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楼难锁相思梦 > 86 一梦浮生

86 一梦浮生

    月芽儿向西隐去,伴着它的几颗星星也跟着沉下天际,又是黎明,月亮与星星沉入梦乡的时候,正是太阳升起的时候。{szcn}** 三藏免费提供本书TXT电子书下载 **苑荣觉得心口压抑,索性披衣坐于窗前,看着夜色破晓,光明乍现!

    玄衣怀孕后嗜睡,微微侧着身子,在床上嘟囔了一声,依旧沉入了梦乡。天气渐热,她将手伸了出来,苑荣怕她着凉,走到床前轻轻给她放进了被中。他想起了自己越来越显羸弱的身体,看着她如画的容颜,满心的不安,她还这么年轻,要是有个万一……想到曾经见过一面的筠,他的心头又多了一层伤感,那个男人为了她,不惜背着负心之名,斩断情丝,当时他心中是何种想法,苑荣是在是想象不出来,换了他,总是放不下。

    “玄衣,你可怪我拖累了你?”他喃喃低语。他做不到筠那样的洒脱,越是知道时日无多,越是留恋和她在一起的日子,生命中让他牵挂的人事本就没有几分,再要弃她而去,还不如立刻就去了,他舍不下,才将得到,就要失去,这样的感觉,尤如刚被抛进天堂,又坠入了地狱!

    玄衣则陷在梦境里,走不出来。

    自从那日与巫江一席话后,她第一次动用了玄火令,传令玄火盟派人追踪查探巫勐的下落。玄木曾对她说过,如需要联系他,可到京都迎晖庵找心慈师太,玄衣出现在迎晖庵,出示了那枚小小的玄铁令牌,恳求玄火盟暗部之人帮忙查人,暗部的人只有完整的玄火令能够动得。玄衣犹疑了片刻,取出了“犊”,让子母令合二为一。心慈师太当场就傻了眼,跪地口呼盟主,从她的口中玄衣知道自己既然动用了玄火令,就等于是接下了这个担子。难怪玄木见她接过令牌时,笑得那么诡异,原来那老头见玄衣推辞不受盟主之位,早就挖好了陷阱给她跳。

    不过即使先知道了他的打算,玄衣还是会跳这个陷阱,她跳得心甘情愿,为了苑荣,少不得当了这个盟主,只等他的事了结之后,再辞了便是。

    当天晚上,玄木、玄风与玄听就齐刷刷地出现在玄衣面前,原来自别后,他们处理完了允州事务,就来到了京都。

    “盟主所说的巫勐,莫非是三十多年前失踪的瑶国座下第一谋士?”玄木问道。

    “正是!”玄衣说道。巫勐是巫江的同门师弟,不仅是瑶国第一谋士,聪明绝顶无双,更是少见的美男子,据传当年瑶王宫中第一美人见到他的面,也曾自惭而展袖掩面。

    巫江对玄衣讲了一个故事,三十多年前,巫族出了一个百年难遇的奇才,年纪轻轻,不仅巫术青出于蓝,尤擅权谋之术,瑶国盛驾相邀,将他请到瑶国,官拜殿前大学士,成了国中最年轻的帝师,他就是巫江的师弟巫勐。瑶国由十三部族联合而成,西罗族是其中第一族,不是因为人多,而是因为西罗族人擅蛊,当时的蛊王有一个女儿,名叫玉歌,从小精明伶俐,尽得蛊王真传,蛊术精湛,是西罗族的第一美女。十八岁时被其父嫁入瑶国王室,成了瑶国的玉妃,可惜红颜薄命,半年后宫中突然失火,玉妃所住的宫殿连她在内,一共十二人,全部丧生火海,烧成了黑炭,瑶王伤心爱妃逝去,追封为后,厚葬王陵。

    玄衣听巫江说到巫勐,就想到了6婉秋身上的那股力量,非是巫术高深的,下不了那样的结界,她若是与6婉秋硬拼,定然也会受到一定的伤害,所以她选择了不动。巫江突然地说起这个故事,一定有着深意,难道6婉秋背后的人,就是巫勐。

    “那巫勐现在何处?”玄衣当时就问了。

    “玉妃身亡那日,瑶国第一谋士,殿前大学士巫勐也失了踪影,从此再未出现过,”巫江说道,眼睛亮闪闪地盯住了玄衣,“你认为这二者之间可会有联系?”

    “那是当然,世上没有这么巧的事!”玄衣说道,“说不定你那师弟恋上了玉妃娘娘,见心上人身故,伤心隐世了。”

    巫江点了点头:“其实,像你这样想的人不多,许多人认为巫勐法术高深,定是避世修炼,以求长生不老去了,没有人想到他们之间的关系,直到多年以后,我登上纪国大巫师之位,在皇上立景氏为后的封禅大典上,我看见了一张熟悉的容颜。”

    玄衣眼睛一亮:“你看见的,可是玉妃?”

    巫江赞许地笑了笑:“夫人果然聪明,她是皇后的嫂嫂,景国舅的妻子,名叫6婉秋,却有着和玉妃一模一样的面容。我问起她到过瑶国王宫,她当然矢口否认,但是当年我曾到瑶国探访师弟,瑶王将我奉为上宾,每次宴席,身边都有玉妃作陪,我见过她不止一次,要知道我精通相术,只要见过一面的人,决不会忘记,又岂会不知她就是那死去的玉妃,只是她有了新的生活,夫妻美满,还有了一个可爱的孩儿,我与她无冤无仇,何必坏人好事,便不点破,**之美,也是善事一桩!”

    “那她与巫勐有何联系?大巫师又是怎生得知?”6婉秋的人生,真可写一部传奇了,玄衣猜测她与巫勐也许有着私情,只是想不通她为何出了王宫,没有嫁给巫勐,却嫁给了景言德。

    “你有没有觉,6婉秋年近五十,容貌却与她的年龄相差太多,而且……”巫江顿了顿,“如果你能过仔细一些,就会现她眼角虽有皱纹,那皱纹却是刻意伪装上去的,并不是真的!她实际的样子,可能比你看到的还要年轻得多,依我猜想,她的样貌一定与三十多年前相差无几!”

    玄衣奇怪,那是为何?是女人都巴不得自己看起来年轻貌美,哪有人真还刻意扮老的?何况6婉秋若真像巫江所说,岂不是成了不老的妖精!

    见到她眼中的疑问,巫江缓缓揭晓了答案:“我师弟不愧是巫族多年来最出色的人,他相信巫术能够做到长生不老,于是将古老的巫术与自身的想法融会贯通,虽未得长生,却创造了驻颜术!”

    “你是说,你师弟把驻颜术用在了6婉秋的身上?可是你又怎知道他创造了驻颜术?”玄衣觉得奇怪,“你不是说他失踪了吗?”

    “他说过,我当时不信,可是师父说,巫勐最大的优点,就是从不说谎,何况……我有巫勐三十年前的画像,旗下弟子都见过,拜师时他们也参拜过这位师叔,有一个弟子日前在苍南的山庄,见过一个与巫勐长得一模一样的男子,我急急找去,可还是晚了一步,那里的人说他被他娘子接走了,据山庄的人说,他是个白痴,整天叫嚷着自己会长生不老之术,还说自己是皇帝的老子。一个白痴,他的娘子却温柔美丽,令人疑惑!”

    几日来,派去查访巫勐的人全无消息,盯着景家那边的人也回说6婉秋整日在家闲着,并没有去什么可疑的地方。玄衣整日想着这其中的关联,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到了晚间,几乎夜夜梦见那天与巫江的谈话。

    可以肯定的是,6婉秋与巫勐一定有关系,而所有的一切,都要等找到了巫勐才能水落石出。是人就有弱点,6婉秋的弱点,连她的儿子都不是,这一点玄衣从上次逃出景府时就有所察觉,说不定就落在那个巫勐身上!

    她在脑海里重演着当天的画面,虽然后面她和巫江还说了好多事情,不过每一次她都会梦到这里,不断地重复,一次又一次。醒来时她曾想,也许关键的地方就在这里,可是怎么想都想不透。

    “无论如何,一定要保住孩子,我们两人的孩子,不能让他有任何闪失”,”苑荣躺在了玄衣身边,在她耳边喃喃自语,“玄衣,答应我,如果我有什么不测,你不要告诉孩子他的爹死了,你找个对你好的人嫁了,会有这样的人!我知道……就像筠说的,看着你幸福,我的灵魂才会安息,否则我不能原谅自己,你要好好培养我们的孩子,把你的巫术传给他,让他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男子,不,也许会是个女儿,那就让她成为另一个你,聪明,可爱,拥有最强大的力量,没有人能欺负到她……”

    他絮絮叨叨地说着,玄衣在睡梦中,只觉得耳边似乎有断断续续的字眼飘过,脑中忽然灵光一现,嫁了……孩子……强大……她一惊而起,为自己梦中的想法惊愕不已。

    “怎么了?哪里不舒服么?”苑荣见她手捂心口,紧张地问道。

    “没有!”玄衣伸手勾住了他的颈项,将头歪进他怀里,“我只是想到了一件事……”

    “什么事?”他问。

    “现在还未想透,证实了再告诉你!”她说。

    苑荣点了点头,眼中却微芒一闪,忧色沉寂!

    巫江如愿以偿地得到了神杖,玄衣亲自将神杖交到他的手中,“大巫师应知道,有些事,是天命所归,人力改变不了!”

    巫江明白她说的是什么。在平安客栈,他提出过向玄衣讨教巫术,两人约定比三局,第一局,巫江正要画出符咒的最后一笔,眼看幻影剑就要出鞘,刺向她的心口,谁知玄衣先一步变幻出剑鞘,准确地推前,让他的幻影剑插进了鞘内,他功败垂成;第二局,则是玄衣先画符咒,巫江来破解,他依稀看出那是火之咒,想效法之前的她,以水之咒对抗,没想到她临时却能由极烈变成极寒,以冰之咒将他幻集而出的水凝成块状。巫江于是输得心服口服,他看得出,玄衣的法术在他之上很多,而且她并未尽全力。

    其实出之前他卜过一卦,卦象中纪国帝位前途堪忧。6婉秋不曾承认她是玉妃,不过她对巫江多有拉拢,她精明能干,虽是一介女流,却是不让须眉,巫江对她的行事亦是欣赏。可惜他曾答应过先皇,要尽力辅佐太子李柯,所以拒绝了6婉秋请他做淳王师傅的建议,不然皇帝一死,以景家加上大巫师的势力,淳王早就登基了。

    天下大势,纵使他身为巫族第一人,亦不能如愿改变,何况现在他的能力还不如一个年纪轻轻的女子,在夺仗大会上,巫姓族人齐聚,他觉了好几个能力与他相当之人,巫江大受打击,本就对李柯的未来所抱希望不大,如今更是冷了,自己看来真的是老了!比试中选地帮了他一下,让他如愿以偿地得到了神杖,有了神杖,他想专心研究巫术,师弟既然创造了驻颜术,长生术不一定就不成,他想余生致力于此,否则纵你有金山银山,他日成为黄土一抔,亦是无福消受!

    建中二十三年,李柯兵败,自刎于允州城楼上,这个性格懦弱的纪国太子在死前终于勇敢了一回,他凛然站在城楼上,高呼道:“李康熙,你杀父弑兄,天理不容,纵使你登上皇位,也做不了几天!”

    淳王李康熙终于登上大宝,改年号中兴,成了纪国新一任的皇帝。

    玄衣得到消息,着人带信给景府的6婉秋,她回信中说,三日后的子时,在景府后园相见,会为玄衣腹中胎儿解蛊。玄衣知道,若真如此,血蛊的宿主一定在京都,而有了那人的血,苑荣就不会有事了!

    为了孩子的健康着想,平常她不再使用灵力,克制着雀跃的心情,她快步走到庭院中,拉住在院中晒太阳的苑荣,喜悦不言而喻。

    “你的蛊毒,很快就能解了!”她说,“相信我,我们一家人,不会有事的!”

    几丈远的阁楼上,有一双深邃而忧伤的眸子紧紧地盯着他们。

    “现在你还那么自信吗?她已经是玄火盟的盟主了,第一步已完成,第二步,你说她会不会把玄火盟的一切告诉6婉秋?”景晴双手抱剑,斜眼看着背对他而立的无影。

    他虽是他的上司,是门规规定要效忠的主人,不过因为姜由的关系,他们少年时期就相识了,是相交多年的好友。

    “你别把她想得和你一样傻!”无影转过头,轻笑道。

    景晴皱眉叹道:“真搞不懂!这一点你比不过姜由,姜由会对女人动心,但却不会为了女人放弃自己的原则,不会为女人乱了方寸,我原以为你比他冷酷,谁知道你会突然变了!”

    “你以为那是幸事?那时你们没有遇到,所以不懂,一生能遇到真爱的人又能有几个,缘份,是前生注定的!等你遇到那天,如果还是如此想,再来和我说这番话吧!”他轻声说道。

    “如果……她出卖了玄火盟,我可不可以违背盟规?”景晴小心翼翼地问。

    “你真的以为,她会给你这个机会吗?”无影挑眉看着他,“我看上的女人,决对不是普通人!”

    他看着窗外的她,微微一笑,在心里说道,“何况……我也不会让她陷入这样的境地!”

    

  http://www.biqunai.com/16/16674/183399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nai.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n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