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楼难锁相思梦 > 88 但去莫问

88 但去莫问

    苑荣坐在地上,眼睛直直地看着前方,心中的痛撕裂着他,他觉得意识快被痛给抽离了,眼前一阵阵地模糊。{szcn}他在心里对自己说:一定要坚持住!他还要看玄衣最后一眼,他还有很多话没有对她说,不能就这么死了!

    月色橙丽,黑色的天幕上布满星子,那些星星好像是一双双眼睛,低头俯视着他,他也回看着它们。不知是不是痛得产生了幻觉,他感到今日的星星比以往都要多,都要亮,一闪一闪地,一忽儿变小,一忽儿变大,几颗似乎是在移动着,不断地想要向对方靠拢。

    四周的景物掩映在淡淡的轻纱里,背后那人一直不停歇地把真气输进他的体内,已经很久了。他自己就是大夫,知道自己的状况,心脉已伤,现在的他只有等死!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对身后的他说道:“没有……用了,你别……白费……真气!”

    “你给我闭嘴!”无影冷声喝道,“有什么话,留着她来了再说,现在别浪费力气!”

    “我……是……不行……了,她就……交给你……了,你答应……我,别让她……伤心,还有我……的孩子,你就……当成是你的……帮我,照顾他……们!”

    “我才不会管她,等伤好了,你自己照顾去!”无影说道。

    苑荣扯了扯嘴角,身后的这个男人真是嘴硬,明明都为她做了那么多,还不承认!他一直在暗中保护他们夫妻,他就住在他们隔壁,玄衣每天做了什么,他都一清二楚,还把这些告诉了苑荣,为的是让他劝着点,玄衣纵然巫术高强,但也是人,所以他怕她出什么意外。这个男人不仅外表和筠长得像,就连骨子里的脾性也是差不多的,苑荣禁不住有一个荒唐的想法,他们会不会就是同一个人?

    “筠!”他忍不住轻轻叫了一声。贴在他背后的手没有什么变化,输入体内的真气却有了一丝波动。

    原来,你也识得这个名字!苑荣苦笑。

    他觉得,自己的猜测也许就是事实,玄衣的出现,本来就是一个传奇,难保这世上没有同样的传奇生,他们都是那么优秀的人,爱得那么深,无影如果真的是筠,那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玄衣最爱的人就是筠,无影很早就出现在了她的面前,难保她没有把他当成过筠的影子,她爱无影吗?她看着无影的时候,眼睛里有种东西,到底是她对无影有情,还是透过他在看筠?如果她知道无影就是筠,她就不会嫁给他了吧?是自己自私地将两人的兄妹之情应变成了男女之情,使自己受不了她只当妹妹,所以才会有了这个婚姻,玄衣到底有没有真正爱过他,其实他的心里一直没有个底。

    也许自己死了,对玄衣却是个成全,他爱过她,拥有过她,这一辈子,也算值得了!远方有七颗星在慢慢聚拢,他想,这些星星也许是死神的使者,它们来召唤他了!这时候,玄衣的身影出现在他的面前。

    她走过来,蹲了下来,握住他的手,对着他笑,泪水却在眼中闪烁:“大哥,我带回了宿主的血,可以帮你解蛊了!”

    苑荣也笑,他伸出手,颤颤地摸上她的脸,玄衣赶紧抓住了那只手,贴在脸上。她明白他的意思,他是想帮她拭去不小心掉下的泪。

    “别哭!”苑荣说。

    “我没有哭,我是高兴,终于找到解药了,以后你再也不用受苦了!”

    死了不也一样,一切痛苦都没有了!

    “借剑一用!”玄衣对苑荣身后的人说道。她还没有来得及谢他呢,接过他递来的小匕,这才惊觉救了苑荣的是无影,对他轻颔,以示谢意,那黑瞳扫了她一眼,垂下了眼帘,所有的心事都藏在了两扇浓密的睫毛下,再无表露。

    她举刀欲刺自己的指端,被苑荣拦住。他摇了摇头:“不要,没用……了,孩子!”

    玄衣照旧刺破了两人的手指,将小小的创口相贴,把她刚才强行封住的最后一滴血迫入了苑荣的血中,顺着静脉流向心脏。

    “没有事,孩子的已经解了!”她骗他道。

    苑荣轻轻地叹了一声,蛊毒解了,剑伤又如何?

    “玄……衣,我想问……你,嫁给我……是……因为……同情吗?”苑荣说得很吃力,声音几不可闻,玄衣跪坐在他的身边,半拖着他,所以得以听见。

    “不是!”她知道他要问什么,抬手轻掩住他的唇,“一开始,我确实只把你当哥哥,我想着这个世界上只有你是单纯地、真心地对我好,所以决定嫁给你。这种想法其实挺自私的,对不起,大哥!可是结婚后,有什么好的你总是想着我,有什么困难你总是先挡着,为了我,你什么都愿意做,甚至你的生命你也不在乎,这样的你,怎么可能让我不爱?或许我爱你没有你爱我那样深,可是我确确实实是爱你的!”

    苑荣的脸上浮起一丝微笑,她是爱他的,他看向无影,嘴张了张,却已说不出话。无影赶紧握住他空着的那只手,他很费力地将玄衣与无影的手拉近,让它们交叠在一起,直勾勾地盯着无影,眼中有着祈求。

    无影点了点头,他悬着的心一松,再也没了力气,软软地垂下了手,阖上了眼睛。

    “大哥,你不能睡,你醒醒!”玄衣拍打着他的脸,试着启用灵力让他恢复,可惜他心脉已损,流血过多,已是回天乏术!心脏不是凭空生出的病毒,她可以将之移出来,转到其他生物身上,她无法为苑荣再换一颗完整的心,况且,时间来不及了,她握着他的手,感到脉搏跳动越来越缓,他的生命力在慢慢地、一点一滴地消失。

    无影输入的真气如石沉大海,没有起到一丝作用,他只得长叹一声,收回了手。

    玄衣忍不住泪如雨下,他到最后一刻,还是放心不下她,他的意思玄衣明白,是让无影照顾她,看无影什么也没有说,想来之前他们两人就已经谈过了!

    天空骤然明亮了许多,玄衣惊异地抬头,头顶的七颗星星正在逐渐靠拢,快要围成了一个圆,七星同闪,光芒璀璨。

    “啊!难道是七星连珠!”上一次遇见七星连珠,是在白天,何况当时玄衣是试验品,并不知道具体的情形,现在看到天空的异象,她的头脑里自动地跳出了“七星连珠”四个字。

    正惊讶间,手中的联络器出了幽蓝的光,一闪一闪地。她打开了联络器。

    “玄衣,玄衣,听到没有,请回答!”里面传来一个清晰地女声。

    无影身边的蒙面人见此异象,眼珠子瞪得溜圆,盯着玄衣,无影却只是愣了一下,扫了玄衣一眼,随即仍将眼光转向身边还有一口气的苑荣。

    玄衣顷刻之间有了主意,她一边对着联络器说:“听到了,是你吗,颖师姐?”一边用手势示意无影让苑荣躺平,无影刚放他躺平,她马上启动冰之咒,将苑荣全身冻住。

    顾不得无影眼中的讯问之色,她专注地听着联络器里的声音。

    “谢天谢地,终于联络上你了!”颖师姐说道,“事情紧急,你先别问其他的,听我说,现在时空穿越研究小组正式由我负责,我现在24号空间站,我们已经启动了时空机,技术问题已经解决了,今天天空有七颗星连成球状,不知道你那里能不能看见,这样的七星攒珠产生的能量,和你离开当日的七星连珠相差不大,我们可以借助这股能量让你回来,七星攒珠的状况只持续两分钟左右,很快还有几秒钟就连上了,你必须马上作决定,如果你这次回不来,据我们观测,以后六十年内整个星系不会再出现任何大的变化,你也就再也回不来了!”

    “我回!颖师姐,不过我还要带一个人,有问题吗?”玄衣毫不犹豫地作了决定。

    无影的眼睛似乎是被星光刺到了,眨了几下,他转过了头,背对着玄衣,用手撑着前额。

    “主子!”蒙面人回过神来,紧张地叫了一声。他挥了挥手,不让那人靠近。

    “我没事,光太强了,你也不要看!”他伸出手揉了揉眼睛。离别就在眼前,她要走了!他好不容易找回了自己,靠近了她,她却要离开了。

    “不行!”颖师姐果然是办事效率极快,马上作出了回答,“原来的装置有故障,不能定位接收,现在的新装置,因为四个人中另外三个都表示不再回来,况且时间有限,材料有限,我们只做了一个,只能接受一个人,你自己回来吧,不要带别人!”

    不能连个人去?生是别,死也是别,可是活着还有希望,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玄衣一咬牙,做了决定:“颖师姐,那我留下,送他来,你一定要想办法救他!我已用冰之咒将他全身冻结,一到空间站,就请你送他去最好的心脏权威医院救治!”

    “玄衣,你真的决定了吗?还有一分钟时间,你再考虑不考虑。”

    “不用考虑了,颖师姐,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死,即使一辈子不能相见,但是,我要他活着!”

    “好!你把联络器戴在他身上,玄衣,边操作我们边说,趁着这点时间,我告诉你一些事,失去了联络器,以后我们也没有机会再说话了。你所在的时空,经证实并不是地球,它是地球的影子,你明白吗?就像你照镜子,镜子中有另一个你,你所在的星球复制了地球上的一切,它是个和地球有着同样物质的星球,其实它与我们是同步存在的,只是因为隔得远,相差了几十万光年的距离。所以,光凭人类的力量我们还无法与自然力量相抗衡,你错过了这次机会,可能只能老死在那里,永远回不来,从今以后,我们我们再无相见之期!”

    玄衣愣住,原来没有前世今生!她不自觉地瞟了一眼无影,他站在树下,静静地目光投向玄衣,脸上表情复杂,说不清是欣喜还是难过,星光在他的眼中聚集,一样地璀璨!

    “颖师姐,柳米米她们,也是同样的状况吗?她们不回来了,是不是表示她们过得很好?”

    “对,差不了多少!她们都很好,让我转过你一声,你一定要幸福!”

    “我知道,我回的!”玄衣说道。

    联络器被她取下,套在了苑荣的手上,固定好。她打开了所有的开关按钮,这样颖就可以再适当的时候,知道苑荣所处的位置。玄衣知道,只要到了那边,颖师姐一定有办法救苑荣。

    “颖师姐,以后……他就拜托你了!”玄衣说道。

    苑荣的后半生,只能在异世度过,但愿他能够过得开心,她相信颖师姐的能力,这个世上最聪明的女子,一定能为苑荣找到适合他的生活方式!

    “你放心,玄衣,我会尽我所能!”颖师姐说道,“准备好了吗?将联络器的时空转换档打开,输入‘Qxoo2’,然后其他人走开,至少与他保持十米以上的距离!”

    玄衣照做,拉着无影与蒙面人退到了十米开外,她打开了扩音键,静夜里颖师姐的声音清晰可闻:“1o,9,8……”玄衣紧紧地盯着苑荣,当颖念完1字时,空中七颗星连成了一个诡异的圆,不过一秒左右的时间,极强的星光就闪了一下,也不过是一眨眼的功夫,地上的苑荣失去了踪影。

    无影听见了玄衣与颖的全部对话,还能理解一点,蒙面人没有听到,愣愣盯着苑荣躺过的地面,喃喃说道:“不见了,不见了!怪不得安王爷说,你不是人……”

    “说什么呢!她是这世上最强大的巫师,对巫者不敬,你知道有什么后果!”无影瞪了他一下,他赶紧闭嘴,有些害怕地看了玄衣一眼。

    玄衣缓缓说道:“我不是妖怪,只是用巫术送他到了另一个世界,在那里,他可以被救活!”

    “原来如此,请巫师大人恕小人无礼!”蒙面人眼神一凛,向玄衣正正式式地鞠了个躬。

    “以后……你打算怎么办?”无影问她。

    玄衣抹去了脸上残留的泪,句地说道:“我要让李康熙付出代价!是他派人杀苑荣的,他该死!”

    “我可以帮你!如今三国已乱,民不聊生,我的愿望是将三国合一,永享太平,你愿意留下来,助我一臂之力么?”无影问她。

    “好!只是你得答应我,你做君王之后,要放我自由,我想去哪里都任由我,任何人不得阻拦!”

    “一言为定!”

    纪国新帝刚登基不久,东郡十六州,有一半在借口出兵帮助李柯的瑶国人手中,国中还有他的不少党羽,要等李康熙一一肃清,现在举国一片混乱,百废待兴,朝中大臣却都是些安享多年太平的,坐享其福的倒是多,头脑聪明知道怎样解决问题的少之又少,李康熙这个皇帝,当得真是焦头烂额!幸好他有一个权大势大,富庶无比的娘舅在后面撑着,而娘舅家中这个他称为舅母的人,尽管是个女人,却是个聪明无比、巾帼不让须眉的人物。

    三日前,亶国太子率领十万大军向纪国边境靠拢,正式对纪国宣战,打出的旗号竟是纪帝毒辣凶残,弑兄夺位,挑起三国争端,怕阴谋败露,竟连知天命的大巫师巫江和三国知名的神医苑氏夫妇也遭他毒手,巫江与苑夫人神人自有天佑,幸得无事,苑大夫却命丧暴君之手。大巫师巫江向世人宣布,神医苑夫人闺名巫玄衣,乃是神女转世,她带来了天神的启示:三国将消亡重建,合为一国,神会在三国中选定一人称为新帝,带领百姓创造出一个盛大和平美好的新王朝。她还号召大家起来反抗纪帝,预言纪帝无德,纪国会第一个亡国!巫者是神的使者,他们的话百姓本就相信,大巫师和神女都这样说了,纪国尤其是允州附近的很多民众又受过玄衣夫妻的恩惠,听说如此,欣喜她果真是神人的同时,对纪帝的暴行愤恨无比,倒有大半的人响应,投入了亶**中。

    太后宫中,6婉秋与太后把臂而坐,懊恼地看着旁边垂头丧气的新皇。

    “皇儿,你怎不听你舅母的话,早早地去招惹那巫玄衣作甚?如今你害死了她丈夫,她要来与你为敌,却是如何是好!”听说纪国边关告急,一向温婉的太后也动了怒,这个儿子一向聪明,在嫂嫂的帮助下,他们母子终于站到了这纪国的顶峰,位置还没坐稳呢,却因为儿子的猴急,被这个巫玄衣给搅乱了。

    “儿也是为了纪国的江山稳固,想巫玄衣一身法术,如果被瑶国或是亶国的人请了去,这才不得不出些下策,想将她留在宫中……”

    “那苑荣中了我噬心蛊,已是将死之人,他活着,巫玄衣想要解药,还可牵制在我的手中,你我一杀死他,却是帮了巫玄衣的忙,她再无牵绊,不受我控制了!”6婉秋叹息道。

    李康熙面上干笑着说:“舅母你又不曾说予朕知道,朕又怎么知你已控制了她,早说的话,朕也不会如此了!”心头却是一跳,果然不出所料,她竟然控制了巫玄衣,这苑荣还是死了的好!景家势大得父皇在时都不得不防了,虽说是他的舅家,可是他觉得这个舅母太过精明了,似乎一切都被她算计在掌心之中。如今朝堂之上,有三分之二的人是景家的党羽,剩下的三分之一中,还有一部分是前太子的人,他这个皇帝做得不是很安稳!

    他本来的想法是将苑荣弄入狱中,寻个罪名,让玄衣求他相救,然后他帮她救出来,再安排人手暗中害死苑荣,这样玄衣承了他的情,苑荣又死了,他再借口安慰之名,慢慢拉拢玄衣,然后将她娶进后宫,封为皇后,她一定感激涕零地为他做事,她巫术天下第一,连巫江都敬她几分,这样一来,他的天下就坐得稳了。接下来的想法,先将国内的大权尽握手中,再找借口兵,吞并两国。谁知道半路会跳出个拦路虎来,救了苑荣,唐统领一急出了杀招,还把他给杀死了,以至于玄衣认为是他下令杀了苑荣,所以和他作对,虽说事实上他本就有杀苑荣的意思,结果却是完全和他意料的相反了!而那拦路虎是何方人士,他到现在还不知晓,有那么强的武功,来头一定不小!他甚至怀疑是景家人,毕竟景流觞爱巫玄衣,那是不争的事实。

    “皇儿不可急躁,以后办事,还是多听听你舅母的意见!”太后说道。

    “是!儿子知道了!”李康熙应道。心里却道:什么都要听舅母的意见,我这个皇帝还怎么当,不如让她来当得了!

    6婉秋见他脸上一闪而逝的不以为意,眉头皱了皱,李康熙莫非是察觉了什么?杀苑荣,难道是故意所为,为的是让巫玄衣脱离掌控?

    

  http://www.biqunai.com/16/16674/183399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nai.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n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