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楼难锁相思梦 > 83 夜半访客

83 夜半访客

    夜半时分,玄衣被一种奇怪的感觉惊醒,她侧看了下苑荣,尽管连日来他佯装无事,不过她知道他大半时间总是不能成眠,难得如今睡得好好儿的,她犹豫了一下,手指轻抚过苑荣的眉梢,让他在咒语中沉睡。{szcn}

    对景流觞的话,玄衣只信过程,不信结果,她相信下蛊之人确是景老夫人,却不认为苑荣所中之蛊无解。也不认为找不到蛊血的宿主,不到最后关头。决不轻言放弃,这是巫家人的信条。她想尽了办法,将景家的人,就连景流觞的血也在他未察觉的情况下取了来,不过事实证明,他不是!她也曾想通过联络器与青博士取得联系,从另一个世界寻求帮助,可是无论怎么摆弄联络器,出的信息都如石沉大海,未曾有回应。玄衣依稀想起,上一次联络到青博士,是因为那天是她的二十岁生日,那一日她太激动,忘了问博士要如何保持长久的联络,或许只有在特殊的日子,联络器才能与外界相连?但是,需要什么媒介呢?一次又一次的呼叫失败,让她的心渐渐冷了下去。

    她抬起手,注视着尖尖的十指,心头第一次浮起无力感,巫术并非万能,她是凡人,不是神仙!噬心蛊,她无力可解。她对蛊有过研究,却仅限于皮毛,当年在南岭大峡谷,从漆末族长那里学了一点,已是不易,她知道培养蛊本就是件难事,要解蛊那就更难,很多蛊除了下蛊之人,其他人根本无法解。若不是身上还有一颗碧海青天,能解百毒,恐怕她连苑荣身上那几十味毒虫之毒也解不了,人若是生病或是受伤,总能知道病源或是伤口在哪里,蛊却是埋在人体中,不知道藏在哪一处,无迹可寻。若是取到下蛊人的血,她或可一试,引出蛊的踪迹,只要有迹可寻,她就能牵制住它,进而想办法反制住宿主,让他解了蛊,可是如今知道下蛊人是景老夫人,她所取的血却不是自己的,那会是谁呢》若是随便什么阿猫阿狗的血,茫茫人海,她要到哪里去找?

    起身下床,玄衣摸黑穿上了衣裳,推门而出。凝然看去,夜色中,前方隐隐悬浮着一团绿球,这绿球见她出来,缓缓向前飘去,透着丝丝诡异。她迅地靠近了它,仔细瞧了瞧,那似乎是一种飞虫,长得和夏日里的萤火虫差不多大,起码有几百只,集结成一小团,着暗绿的光。她曾听人说过,蛊术中有一种引路蛊虫,想来此是其一。她吸了一口气,目光光华尽现,她终于沉不住气了么?该来的,始终会来!

    一直跟着那团绿光,玄衣意外地看到平安客栈的大门开着,她微微勾起唇角,那人还怕她出不了门么?毫不犹豫地跨了出去,绿光引着她穿过门外的街巷,一直向人烟稀少的郊外走去。半夜三更,绿虫引路,这情形有些可怖,但是她不怕,走到城南的一片树林中,绿光停止不前了。躲藏了许久的月牙儿从云层里悄悄探出了头,又迅隐了回去,就这么短短的一瞬,玄衣看到离自己三丈开外,站立着一个黑衣人,其实不用看到她也晓得是谁,她淡淡地开口打了声招呼:“景老夫人,好久不见!”

    “果然不愧是巫家人,你倒是胆大,我还怕这引路蛊虫带不来你呢。”这确然是景老夫人的声音,没有平日的严肃,多了一丝柔嫩,听起来很是怪异。

    月牙儿再次现身,这回它没有再缩回去,反倒半挂树梢,好奇地看着下面的两人,朦胧的月光洒下,将整个树林笼罩在一片灰白之中。玄衣看到一袭黑衣包裹,只露出了一张脸的景老夫人,在月光下,面色煞白,唇色殷红,宛如吸血鬼。

    “莫不是你良心现,要告诉我蛊血之源了?”玄衣微微一笑,问道。

    景老夫人叹了一口气:“你倒是沉得住气,若是我不来找你,你是不是打算就这么耗着?看来你对苑荣,也不是那么上心!听说还有个俊美的年轻男子在你身边出现,莫不是又有了新欢?”

    “我又不是景老爷,夫人说这话,弄错了对象。”

    玄衣一句话,堵得景老夫人半天说不上话,只拿一双眼珠瞪着她,默立良久,她笑了笑,若无其事地说道:“这么说来你倒是个长情的?可怜我那宝贝儿子还记挂着你,念念不忘……”

    “所以夫人将埋藏了多年的秘密说出来,就是故意让他听到,好跑来告诉我,只不知夫人既然无意为我家相公解蛊,又何出此招?”玄衣看着眼前的女人,保养得体,看上去才似三十左右的**,她此举是何意,竟然不惜破坏在儿子心中一贯的好母亲形象?玄衣百思不得其解,她既然如此急着吸引玄衣的注意,玄衣就偏慢慢拖着,不上她的当!

    “这点倒瞒不住你!”景老夫人笑了笑,眼神闪烁着说道,“觞儿传过话后,一直不见你有所动作,还得我苦等。你到聪明,让我儿子日日在我面前央求,你却端着身段,不肯来见我。”

    玄衣冷笑一下,便是她去了,眼前这人便会松口了吗?她可不信这么容易。“景公子是夫人的亲生儿子,他求情都没有作用,我去又有什么作用?我可不认为苑荣之妻这个身份,在夫人的心中比你那儿子还来得高些?找我有何事,请快说吧,俗话说夜长梦多,这夜眼看也将尽了,做不得许多梦!”

    “好!咱们明人不说暗话,巫玄衣,你若是答应助我完成三件事,事成之后,我便帮你解了腹中胎儿和苑荣所中蛊毒。”

    “好,你且说说,三件什么事?看我能否办到!”玄衣说道。景老夫人这么费力暴露出自己丑陋的一面,事情必然非同寻常。

    “第一件,我要你助淳王打败李柯,登上纪国王位;第二件事,将玄火盟在各处势力打探明白,告诉我;第三件事,是要你杀一个人,亶国太子!”

    玄衣失声而笑:“景老夫人,你太高看我了,别说是三件,就是一件我也办不成!你不是故意寻我开心的吧?”

    景老夫人狡黠地一笑:“你是玄火盟当世的盟主,这些事对你来说易如反掌!”见玄衣要开口,她抬手止住,接着说道:“我知道你没有接手玄火盟,不过不管你接不接手,既然你是玄火令选中的盟主,玄火盟一众下属必然会听你号令,尤其是其下暗部之人,他们一向只认令牌不认人,只要你一句话,我想,玄火盟上下定会唯你马是瞻。”

    她如何会知晓自己已然被玄火令选中为主?这事原本只有无影、玄火盟三位长老和他们的心腹之人得知,景老夫人既然也知道,难道她在玄火盟中有暗线?如果是那样的话,她就应当知道无影的真实身份了?玄衣思绪急转,试着问了句:“就算前两件事可行,那亶国太子是何人我都不知,他又身在亶国皇宫,又如何杀得了他?”

    “这件事更比前两件事好办得多,你若是答应,我自会派人知会于你,他何时在何地出现,反正你有强大的巫力,只要让你与他有身体接触,便能对他施术。”景老夫人说道。

    “好,我答应你,你什么时候能帮苑大哥解了蛊毒?”玄衣问道。

    “我一向不做亏本的买卖,三件事办成一件时,我可以解了他的,至于……”景老夫人的眼光瞟向玄衣的腹部。

    “好!”玄衣明白,“先完成一件,解了他的毒,余下的,我再继续!”

    目送着景老夫人离去,玄衣走到她刚才站立之处,眼神渐渐有了一丝倦色,愣愣地看着她消失的方向,良久未动。她本想不知不觉地接近,探查景老夫人的思想,未曾想到她的身上竟有一股强大的巫力作保,玄衣之前或”可与之相拼,但如今怀有身孕,力量减弱了不少,那股力量和她的相当,她没有十足的把握可以破解!会是谁为她设了保护?显然专门是针对玄衣而设的!她会蛊,背后之人会巫术,如此说来,这是个强大的敌人,无论从力量,还是智慧来说,她都是个难以对付的人,她说话滴水不漏,玄衣甚至没弄明白她到底知不知道无影就是亶国太子。背上蓦然掠过一丝寒气,她觉得,这当中似乎有个大阴谋,比表面看起来复杂得多。

    揉了揉眉心,她低叹出声,难道真要她所说,去完成那三件事?真是那样的话,不知道会害死多少人!爷爷说过,天生有灵力,本就是驳天道,所以只能尽量地用巫术来行善,造福世人的同时也是为巫者自身积福,否则不仅害人,也终会害已,玄衣没有忘记过爷爷的嘱咐,这么多年来,爷爷说过的话,从来没有错过,撇开这些不谈,她想到了无影,难道为了苑荣活,就要他死吗?她攥紧拳头,摇了摇头,刘海晃开,额中的紫冉出耀眼的光芒。

    天亮之前,玄衣回到了平安客栈。她刚离开,树林中便闪出两个人来,一色的黑衣蒙面。

    “你怎么办?”身形稍矮的男子问道。

    “第一件事,我可以帮她,不管淳王还是太子,对我们来说,谁上位并没有区别!”另一个说道。

    “那么,她会不会当盟主?我听说长老已将副令交给了她,所以只要她愿意,她便是玄火盟盟主,而不是你!如果她下命令杀了你……”男子顿了顿,继续说道,“我誓必要服从!”

    “她怎么命令,你们怎么听便是,景晴,你是我的手下败将,还要你能杀得了!”另一人的声音淡淡的,隔着蒙面黑巾说出来,却像是隔了几重天,仿佛是地狱深处出的声音,透着丝丝寒意,“他们即使得她相助,这天下,我势在必得!”

    景晴有些气急败坏地瞪着他:“你一点都不急么?若是她亲自动手,你武功再高又有什么用,逃得掉么?”

    “我不会逃!”他转身看着玄衣消失的方向,“她不会对我动手,我相信!”

    “你就这么确信?”景晴失笑,“无影公子,别被你的自信害了你!”

    无影的眼中闪过一道光,他说道:“咱们先助她完成第一件事,我倒要看看,这老妖婆如何实践她的承诺,她要解蛊,必然要取得那人的血,你继续跟着她,我想,很快我们就会知道答案了!”

    “我明白了,你是要在她之前找到蛊血宿主?”景晴问道。

    无影点了点头,凑到他耳边嘱咐了几句,两人便分开,一左一右背道而去。无影猫着腰,拐进了平安客栈的后门,轻敲了两下。

    “主子,回来了?”平日里懒洋洋的客栈掌柜打开了后门,警惕地四下看了看,眼中精芒毕现。

    “那两位客人,有何异样吗?夜里可有人出去过?”无影问道。

    “没有,我叫小六子一直盯着那扇门,没见人出去过。”掌柜答道。

    无影进了屋,扯下了面巾,唇角带着笑容吩咐道:“没事了,你下去吧。”

    掌柜的垂手后退着出门,径自去了。无影笑着自语道:“看来她的能力确实不同以往了,竟然能瞒过小六子!”若是其他人,他也不惊奇,毕竟她曾经避过了他府中的一众侍卫,堂而皇之地带着莲舞出了门,可是小六子不同,小六子是纪国大巫师巫江的徒弟中最有灵气的一个,巫术至少得他八分真传,竟然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来去自如,没被现,可想而知,玄衣的巫术,到了何等境地!

    他摸出了一枚链坠,银白的链子上,吊着一颗心型的坠子,坠子侧面,俨然是两个数字的小密码锁,他熟练地拨了几下,坠子啪地一声打开了。

    “玄衣,你会为了他而杀我吗?”无影的手指轻轻抚着坠子,眼中浮起了一丝迷茫,他目不转睛地看着坠子,仿佛痴了。

    这是一个白金的吊坠,它不是这个世界的东西,当无影第一次遇到玄衣的时候,他伪装成南空城,玄衣还在昏迷中,这个吊坠就戴在她的颈项上。无影试了很多次,终于在不久前打开了紧密合拢的坠子,里面是一张小小的画,酷似真人,脸贴着脸,紧密地挨在一起,左边笑容可掬的女孩,正是巫玄衣本人,而她身旁的男子,眉眼与无影一模一样。

    

  http://www.biqunai.com/16/16674/183398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nai.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nai.com