烈火鼎虽然珍贵,可我还是想要那天云鼎,在下一定会凭借实力争到的。”

    听到云山如此出乎意料的回答,这袁天罡也是猛地一愣,不知说什么好,一旁的炼丹工会的长老则是长长的舒了口气,要知道,这烈火鼎可是会长的宝贝,若是,如此轻松就赠与他人,那岂不是亏大了,不过,这小子也真是实在,如此宝鼎竟是不要,这要是让其他炼丹师抢破头,想想这家伙虽然丹道和武道都天赋妖孽,可这智商确是让人不敢恭维。

    不过,云山似乎并未给众人反应的时间,问了一下到时候参赛的时间后,得知是在下月初八后便是匆匆离去。

    随着,云山离去后,这袁天罡才一脸沉思的往回走,一旁的一位满头白发的长老悄悄凑上前说道“会长为何如此郁闷,这小友比赛都参加了,还不要烈火鼎,这可是天大的幸事呀!”

    望着一旁的白发长老,袁天罡微微摇头道“此子天赋妖孽,而且,论魄力也远在这玄天之上,将来定是成就非凡,若是,收下这重礼,将来,这云洲炼丹师公会定能得到其帮助,也许也能更上一层楼,不过此子竟是说要凭自己本事夺得这天云鼎,这可真是了不得的事,看来此子要非我想的那么简单。”想到这袁天罡更是越来越佩服云山这小家伙了,要知道,那两个可是玄阶高级,连刚才的玄铜,云洲炼丹师工会副会长也不过是玄阶高级,即使,是炎黄炼丹师会长也不过是地阶中级。

    没过多久,这云山便是回到了振东武馆,此刻的振东武馆早已焕然一新,没有之前的破败,不过,这振动武馆确实笼罩着一份忧愁和紧张,上上下下似乎都在忙绿着什么,云山刚踏入大堂便是看到程南一人站在那双拳紧拽、眉头紧锁来来回回走着,似乎在焦急的等待着什么。

    就在此刻,只见程南的父亲小心谨慎地跟在一位鹤发童颜的老者身后,此老者昂首挺胸面色颇为傲然地冲着程天水微微摇头说着什么,程天水则是一边点头一边央求着老者,而那位老者则是身穿着一件玄阶初级的炼丹师。

    看到这里,云山心中以然了然,看来这程家是有求与这炼丹师,就在这时,那程南竟是二话不说扑通一声跪在那位鹤发童颜的老者身前苦苦哀求道“大师请务必救救我祖母,求求你了。”

    可这位大师不但没有半点怜悯地冲着程南不耐烦地说道“小家伙,你祖母的病恕老夫无能为力。”说着,竟是狠狠地拽开了程南死死握住的那位炼丹大师的衣角。

    而一旁的程天水也是无可奈何地冲着程南呵斥道“南儿不得无礼,董大师可是你能得罪的吗?”说到这,这程天水竟是连连赔笑地指引那位炼丹大师往外院走,手里还拿着一份看似十分不轻的厚礼,看来是要惠赠给这位大师做为诊金。

    要知道,这可是炼丹公会的董长老,炼丹公会是什么地方,可不是他们这小小的洛城三流势力可以得罪的。

    可就在那大师没有丝毫不好意思地准备往前走,而大师旁边的小厮也准备上前去拿那份诊金时。

    一道即为刺耳的声音响起道“怎么没看好人家病,还想拿诊金,你这炼丹师可不大地道。”

    这突然而至地不大不小的声音可是让大堂的氛围瞬间凝固了,让所有程家人都不免被震吓得一声冷汗。

  http://www.biqunai.com/21/21362/1129806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nai.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n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